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晋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92、晋江文学城

    第九十三章绝望的父亲

    邵局长那天眼睁睁看着他儿子在他面前吼叫,飙泪,冲出大楼,头也不回,又回去郊区那旮瘩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去不返。

    以邵国钢的阅历经验,对个中内完全都不怀疑不觉蹊跷,不可能的。

    父子俩常年关系不睦,邵钧在长辈面前甩脸色,发脾气,简直家常便饭,以前还有闹得更严重的,摔桌摔碗,不足为奇。邵国钢这几年一度以为,邵钧还是为了从前的心结。这孩子十四岁就没了妈妈,脾气古怪、任一些,平时需要人哄着,宠着,让着,也是应该的。

    他如今居高位,再回首当年,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心里也觉着自己年轻时做人太硬,不懂圆滑变通,在感上吝啬严苛,亏欠了那娘俩,尤其亏欠儿子太多父……邵钧小时候感上依赖姥爷,后来又跟发小楚走得很近,整天往楚二少家里跑,跟楚的爸爸、姑姑一家子都处得很好,“叔叔”长“姑姑”短的。

    儿子在他这里得不到父的满足,跑别人家寻找“父”去了?

    罗老二,罗强?!

    邵国钢不住地琢磨,有时候坐在安静空旷的办公室里,夹着烟,让自己完全笼罩在烟雾里,有些事无法想象和相信。

    罗老二曾经那么恨他邵局长,为什么关键时刻出手救钧钧?

    罗老二又为了谁而主动向他自首?

    钧钧又是为谁逃婚?不肯回家?……

    邵局长两手攥得发疼,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调出**内部的档案程序。

    也就是这么一天,他违规私自动用**刑侦手段,在无线网络取证系统里,输入了他儿子的手机号码。

    他以前绝少利用不上台面的功夫去对付自个儿亲儿子,他不愿意这样,没必要。可也恰恰因为这是他亲儿子,他的宝,心底一块巨大的影挥之不去,罗强这人极其强悍、棘手的存在,简直令他寝食难安!

    那天从中午到夜里,邵局长晚饭都没吃,水都不顾上喝。他在系统里一条一条地查阅,翻看邵钧最近三年的全部**,一直查到深夜,目光最终牢牢锁定两年前的几条短信。

    “小钧,我想你了,想得受不了。你为什么冷着我?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姓罗那家伙……”

    “小钧,别跟我分,成吗,我就喜欢你了怎么着?就你了怎么着?你想怎么样都成,小钧……”

    那一夜邵国钢就没回家,坐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宿。

    他僵硬地撑在桌前,不停地抽烟,点燃的烟蒂烧到他手指。

    心里难受,茫然。

    堂堂邵局长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干**的,什么幺蛾子没见识过?关键时刻不至于沉不住气、大惊小怪。

    可是,不是门当户对英俊潇洒一表人才的发小楚公子,也不是这位警校的同窗姓邹的年轻人。

    是罗强。

    当年邵钧才十四岁,罗强大约二十八,一个血案累累罪名昭彰的悍匪。

    邵钧如今三十了,罗家老二四十四,一个被判无期穷途末路的重犯。

    罗强比邵钧大十四岁。事实上,罗强比他邵局长才小十三岁,跟邵家这边两个表叔叔一般大,年纪够让邵钧叫一声“叔”。

    钧钧为什么?

    这孩子怎么了?

    这孩子究竟为什么啊?!

    ……

    邵国钢这个既愤怒又茫然的父亲,给人做了三十年但是做得极其失败的父亲,这几个月,去过好几趟邵钧在小县城的公寓。

    他每一次去,恰好邵钧都不在。

    年轻时好歹也是刑侦出,想私潜民宅,当然不需要门钥匙。

    邵国钢就半天半天地待在那二十几平米的小破公寓里,坐在沙发上,拿起邵钧堆在茶几上的书和杂志翻看,到厨房里打量陈设简单的灶台,或者站在阳台上,呆呆地眺望清河监狱的方向,难以置信,儿子宁愿复一、年复一年就待在那里面,陪着那个无期犯人,也不愿意回家跟亲人一起生活。

    罗老二放过的那句狠话言犹在耳。

    “你的人,别落在我手心儿里。”

    邵国钢如今算是领教到了,罗强这个人做事有多狠,多么不留余地。罗强没找他报复,也没有害邵钧的命,可是这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混蛋,用最恣意嚣张残酷的方式报复了他邵局长!罗强这就是生生从他心口上扯掉一块,抽他的筋,像是把他的命抽掉了。罗强狠狠地打击了他,拐走了他最宝贝的儿子,毁钧钧一辈子!

    邵局长手里下意识地拎起个东西,是茶几上的遥控器。他捏着遥控器,几乎把东西捏碎。

    他偶然按了上面的按键,电视屏幕闪现出画面。

    邵局长抬眼盯着电视屏幕,眼眶迅速充血,指节作响……

    邵钧租别人的房,家具都是旧的现成的,自己就带了几样简单电器,包括一台小电脑,平时闲得没事在公寓里看个碟,解闷。当然,邵钧也经常看那种带码带颜色的片子,自娱自乐。

    就前些子,邵钧又把罗强偷偷从监区里带出来过,带到租房里爽了一趟,在上,沙发上,客厅地板上,尽翻滚。邵钧还头一回将他珍藏的好东西拿出来跟罗强分享,神秘兮兮的。小u盘拿出来在电视里播放,罗强看得瞠目,那里边竟然全部是他在澡堂里,还有牢号铺上,各种环境之下用各种表,各种姿势,自我陶醉地,享受地,干那些事儿的视频镜头!

    这就是这么些年牢狱生活邵钧收集的宝贝,对他所钟的人,陆陆续续积攒了很久,许多帧**火爆的视频,任是罗强这号皮糙厚见过世面的糙人,都看得呆了,脸色发红,浑,喉咙堵塞……

    那天俩人干得特猛,邵钧仰躺在沙发上,两条小腿交缠住罗强的后脖颈子。电视画面里不停循环闪回罗强chiluo阳刚的形,脖颈曝露的青筋,粗壮的手指,浓密的毛发,与邵钧眼前yi丝bu挂强悍地冲撞着的人互相辉映,视觉十分刺激,让两人都陷入强烈刻骨的ai,疯狂地互相冲撞,抚慰……

    邵国钢一指捏碎遥控器,眼底是暴怒得想要提枪宰人杀人的浴血冲动,忍无可忍。

    罗强沾他儿子,罗强毁他儿子!他这辈子有生之年要是不亲手灭了罗强,他就白活了,对不起八辈儿祖宗,对不起邵钧早逝的妈妈,对不住孩子他姥爷,更对不起他自个儿。哪个当爸爸的,都无法容忍自己儿子让人这么糟践!

    邵局长给邵钧打电话召不回人,电话留言不回复,抓不到活人,急之下,才出此下策,想把儿子弄出国。他也了解他儿子的犟脾气,死宁顽固,油盐不进,他不来一手硬的,狠的,不可能拆开邵钧罗强这两个人……只可惜邵国钢再一次失策,这一次做局,将父子二人的关系生生到悬崖边上。

    有些事命里注定,要遭这一劫,躲不掉,逃不开。

    邵钧一路几乎是紧赶慢赶,在这一夜赶回监狱。

    半山上的黎兆辉,亲眼目送邵钧驾着车,用门卡、指纹、眼膜开启了四道大铁门,驶入高墙之内,岗楼上**的枪口闪着金属光泽。

    邵钧把车停进车库,一路小跑出来,表上的指针已过熄灯时间,监舍大楼一片漆黑,静谧,可是邵钧偏偏就想再瞧一眼罗强。

    他心里埋着不安,他眼前的一栋大楼隐隐晃动着危机前夕的肃杀。

    邵钧远远地眯眼寻觅,一大队七班那一枚熟悉的小窗口,窗帘挂得严严实实,一/丝不透。罗强以往从来都四帘大敞着睡觉,就今晚蒙着窗户?

    他心里着急,也没多想,就往楼里跑。

    七班窗户角落里,从窗帘下露出一只诡秘的小眼睛。盯梢各方动静的刺猬低声叫道:“强哥,那个人,是邵队?”

    罗强像一尊雕像静坐在大铺上,闭目养神:“……嗯?”

    刺猬愣愣地回过头,也是一脸茫然:“强哥,邵队咋回来了?他不是今天不值班吗?”

    罗强脸色突然一变,从上冲下地,扑向窗边,双目圆睁!

    罗强一把扯开窗帘,扑在窗户上。楼底下,邵钧恰好抬头,与他视线相对。邵钧嘴角扬起明快的笑容,好像一下子就放下一颗心,整张脸在高墙灯光的照下发亮。

    那笑容极其单纯,真挚。只有这傻呼呼的馒头才会这样冲他笑,罗强的眼被深深刺痛,脑里劈过一道红色闪电。

    他扭过头,迅速瞥一眼牢号铁门上带格栅的小窗口。他现在只要稍微弄出异常响动,炸起来,危局一触即发,整栋监舍大楼,有多少人今晚都没睡觉。

    可是楼下的人是馒头。

    无辜的馒头大步跑着往这个陷阱里跳!

    罗强打开窗户,被窗上镶嵌的铁栏杆拦着,挡着,胳膊腿伸不出去,当然更不可能从楼上跳下去拦住人。

    他撕开喉咙大吼:“邵钧!!!!!”

    “邵钧,给我回去,离开这儿,你给老子滚回去!!!!!!!!!!”

    罗强的吼声如半空抛出一道滚雷。他自个儿也知道,左右隔壁若干间牢号,所有人都会听到他的吼声。

    摁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噗这章断这地方……监区长知道有一群小崽子想掐死我,但是看了下后面的内容,反正也写不完,周末一并把这段写完,大家别急别急哈。邵爸悲了个催的,但是冥冥中真素有天意哇你们同意吗……

    这章加更感谢支持正版的读者,感谢瓷宝宝、小狐、逍遥的贴心笋。

    记账:s坚韧的、红糖二哥邵局狗血基篇、qiezi觅渡篇、红糖u2恶搞篇……我的高利债还差不多了。

    监区长本来木想上这张小图,忒有内涵了,但是此图跟这章剧太配了(关键是文字说明部分要读懂内涵)。大家甭看我,这图素77画的,没我啥事儿~【人群里指!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