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一更

    【240】一更(3096字)

    

    (接上章)

    “啪……”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来,正打算扣下扳扣的朱玲玲因为这突然的变故转过头,下一秒,头被硬物砸中,痛得她颠了一下,拿着枪的手也偏开。

    陆小鸡也被这意外给看愣了,看着站在门边的阎少皇,一口憋着的气松了下来。。

    总算,她没再被枪指着脑袋了。

    朱玲玲也看到阎少皇,手枪移向他,一脸的怒容:“你是谁?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好事。”

    阎少皇一张脸冷得不能再冷,夹杂着怒气走了进来,枪抵上他的口,他冷冷地道:“把人放开。”

    陆小鸡看着朱玲玲的枪由自己的脑门转而顶住了阎少皇的口,一冷汗又冒了出来。

    这女孩她真的疯了吗?

    在军区杀人,她难道不知道这罪有多大?

    朱玲玲怎么会不知道在军区杀人的罪有多大,但她也算得上是走投无路,父亲已经被判决,母亲自杀,爷爷也被抓起来接受调查,她的家已经容不下她,军区亦然,在这种打击之下,她才会变得那么疯狂没有理智,反正父母都不在了,她活在世界上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何不如干脆就拉个人垫底,所以她才会潜伏在军区好几天,一看到陆小鸡掉单,她便把她捉了进来,只是她怎么也不明白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他怎么会知道她们在这里的?

    手上的枪再抵上几分,朱玲玲见阎少皇的手上什么武器都没有,跟着又冷哼起来,“陆小鸡,看来你不只是只有凤少一个男人,居然还有夫愿意为你而死,也好,一枪两个,我也不亏了。”说着,她扣下手枪。

    “噗嗤!”

    子弹从枪膛里发出,进了阎少皇的前。

    陆小鸡眼睛瞪大,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阎少皇竟然任由那子弹直直地进自己的膛而没有做任何的反抗。

    朱玲玲也没料到他会没反抗,顿时愣了一下。

    “你……”

    阎少皇趁着她这一闪神,猛地夺过她手上的手枪。

    朱玲玲手上一空,想要抢夺回来已经来不及,她的上猛然被踹上一脚,躯如破落的娃娃一样被踢到墙上又弹落下地,“哇啦”吐出了一口血。

    阎少皇看也不看她,直接走到吃惊的陆小鸡面前,拿过那放在一边的钥匙给她打开手扣。

    陆小鸡怔怔地看着他,直到被扶起来才回过神来。

    “阎少皇,你……”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忽地却看到趴在地上的朱玲玲站了起来,手上又拿着另外一把比刚才那把更小的手枪,满是血的嘴咧得大大地厉笑,“小心!”她眼一瞠,下意识地把阎少皇推开。

    “砰!”

    手枪声响起,子弹进她的膛,痛得她差点窒息了过去。

    原来,中枪是这么痛的。

    陆小鸡想到上次凤莲一站在自己面前挡住那子弹的模样,手掌捂住自己的伤口,想要叫出声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小鸡!”阎少皇低吼,扶住她,目光一凌,回手就“砰砰砰”地开了三枪。

    那三枪全都在打在朱玲玲的上,让想再补上第二枪的她的手指发抖握不住小手枪,小手枪从她的手上滑落,她的躯软软地倚着墙壁滑下,拖出一条血红的痕迹,“噗”地狂吐一口血,整个人像被雷击中一样猛然颤抖几下,再无气息。

    与此同时,陆小鸡的眼睛也闭上了。

    “小鸡,该死的!”阎少皇不顾自己的伤口,一把打横抱起她,走出房间,恰时听到枪声的侍卫巡逻了过来,其中有凤莲一排着跟住陆小鸡的那两个侍卫,看到阎少皇抱着陆小鸡走出来,两人皆是倒抽一口气,少将夫人在军区中枪,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事,如果到时候少将怪责下来,他们两人也别想混了。两人胆颤心惊地看对方一眼,一个忙不迭地跑出去把车子开了过来。

    …………【分割线】…………

    ……

    基地中

    三人的目光一同随着那落下的玻璃杯看往地板,看到一地的碎片和琥珀色的液体,又惊讶地抬眸看着凤莲一,鹤子最先问出口:“阿莲,怎么了?”

    “对啊,你怎么了?听说上次你在意大利受伤了,不会是伤到什么神经了吧?”殷风也问。

    “没事!”

    凤莲一压下心底的慌乱,推开椅子站起来:“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没处理,我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找你们。”话完,这一次他真的转离去。

    看着他的影消失在拐角处,鹤子纳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花翎,“阿莲到底是怎么回事?花晴,你知不知道?”

    “大概是私事吧!”花翎挑眉回道。凤莲一突然走了虽然她也很好奇,但只要想到他不在那有利于她的事进行,她便觉得这是老天爷在帮自己。

    “私事?什么私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

    鹤子蓦地来了兴致,“殷风,以你的逻辑思维你来猜猜看。”

    年轻的男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坏坏地笑开:“难道会是因为他的老婆?”

    “哦呵?你说陆家的那个丫头?”

    “应该是的,花晴你知不知道,今天中午的时候,阿莲他那个人当着全军区的人亲了他老婆,啧啧啧,这真是太不像他的作风了。”殷风说起这件事,眼镜底下的眼睛熠熠发光,显然对凤莲一的做法感到很惊叹。

    “全军区的人?”花翎也感到讶然。的确,这真的不是凤莲一他的作风,在接近这个人的时候,她做了很多的调查,这是一个严律待己的人,做事严谨的男人,以他的格他是不会做这种事,她在意大利的时候她也没见他对陆小鸡怎么样,那天在酒店阎少皇做出那事她姑且当他是为了面子,而现在当着全军区的人亲了陆小鸡,那么他是感所致?还是为了向人宣示他和陆小鸡的关系?如果是两者都有,那么她让蓝凤凰做的事不会受到影响吧?她有些担忧地皱起眉头。

    见她皱起眉头,鹤子调侃地道:“看花晴你眉头皱得这么紧,看来你是有心事,因为阿莲?”

    花翎惊,忙答:“鹤子你说什么?”

    “别装了,我和殷风早就看出来你对阿莲那个男人有意思。”

    “我没……”

    “好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开心,来,多喝两杯,过了今晚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鹤子继续为她把酒杯斟满。

    “你这是什么意思?”花翎听出她的弦外之音,敏感地抓住重点问。

    “我们接了个任务,明天出发。”殷风解释。

    “任务很危险?”

    “有一点吧!”鹤子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喝光,艳光四的脸添上一点红润更显得容光焕发,“也没什么的,当年决定投组织的时候谁都预料到了,来,趁还活着的时候就多喝几杯吧,花晴,不如你今晚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里和我们通宵吧!”

    花翎的眸中闪过一抹精光,点头:“好啊!”

    出席任务,如果你说任务失败,再嫁祸给某个人,那到时候后果会怎么样呢?

    …………【分割线】…………

    ……

    凤莲一的心绪很不宁,从基地出来到现在,他的心就一直处于在惊慌的状态中。

    活了二十八年,他从来没试过这么害怕的,即使是当初他在执行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差点命丧黄泉的时候,他也没这么害怕过。

    他一边手边抓着方向盘,另一边手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

    手指颤抖,他连着滑动了好几次,他都没能找到阎正的号码。

    正在这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也不看,快速地把耳机挂在自己的耳朵上,按下,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一句在任何场合都通用的话:“什么事?”

    打电话来的人正是阎正,听到问话他沉吟一下,答:“嫂子出事了。”

    凤莲一的手一滑,方向盘往旁边转了一下,这时一辆车子呼啸而过,差点与他的车子相撞,他赶紧把方向盘拉回来,稳了稳心神问:“出什么事?”

    “她中枪了,现在正在抢救。”

    “怎么会突然中枪的?”他忍着想要爆发出来的怒火,压低声音问。

    “是那个朱鹏的女儿,她找人报复。”

    凤莲一抓住方向盘的手指紧得泛青,脸色的神色恐怖得想要杀人。

    “现在在哪里?”

    “军区医院。”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