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三更

    【258】二更(2152字)

    

    薇薇安睨着他,嘴角勾着不屑的冷笑。

    无可否认,凤羽说的这个一石二鸟的办法的确是一个好法子,但是,那也并非不是没有破绽。

    “瞧你说得天花乱坠的,可你别忘了,陆小鸡和凤莲一现在已经离婚了。”

    “夫人的消息好灵通,居然声明都还没发出去,你就知道了。”凤羽话说得惊讶,但心里可没有惊讶。薇薇安的势力在国内或许不多,但也并不是没有,老头子没打算藏,自然知道的人肯定也不少。

    “我知道的事多着去了,我还知道在上次的事后你到军区了。”薇薇安把喝空的果汁杯交给自己的手下,打手势示意他给自己倒一杯酒。

    这下,凤羽终于惊讶了。

    “夫人,你……”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能过来这边自然是做好安排的,我选择跟你合作,那也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对对方有所求,当然,如果一旦发现你瞒着我做了什么,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这当然不会。”

    看着她犀利的绿眸紧紧地盯着自己,凤羽赶紧道。

    “不会就好。”薇薇安低哼。

    这时,她的手下给她端来了一杯酒,她拿过来,抿一口继续道:“继续刚才的话,你说的法子我承认是一个好法子,但是凤莲一现在已经和陆小鸡离婚了,就算我们把陆小鸡给绑架过来,那凤莲一也未必会为了她交出那两份文件。”要知道,那两份东西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随便放手出去都有政府开出天价接收。

    “夫人的确忧虑的是,不过,你可看小凤莲一他对陆小鸡的感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凤莲一他陆小鸡。”

    “陆小鸡那他又选择离婚?”

    “你没看到报纸吗?陆家出了那样的事,我们家里那个死要面子的老头子可不会任由他继续和陆小鸡在一起的。”凤羽有备而来,他掏出一天前邗登了蓝凤凰的事迹的报纸,放到桌子上。

    薇薇安拿过,她会说,自然也会看。

    通篇报道看下来,终于明白了。

    “原来陆小鸡只是陆家的养女。”

    “没错,就是因为这份报纸,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他迫不得已才选择离婚的。”那些其他的因素指的就是阎少皇。

    薇薇安把报纸放回到桌面上,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期间并没有说任何的话。

    凤羽一直在观察着她的表,“夫人,你觉得我的法子怎么样?”

    “你确定现在那两份文件都在凤莲一的上?”半晌后,薇薇安开口问。

    “当然,他上有一份文件,而另一份还在我爸的上,只要我一问,我爸就会把文件给我。”凤羽自信满满。

    “好!”

    薇薇安转头,对他举起酒杯:“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祝我们马到功成!”凤羽端起果汁与她的酒杯相碰。

    ……砰……清脆的碰杯声,预示着一个谋的形成。

    从别墅出来,凤羽开心地驱车回凤家,现在他就问父亲把文件取过来,虽然,他答应了薇薇安,但做人若真那么实诚是不可能会成功的,他还有句话没对薇薇安说,那就是:当凤莲一为了陆小鸡交出两份文件,在他被杀害之后,政府的人就会出现,因为他会把其中一份文件交给政府博取政府的信任,然后到那个时候,政府出现后发现薇薇安的意图,那么她就会被拘捕起来,再然后他利用一下凤家的关系把她在牢里解决完再制造一个自杀的假象,那么意大利驻中大使馆就没办法了。

    这,不只是一个一石二鸟的方法,而是一个一石三鸟的方法,他只要躲在暗处当那个渔翁就好了。

    “哈哈!”

    抓着方向盘的他,想到自己就要成为凤家的正统继承人都忍不住在车内笑出声来。

    可是,他却没料到去问凤冬建拿文件的计划却被凤莲一抢了个先。

    …………【分割线】…………

    ……

    从阎少皇那里拿到其中一份文件,凤莲一让部下送自己回了凤家。

    事件因薇薇安而起,自然也该由薇薇安结束。

    薇薇安想得到文件,那他就偏偏不让她得到。

    那么,现在一份文件到手,另一份文件在凤家不见的,那他自然就得在凤家寻找起来。

    军车停在凤家主宅前,他下车,让部下在外面等着自己,自己一个人走进家门。

    屋内,凤祥林和凤冬建和一众朋友在喝着茶,他这一走进去,一群人就往他看了过来,若在之前,这群人肯定会纷纷开声叫他“莲少”的,但今天,他们却一致和凤祥林、凤冬建一样转过头去,似乎并没有看到他进来。

    这些人都是一些权贵人士,在外面也有大把的人奉承他们。

    凤莲一脸上浮起淡淡的微笑,对几人颌了颌首,先打了招呼:“爷爷,爸爸,几位叔叔伯伯好。”

    “哼!”凤祥林冷哼,站起来,“走,我们大家到后院喝茶去。”

    “爸,你小心点!”凤冬建扶着他。

    那几人一看这两人走了,纷纷也跟在后头出了屋子。

    凤莲一微微眯着眼看着这几人的背影,慢慢地把自己手上的黑色手脱下来,拿在手里上了楼,一进卧室,他把手丢在一边,打开抽屉,站在梳妆台前观察起来。

    那枚白金戒指是在家里不见的,那么也就是说家里其中一人拿走了。

    母亲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嫌疑便只剩下爷爷和父亲,还有一个李妈,除了这几人,没有人敢再进他的房间,而外面的人也不可能进来得了。

    他想了想,又走下楼去。

    ……

    【好久没有求过推荐了,还差6票到700推荐,今晚求一求,求看文的亲给小舞来6票好凑个整数,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