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二更

    (接上章)

    “我在这里。”

    凤莲一从病房门口走进来,一脸的倦容,似乎是一夜没睡了,走到陆岐山的面前,他第一次开口叫了一声:“爸!”

    陆岐山转面对他,颌了颌首,没有像陆展鹏那样子叫“阿莲”,反而是毕恭毕敬地唤道:“莲少!”

    对于他这个称呼,凤莲一怔一下,陆小鸡和陆展鹏也同时愣了一下。

    哪有岳父对女婿这么恭敬的。

    陆展鹏反应过来,明白父亲是听取了自己的话,转而把所有的希望都打算寄到凤莲一的上,他也快速地走到凤莲一的边,低声道:“阿莲,我和爸爸有事要和你商量。”

    凤莲一看了他一秒,点了点头。

    “那我们出去聊。”

    “好!”

    三人走出病房,留下陆小鸡一个人。

    陆小鸡不知道他们要聊什么,但她的心里隐隐觉得今天的气氛很诡异,先是父亲来探望自己却什么都没说,一等凤莲一出现却表现出那么烈的样子,分明是早预备是来找人的,还有一向嬉皮笑脸的哥哥反常地严肃起来,这都让她敏感地察觉到这几人似乎有什么事要瞒着她。

    她的眉皱得紧紧地,目光看向病房门。

    病房外,凤莲一、陆展鹏、陆岐山三人呈三角形地站着。

    陆岐山看了看四周,虽然走廊没有任何一个人,他吞吐了好久还是没能把话说出来。

    凤莲一见状,自己替他开口说了:“爸,你是想跟我说报纸上登的事吗?”

    “你也看到报纸了。”有了他的开口,陆岐山的声音终于从自己的喉咙溜出来了,但是看着凤莲一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他不由得又惊讶起来,眼前这个现在依然算得上是他女婿的年轻俊美的男人似乎早就知道事的样子。

    凤莲一的确看到了报纸,昨晚他找了阎少皇一整夜,却不知道那男人躲到哪里去了,就算他发动了手上所有的资源,他还是没能找到他,今早报纸一上市,他就看到了,一开始他也和大家的反应是一样的,因为关于这件事,他清楚地明白到除了陆家两父子和那对夫妇之外就他和花晴两人知道,陆家的人既然打算隐瞒,那肯定不会把事揭发出去,而那对夫妇也隐瞒了那么多年更不会在这个骨节挑起事端,那么唯一的疑点就在花晴和那个蓝凤凰的上。

    花晴是组织里的人,她没有动机做出这样子的事,如果她做了,他必定会怀疑到她的上来,她不至于那么愚蠢。

    那么,便只剩下一个蓝凤凰。

    本来他是想着先来病房看一下陆小鸡便去蓝凤凰的病房了解一下况,没想到陆家两父子却在这里,一看到他就迎了上来,明显另一方面是摆明来找他的,凤莲一可不认为他们来找自己只是为了说明一下报纸上的事,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这件事背后的影响估计比所看到的还要大很多倍。

    见他不答话,陆岐山的表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陆展鹏看了看两人,插进两人的对话去:“阿莲,是这样的,今天我们过来向凤老解释报纸的事,他让我们带小鸡她回去,我想知道你对这件事什么看法。”他没有直接指明凤祥林让两人离婚的事,故意模棱两可地出言试探一下凤莲一的态度。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对妹妹有的话,那他们就把事的真相告知他,如果没有,他们就决定守口如瓶,毕竟如父亲所说那样,这种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凤莲一岂不知陆展鹏在试探着自己,这件事被揭发出来,他的爷爷和他的父亲是最开心的人。

    因为有了这个东西,他们便可以如愿了。

    对凤祥林的做法,他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反而觉得非常的正常。

    而面对陆展鹏的质问,他沉默了。

    “阿莲?”看他沉默,陆展鹏慌了,赶紧又补道:“小鸡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不会绝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吧?”

    凤莲一继续异常地沉默。

    一夜的寻找,让他清楚地看明白了一些东西。

    不管陆岐山是出于什么原因把小鸡当凤凰,现在他都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这桩事没有凤家搀和在里头,相信很快便会被人当消遣一样看过就忘,他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但是他不能不管她,不能不管他的孩子,经历了昨晚这一件事,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陆岐山见他不说话,脸上的表已经接近了绝望。

    陆展鹏更慌了,“阿莲,你说话啊,阿莲……”

    “你们两个,做什么还缠着我们阿莲?”凤冬建的声音蓦地打断他的话。

    陆展鹏和陆岐山躯一震,往声音望去。

    凤冬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凤祥林朝几人走来,一脸的怒容。

    “凤老……”待他们走近,陆岐山又是低声下气地对凤祥林唤了一声。

    凤祥林抬起手,阻止他说下去,比起刚才他在自己病房面对陆岐山的愤怒,现在的他已经平静了。

    他这辈子最讨厌就是别人欺瞒他,陆岐山把养女嫁到凤家,已经是犯了大忌,本来他打算就算陆小鸡和凤莲一离婚,他也照样把陆家纳入自己的羽翼下,可在看到那份报纸后,他已经铁下心肠不再理会陆岐山。

    “小鸡她醒了吗?”他问。

    陆岐山不明他怎么会问出这句话,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醒了。”

    “好,趁大家都在,我们就进病房把话摊开说个清楚。”说完,他示意凤冬建扭开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陆岐山随后。

    他们三人进去,外面就剩下陆展鹏和凤莲一。

    陆展鹏皱着眉看着凤莲一,终于明白他的沉默是什么意思。

    “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话完,他也进了病房。

    凤莲一独自一人站在病房外面,面对着雨灰蒙的天气,他黯然失神。

    很多的事,往往都是不由己。

    病房内,陆小鸡倚在头,看着眼前几人,她的父亲、哥哥,凤祥林,风冬建。

    这几人,一边是她的亲人,一边也算是她的亲人。

    这几人除了结婚那天之外,还是第一次如此聚集在她的面前。

    她知道,有些事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爸,爷爷,有话你们直说吧!”她轻声道。

    陆岐山看着她那个虚弱的模样,心里有痛,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凤祥林亦然,人都是有的动物,这个丫头的子,他是真心喜欢,可为了凤家,如果陆小鸡没有和阎少皇发生那样的事,他还不一定会这样子去处理陆家的事。闭上眼,又睁开,他也不忍开口,便对旁边的凤冬建打个眼色。

    凤冬建明白,开口道:“小鸡,相信你昨晚也听到我说的话了,没错,我们是打算让你和阿莲他离婚,至于原因是什么,我相信你自己也知道,我们凤家对你们陆家也算仁至义尽。”最后这句话,明显是说给陆岐山听的。

    陆岐山听在耳里,沉默地低下了头。

    “我明白!”陆小鸡她并不知道报纸的事,但是,在看到在场几人的表,她就算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但也知道事肯定不简单。离婚是她的本意,只是……“我同意,但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签名就可以了。”

    她的话刚落,凤莲一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后跟着上官兰。

    他走到凤祥林的面前,没有看小鸡她一眼。

    “阿莲,想了一晚了,你也该想通了,怎么样?”凤祥林一改昨晚的强硬,轻声问。

    凤莲一张口:“我答应离婚。”

    他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可以说不惊讶,但也惊讶。就算是凤祥林和凤冬建,明明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那样子,两人还是忍不住露出讶然的表。昨晚他还那么态度强硬地不愿意离婚,怎么经历了一晚,他却同意了?他们已经打算着从陆岐山这边着手了。

    “阿莲,你……”上官兰走到他的旁,眉头紧皱。

    不管儿子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支持他,只是……

    她的目光转向病上的陆小鸡,从凤莲一走进来,她就把眸子垂了下去,听到他的话,她又抬起了头,目光定定地看着他。随后,她注意到上官兰的注视,眸子转了过来,对视一眼又低垂下头去。

    凤莲一拿过离婚协议书,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时他有一下子的停顿,但他还是飞快地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签完后,他递给凤冬建,自己看也不看转离开了病房,由此至终他只说了“我答应离婚”这句话。

    凤冬建接过离婚协议书,转而递给凤祥林过目,从这桩婚姻达成的第一天他就不是十分的赞同,现在眼见两人离婚,这里最开心的人莫过于他。

    凤祥林接了过去,确认了之后他没有递给陆岐山,反而是自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了病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陆小鸡:“小鸡,签字吧!”

    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离婚协议书,那一刻,陆小鸡有一种发梦的感觉。

    离婚的最初,是她提出的。

    两人结婚的第一天,她那时就向他提出了离婚,更甚至还打了一场写了契约,随后又到后面她为了离婚无所不用,譬如:惹怒他,迁就他,为的就是让他在离婚协议书签下自己的名字,再到后来他救了她,那刻她发现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她决定与他双宿双栖,生一个孩子,可是在发现怀孕后,她却发现他竟然有那么多事是欺瞒着她的,她所认为的他也喜欢她原来不过是个局,他不过是为了得到自由权才娶的她,好了,现在一切都有了结果,只要在这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以前的所有都尽然抹去,她与他再无任何的瓜葛。

    明明她该开心的,他答应离婚了,不是吗?

    可是,她的心却痛得厉害。

    眼前这张离婚协议书白得刺眼,那个签名也刺眼得很,就算是再怎么跟自己说:签字吧,陆小鸡!但那只手却怎么都动不了。

    “小鸡……”一旁的陆展鹏担忧地叫道。

    听到他的声音,陆小鸡眨了眨眼,把想夺眶而出的泪水回眼内。

    她是陆小鸡,能打耐的陆小鸡,没什么坎她是过不去的。

    她从凤祥林的手里把笔拿过来,避免自己后悔,速度飞快地在离婚协议书签下自己的名字。

    看到她如此率直接的行为,凤祥林满意地点头。

    “好了,现在凤陆两家各走各路,陆岐山,你过你的独木桥,我凤家走我凤家的阳关路,就这样吧,阿建,我们走!”

    “是,爸!”

    凤冬建从他的手里把离婚协议书拿过去,扶着他离开病房。

    上官兰看了看陆小鸡,又看了看病房外,最后她也离开了病房。

    他们走了,病房再一次恢复原来的平静。

    陆小鸡沉默片刻,慢慢地笑了起来:“好咯,折腾了那么久,总算是得心所愿了,以后我又可以恢复我以前美好的单生活了。”

    她笑得极为开心,她自己也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让在场的人都觉得自己很开心,可是陆展鹏一句话却让她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小鸡,别装了,哥哥知道你心里很难过。”陆展鹏心疼地在她的边坐下来,轻轻地把她拥入怀。

    陆小鸡闭上眼,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但很快她又忍了回去。人生不是只有,即使是亲那也难得的可贵。

    殊不知,病房外却有三拨人碰了个头。

    一是凤家的人,二是阎少皇,三是……

    蓝凤凰!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