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三更

    两个小时后

    一伤痕累累的陆小鸡和米筱贝,还有那个负责派发包子的女孩站在主管办公室,在她们的面前正是那位吨位极大的主管大妈,主管大妈脸上也没好到哪里去,嘴角都是伤,上面还留着血,配合着她那像黑罗刹一样的脸色,整个人看起来可以说是触目惊心的恐怖。

    “第一天上班就弄成这样,你们可真有本事啊!”大掌一拍桌子,主管大妈跃然而起,指着三人的鼻头大骂:“你们三个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随你们乱来的地方吗?这里可是军区,随便一句话都可以丢掉小命的军区,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了?那些女兵一个手指头就能掐死你们了,你们居然还惹出这样的事来?”

    陆小鸡三人都倒抽一口气,全都是被眼前主管矫健的手给震撼到的。

    目测她的体重大概在一百八十斤左右,高一米七,就算是米筱贝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在她的面前那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儿科的人物,就好比泰山与家后面的那个小山坡一样。如此庞大的人物,竟然拥有非凡的灵活手,不可不敬佩。

    主管大妈咬着牙,凑到三人的面前,“你们说,你们是不是想找死?你们要是想找死的话,请尽早点说出来,或许我还能帮你们出点力,现在就弄死你们。”说着还真的伸出手来了。

    喝!

    陆小鸡三人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一步。

    这个主管实在是太暴力了。

    “你们还退?”见状,主管大妈的怒火更旺盛了,干脆就抄起那本登记本,“唰”一下挥了过来,“我叫你们退,叫你们退……”

    哇靠,还真的来真的了。

    陆小鸡三人赶紧躲啊,怎么可能会站在原地等着被打。

    “你们是找死了?”主管大妈大吼,扔下登记本,还拿起凳子来了,那姿态配合着她那躯,效果足以吓死爹。

    不过,幸好,有人冲进来把她的动作给拦住了。

    “主管,主管,不好了,凤少将的人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

    祸害又来了,主管大妈心有余悸地放下凳子,“快快快,下令所有的人全堂戒备。”

    “不是的,是凤少将的人来了,他是来找刚才那出事件的主要人物的。”

    “事件的主要人物?”

    主管大妈的眼睛“唰”一下投到陆小鸡的上,看得陆小鸡嘴角直抽。

    她不会是打算把她推出去吧?

    “你,就是你这个女人惹出这件事来的,你去。”

    “主管,关于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不用解释了,就你,凤少将要找的人就是你。”主管大妈哪里会放过她,惹出这么一件事来,要是上头领导责怪下来那怎么办?现在凤少将愿意亲自来处理,她还不赶紧把人推出去,难道还藏在食堂里当宝吗?何况眼前这女孩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宝。

    陆小鸡被推出去,发现站在外面的人是阎正。

    靠!

    她忍住想要爆骂出口的冲动,快步地走向他。

    岂料,还没开口,阎正就一脸黑色地出声呵斥了:“你就是那个刚才引起食堂混乱的那个女人是吧?走,跟我走,我们少将要见你。”

    “阎……”

    “盐什么盐?你盐吃多了脑子有病了是不是?我们少将说了,这次的事他全权负责到底,你这个女人不知好歹居然闯出那么大的祸来,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走。”阎正看着食堂里的人,边拉着陆小鸡走。

    那主管大妈看着陆小鸡被拉走,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阎正的话她可是全都听到了,“有凤少将负责这事,那我就不用担心上头领导找我喝茶了。”说完,又怒视米筱贝和那女孩:“你们两个,这个星期的食堂清洁卫生任务就由你们来负责。”

    陆小鸡被阎正拉着走出食堂,走了一段路后,他把她拉到一棵大树后,这才赔着笑放开瞪着自己的陆小鸡:“嘿嘿嘿,嫂子,对不起啊,我刚才那都是胡话来的,你别放在心上。”

    “呵呵呵!”陆小鸡皮笑不笑,“你放心,我这个人是绝对的恩怨分明的,这事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臭男人。”最后三个字咬得极重,牙都要磨碎了。

    不是他,她怎么会被打啊?

    还说她惹出这件事来,明明就是他的好不好,坐着吃饭就坐着吃饭,还拿什么包子,他的,他那分明是故意陷害她的吧?

    “没错,要怪就怪他,嫂子你果然金睛火眼。”阎正拍马

    不拍马怎么行啊?谁知道待会这两夫妻会不会打起来,据他所知,这两人好像结婚第一天就在房间里打起来了,未免战火燃烧到自己,他还是先自保一下再说。

    “行了,凤莲一那臭男人他人呢?你不是说他找我的吗?”正事要紧。

    “老大在宿舍等你呢,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换件衣服。”

    “换什么衣服?”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陆小鸡被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搞到好奇心涌起,于是便跟着阎正到了原先的那栋大楼,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衣服,让她换上去。

    “干什么又要换衣服?”

    “这是程序。”

    “程序?”

    “没错,见老大的人都需要穿这么一衣服的。”

    好吧,既然他这么说了,那陆小鸡便只好把衣服换上,换上后才发现是一训练军服,而且还是男款式的,对她来说很宽大。搞什么?她走出去想问阎正为什么给自己一男军服,阎正却把一顶帽子戴在她的头上,围着她“嗯嗯嗯”地点头:“幸亏嫂子你的不大,头发也短,穿起军服来,还真有几分男孩子的味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不等陆小鸡开口拉着她往宿舍楼快速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