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一更

    (接上章)

    一简洁打扮的花晴出现在陆小鸡的眼前,陆小鸡瞪了她一眼,推开她直接就往里面走进去,一走进去,她的眼睛就对上凤莲一光的上半,一双眸子都要爆凸出来了。

    “你们……”

    凤莲一转过来,眉头皱了起来。

    他不是看陆小鸡,而是越过陆小鸡直接看向她后的阎少皇。

    阎少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陆小鸡咬着下唇,一双眸子全是愤怒。

    如果不是她赶过来,他和花晴是不是就会……

    她的手指颤抖地指着凤莲一,又移向旁边的花晴,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见他竟然正眼也不看自己一眼,最后忿忿然地调转头走了。

    阎少皇看她走了,黑眸瞥了凤莲一一眼,他跟着追上去:“小鸡,等等我。”

    凤莲一的眼睛眯起来,但是他却没有移动脚步。

    “不追上去吗?”花晴依在门边,问。

    凤莲一没有答话,他走回浴室从里面取出自己刚才被弄脏的外,边走边穿起来,“有事你再联系我。”

    “知道了。”

    她目视他离去,并没有阻拦。

    看样子,她这次的装扮算是天衣无缝了吧?

    花翎关起门,得意地笑了起来,从边上拿起手机,拨通凤羽的电话号码:“凤羽,A计划成功了。”

    “陆小鸡走了?”

    “没错!”

    “而且,后还多了一个阎少皇。”

    “呵呵,还多了一个阎少皇,这下子有好戏看了,花翎,这次你做得很好,继续努力,说不定你就是下个凤少。”

    “谢谢夸奖。”

    花翎切断电话,走到窗边,打开窗帘看着楼下的况。

    刚好,她的房间的窗子对着的正是大门口,她看到陆小鸡冲出去,紧接着就被阎少皇拉住手臂,两人拉扯一番,阎少皇把她拉到停车场,再紧接着一辆车子就开了出来,而同时,凤莲一出现在门口,看着车子一下,自己也坐上军车追了上去。

    呵呵!

    当初在意大利的时候她就说了,她铁定不会放过这两人的。

    这一次,她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子失败了。

    花翎勾起冷笑,端起酒杯把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分割线】…………

    ……

    “阎少皇,你放开我。”

    陆小鸡被绑着手脚,束缚在车子的副驾驶座,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狠狠地瞪着驾驶座的阎少皇。

    该死的,唯恐她跳车走了,他居然把她绑了起来。

    “你他妈就是一个没开化的野蛮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我可以去告你的?”她破口大骂。

    “你大可以去告,我不怕。”阎少皇在面对枪林弹雨时尚且没有一丝害怕,怎么可能现在害怕起一个连他手指头都动不了的陆小鸡。

    “你妹,我擦你祖宗十八代……”(以下省略陆小鸡一千几百字的龌龊骂语)

    阎少皇任由她骂,反正骂得再多对他也没什么切肤影响,他的目光往倒后镜看了一眼,发现后面那辆军车紧贴着在自己两米之内不放,他踩下油门,车子立即如离弦的箭奔了出去。

    陆小鸡被他这突然一弄,子往后倒,吓得她只能紧紧心有余悸地抓着座椅不放。

    这一刻,她同样没有绑着安全带啊。

    “阎少皇,你疯了你?”车子奔出一段距离后,她也适应了,即时又骂了起来。

    阎少皇依然盯着前方,不时瞥一眼倒后镜,军车还是紧贴着不放,他“呵呵”地笑了起来,“陆小鸡,你看看后面。”

    “看你妹。”陆小鸡不改骂语,但还是转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车子的后面跟着一辆军车,由车子的形状和颜色来看,应该就是凤莲一开着的那辆无疑。

    他……

    她以为他不会追上来,至少在那样的场面下,她和他也算是撕破脸皮了,他以后也不用在她面前伪装他对自己有多好,可是,为什么他又会追了上来呢?

    难道他真的是在乎她的吗?

    不,如果他在乎她,为什么他可以对花晴说的事为什么却选择隐瞒她?

    陆小鸡的心头,一把天平在不停地下。

    阎少皇看着她不停转换的复杂的表,知道她这一刻的心理活动铁定是十分的矛盾,于是慢慢地开口:“陆小鸡,你想不想知道凤莲一他对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

    ……唰……

    陆小鸡的眼睛一下子就移到他的脸上。

    阎少皇见自己成功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话上,笑了一笑,道:“我倒有个法子可以测试一下他对你的感,你想不想试一下?”

    测试他对她的感

    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惑。

    可是……

    陆小鸡知道阎少皇这男人并不是什么好人,会提出这么一句话肯定心里也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她却动摇了。

    她想知道凤莲一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怎么样?”阎少皇继续惑地问,“错过了这一次,说不定就没机会了,陆小鸡,你要不要试一下?你如果要试,我可以帮你。”

    好心动,真的好心动。

    陆小鸡内心深处天人交战,纠结了片刻,最后本就不多的理智被感打败了。

    “什么法子?”她紧紧地看着阎少皇,反问。

    阎少皇看她已经陷入自己的陷阱,心头有一丝怅然在升起。

    他没想到,陆小鸡对凤莲一的感也加深了。

    “法子很简单。”开口,语气没有刚才的轻松,“那就是做我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