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二更

    “跪下!”

    还是陆小鸡上次敬茶的那个祠堂,面对着众多的祖宗牌位,凤祥林又重重地杵了一下拐杖,对着站在中间的凤莲一沉声喝道。

    四周,是那些跟过来的叔叔伯伯们,当然,陆小鸡也在内。

    那拐杖声杵得极重,敲在地板的声音沉闷有力。

    她除了上次在医院看到凤祥林发过一次脾气之外,其他时候看他都是笑吟吟的样子,今天看到他板起脸就知道薇薇安这次的到来铁定是给凤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一颗心顿时就提了起来,不由得担心地看着凤莲一。

    凤莲一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也没有半分的犹豫,凤祥林一句“跪下”,他还真的面向众多祖宗排位,屈膝跪了下去。

    “给我把鞭子拿来。”凤祥林对着旁边的李妈吩咐。

    此话一出,所有人又吃了一惊。

    拿鞭子,那就等于是家法伺候了。

    陆小鸡怔怔然地,难以置信地瞪大眼,她并不知道凤家的家规,只是没想到凤祥林居然要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子拿鞭子去打凤莲一,开始还以为是祠堂训斥几声。

    一旁的上官兰也愣一下,赶紧挡在凤莲一的面前,“老爷子,阿莲他也没做什么过大的错事,这怎么用起家法来了?”

    “没做过大的错事?惹了黑手党的教母带着一大批保镖来围着凤家,这还叫不是过大的错事吗?”对凤祥林这种一家之主来说,凤家的声誉比什么都要来得重要,以往有过其他叔叔伯伯的孩子做错事也被他用家法惩罚过,现在做出这么大的事来的人是他的孙子,众多叔叔伯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也不可能徇私做出令自己晚节不保的事来。

    再疼的孙子,与凤家的声誉比起来,那都不算什么。

    如此,便只能用杀鸡儆猴了。

    “老爷子……”

    上官兰想继续劝道,但却被凤冬建打断了她的话,“你还叫,不是你没看好孩子,他怎么会弄出这种事来,哦呵,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薇薇安她是你在意大利的朋友吧?我就说阿莲这么有分寸的人怎么会惹上那样的人,原来是你。”

    顿时,所有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上官兰的上。

    上官兰又惊又讶,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看着一脸嘲讽的凤冬建,“凤冬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指我是故意让薇薇安来家里闹的吗?”

    “呵呵,我可没这么说。”

    “你……”

    “好了!”

    凤祥林再一次杵动拐杖,“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祠堂里是容许你们这样子闹的吗?闹了二十多年闹到现在还不消停,今天不管怎么样,事是阿莲他做出来的,阿莲他就应该受到他所应得的惩罚,阿莲,我问你,关于今天这事,你自己心里承不承认自己的过错?”

    凤莲一对于自己父母的争吵早就习以为常,从小到大,他们就如水与火一样,只要站在一起超过两小时,那是绝对会吵起来的,而且十有**是因为他的事,即使是鸡皮蒜皮的小事。面对着凤祥林的质问,他的目光在场上看了一圈,轻答:“我承认。”

    他……

    那三个字飘进陆小鸡的耳里,一颗心提得更高了。

    这男人他做什么承认?

    他明明就没做错什么事,明明一切都是薇薇安她自己做出来的。

    凤祥林赞赏地点头,道:“阿莲,我的孙子就该如此,受得起多大的功就得受得住多大的错,今天爷爷之所以会在这里对你用家法,也是希望你明白有些事你可以随便来,但是,绝对不能损害凤家的声誉,李妈,给我把鞭子拿过来。”

    李妈也不敢怠慢,立即就给他把放在一旁的鞭子递了上去。

    凤祥林接过,鞭子先是在地上敲了两下。

    陆小鸡看向那鞭子,发现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鞭子,而是带刺的鞭子,惊讶得她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难怪她的婆婆会那么极力反对,原来凤家的家法是这么严厉的。

    她想象那根带刺的鞭子落在自己的上,冷汗顿时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移眸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凤莲一,他低着头,看不清其脸上是什么表,她不忍,脚步上前想要劝阻,但已经来不及了。

    凤祥林手一挥,那带刺的鞭子直直就往凤莲一的上砸了下去。

    今天的他穿的是一深蓝色的棉质运动服,鞭子的刺勾起衣服,又快速地落下,“啪啪啪啪”的一连好几声的声音在祠堂响起来,所有人都屏息了呼吸,有一点不忍地看着被鞭子抽打的凤莲一。

    凤莲一不喊痛也不躲避,就那样直地跪在那里,任由鞭子落在自己的上。

    鞭子的刺刺入他的肌肤,血丝渗了出来,运动服虽不至于夸张到裂开,那也被那刺勾得变了形。

    陆小鸡就那样呆呆地看着他,仿佛那鞭子落在自己的上一样,感觉到一阵的痛意,旁边的上官兰更是直接捂着脸庞哭出了声,突然,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诡计,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电光火石间,她干脆假装晕倒一样滑下地面。

    “啊!”

    果然,祠堂中有人惊叫起来。

    鞭子抽动的声音随即也停了下来,接着,凤祥林急急的声音就传进她的耳中:“小鸡怎么了?快,快把她扶起来。”

    再下一秒,一双手臂就快速地把她揽在怀内,一把打横抱了起来,抱出了祠堂。

    陆小鸡闻着那熟悉的气味,虽然是闭着眼,总算安心了。

    好了,她用她的聪明才智把他给救出来了,她果然是一位很好的贤内助吧?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