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晋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97、晋江文学城

    第九十八章驻监名厨罗太狼

    邵局去过医院之后第二天凌晨,重症室里的贾老爷子尤宝川,死了。二五零

    这人后心中枪,一枪穿肺,引起并发症,器官衰竭,熬了数终究没能熬过去。尤二爷也算是京城黑势力一代枭雄,终于没过漫长牢狱生活在人心中滋养的/望与邪念,铤而走险,赔掉了命。

    一个月后,哄监越狱的风波逐渐平息。

    监区长背着行政记大过的处分低调复职上岗,关闭通过审查的犯人基本都释放出来,各归各位。

    查实炸监行为的二大队若干犯人,被分散关押到其他监区,**还要酌加刑惩戒。三监区这边算是彻底消停了。

    一大队的一伙人,晚上在活动室里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

    最近三监区支持率收视率最火爆的节目是《非诚勿扰》。节目组里那几个没被相中没人领走的嘉宾,把犯人们勾得嗷嗷的,一群人双眼放出绿光,狼似的,没人相中我中,没人领走我要啊!

    胡岩嘲讽刺猬:“小魏,那个女海归,人家可是博士,你啥学历呢?你相中了,人家能看上你?”

    刺猬一拍大腿:“人家姑娘就没要求学历么,人家开的条件是诚实善良,体貌端庄,我多善良啊,我端庄啊!我还无婚史无病无子女呢!”

    顺子不屑地“噗”了他一口:“还姑娘呢,都三十五了,比你大半轮儿,配强哥这岁数的男的还差不多。”

    罗强半睡半醒仰着,哼道:“少他妈拿老子开涮。”

    刺猬丢给旁人一记暧昧眼神,笑嘻嘻得:“女的大几岁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我就稀罕了。”

    胡岩戳刺猬的脑瓢:“你先混出狱再惦记,蹭你的板去吧!”

    罗强微微睁开眼,问边人:“老癞子咋样了?”

    顺子接口道:“听说伤重,转院去城里了。这回他也算立大功,**肯定减刑,邵队长说争取给他办保外就医,直接弄出去。”

    一听见“减刑”俩字,旁边七七八八的脑袋都凑过来。

    七班崽子们这次同仇敌忾,并肩作战,集体立一大功,谁心里不惦记减刑?罗强也想减刑,不光是为他自己,也是为他宝贝的人。

    罗强随口问了一句:“贾福贵咋死的?”

    顺子说:“据说就中了一枪,打得准,伤到要害了。”

    罗强心里盘桓,一枪就能挂了?这人是一般人儿吗……

    胡岩咕哝道:“利索死了还不好?这老头不是好货,着呢。”

    罗强是让尤二爷上一回诈死金蝉脱壳那一计给整怕了,生怕这人再诈他一回。尤二爷攥着他的把柄,这人临死前竟然一句废话都没交代,安安静静闷不吭声就死了?罗强都不太敢相信。

    一群小崽子在一旁不住嘴地起哄,管他们死不死,减不减刑,咱先搓一顿再说,这回让邵队长请客,再来一顿香喷喷的羊腿,大哥弟兄们混在一处,图的就是江湖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朝有酒今朝醉。

    收看完每周必看的《非诚勿扰》,那感觉就好像自个儿跟着上去相了一回亲似的;喜欢女人的相女嘉宾,喜欢男人的相男嘉宾,各取所需,其乐融融。一群人心满意足站起,一个个急不可耐,赶紧回牢号,钻被窝,动一动灵活熟练的手指。

    罗强心不在焉,一撤板凳,起正要出屋。他眼角瞥见电视屏幕上的人,愣住了。

    电视里晃过五光十色的片头,《食尚精品》之类的美食节目。主持人鸡冠头上喷着亮片发胶,系着厨师围裙,嘴唇飞快地蠕动,带动全场欢快的气氛。节目特邀嘉宾,某位酷帅型男,穿紧米色衬衫,老板裤,勾勒出简练阳刚的线条,相貌十分英俊打眼,把旁的主持人活活衬托成一颗冬瓜。

    观众席上许多女粉丝高举纸牌牌,上面写着“罗”,还晃动着罗老板的**头像。

    “劳驾,别关电视……”

    罗强喊住小马警官,定定地站着,专注地看。

    罗强这一开腔,所有人都回过头,都定住了,迅速就认出来,屋里一片刻意压低的嗡鸣声和八卦议论。

    电视里和电视外面这俩人,这两张脸,长得实在忒像,有以前就知道的,有以前不太了解的,这回一看电视里那张俊脸,也就明白谁是谁了。

    “啧,真他妈帅,人五人六的……”

    “哥儿俩长真像,果然一个妈生的,搁哪都跑不了。”

    “罗老二,你们家兄弟啊,这都混成名人儿了,啥时候给咱介绍认识认识?”

    ……

    小邵队长两条手臂交叉前,拧着小腰靠在门边,冷眼瞧着罗强那一脸痴痴的目光,一眨不眨盯着屏幕里的人。

    坐牢的人都这样,都念旧,念亲人。

    罗强就戳在那里,看了足足有半小时,看着他家小三儿在节目里颇有大师风度地指点着,品评着,两个当红的电视大明星一个叫晓明的,还有一个叫小晨儿的,一人占一个灶台,一人举一菜刀,端一口锅,当场做菜打擂台,忙得满头的汗珠哩哩啦啦往锅里掉。

    罗老板左边看一眼,你丫这丝切太粗了,鱼香丝让你这么整,就成鱼香/棍了。

    罗老板右边再瞟一眼,你这锅里油和辣椒面搁太多了,水煮牛我就没瞅见你在哪,整成油泼辣子了。

    节目最精华让全场粉丝疯狂尖叫的部分,当然是咱英俊潇洒的罗老板亲自系上围裙,戴上白帽子,站在灶台前,一把专业厨师刀上下翻飞切出来的薄如纸韧如丝一盘下锅整口锅滋啦啦发出令人腿软骨酥如同高/潮振颤般的炝锅声!**,鲜香,全场粉丝从空气中吸着香味儿,表如痴如醉,/仙/死,罢不能……

    罗强一直看到屏幕上打出尾声字幕,这才恋恋不舍地走开,眼底含了一丝淡淡的落寞,别人都没看见,就邵钧看出来了。

    罗强与邵钧擦肩而过,嘴巴嘟嘟囔囔得,眼睛发红。

    几天之后,邵三爷来一大队几个班搞感攻势,三爷买羊了,买饺子了,冰柜里冻着呢,周末给你们炖羊

    七班大铺盘腿坐在上,慢慢举起手:“邵警官,报告。”

    邵钧抬眼:“你报告啥?”

    罗强说:“老子申请立功奖励。”

    邵钧:“……羊不是给你立功奖励?你还想要啥?”

    罗强:“老子想吃我们家三儿给我炖的羊,包的饺子,外边卖的就没他做的好吃,差远了。”

    邵钧:“我这羊是农场里现宰现杀新鲜的,清汤白煮都好吃!”

    罗强撅着嘴巴,大个人儿,上耍赖似的,沉着嗓子:“老子就想吃那一口……就想吃。”

    邵钧:“……”

    邵钧拎着兜子给罗强看,不甘心地追着人嚷:“我给你买得湾仔码头的水饺!……我这三十多块钱一袋,贵着呢!……”

    邵钧一搓牙,你们家三儿,三儿,回头我就把罗小三儿这混球给拆了,炖了,拿食堂大锅煮了!你三爷爷倒想亲口尝尝,你们家三儿的它能有多好吃?

    ……

    几天后,一大队的减刑消息下来了。

    距上一拨减刑还没到两年,按例不能减这么频繁,但是**的人已经知会了监区长邵队长,这回七班和三班集体立大功,经过考量定为特殊况予以嘉奖,随后就下达正式减刑文件。

    赖红兵受伤,本又有残疾,准许保外就医,监外执行,并且给予生活补助。

    魏传林和大学生刑期各减五年。刺猬还有两年基本可以顺利出狱,获得**。

    胡岩狱中一贯表现良好,这次准许假释,本地监外服刑,定期向管片儿派出所报道。

    陈友顺的况符合四川籍犯人在汶川地震后的特赦政策,特批准予提前假释,档案关系移交什邡当地,回家照顾老婆孩子,务工务农,参与重建家乡。

    罗老二呢?

    罗老二是这伙人里背刑最重的一个;别人还剩三五年、七八年的,他还有二十年。**的意向下来了,罗强减为十三年徒刑。

    无期按例最少服满十三年,而且宣判无期之前那些年都白熬了,按律不能抵数。罗强即便再立功减刑,短时间内很难出去――除非隔壁三大队、四大队那些人脑子抽了,短期内再给咱搞一趟炸监越狱。

    十三年,出去以后这人都老了。**和检察机关也恰恰就是这么个目的:像罗老二这种名声在外犯有命案对社会潜藏极大危险的人物,就是要关到你老了,你不行了,彻底丧失做活儿作乱的体能力与精神/望,才放你出去。

    ****

    监区长批准,给罗老二特殊奖励,请罗老板进到监区里,给做顿团圆饭吃。

    罗战一听他哥有召唤,撂下店面,私房菜馆挂牌歇业一星期,颠颠儿直奔清河农场来了,扛着大厨的各种家伙事儿。

    经历过上一回哄监事件,现在进入监区检查十分严格,罗战把兜里包里所有东西都上交了,在小黑屋里让几名**围着,拿枪口指着,脱光了衣服查。

    罗战脱得就剩一条小裤头,一练得结实漂亮的肌,惹得几个**都暗暗瞟他。几名小**倒不是对男人有兴趣,而是男人之间都在乎材,在乎裤裆尺寸的大小,瞧见个材特好的爷们儿,忍不住多瞄几眼,在心里比划着前后左右。

    **扒拉完罗战的衣服,枪口一转,指着罗战后的人:“你。”

    罗战回头,冲后的人挤个眼:宝贝儿,辛苦了,脱?

    罗战后带进来的人,是他家属。他这趟是特意带着小程警官正式拜见亲哥哥的。

    程宇略微皱眉,瞅着**小战士的枪口,又瞅瞅罗战。

    程宇跟罗战可不一样,罗战那没皮没脸的,逮谁都迫不及待地跟人家秀板儿。程宇是啥人?程宇在外人面前脱过衣服吗?程宇在亲妈面前都不露**的。

    罗战一看程宇面对枪口酷酷地插兜而立的表,宁死不屈刘胡兰似的,赶紧扭头说:“**同志,他也算你们隔壁同行,战友,他就甭查了,你们要不然再把老子查一遍?我随便查!”

    程宇懒得听罗战瞎贫,直接掏兜,面无表亮出警官证:“西城分局后海派出所的。”

    程宇暗暗撅嘴,斜眼瞪罗战:“把你裤子穿上。”

    罗战跟程宇蹭蹭手背,哄着美人儿媳妇:“难得来一趟,都一家人了,吃个团圆饭……”

    三监区食堂大厅内,亮敞敞的透明大玻璃后头,罗老板戴着高帽穿着肚兜围裙,脑门上洇着汗,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和面,擀皮儿,切菜,剁馅儿,样样亲历亲为,不用别人打下手。

    他哥哥伸腿坐着,点名说了,要吃咱家三儿包的饺子,别人剁出来的馅儿,擀出来的皮儿,那还算我们家三儿的饺子吗?

    那就不是一个味儿!

    一大队七七八八一群崽子坐满食堂,捧着饭盆,眼巴巴的,坐得就跟一群小松鼠似的,艳羡地看着京城数一数二有名气的罗大厨从手里变出一枚枚白白胖胖圆乎乎的饺子,想着能分到仨瓜俩枣解解馋也成;灶上砂锅里煮沸着羊汤,浓郁鲜香飘满屋。

    罗强仰在那,一条腿搭在凳子上,潇洒地坐着,眼神睥睨着其余人,眼底掩饰不住强烈的得意和炫耀。

    瞧见了没?这就是老子的亲弟。丫罗小三儿在外面再得瑟,再牛,老子一句话,让他来,他就不敢不来,乖乖地就给老子包小水饺来了!

    人其实岁数愈大,愈发在意这个,要的就是亲人的在乎,要的就是大哥的范儿。

    罗三儿抬头问老二:“哥,你最吃的芹菜虾仁馅儿和韭菜鸡蛋三鲜馅儿,成吗?”

    罗强点头,心里满意,三儿记得哥哥最喜欢吃啥。

    邵钧斜眼剜着罗强,心里嘀咕,喵了个的,说:“芹菜苦的,我不吃。”

    罗战:“……”

    邵钧嘟着嘴:“韭菜吃完我打嗝儿,闻着就反胃,桌上不能有韭菜,不然我一整天都不舒服。”

    罗强纳闷儿地瞅他家馒头,邵钧啃着手指头,三爷爷都没脾了,我就是不舒服。

    罗强宠溺地攥住邵钧啃秃了的手指头,小声温存:“想吃啥馅?让三儿给你做。”

    邵钧转了转眼珠,突然盯住一旁不声不响端庄而坐的程宇:“内小谁,你喜欢吃啥馅儿?”

    程宇吐出仨字:“西葫芦。”

    邵钧眼睛眨都不眨,跟大玻璃后头的罗大厨头一摆:“我就吃小白菜!”

    程宇:“……”

    罗战:“……”

    罗强甩给他家三儿一个安抚眼神,小孩,从来都这么小心眼子,老子拿小孩没辙,让着他,由他折腾。

    罗战用默哀的凄凉眼光看着案板上两大盆剁得细细的芹菜馅和韭菜馅……

    邵钧一条腿踩在凳子上,用犬齿啃着裤子,测测地盯着那俩人,还芹菜、韭菜、西葫芦的,都是欺负过你三爷爷的,小白菜儿,地里黄,没娘疼,没人,我这一肚子委屈还没找回来呢!

    气腾腾的大白饺子一盘一盘端上桌,薄皮大馅儿,一只饺子赛过小笼包,透着北方爷们儿饭桌上的豪爽,大气,慷慨。

    白水沸腾的羊火锅架在桌子正中,罗强伸筷子捞大块大块的,用犬齿撕咬,表如饿兽老饕,唇边胡茬都沾了汁儿,后脖颈子汗蒸腾。老罗家这一顿团圆饭,饭桌上**辣气息缭绕,眉眼间温脉脉。

    罗战自个儿亲眼瞧着他哥把大块大块的羊腿吃下肚,津津有味儿地嘬着羊蝎子,又以旁人来不及眨眼的速度呼噜呼噜干掉两大盘饺子。

    罗战小心翼翼地问:“哥,好吃?”

    罗强一抹嘴,点头哼道:“舒坦。三儿,手艺有长进。”

    罗战可算松一口气,端上可乐,饮料代酒,跟他**痛快快干了几杯,哥俩眼神里透着不寻常的乎劲儿。

    程宇端一小盅菊花茶,敬了罗强一杯,俩人暗暗打量着,较着劲,都没说话。罗强眯眼冷笑,小样儿的程警官,您那小胃养好了?又生龙活虎了?哼,照顾好老子的人,照顾得不好股再玩儿豁了老子砸扁你另外半个胃。

    邵钧一手夹着饺子,另一只手一直在下边儿拧罗强大腿。

    罗强狼吞虎咽吃着,毫不在意,由着邵钧在下面揉他,掐他,慢慢就给揉硬了,鼓胀的裤裆撑起来,硬得邵钧不停偷瞟桌子底下,瞟得浑,在椅子上固呦,股上长疖子似的……

    七班一伙人,吃完这一顿,过不久就要各奔东西,这顿饭就是践行饭。

    几个崽子挨个儿给老大敬茶,牢号里熬这么些年,就没敞开怀吃一顿团圆饭,今开荤,却是临别。

    罗强嘱咐顺子:“回家好好照顾老婆孩子,别再犯错对不起家里人。”

    顺子用力点头,说不出话。

    罗强:“还有你,小魏,老老实实再熬两年,你很快就出去了。”

    刺猬摸头,还高兴:“我还能再多陪大哥两年。”

    胡岩闷闷地开口:“我就没想假释。他们干嘛让我出去?”

    罗强说:“小胡,你有手艺,出去重新开个店,踏实挣钱。”

    胡岩小声嘟囔:“我们都走了,哥你咋办?你一人儿,边没人护着,牢里有人欺负你,咋办呢!”

    罗强笑出声,往嘴里叼一颗烟,眼神深邃,动容:“谁他妈敢欺负老子?小崽子,心还大,还想护着我……老子不用别人罩,老子也总会有出去的那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还有点儿剧。某隐藏节看粗来了吗?不说不说。

    罗太狼被小**子欺侮调戏啦~下章仍然是温馨欢乐4人党,然后还有一段正剧,别急哈。

    加更感谢所有追文的读者,感谢s、红糖和qiezi的笋。

    记账:黎晗煦小剧场两则,红糖尤二神展开,黎晗煦穿越之咸鸭蛋哈哈~这三篇笋都非常有没看到的读者一定去看。

    傲小**子:“小白菜儿,地里黄,木人疼,老公小叔子妯娌都欺负我!拿小眼神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