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二更

    (接上章)

    “你走,如果不是你惹了那么大的麻烦,我们陆家怎么需要搬离B市。”

    陆小鸡被她推得后退,脚往后跨出门槛,如果不是陆岐山把她扶住了,她差点就摔倒了。

    “你这是做什么,凤凰?”陆岐山有些发怒地看着亲生女儿。

    陆凤凰一见他的口气不是十分的温善,眼泪就滴答滴答地掉了下来:“爸爸,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这么护着她是不是打算还让她回陆家当凤凰啊?”

    “你这说什么话。”陆岐山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说的是实话,爸爸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把我放在外面二十多年都不管不教,现在我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你却要这样子对我,你……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妈妈?”陆凤凰狠狠地瞪陆小鸡一眼,抹着眼泪跑回自己的房间。

    陆岐山见状,赶紧放开陆小鸡追了过去。

    手里突然一空,陆小鸡感觉到一丝失落,抬头看了看熟悉的家门和客厅的布置,这个地方,她住了二十多年,现在全都不属于她的了。她的目光转到陆凤凰刚才跑进去的房间停留了一会,脚抬起来,还是跨过了门槛。

    她并不是要回来跟她抢父亲的,她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的事和自己真正的名字而已。

    陆小鸡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来,以一个客人的份。

    一会后,陆岐山从陆凤凰的房间走出去,看到她还没走怔了一怔,似是预料到她回来的原因,走到她的面前轻声道:“小鸡,你跟我来吧!”

    陆小鸡站起来,跟着他上了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她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带自己来到自己的房间,不过也刚好正中她的心意,反正她也是要上楼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

    进了房间,陆小鸡的手指在自己坐过的书桌,一一划过,陆家搬离B市,她也准备出国去,以后这栋房子估计她就回不来了吧!这里她生活了二十多年,一旦舍弃,纵究还是不舍的。

    她的目光带着眷恋,脸上的表却十分的平静。

    陆岐山看着她的动作,内心叹一口气,慢慢地把门关上。

    听到后传来关门声,陆小鸡回过头与陆岐山的眸光对上,“爸,你也有话要对我说,是吗?”

    陆岐山没想到她会猜到自己的想法,怔了一怔,随即又点了点头:“是的,爸爸有话跟你说。”

    “是关于我父母的事吗?”

    陆岐山更加惊讶了,“小鸡,你……怎么知道?”

    “我之所以回来也是为了问清楚爸爸你我的亲生爸爸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于这件事,说来也话长。”陆岐山长长地叹一口气,慢慢地把事说清楚:“你真名叫郎冰,你爸爸叫郎伟雄,你妈妈叫甄萱,你爸爸是军区的上校,你妈妈是B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你们郎家在B市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可惜,却误交损友,因为一件事,你们家惨遭灭门,于是我就把你收养了,后来我的妻子也因为这件事而死了,临死之前她让我保护好凤凰,我一怕你出事,又怕凤凰出事,无奈之下只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便是把你变成凤凰,这样子一来,凤凰能开开心心地当个普通人,我也可以不负好友的寄望。”

    陆小鸡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她在得知自己不是陆家女的时候曾想过千种百种理由,无非分为两种,一种是陆岐山为了保护凤凰而牺牲自己,第二种是陆岐山自己也不知,可没想到事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子的。

    “小鸡,爸爸知道瞒着你是我的不对,可是在那样子的况下,我真的没办法了。”陆岐山无可奈何地说。

    “爸,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陆小鸡抚着发疼的头,“我一度以为你是为了保护好你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没想到原来你是保护着我。”

    陆岐山沉默不语,迟疑了一下,走上前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小鸡,爸爸做这事的时候也没想到会发生后来这样子的况,我们陆家现在的处境很为难,我也知道阿莲他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想帮你了,可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小鸡,不要怨爸爸,爸爸虽然不会说话,可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请你相信我。”对这个女儿,他欠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如果当初他能硬下心肠丢掉一切做出像今天这样子的决定,那么,她就不会被迫嫁入凤家,然后又遭遇了这样的事,陆岐山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从而对陆小鸡感到非常的内疚。

    陆小鸡也知道他说这番话是因为自己嫁入凤家的事,但她从来都不是怨天尤人的人,而且,现在想起来,她还十分感谢自己的父亲,因为如果不是他,她也遇不到凤莲一,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男人愿意为了她的生命而牺牲自己。

    她的眼睛湿润起来,头埋在陆岐山的怀里,闭上了眼。

    父亲的怀抱是很温暖的,即使这个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还是十分的感激他,感激他抚养了自己,感激他教会自己很多东西,还有让她体会到另一个凤凰体会不到的深沉父

    两父女相拥一会,片刻后,陆小鸡想到了什么再次从陆岐山的怀里抬起了头。

    “爸,你会搬离B市是不是被人威胁了?”

    陆岐山惊愕她的猜想,一时竟答不上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陆小鸡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是的吧?”

    她想到了她之前发的梦,梦里的那个男人叫自己冰儿,说他自己是郎伟雄,而父亲也说自己家是因为一件事惨遭灭门,那么说来是不是就是这件事影响至今?所以,父亲才会下了决定搬离B市。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