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一更

    一看她这样子,阎少皇就知道事不正常了。

    拿起手机在嘴边说一句:“阎正,改天回去再和你说。”就快速地切断线,走到沙发前拿起那瓶红酒,嗅了一嗅。

    其实,他刚才不过喝了几口而已,一开始并不察觉到味道的不对劲,他向来对酒这些东西的气味不怎么敏感,可现在再去闻一闻,却发现酒味有一丝若有似无的其他味道,似是果香,又似是樟脑丸的味道,不细查的话,那是绝对不会发现的。

    当然了,这可是薇薇安的地下公司自己研发出来,十个人里面有九个是尝不出来的,除了最特殊一个,那就是陆小鸡,她天生对酒精敏感,所以酒量也差。可因为自己喝酒少,硬是把那股奇怪的味道给忽略过去了。

    该死的,他太大意了。

    阎少皇把酒瓶剩余的一点点酒带瓶子扔进垃圾桶,丝毫不为自己的一亿感到心疼。

    如果是陆小鸡和米筱贝看到他这举动的话,估计早就心疼难耐地抢回来了。

    一亿啊,喝光留着瓶子当纪念那也是好的,这东西她们这一辈子都赚不来。

    可是,现在陆小鸡晕头转向的,整个人被火烧得不知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方才那一碰阎少皇觉得他的体很冰,让人很舒服,恨不得凑上前去好好地抱住一番。与“欢散”不一样,这次她并没有出现幻觉,明知道那人是阎少皇,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所做作为。

    于是,在阎少皇把酒瓶丢下垃圾桶时,她也抱着躯蹲下地板,捂着脑袋痛苦地低叫:“好,好!”极力控制自己的**。

    而另一边。

    薇薇安正在招呼凤莲一和花晴、米筱贝三人,她是让手下把三人邀请到自己的会客室,至于阎少皇和陆小鸡,她是故意没有通知他们,那瓶她珍藏的红酒里面是下了东西的,相信现在那两人已经开始药力发作,接下来就是进行一番苟合之事了,如果到时再让眼前的男人知道,呵呵,不知道会有何种反应呢?

    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响,只要把两人的矛盾挑得更大,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此计甚好,可以说是绝妙到极点。

    “来来来,刚才在下面没有好好招待三位,这里我就先敬三位一杯吧。”她端起酒杯,率先喝一口杯中的琥珀色液体。

    香槟也是下了药的,足以让人昏睡一整夜的药,药效要半个小时后发作,那时她的计划已经得以完成了。

    “客气了。”

    凤莲一也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小口。

    “不用客气。”看到他把液体吞下去,薇薇安的笑容越发深刻起来,转而又发现花晴和米筱贝并没有喝,又道:“咦,两位小姐不喜欢喝香槟吗?”

    说实话,米筱贝还真的不喜欢喝香槟。

    不只是香槟,酒她都不喝,因为她对酒精过敏,只要她喝了酒,全都痒到不行。

    听到薇薇安的问话,她不好意思地干笑:“薇薇安夫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酒精过敏。”

    “没事,那米筱贝就喝点果汁吧。”反正是小角色一个,她不喝不打紧。

    薇薇安的目光又转向花晴,“难道花小姐也酒精过敏吗?”

    “这可不是,只是,我一向很少碰酒,所以……”花晴委婉地道,眼睛看了看凤莲一,想要他为自己解围。

    凤莲一也发现她的目光,可是却没有如她所料地帮她解了围,而是说:“既然薇薇安夫人一番好意,那晴儿你就多少喝一点吧,没事的。”

    “就是,薇薇安夫人这么好的心意,我可是非常想喝的,可无奈体受不了才作罢。”如果不是凤莲一和薇薇安在眼前,米筱贝肯定会用《甄嬛传》里面的华妃的经典台词讽刺花晴一句“人就是矫”。

    无奈之下,花晴只好端起酒杯,小小地喝了一口。

    她并不敢多喝,多喝了肯定会误事,趁着今晚这难得的机会,她还有其他的事先去完成,到那个时候便把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眼前这个老女人,让所有人都以为是她所做的,而不是她下的毒手。还有,那个阎少皇,文件在他手里,她一定要亲手去夺过来。

    看到她也把香槟喝了,薇薇安也放心了。

    香槟里下的药不多,但药力强劲,只需一点点就可以把一头大象都给迷醉了。

    一般,她都是分发给手下沾染在针枪上的,以备某些特殊的况。

    “我看三位也饿了吧,我让厨子给三位准备了一顿夜宵,不知道合不合三位的口味。”薇薇安放下酒杯,手掌“啪啪”都拍了两下,不一会,就有下人把餐具端了上来,全是精致的餐点,数量多得让人瞠目结舌。

    米筱贝“轱辘”吞了一口口水,恰好,她肚子饿了,就算不饿,看到这么多的食物她也忍不住肚子里的馋虫。

    没等薇薇安发话,餐具一放下她的面前,她立即就拿起刀叉大快朵颐,然而吃了一半,突然罪恶感涌起,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什么事呢?那就是陆小鸡她还没出来,她自己一个人享福享得这么爽,这也太不够好友了,于是,她又放下了刀叉。

    “怎么,食物不符合米小姐的胃口吗?”薇薇安若有深意地看着她。

    这小妞,她还指望着她来提出某件事呢。

    果然,不负她所望,下一秒米筱贝开口了:“小鸡她还没来,我还是等小鸡她来了再吃吧。”

    薇薇安满意地微笑,“哦,是这样的,刚才我让手下把红酒和夜宵给他们送去了,他们两个应该在房里,不会再出来了吧!”

    这话一出,凤莲一就微微地蹙起了眉。

    花晴,却低下头,得意地勾起嘴角。

    刚好,一箭双雕!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