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一更

    【222】一更(2082字)

    

    微微的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房,豪华大上被单凌乱,女人光的腿从被子里偷溜出来,空调吹得有些冷,腿被缩进了被子里。

    陆小鸡觉得有一阵暖的风正不停地吹拂动她的额发,让她麻痒难耐。睁开一只眼,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阎少皇放大的熟睡的侧脸。

    宿醉的头疼被顿时吓没了,她噌得从上坐起来,低看向自己被下的体。

    一宽大的白T恤下,然后呢?

    她上摸摸,下扭扭…

    没有……什么也没有!

    她的衣服呢?她四下寻找,只见她的衣裳全数被丢在沙发上,而放在最上层的就是她的小内衣。

    她…她和阎少皇…他们俩昨夜难道…做了什么事吗?

    天啊!她还没离婚呐!她怎么可以昏头和阎少皇做…做了!?

    一只胳膊从后绕过她的脖颈,两片唇贴上她的后颈,阎少皇沙沙的低音从后传来。

    “早,这么快睡醒了?恩?”

    脊椎被他的贴吻激出一阵麻痛,陆小鸡不自在地挣出他的怀抱,不想继续做无谓地猜疑,回过头去想要个直截了当答案。

    “阎少皇,我们昨天晚上是不是……”

    “我有做得让你舒服吗?”

    “……”他们果然……

    “喀----啪”

    钥匙坠地的声音从门口袭来,她听到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她听到有什么人走进房了…她看到阎少皇看向走廊的方向,挑眉抿唇表变得玩味,可她就是不敢回头…

    她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是不是有人正瞪住她,用的是不是灼烧又震怒的眼神,那眼光是不是狠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碎尸万端,五马分尸。

    “凤少爷,你起的还真早,大清早就闯进别人的房间很容易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的。”

    阎少皇的话让陆小鸡瞬间感到血液被全数抽离体的冰凉,缓缓地侧目,她对上凤莲一寒透的眸子。

    紧咬的牙根,他重重的呼吸,拼命地抽息,好象这房间浸蔓着的都是让人窒息的空气。

    她从未看过凤莲一这种表,那仿佛被伤得很深很重很彻底的痛楚是她的错觉吗?

    “你和他做了什么?”

    良久,凤莲一嘶哑的声音幽幽传来。“我问你背着我和他做了什么?”他找了她足足一天一夜,也想过回去一清二楚地解释个明白,可怎么也想不到,再见到她时,眼前竟会是这种难堪的画面。

    她呆坐在上,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咬着下唇。

    她也在慌乱,不知道心里想的事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她和他也没了下去的理由吧?

    陆小鸡低垂下头,避开凤莲一的眸光,片刻后,慢慢地道:“凤莲一…我们,离婚吧。”

    “……你跟我说什么?”

    “我想跟你离婚。”

    “……你现在来跟我提离婚?”在这个姓阎的面前,她迫不及待地跟他撇清关系是吗?

    凤莲一冷然的目光死死地看着镇定自若的阎少皇,在外面,全都是他的人,只要他一声令下,阎少皇是铁定不可能离得开这里。但是,他现在不想抓他,他要的是这笨女人一句真心话,压抑着腔快要爆发的怒气,他转而面对回陆小鸡,冷硬地问:“你说的就是你想要的?”

    陆小鸡撇开头。

    不,那不是她想要的。

    可现在……已经不到她想要了。

    “呵呵,好,很好!”凤莲一冷笑,那笑声带着几分凄怆,“你要离婚,回凤家说。”

    “砰”……

    房门被愤然地甩上。

    那足够撼动水晶吊灯的甩门声盘旋在陆小鸡的脑海里扩大回放,明明是她提出的,可是心口却有种憋得不能再憋的闷气。

    她怪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可她呢?在经历了昨晚和阎少皇的事后,她还拿什么资格去要求他?

    她默默地下,颓丧地拿起衣裳走进洗手间机械地换好,走出来后就要走出房间。

    “怎么?你利用完我了,一句话也没交代就要走吗?”阎少皇的声音让她无力地抬眼。

    阎少皇披上睡袍,下走到她跟前。

    陆小鸡低头不看他,他也不强求,“你后悔了?”

    是…她后悔了。

    凤莲一上狼狈的服装,凌乱的发丝,疲惫的胡渣都让她心上扯痛难耐。

    她偷偷地想:他是不是找了她很久,他是不是找了她一夜,现在在他的心目中,她是不是已经是一个**妇?

    她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不在花晴在的场面当场去问他,为什么要间接答应阎少皇,而又和他同一间房,这一切,全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陆小鸡吸了吸鼻子,答道:“阎少皇,你现在不要和我说话,我很乱。”

    她真的很乱,不仅思绪乱,心也乱。

    “乱什么?因为昨晚的事?你不也是因为你爸爸才和他结的婚吗?你也看到了,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难道你要忍受着一起和他那样子下去吗?你和他离了婚,我娶你,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对你很好的,我不会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只会一心一意地对你,嫁给我吧,小鸡!”阎少皇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

    陆小鸡又怔住了。

    本来就乱的心因为阎少皇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更是乱得打起了死结。

    “阎少皇,你……”

    阎少皇又堵住她的话头,“你十岁之前的记忆是不是没了?如果我说在你小时候的时候,你妈妈就给我们定了娃娃亲,这事你相不相信?”

    “娃娃亲?”

    “没错,若真说起来,该娶你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