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二更

    难怪,原来都是串通好的。

    花翎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失败的事。

    陆小鸡自己也没猜想到事会是这么一面,花晴不是花晴,那眼前这个女人能瞒得了上官兰,也能这么自信,那么外表是极像的了,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有那么一瞬间,忽的觉得自己活了二十三年的生活还是太简单了,虽然是出于高干家庭,但这些事复杂让她觉得是另一个世界,完完全全的两个世界。

    米筱贝从薇薇安后的手下冲出来,“小鸡,你没事吧?”

    “我没事。”

    陆小鸡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并没什么大碍,眼睛又转回到花翎的上。

    她已经是一副颓败的模样,方才所有的神采都不见了,低垂着头,并不能看到她脸上真正的表

    薇薇安上前几步,与凤莲一站在一起,“把东西交出来吧,你把东西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就算交出去了,那又如何,她的命现在是保住了,可下半辈子也照样逃不过被通缉追杀的下场。

    花翎“哈哈”地凄然笑了起来,“都说累人,我没想到我居然也被感戏弄了一把,是我自己蠢,我居然还以为你对我是有意的,谁知道你居然把我当傻子一样。”

    她说的这话,分明就是对着凤莲一而说。

    作为一个间谍,一旦动了心,那的确是一件十分不乐观的事,正因为如此,所以组织才要她尽快把东西拿到手。

    可是,她却失败了。

    以组织的规定,任务失败,那么作为间谍的她就要自尽,不能把组织泄露出去。

    花翎是有私心的人,她一开始喜欢上凤莲一,就想着可以陆小鸡让路自己嫁入凤家,然后再利用凤家的关系盗取机密报告组织,与事业两不误,可也正因为她的贪心,使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凤莲一并没有任何的反应,薇薇安打一眼色,让手下从阎少皇的手里把人抢过来抓住。

    “不管你是帮谁帮事,我都没有兴趣,我只要那份文件,交出来吧。”

    “我已经在你的手里了,你还怕我不交吗?”花翎好歹也经历过不少的大小事,在这种况下,脑子转了一圈也冷静了。我这里一份,阎少皇那里一份,你怎么不先去问阎少皇把他那份先拿过来再说?”

    “他的,我自然也不会放过。”

    “呵呵,是吗?好啊,那我告诉你他那份文件到底在哪个地方,它就在那女人的手指上。”她的目光狠狠地向陆小鸡。

    哼,就算她失败了,那她也不会让陆小鸡这女人好过的,都是她,如果不是她,她肯定可以成功的。

    这一刻,花翎把自己失败的罪全都推到了陆小鸡的头上。

    陆小鸡何其冤枉啊,好不容易才脱离虎口,又被薇薇安给盯上了。

    “在她的手指上。”顺着花翎的目光,薇薇安看向那手指,果然,上面着一枚戒指,绿眸立即眯了起来:“你是说那枚戒指?”

    “没错!”

    “来人,去把那戒指给我拿下来。”

    “没用的,阎少皇他说了,那戒指是用高科技技术做成的,硬要脱下来只会越拉越紧,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她的手指砍下来。”

    这女人,真的好毒!

    陆小鸡瞪着对自己冷笑的花翎,薇薇安的手下已经开始蠢蠢动,一个两个都朝她走了过来。

    眼见,就要对她伸出手。

    她吞了吞口水,后退几步。

    这么多人,手里都有枪,她打不过啊。

    “谁敢砍她的手指?”一道影又站到她的面前,把她挡在后。“谁砍她一只手指,我就卸那人一只手臂。她伤一根毫发,我就让你们所有的人都跟着陪葬。”

    如此决绝而霸气的话,在夜里响起,声音虽不高,可却把全场的人都给震慑住了。

    陆小鸡又怔住了,她今晚愣住的次数太多,却全都是因为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凤莲一。

    如上次她被抓进房间他如天神一样踢门进来,这一次,别人要砍她手指,他又站到了她的面前,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心头,好暖。

    从没有这么一个人,因为她,仅仅只是因为她一个人,而这样说过,仿佛她是他心头的珍宝一样,别人若是打破了一点点,他必定找那人拼命。

    怎么办,好感动。

    陆小鸡一双眼紧紧地盯着挡在自己前头的凤莲一,有种冲动想要去抱住他,放肆的感在四肢百骸到处蹿走,全都是浓浓的暖意,暖得她整个人都要融掉了。

    在场其他人也怔怔地,片刻才回过神来。

    凤莲一脸带愠色,眉头皱起,已经不是刚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即便是阎少皇,也被他这难得一见的模样给震愣了那么一下,说出这样的话,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由此可想而知在他的心里占了多大的分量。他的目光移向陆小鸡,眉头也蹙了起来。

    她和凤莲一到底是什么份,凤莲一竟然这么着紧她?

    薇薇安回过神来,笑了,“阿莲,这是怎么了?你可是答应和我合作,帮我找出另外一份文件的,现在文件就在这里,怎么你却不让我拿了?”

    “我是答应帮你找出另外一份文件,现在你也知道了,文件就在那女人的上,至于这份文件,这是阎少皇的事。”凤莲一冷冷地道。

    他话里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谁敢动他的女人一分一毫,他必定要那人付出相当的代价,即使是母亲的好友,那也是没面可讲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