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斗争

    【102】斗争(2140字)

    

    “唉,其实,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什么,只是……”花晴唉叹一口气。

    陆小鸡等着她说下去,可她却没说下去,只是走到窗外,站在那里远眺远处,虽哀怨,但也十分的美丽。

    美人嘛,做什么都是赏心悦目的。

    陆小鸡翻了个白眼,她不喜欢一句话断断续续的。

    “你不如直接把你想说的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成全你。”找她进来不是为了这事嘛,做什么还扭扭捏捏的,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和凤莲一那男人的婚姻到底是怎么来的。

    听到她的话,花晴的眼里闪过一点亮点,接着她又哀怨地转了。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让我和阿莲继续在一起。”强调继续两个字。

    “好啊!”

    陆小鸡毫不犹豫就点头了。

    很简单嘛,不就是想和那男人在一起,关她什么事。

    “啊?”

    她回答得太快,太干脆,花晴一时愣住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什么?”

    “我说好啊。”陆小鸡耸了耸肩,“你说完了吧?没事的话我可以回我的房间去了吧?”

    “呃……”

    事,与自己预料的不怎么一样。

    她以为陆小鸡是喜欢着凤莲一的,可现在她这个反应,花晴有点纳闷了,见陆小鸡要离去,忙急急忙忙又叫住她:“小鸡,我希望今天晚上的话你和我都能保密。”

    “你放心,我懂的。”

    她看了那么多的言狗血小说,还不知道这话是神马意思么?她不就是不想她把话告诉给米筱贝知道嘛。

    其实,花晴是不想她告诉凤莲一,但显然陆小鸡是没想到那方面去。

    出了房,陆小鸡回到了原来的客房,米筱贝正在弄那被凤莲一踢坏的锁,看到她回来,忙拉着她问:“怎么样?问了你什么?”

    陆小鸡走到边,把自己摔下去,“还能问什么,电视剧里演的,小说看的呗。”

    “这么狗血?”米筱贝好歹看过的狗血剧比陆小鸡多了好几倍,用脚趾头一猜就能猜到了,继而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那女人以为是拍电视啊,哈哈哈,我就说她不简单的嘛,你看,你看,这该来的总来了吧?”整张都疯狂地摇晃起来。

    陆小鸡被她的夸张动作带得一弹一弹的,赶紧出声阻止:“筱贝啊,我看咱们今天晚上还是低调点,我怕我们待会连都没得睡了。”再摇下去,她还真怕会散了,HOLD不住啊!

    这一次,米筱贝意外地听了她的话,不过,却改以地抓住她的肩膀,一脸严肃地说:“陆小鸡,斗争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啊,什么斗争?”陆小鸡一头雾水,不明白。

    “抢男人的斗争。”

    “我去,抢毛啊。”还抢呢,这有什么好抢的,再说了,凤莲一那变态男人抢来干嘛。

    “你不抢,难道便宜那个女人啊?”

    “他们干嘛就干嘛,又不关我的事。”

    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

    陆小鸡只当自己是被花晴的话给影响了,婚姻掺进第三个人,确实是很不爽的一件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做什么来向她委婉请求,她和凤莲一这婚姻只能他说了算,他要离婚,难道她还能不签字啊?

    难道说,凤莲一并没有把他们的事告诉给她?

    而她,也不是什么地下妇?

    这么一想,陆小鸡又豁然开朗了,转头,却发现米筱贝正鄙夷地睨着自己。

    “陆小鸡,你的表可真丰富,我看着你从便秘到屎拉出来爽极了的变化,我自己都为你感到高兴了。”

    “……能找点好的形容词么?”

    “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你要听更好的么,好,那我……”

    “STOP!”陆小鸡忙斩断她的话,“你刚才不会说抢男人的吗,你继续说。”

    她还是绕回原来的问题比较好,不然今晚没法睡了她,天知道她现在有多困。

    果然,提到之前的话题,米筱贝又兴奋了,“你终于也知道我的苦心了,你看,这事我们不能便宜那姓花的女人,是不是?”

    “嗯。”她敷衍。

    “你不是想离婚吗?”

    “嗯,有什么高见?”这个才是比较实际的。

    “很简单啊,你就先把凤哥哥抢过来,然后再和他弄离婚的事嘛。”

    “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直接弄离婚的不就好了嘛?”

    “你怎么那么笨啊,那女人是关键,只有弄倒她了,你才有离婚的可能。”

    陆小鸡就不明白了,怎么弄倒花晴,她就有离婚的可能了?

    这个命题,不怎么成立啊。

    “哎呀,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嘛,你还想不想离婚啊?”米筱贝火了。

    “当然想啊。”

    “那不就是了,你听我的话准没错的。”

    这妞虽然抽了点,其实脑袋有时候也是真的好使,估计她是当局者迷,看不穿其中的奥妙吧。

    陆小鸡想了一下,只好点头了。

    “好吧,全都交给你。”只要能离婚,万事她都能抗。

    “嘿,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好,睡觉。”米筱贝目的达到,笑得像偷到了腥的猫儿拉着被子躺下。

    嘻嘻,弄倒花晴,陆小鸡再离婚,以后凤哥哥就是她的了。

    “喂,米筱贝,你刚才不是说帮我绑绷带的么?”说了半天,这正事还没做呢。

    “自己绑去,我还要睡觉呢,别吵我。”

    “你妹啊!”

    所以说,做人要带眼识人,认识什么人都好,千万别认识没良心的损友。

    【下章,宴会,神马宴会呢,欧洲贵族的宴会,其实……俺们凤一少还有个另外份的,什么份呢,嘿嘿,很快就揭晓了,这与花晴也有关联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