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二更

    凤祥林突然心脏病发被送到医院,在经过几小时的抢救后,这才幽幽转醒,醒来的第一句就是:“阿莲呢?阿莲找到没有?”

    “爸,警方已经加紧人手出去寻找了。”凤冬建安慰道。

    “那……凤羽呢?”

    “凤羽他因为担心你伤口裂开,晕倒过去了。”

    “是吗?”

    凤祥林虚弱地反问,然后又道:“那小鸡她在外面吗?我想见一见她。”

    “爸,你见她做什么?如果没有她,阿莲不会出事,都是她才造成阿莲失踪的,你现在为什么要见她?”只要一提起陆小鸡,凤冬建就十分的激动。

    “我想问她一点事,你去给我把她叫来。”

    “爸……”

    “去,我叫你去。”凤祥林又咳嗽起来。

    凤冬建不敢忤逆,于是便又去了警察局。

    听到凤祥林要见自己,陆小鸡没有任何的绪,倒是一边的阎少皇警惕地问:“为什么凤老要见小鸡?”

    “这是我们的家事,与你无关。”凤冬建冷冷地回。

    “小鸡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凤家的人,她有权利选择去或不去的。”阎少皇说完这句话,定定地看着低着头的陆小鸡,“小鸡,如果你不想,我……”

    “不,我去!”她慢慢地抬起头。

    “小鸡……”

    “没事,我不会有事的。”

    看她一再强调,而且主意已定的倔强模样,阎少皇只好点头了,“不过,我要跟你一起去。”

    凤冬建皱了皱眉,起初是不愿意答应的,最后还是答应了,因为凤祥林已经让人打电话来催了。

    三人往医院而去,阎正和花翎则继续留在警察局被录口供。

    医院离警察局并不远,绕过几条街就是了,到凤祥林的病房前的时候,凤冬建和阎少皇留在外面,陆小鸡自己一个人进了去。

    她一进去,凤祥林就自己强硬着坐了起来,轻轻地道一句:“你来了。”

    陆小鸡上前一步,扶住他。她这个动作完全是没意识的动作,自己意识过来的时候,凤祥林已经倚坐在病上,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对她说:“你坐吧!”

    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说些什么,或许该说是问些什么,陆小鸡在椅子坐下来,才坐下,就听到凤祥林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把你叫来的。”

    “我不好奇,我相信爷爷跟我的心都是一样的。”她答。

    她从不怀疑凤祥林对凤莲一的感,作为他最的孙子,让他继承凤家,就是他感最明显的表达了。

    凤祥林怔了一怔,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又睁开,“阿莲他不会有事的。”

    “我也是这个想法。”不管如何,她相信他不会有事,一定不会。可是,想是这样想,陆小鸡的眼里还是隐隐闪着泪光,又听到凤祥林问:“我想问你,是谁绑架你的?”

    “我说了,您会相信我吗?”陆小鸡反问。

    “你先说说看。”

    “好!”

    于是,陆小鸡便把自己怎么被绑架的过程一五一十跟凤祥林说清楚,没有放过任何一丝。

    “也就是说,当你到船上去的时候,船上只剩下薇薇安一个人了?”

    “没错。”

    “凤羽呢?”

    “我没看到他。”

    “就这么多?”

    “是,就这么多,不管你相信我好,不相信我也好,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好了,我知道了。”

    凤祥林点头,对她挥了挥手,“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陆小鸡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站起来走了出去。

    她走后,凤冬建进门。

    “爸,你跟她说什么?”

    “你不用理会我跟她说什么,等凤羽醒来,你帮我把他叫来,我要亲口问他一些事。”凤祥林撑着额头道。

    “爸,她是不是跟你说了些诋毁凤羽的话?爸,你别相信她啊,她是我们凤家人的时候就跟阎少皇闹出那么多风言风语,现在离婚了,她又害得阿莲失踪,她……”

    “好了,你不要说,只要把他叫过来就是了。”凤祥林打断他的话。

    “爸……”

    “我叫你不要说了,你怎么还说。”

    就在这时,病房门蓦然“砰砰砰”地被人从外面敲响。

    “去开门。”凤祥林对凤冬建道。

    凤冬建无奈,只好开门去,岂料刚巧外面就是凤羽,看到他,凤羽问:“爸,爷爷没事了吧?”

    凤冬建从医护人员手里接过推轮椅的活,点头:“爷爷没事了,不过他现在要见你,我推你进去。”

    “爷爷他要见我吗?”

    “嗯。”

    凤冬建把他推进去,对凤祥林道:“爸,阿羽他看你来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爸,为什么要我出去?”

    “我叫你出去就出去。”

    凤冬建只好出去,临走的时候,他拍了拍凤羽的肩膀,眼神仿佛在说:阿羽,爸相信你。

    凤羽会意,对他点了点头,等到那病房门被关上,他轻声地问:“爷爷,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想问你,许司令官的那份文件是不是你交给他的?”凤祥林直视他,开口。

    凤羽眸中闪过一丝心虚,很快又镇定下来:“是我交的。”

    “你那个戒指是从哪里来的?我记得,那个戒指当时是戴在小鸡的手上的,为什么后来又到了你的手上去了?”

    “爷爷,我……”凤羽惊愕地看着他,很是难以置信。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