【六年后】315三更

    俱乐部的厅内的布置并不像一般的宴会,反而古色天香得像走进一个古董店,很多已经失传的字画宝物竟然还出现在厅里,被镶嵌起来供人欣赏。如果不是因为那宽敞的大厅布置出来的舞池,一点都不像举办宴会的样子。

    花晴与花翎两人分别走进厅内之后,两人都环视了一遍厅内的布置,趁着大家不注意,两人又凑到一起,躲在人群的背后。

    “怎么样?”花翎问。

    “厅内看起来没有什么人,不过我看这里的监视器肯定多。”花晴抬头看了看头顶四周的角落,答。

    “那我们的一举一动岂不是也会被看在眼里?”

    “呵,说不定我们一进门,姓聂的那个男人就注意到了。”那是何等精明的一个男人,恐怕她们这番举动早就落在他的眼里了。

    “不是吧?我们都这么小心了,他怎么还知道?”花翎惊讶。

    “不是有句老话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应该一开始就该想到的,聂辰天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被我们跟踪了那么久,而且你还被拦住又放进来,他明显就是做戏给我们看,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做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而已。”花晴皱起眉头。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相信他也不会对小鸡怎么样,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唯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两人暂时沉默,忽发现大厅的门口有些小动,两人一起转头望去,眼眸同时瞠了瞠,两手握紧。

    男人脸上带着笑,与其他围上来的人一一回话,那股把一切掌握在期间的得意和睥睨,还有伪善的劲儿,入木三分,若然不是吃了亏的人,必定还当他是个温善的人。

    “凤羽!”花晴咬紧牙关,从嘴里硬是挤出了这么两个字。

    没错,从外面走进来的人确实是凤羽,而他的手臂还挽着一个盛装打扮的女人,那女人大概在二十五岁上下,打扮得十分的雍容华贵,但一张脸却清秀娴美,脸上的微笑也十分的得体。

    花翎也把凤羽认了出来,时隔六年,她也忍不住想要亲手剐了这男人,如果不是他,六年前,她怎会受了那样的屈辱,所谓之深恨也切,她对凤羽有多深的便有多深的恨,再一看他旁边那女人,眼里的火都要烧了出来,手指捏得“啪啪啪”地响。

    而花晴已经忍不住了,一向冷静的她一想到当年凤莲一就是死在他的手里,怒火把她的理智燃烧殆尽,咬着牙就想抬步走上前。

    花翎见状,赶紧把她拉住,小声道:“小晴,你疯了?冷静一点。”

    被这一叫,花晴的怒火稍稍压了下去,看一圈越来越闹的大厅和那些居高位的高官权贵,理智才一点一点回到脑子里来,慢慢也冷静了下来,收回脚步。

    “我们不要跟他硬碰硬,硬碰了只会对我们不妙。”虽然不知道凤羽有没有把陆小鸡当了国务卿的消息收在耳里,有没有认出她,但现在,她们两个人还是不适宜出面的。

    “你说得对,是我自己一时没缓过来。”花晴闭上眼,深呼吸几口把自己的怒火继续压下去,又看了看那边的凤羽,看到他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目光又转到他旁边的女人上。

    花翎注意到她的眼神所在,问:“那女人是谁?”

    “那是连世峰的女儿。”

    “什么?连世峰的女儿?凤羽他跟连家的人混在一起了?”

    “我也不知道的,这六年来我虽然也有回来过,但凤羽在军区,军区的事我是不能涉及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和连英如在一起。”

    “连英如,是这个女人的名字?”

    “是的。”

    “哼,你看她这笑,惹上了凤羽这种人,她的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听到她的话,花晴转过头看着她,花翎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太过外露,目光敛了下来。

    “六年了,你也放不下是吧?”

    如果能放下,那她也不会出国去了。

    花翎不敢看着花晴的眸光,径自走开几步,背对着凤羽。

    花晴无奈,又走到她的边,轻道:“姐,不该忘的也得忘了。”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和小鸡两人出国去了。我也以为我自己能忘了,可现在……”花翎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人就在眼前,她也恨不得将其杀死的。

    “我明白!”花晴低下头。

    那么多年付出去的感说忘就忘的话,那她又该怎么说?她还不是惦记了那么多年,一点都没有忘掉。其实,她的心里是不知道又多希望能回到六年前,至少让她亲口对那个男人尽早说一句“我喜欢你”这样的话。

    两人正沉默,那头,突然音乐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往楼梯之上。

    花晴和花翎一愣,两人也看了过去。

    陆小鸡吃饱也休息饱后,终于觉得体好了许多,至少不是那么有气无力,到了八点,绿薇又来给她上了一次妆,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有人给她打开了房门,聂辰天一银色正装站在房外,对她伸出手。“陆小姐,宴会开始了,我们可要下去了。”

    她把人放到他的手里,聂辰天一下子就暧昧地握紧,看她皱起眉头,又笑了起来:“我还以为陆小姐要躲着我,看来是我估算错误了。”

    “呵呵,难道聂先生打算娶我了吗?”

    “这事也不是不行,不过在婚嫁之前,男女之间不是都需要先交往一下的吗?”

    “交往?我可没那个时间,何不如直接婚嫁好了。”

    “这样可就委屈陆小姐你了,你还没了解我这个人,难道你不怕嫁给我,我会亏待你吗?”

    “这有什么可怕的,亏待了大不了离婚,离了婚,我还可以拿聂先生一半家,我何尝而不乐。”

    聂辰天又再一次被噎住了,怔了片刻才又“哈哈”地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的女人,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陆小鸡。”最后三个字,他是凑到她的耳边说的,只有她和自己两个人能听到。

    而这时,两人已经走到楼梯口,楼下,许多双的眼睛在看着。

    聂辰天是故意的,陆小鸡不是不知道,他以为这样子她就如他的意了吗?六年前的她或许会,但现在可未必。

    她的眼睛在楼下横扫一遍,先是与花晴和花翎两人的目光对上,打了一个眼色,接着又转开,继续扫往其他地方,直到对上那张有三分相似的脸孔,蓦然怔住!

    凤羽!

    六年来,这两个字如烙铁一样每时每刻不在刺着她的心,她另一只空出来的手紧握了起来。

    仇人就在眼前,陆小鸡一下子就红了眼,恨不得现在就亲手去杀了他为凤莲一报仇。她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出席这个宴会。

    边的聂辰天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了一笑,又以只有两人的声音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松点,我会给你机会的。”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机会?

    陆小鸡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聂辰天已经转过头,微笑地与迎上来的宾客打招呼:“您好,您好……”

    这里都是高官权贵,因为他是加拿大华人首富聂家的儿子,家里也算是得上非常的有声望,开这个宴会是为了庆祝俱乐部开业,领到了邀请卡的自然是不能不来,当然,即便如此,聂辰天也是不能有所怠慢的,一个有一个都要轮流问候到位,而他旁边的陆小鸡便只有当花瓶的份了,直到两人走到凤羽的面前。

    “您好,凤先生。”还是聂辰天先伸出手去。

    “你好。”凤羽回握,比起刚才微笑减了许多,似是有些看不起。

    聂辰天笑了笑,继续道:“没想到凤先生本人比我预想中还要丰神俊朗,果真是个人才。”

    “呵呵,谢谢你的赞美。”凤羽敷衍地回,他的心里是不屑于和商人打交道的,但无奈连世峰下了命令,他也不能不来。忽然,他感觉到有道炽的目光投放在自己的上,抬眸看了过去,眼中映出一张绝世容颜,美得令人心神恍惚,让他怔了一下。

    陆小鸡看他看着自己,还以为他认出了自己又轻飘飘地转开视线,转开后才又想起现在的自己并不是以真面目站在这里,而凤羽还盯着她,明显是受到假面皮的惑了,于是又转回来对他盈盈笑了一下,启口唤道:“凤先生,你好!”

    ……

    ……

    【今天更7000字,剩下1000字明天更上,明天也更7000字,凤羽出来了,凤少还会远吗?敬请各位亲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