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第一百零二章枪手的密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102第一百零二章枪手的密码

    邵钧跟罗强这对儿野鸳鸯再次相会,是在燕山大酒店的大堂里。

    这间酒店是国安部下属挂靠的对外部门,一些编外人员和内线经常安排下榻此处。酒店里一半房间住的是密工和特人员,就连大堂值班经理和服务生都不是一般人儿,耳朵眼儿里塞着微型耳机,眼观六路。

    罗强在酒店房间里让人憋着,足不出户好几天,好不容易出来透口气。他这些天一直跟九局内处的一伙人在一起,辨认,回忆,讲述,交代他所了解的一切况,并且与国安、**两路人马研究讨论各种抓捕匪徒的方案。罗强甚至上台给那帮人讲课,亲演示,这一类丛林枪手的做活儿路,惯用伎俩,习惯的狙杀方式,可能暴露其破绽的格缺陷癖好,这些所谓杀手的“密码”……这要是换做以前,罗强自个儿应该是那个被**扒皮研究全城通缉的要犯,这回轮到他供出别人,可算知道了这些人办案的路。做报、搞刑侦的人都是逻辑和记忆天才,几百件证物,上千条线索,分分毫毫蛛丝马迹都逃不过这些人纤细敏锐的神经。

    罗强忍不住自嘲:“老子这回可算认识你们了,以后哪个再勾搭老子干坏事儿,我坚决不干,不惹你们。”

    陈处出手捏了捏罗强的肩膀:“你小子最好别干。”

    罗强让这一下捏疼,“嘶呦”了一声。

    罗强跟陈处说,老子牢里待忒久了,人坐牢都坐傻了,脑子都木了,您让我出门活动活动,抻抻筋?

    姓陈的捏了捏手骨,捏出关节错动的声音:“想抻筋,酒店有健房,训练房,咱俩练练?”

    罗强眨眼,瞄了瞄对方紧衬衫下面包裹的形,一看就是练家子,嗤了一句:“算了吧,老子不想跟您动手,老子是真想透透气!监狱里是有味道的你们没蹲过,没闻过,我现在浑一股子发霉的活死人味儿!我出去散散味儿成不?”

    陈处略微凑近,下意识吸吸鼻子,然后头一仰又缩回去,无可奈何,一摆头。

    罗强说话那表口吻,就像是一把脱掉脚上一只汗臭淋淋的球鞋,冲着人鼻子下面甩一甩,老子要出去散散臭脚丫子味儿……

    一群便衣密工没辙,只能答应这人出去“散味儿”。但是不许踏出酒店大门,不能出街露面,陈处说:“你小子一露头,让那个黎兆辉一眼逮着,啪一枪,直接把你狙了,我们这个月陪着你都白干了。”

    罗强提到生死永远一副满不在乎的范儿:“他本来就是有仇报仇,直接一枪把老子狙了不就消停了么?你们也不用担心xx大、tian安门了!”

    罗强心里惦记馒头,也知道这次做活儿不一般,他不想让这小孩挂着心,又翻腾。

    他往大堂沙发里一坐,舒服地往后仰去,伸手打个榧子,招呼服务生。

    还没张口,服务生男孩特客气地说:“先生,有人给您点了饮料。”

    罗强哼道:“老子不喝你们的洋玩意儿,咖啡啥的,一股子鸡屎味儿。”

    服务生端上白瓷盖碗一枚:“给您点的大碗茶。”

    罗强喷饭:“哪个小兔崽子知道老子想喝大碗茶来着?”

    顺着服务生温柔地示意,罗强猛一回头,不远处某个帅哥斜眯一双桃花眼,两道火的视线,不停勾勒他后脑勺的弧度……

    邵钧戴着鸭舌帽,帽檐都遮不住一张俊脸的亮度,穿着仔裤便装,迅速坐到罗强旁。

    俩人好多天没见面了。邵钧攥住罗强手腕,罗强反手一掌把邵钧的手捏在自己手心里,根本顾不上旁人,完全就是下意识的,互相紧紧攥着,不想松手……

    罗强纳闷儿:“你咋找着我?”

    邵钧用眼神示意:“九局的人请我‘喝茶’,可不就找你来了。”

    罗强:“他们让你见我?”

    邵钧撅嘴哼了一声:“他们要不让咱俩见面,估摸着哪天你让这帮孙子悄悄做了挫骨扬灰了三爷爷都不知道你埋哪个坑了!”

    罗强皱眉:“他们为啥找你来?”

    邵钧眼神意味深长:“他们把你带出狱溜达,你万一跑了呢?……你出去做完活儿之前,我必须留在这里,他们有人盯着我。”

    罗强骂了一句,随即一转念,指着小孩说:“盯着你也好,你安全。”

    邵钧现在也让国安的人盯着梢,非常时期,处于软状态,就是怕罗老二会出幺蛾子。那帮搞报的,精明厉害着,什么不知道?全中国所有进出往来的越洋电话、邮件都在监控之下,专业密工有一种监听仪器,只要听到敏感词,仪器就跳音报告。

    罗强轻哼着骂道:“你妈的,咱俩以前在你屋里搞个事儿,指不定哪个监听仪也响来着,你哼哼得那么好听,都让人听见了。”

    邵钧也骂:“妈/的正事儿不灵,一窝怂蛋,一个月都没抓着那个辉子?非要用你做活饵?!”

    邵钧又问:“你要是立功,上面答应一定放你,给你合法份?”

    罗强用眼神否定:“没的谈,他们想咋样就咋样。”

    邵钧火大:“凭啥?”

    罗强倒无所谓:“等老子抓着活人,再谈。”

    邵钧皱眉:“那你这趟做活儿,他们给你配枪?”

    罗强冷冷道:“我是犯人,你觉着他们能放心让我拿枪吗?”

    邵钧睁大眼睛:“那个辉子有枪,你没枪你给人家当靶子?……那帮人以为你罗强脖颈子上长那圆咕噜度的玩意儿它不是脑袋它是个铜锤刀枪不入吗?!”

    “王八蛋……”

    邵钧气得低声骂……

    罗强就喜欢听这小孩满嘴牢骂骂咧咧,那小样儿看着乐呵。他顺手用手指弹了弹锁骨下方,发出“砰砰”轻响。

    邵钧斜眼审视:“他们往你上装了机关?”

    罗强点头:“嗯。”

    “那咱俩现在说话,他们都听着?”

    “嗯。”

    “姥姥的……”

    邵钧喃喃得,眼神精明地往四周一扫,整个大堂视线一览无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抓便衣。

    “你右后方五点三十分方向戴绿帽子的那傻/,是。”

    “你左手,九点方向,掏手机假装聊天那个秃子,也是。”

    邵钧忿忿地斜眼瞪那几个便衣,脸沉下去,然后突然起,以牙还牙,赌气恶作剧一般,围观监视众目睽睽之下,一翻骑到罗强腿上。三爷爷让你们听,让你们看,看个够!

    罗强稳坐泰山,面无表,眼神都没怔一下。邵钧两腿夹着罗强的胯,捧着罗强的脸,俩人口相撞,只是一瞬间下意识,皮肤已经无比熟悉眷恋彼此上那个味道。邵钧一口嘬上去,毫不犹豫吻住罗强,让自己成为酒店大堂两百平米视线内所有人的焦点!俩人都睁着眼,不停确认着对方最坚定坚贞的存在,嘴唇用力啃咬,让牙齿相撞,让舌头纠缠,吻对方粗糙的下巴,吻住眼睛,用嘴唇摩擦睫毛。罗强一口含住邵钧两根手指……

    罗强上装的微型通话器发出两声极其尴尬的咳嗽声。

    罗强不理会,换个姿势,一手搂住邵钧的腰,一手掀掉邵钧的帽子,揉乱头发……

    邵钧不甘休地啃了好一会儿,脸上带着兴奋的快/感。对手未除,大战在即,血雨腥风,他心里这时候想的却是他这辈子头一回,跟罗强两个人在阳光底下,不用顾忌所有人的眼光,就让他们看,看咱俩怎么无所顾忌地嚣张地着!

    罗强轻拍邵钧的后:“可以了,滚了。”

    邵钧故意对着罗强口的通话器,质问:“瞧见了?够了?知道老二肯定不会跑、不会离开我吗?”

    罗强溺地摸摸邵钧的头,想制止这人冲动挑衅,没必要的。

    邵钧眼底突然爆出委屈的水分,低吼道:“都这样儿了,出门办事能给他配把枪吗别让他再出事儿成吗?!”

    ……

    ****

    从罗强这里,邵钧得知了目标枪手的真实份,这也是国安方面的人需要罗强协助的个中因素。

    根据胡岩描述的画像,罗强的信息,从电脑档案数千份资料里,罗强仔仔细细地辨认,最终指着一帧屏幕,是他。

    这人叫黎兆辉,常年在两广云南边境做活儿,并且在缅甸生活过,曾经涉及沿海某省走私和军火生意,野外生存能力极强,能数个月待在深山老林中,不与人群接触,很难抓捕。而上面的人就是要抓辉子,最好能抓一个活口,这人背后可能牵扯了更深的境外集团,牵一发动全

    罗强倘若不看资料,自己都不记着,他当年跟某个人有过一仗的交

    缅甸深山密林,黏潮湿,虫蛇遍地,两拨雇佣军在村子里火并,枪子儿噗噗吃进竹筒墙里,刻下一道一道恐怖的枪痕,劣质火药**让整个村寨陷入火海,妇孺一片尖叫哭嚎……

    罗强将村寨里的匪徒平,提枪追入丛林,黢黑半/形在林间快速移动,军绿背心和丛林迷彩上溅满血迹,火光映红他的脸颊和膛。他埋伏在山梁上,远远地击倒对方一个崽子,随即借着突现的火光,发现他狙杀的是个半大的孩子,前还挎着步枪。

    另一个男孩,单膝跪在那个死去的孩子旁,扒下背心,用肮脏的衣服拼命去堵破洞流浆的脑袋,想阻止脑浆喷

    过了一会儿,那男孩放弃了,呆呆地跪着,面无表,低下头亲了那个破碎不成形的额头。

    男孩从他同伴失去呼吸的脖子上取下一副象牙雕小挂件,挂到自己脖子上。

    几天后,罗强在林中遭遇三面陷阱,遇到伏击,让人一枪击中小腹,血爆了出来,半个子都染红了。

    邵钧吃惊地听着,迅速低头掀开罗强的衣服,扒下裤腰,盯着那一道深长的伤口。

    伤口深入到腹股沟三角区毛发中,让一条潇洒的小黑龙纹恰到好处地遮住,露出来显得颇有男人粗野阳刚的味道。

    邵钧喃喃地说:“这也太狠了!”

    邵钧问:“这家伙当年多大年纪?”

    罗强坠下悬崖的瞬间粗喘着看了一眼,密叶间露出那张脸。只有十四五岁的半大少年,眼窝深陷,脸蛋脏兮兮的涂满迷彩颜料,眼神带着超乎年龄的冷酷冷血。

    ……

    几路人马现在都在拼命搜寻这人的行踪,争取在对方采取行动之前,就先把人抓了,或者灭了。

    黎兆辉通过邮包传信,威胁**,如果不让罗强出来单挑,就在xx大开幕那天,在北京城二环路某辆公交车上扔一包炸弹,把公交车股炸烂,炸出比tian安门城楼门洞更大的洞。

    上面的人未必真在乎罗老二一个重刑犯的死活,然而这种明目张胆挑衅国家机器权威的暴力威胁,倘若妥协了,真把罗强推出去挡枪,那简直是将全城**的名节都钉到耻辱柱上,嫉恶如仇跃跃试的市局**大队精英们也不答应。况且,非常时期,全城的安保都是**任务,人口稠密的老城区一个风吹草动都可能伤亡惨重,一辆公交车上几十条人命。这种时候,绝不能出事儿。

    因此,**必须在对手下手之前,找到黎兆辉藏之处,彻底解除危机。

    这人善于变装,没有手机,从不用信用卡购物卡,甚至极少花销现钞,不与陌生人交谈,不住店,风餐露宿,不暴露行踪,怎么找?

    九局在查,**部在查,邵局长这些天虽然从临时负责人降格为“协助办案”,可也没闲着。他一整夜一整夜窝在办公室,在电脑里研究、思索证物图片,按动鼠标的手指停住……

    邵国钢拎着一公文袋的图片,急匆匆进入燕山大酒店。

    一伙人在房间里紧张地密谈,各种照片铺满一地,一

    邵国钢示意:“你们看,这是食堂后门爆炸物的残骸,境外高端手段制造的**,比咱们小打小闹的土**威力大得多。但是,定时装置的塑料盒外包装,我认为是国产货,有中文字。”

    陈处耸肩:“有什么意义?”

    邵国钢道:“这种塑料盒市面有卖,能查出具体的厂家,牌子。”

    一群人面面相觑,还没太听明白。这种小破塑料盒子,又不是路易威登马仕,啥厂家?啥牌子?无非是顺义或者房山哪个远郊区县塑料小制品作坊造出来的。

    邵国钢又拿出一张证物图片,指着说:“这块刀片,从一大队三班犯人赖红兵腹部取出,应该是黎兆辉提前从狱外弄进牢号的**武器,这也有牌子,有厂家,外面有卖。”

    罗强挑眉,沉沉地盯着邵局长。

    邵局再亮照片:“这是第三件,焚烧的车子残骸中找到。外来务工人员常用的帆布旅行包,但是这个比较特别,这是军绿色,可能与嫌疑人习惯有关,别人用红蓝尼龙编织袋,他用军绿色帆布包。”

    陈处眼光怀疑:“所以,三件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物件,邵局?”

    邵局长:“看起来极其普通,可是这三件东西凑一起,黎兆辉大约是在什么地方买的?”

    邵国钢将他的思路全部铺陈开,说了出来:“这个人在京城潜伏了很久,超过一年,因此,他的东西很可能是本地买的,不是外面带进来的。”

    “此人行踪一向隐秘,绝少接触人群,不易被人察觉,十分谨慎,因此我判断,他买东西次数很少,很可能是一次从某个地方把所有东西买齐,然后带到某一个固定藏和制造爆炸品的地方。”

    “所以,这三样有厂家,有牌子的东西,我们假设嫌犯是在同一个地方买的,就一家店。”

    邵钧在黑压压一堆脑袋后面的角落里插嘴:“我觉着不太可能,邵局,如果是我,我肯定货比三家,从不同地方买。”

    邵钧在严肃办公场合很讲究,称呼邵局,不乱喊爸爸。

    罗强叼着烟冷冷地开口:“我觉着很有可能,黎兆辉像这种人。”

    邵钧扭头瞪罗强:“你买东西这么买?”

    罗强语带嘲弄:“爷们儿买东西都这么买。又不是老娘们儿,还逛?还挑?再砍砍价?”

    邵钧:“……”

    邵钧委屈得,狠狠瞪了罗强一眼,扭头。

    邵局一挥手,让那两个借机开小差儿打骂俏的熊孩子闭嘴。

    邵国钢郑重总结道:“所以我们现在就需要找到,全北京城有多少家店,同时卖这三样东西。”

    罗强明白了邵局的意图,咬着烟点头:“这样的店不会太多,然后你们缩小包围圈,找到大致区域,老子动手。”

    邵钧斜靠头,翻看上摊的一堆证物照片,突然拎起其中一张:“鸭脖子?”

    邵局用手一点:“这是山上发现的真空包装袋,有可能是当时他们在山上等待,打发时间,吃过的东西。”

    邵钧说:“肯定是,那片山坡平时没人去,即便有也是附近村民,他们吃城里的‘久久鸭’?这包装袋上有牌子。”

    邵钧眼睛突然一亮,脸上曝露难耐的兴奋:“黎兆辉绝对没有时间心在城里闲逛,所以他不是闲逛到这么一家店,咱们就找哪家五金杂货店同时卖这三种东西,而且这家店隔壁,碰巧就卖鸭脖子!……这个我熟,我去找!”

    罗强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他老丈人这么些年连升几级,频频立功,绝对不全靠运气或者上头有人。邵国钢是基层**精英出,而且枪法不错,关键时刻真能顶得上去,比手底下那一群脸上毛都没长全乎的小条子能扛事儿。

    国安和**侦察员两路出动,扫遍整座城市,速度非常之快,这个办事效率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几个小时之后,结果出来了,同时卖这三样东西的店铺,全市有五家,然而只有一家跟鸭脖子有牵连。这家店竟然就在距离他们中/调部大院国安部办事机构以及燕山大酒店不远的地方。海淀往西,香山路上,有这么一家小五金店,店的隔壁就卖邵三爷罗老二都最稀罕的鸭脖子。

    包围圈一步一步缩小……

    所有焦点都集中在香山路往西、燕山风景区方圆十几公里范围之内。这里是燕山山脉主体,山峦起伏连绵,树木茂盛葱郁,山中遍布瀑布溪流,庙堂掩映,钟塔嗡鸣,一片绝美壮丽的景色——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末加更,这章节很多咱快速推进不废话了,监区长最的鸭脖子出场打个酱油并发挥关键作用。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读者萌物~虎摸喂糖。

    感谢黎晗煦的两篇长评和红糖的长评,很油菜很可

    记账:mm傲小**子篇~监区长终于上船之前把欠债还清可以雄赳赳地转移到火星了无债一轻走了走了。

    二锅:“馒头,你说老子打扮成这样,能伪装个条子吗?”

    监区长【斜眼瞪】:“哼,你觉着像吗?”

    猫钧儿【星星眼】:“我男人帅呆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