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凤一少的变态

    暖

    陆小鸡被凤莲一这句话吓得胆破心惊,看着他在上那以手撑脸侧躺的风模样,简直被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开玩笑吧,他这是?

    不,她错了。

    凤莲一并不是开玩笑的,更甚至还打开了被子。

    “来啊!”还对她抛了个媚眼。

    “……”

    陆小鸡赶紧“蹭蹭蹭”地后退几步,摸着门把就想往外逃,才刚扭动,凤莲一的声音就以一种极其的语气传来:“陆小鸡,不想离婚了吗,嗯?”

    那一声“嗯”,说有好听就有多好听。

    陆小鸡一听,立马“蹭蹭蹭”又滚回了边,飞快地爬上,闭上眼以死尸状态仰躺在那里。

    反正贞早没了,多陪几次就当是为了离婚,为了打倒军阀主义而付出的代价。再说了,这事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没什么的,当被狗啃吧!

    陆小鸡边自我安慰,自我唾弃。

    凤莲一挑着眉,看着她一副“凛然赴死”的模样,觉得十分的好笑,忍着笑意,他的手故意放到那脸上,接着手慢慢从脸上滑下到脖子,再滑下……

    陆小鸡的躯,立即一阵颤抖。

    他妈的,所谓的凌迟处死的痛苦估计就是这样子了,要死要活,那也给她个了断,在这里磨磨蹭蹭做个毛线。

    陆小鸡干脆就主动张开腿,“来吧!我受得了的。”

    “……”

    凤莲一的手顿在锁骨,低眸往那紧闭着眼的脸看了一眼,又移下看向那张开双腿的模样,敢她还邀请他了,盛意难却之下,他也只好“请君入瓮”了。

    腿一跨,整个人跪在陆小鸡的双腿、之间,双手撑在她的脸两侧。

    陆小鸡被他这动作一弄,人又自然发睁开眼,一看到咫尺之间的男脸庞,“啊”地张开嘴巴。凤莲一见状,飞快地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叫出声,于是她便只能皱着眉,要哭的样子“嗯嗯嗯”地叫个不停。

    “陆小鸡,你知道男人在上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什么吗?”他眯着眼,双腿死死地压着那拼命挣扎的腿,另一手故意在女躯上流连,这一次是从腰上滑上。

    “嗯嗯嗯……”陆小鸡都快哭了。

    他可别告诉她,他喜欢玩**啊!

    很不幸,下一秒,她的猜想得到证实了。

    因为,凤莲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条绳子,居然把她双手绑在了头上。

    这……

    陆小鸡面如死灰。

    昂头,长啸:“尼玛的变态啊!”

    谁知,尼玛两字才刚吼出,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团布块。

    凤莲一半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温柔地微笑,“好了,世界安静了,我今晚可以睡上一个好觉了。”

    腿又一跨,躺回自己的位置,拉被子,关灯,一气呵成。

    最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留下被绑在头的陆小鸡对着黑暗默默地垂泪。

    她草这个死变态!

    【今晚四更完成,明天后天同样四更,求推荐,求支持,顺便:俺求交往!有人要和我交往吗?害羞!!】

    

重要声明:小说《老婆,军婚如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