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晋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91、晋江文学城

    第九十二章邵局出手

    这个不寻常的早上,清河监狱表面仍像往常每个枯燥乏味的子,一切规规整整,有条不紊。

    犯人们照例出早,报数,喊口号,食堂里打饭的队伍出奇地安静,没什么人交头接耳。

    罗强戴着厨子的白帽,系着围裙,垂眼一声不吭地盛东西。

    罗强在打酱菜咸菜的小窗口,今天早饭的食谱是发糕,小米粥,配腌雪里蕻和萝卜干毛豆两样小酱菜。他从坛子里把酱菜一勺一勺舀出来,给排队犯人每人粥碗里,扣上半勺。

    二大队的张大虎、梁子依次从他面前晃过,隔着玻璃,用威胁的眼神盯他……

    赖红兵也从罗强眼眉前走过,粥碗一摆,故意大声说:“给老哥哥多来一勺雪里蕻!”

    七班一群崽子排着队,互相不说话,用眼神打暗号。小胡嘟着下嘴唇,不停地摸他脑门上那一缕紫色发帘。围坐到属于七班的小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副班长顺子轻咳了一声,一伙人再悄悄把粥里的咸菜酱菜出去,卷在卫生纸里,偷偷倒掉。

    邵钧是凌晨离开清河的,赶下午两点的飞机。

    这人是早一天也不肯走,非要跟罗强这里腻歪着。昨晚拖着拽着把罗强弄到办公室,想得要命,一双眼幽幽地发绿,小野狼似的。

    罗强说,老子还得看《新闻联播》呢,不看新闻回头扣我这月工分。

    邵钧说,工分还是我?!

    罗强说,你就是工分,工分就是你,老子这都为谁啊?

    邵钧说,我回头偷偷帮你多加几分,有我呢!

    罗三儿孝敬的那沙发都快折腾塌了,邵钧特别主动,想着三个多星期远隔重洋见不到面,恨不得一晚上把仨星期的量都搞出来,一点儿亏都不能吃。

    邵钧了三趟。

    罗强从后面搂着腰一边猛干着,一边用手捂邵钧的嘴,后来不得不拿小裤衩堵这人的嘴巴。邵钧喘息得太大声,高/潮的时候撒呓挣不管不顾,监区长办公室隔着三间屋指不定都听见了。

    罗强凌晨四点多就醒了,望着窗外酱紫色浓墨似的天空,数着窗户角挂的稀疏的星子,一直等到天花板一角的扩音喇叭发出“嘭”、“嘭”很轻的两下弹击。

    那是馒头跟他约好的暗号,从监看室里敲两下话筒,让他听见,意思是跟他道个别,开车往机场去了。

    罗强一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

    馒头只要离开了就好。

    罗强没想到,邵钧这一走,差点儿就甭想再回来。

    邵钧当开车正点到达机场,拖着一只拉杆行李箱。他一路上小腿肚子一直抖,腰酸脚软,后股火辣辣地反噬,残存**欢愉之后的爽劲儿。

    他到机场找到举着小旗子的领队,才发觉,考察团里一群人,他貌似一个都不认识。

    邵钧私底下问领队:“这帮都什么人,是监狱管理局领导吗?”

    领队说:“我只负责带队,具体什么人参团我也不清楚,肯定都是你们局里干部,不然能去这么滋润的地方玩儿吗?”

    邵钧挑眉,扫了一眼,心想,局领导?局干事?虽说这年头都讲究干部年轻化吧,可是**、监狱管理局的处长科长们,有这么年轻吗,一个个看起来都是二三十岁强力壮大小伙子?蹊跷了。

    领队是个眉眼精明强干、说话利索的人物。过了安检,在候机大厅,领队就说:“邵警官,你的护照机票交给我。”

    邵钧问:“给你干啥?”

    领队道:“咱们待会儿一起进去,一块儿上飞机,都交给我我统一办手续。”

    邵钧在候机大厅里百无聊赖地等,脑子里心里已经开始惦念姓罗的混球。他上皮肤上残留着淡淡的余温,罗强紧紧贴在他后背上律动,冲撞,用低哑感的声音念他名字,叫他“宝贝儿”……**彻骨,回味无穷。

    他起去趟洗手间,喉咙里哼着小曲儿,解个手,放泡尿。

    考察团里一个梳板寸油头的帅哥跟着他一起进洗手间。一溜空的白瓷池子,这人偏就站他旁边的小便池,紧挨着,也放/尿……

    邵钧微微皱眉,侧头瞅了这人一眼,对方竟然也斜眼瞅他。

    真忒么新鲜了,看三爷爷怎么撒尿吗?三爷爷这家伙长得俊吧?!……邵钧心里嘟囔。

    对方走在前面,一推门,侧的时候,邵钧那一双精明细致的钛合金眼,无意间瞥见那人帽子压着的左耳洞里,填了一枚微型耳机似的东西,进口最先进的那种。他们**下属单位都没这么时髦的玩意儿,国安局**部的人才用得起。

    那人一只手半掩在袖筒里,似乎还攥着家伙……

    邵钧垂下眼没吱声,回到座位,跟那人瞎扯闲聊几句。

    邵钧抖着腿,笑眯眯得:“局里下基层的津贴补助给所有人涨两级呢,你也涨了吧?”

    对方点头嗯了一声。

    “年前发了不少好东西,还有某高档会所洗浴城的券儿,你去了没?……”邵钧笑得诡秘,男人之间的口气,“里边儿有‘服务’,特带劲!嗳?不会是没给你发券吧?”

    那人微微一愣,也笑道:“嗯,发了,都有。”

    邵钧一张俊脸颠倒众生,颇能迷惑人,笑得腮帮子快抽筋了,心里暗骂,你姥姥的!

    局里基层补助妈/的三年都没涨过了,还忒么给你一年涨两级?过节就发了你三爷爷一盒黄花鱼和三百块超市购物卡,还高档洗浴城呢你小子哪个系统的?!

    ……

    邵钧让人簇拥着上了飞机,坐靠窗的位置。其余人三三两两散坐在前后周围的座位,呈一个弧形,正好将他圈在中间儿。

    邵钧心事重重地抬起遮光板看窗外,霾的天空掠过一行行色匆匆的飞鸟。

    周围那些人,都用墨镜或者鸭舌帽遮面,一个个坐在座位里装睡!

    这就是**便衣做活儿办事的路。

    邵钧突然起:“借过……”

    旁边人警醒:“你干啥去?”

    邵钧说:“我上厕所。”

    那人说:“飞机没起飞,厕所不能用。”

    邵钧“啪”一亮他从手包里掏出来的小罐子:“我上洗手间洗个脸,我敷面膜。”

    那人:“……”

    邵钧特认真地摆谱:“蜂蜜牛黄瓜面膜,增白补水的,飞机上用正好,你也来个?”

    邵钧慢条斯理儿地步向洗手间位置,旁边就是机舱门,后还跟着“尾巴”。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领队帅哥在局促的小隔间内,对着洗手池用耳麦和微型话筒进行通话,声音压得极低,表严肃。

    “已经登机了,还有三分钟关舱门,十几分钟以后起飞。”

    “是……是的……您放心,我们会处理好。”

    “小邵警官的护照和份文件都在我手里,您放心吧……”

    “好的,我们到达华盛顿立刻转移到安纳波利斯……在那里汇合……好的,邵局……”

    邵钧那一刻几乎石化,脑子里劈过一道电流,眼珠瞪得大大的,与突然扭头的领队帅哥透过门缝瞪了个正着!

    邵钧突然间就明白了。

    下一秒钟邵钧转就走,领队帅哥神惊愕,衣领子上歪挂着微型话筒冲出洗手间!

    邵钧回狠狠地一掷,嘴里飚出一句愤怒的骂娘声。对方眉心被一罐子蜂蜜牛面膜击中,应声向后坐下去。

    另两名高力壮的便衣从机舱走廊后面冲过来!

    机组空姐空少们完全不知内,惊呼着想要阻拦这一坨打群架的疯子。

    邵钧冲破眼前数条手臂的拦阻,一拳**企图扑倒**他的空少保安,夺路奔出机舱门,撒腿就跑!

    邵钧在空旷的停机坪上一路狂奔,长风衣兜着风在他后狂甩。后一伙人跌跌撞撞爬起来追,通过耳麦呼叫……

    ……

    整个候机大厅形势大乱,不明所以的路人群众眼瞧着暗处突然冒出好几条精健利索的形,一水儿的黑西装,墨镜,寸头,都是**便衣。

    一路上打飞了机场巡逻保安,撞翻快餐车,邵钧拎起保洁员的墩布横扫一名抓捕他的便衣,拒不投降,遍地打斗狼藉。

    他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儿。

    他那个冷面天才的局长亲爹这回又蒙他,算计他。

    邵钧飞从人流拥堵的二层楼梯一跃而下,长风衣在后张开着飘落,靴底稳稳地落到一层,利落的手让扭头惊异围观的旅客人群目瞪口呆。

    邵钧倔强顽固的脾气就已然决定了,这种被人暗算围追堵截的局面,他绝对不会跟他爸服软,他绝不会像一只哈巴狗乖乖听话束手就擒让人在脖子上个链子牵着回去。

    邵国钢从二楼候机大厅某个角落匆匆站起来,按着耳机,面色严肃铁青。

    这个所谓的出国考察团确实是邵局长为他儿子一手炮制,就连监狱方面的领导都不知道局长大人要拿邵小三儿怎么个处置。

    邵局长是思虑已久,心底下走投无路,只能兵行险着,想把儿子牢牢地在手心儿里,才能有机会规劝邵钧就范,改过。考察团所有人都是邵局布置的便衣,并且提前拿走邵钧的护照及一切份文件。飞机只要起飞,离境,邵钧一时半会儿就甭想再回来。

    邵国钢打谱把这头不安分不合作的小豹子在美国圈上一阵,圈住了,勒一勒小豹子的野,然后慢慢地动用各方攻势。邵钧一走,不在眼前,邵国钢这边再想办法对付罗强,无论使用什么路数罗强妥协,就方便下手得多。

    邵钧把所有行李随物品全部抛在机场,开车一路狂飙驶回清河县城。

    他想要立刻回去。

    他脑子里一团火烧得疼,头脑混乱,生他爸爸的气,恼火,愤慨,又极度担心罗强。

    心跳得很厉害,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突然就担心罗强,怕自己不在监区的时候有人要对付罗强,罗强这会儿可能已经出事了!

    **的便衣大部队跟在后面,也蹿上高速,好几辆越野车,穷追不舍。

    邵局长坐在车里,狠命地抽着烟,眼神黯淡郁,知道这回爷俩是要彻底翻脸了。有些事做父亲的人绝对不可能妥协,有些人他绝无法容忍。有他没老子,有老子就没他!

    清河果园农场附近的半山腰上,隐蔽着两部锈迹斑斑沾染着尘土和泥浆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吉普车,没牌照。

    一切接应就绪,车里的人个个眉眼锐利,神色凝重,肃杀。

    寸头的年轻人脱下脏兮兮的送货工人**,扯掉牌,用皮靴脚碾碎碾进泥土。

    一盆水泼上头顶,浑湿透,灰土煤渣汤子沿着脖颈口的筋脉血管流走,浓重的眉眼现出凌厉的光。

    黎兆辉戴上墨镜,军绿色紧背心外罩一件长风衣,迷彩裤,军靴。他嘴角紧闭,斜靠在车后,用软布一寸一寸擦拭修长冰冷的枪管,夕阳给这人在山坡上抻出一道剑一般锋利的影子。

    手下的人从车窗探出头,眼神示意:“辉哥,搞定。”

    黎兆辉抬起头,望着天边:“咱大哥呢?”

    手下道:“跟踪器一切正常,大哥的位置在牢号里,估摸着已经准备好了。”

    黎兆辉斜眯着眼,斧劈刀削般阳刚的脸被橘**的阳光镀出铜色光芒,面孔冰冷,抬起手,用狙击枪瞄准。

    狙击镜瞄着几百米开外乡间公路上疾驰而过的一辆车,车里邵钧神色匆匆的侧影在黎兆辉枪口下划过……

    黎兆辉注视着邵钧的车子缓缓开进清河监狱,那一扇号称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大铁门。

    黎兆辉收枪,迅速坐进车子,打开手提电脑设备里的跟踪定位系统,再一页一页翻看电脑里的资料档案。

    屏幕里闪出罗强的大头照。

    手下人说:“辉哥,这人在同一条监道,是个硬茬子,绝对不好对付。”

    黎兆辉说:“辉爷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先撂倒他,监道清干净,然后再收拾外墙的**。”

    黎兆辉冷冷地一动嘴角,用鼠标划上罗强的照片,点出一个大大的红叉,盖戳,“kill”。

    一页页地翻着,屏幕里闪过好几名人物,让黎兆辉一一打上“清除”的记号。最后现出的是一张眉清目秀嘴角微翘的脸,他停住手指。

    这副照片是胡岩。

    手下小弟插嘴道:“辉哥,这人也在监道?这小子他妈的精得很,上回不是故意摸你手指头认出你吗?先下手为强,点了他,省得他坏事儿。”

    黎兆辉没说话,光标不停划在胡岩脸上……

    这个红叉最终就没点下去。他“啪”一下合上了电脑。

    八方神明齐聚清河监狱,一场惊心动魄的炸监**一触即发,看不见的硝烟在橙色山巅闪动——

    作者有话要说:貌似很多读者猜对了好棒,监区长摸摸头~i(^w^)j另外,这个黎兆辉是真名,之前牌上是假名。

    木节的红糖糖的恶搞番外评,没看到的读者快去围观哈哈哈哈哈……今天更得早,继续码字,邵局的事会解释到。

    【大家追文辛苦了~感谢洛水小萌物的火箭炮,感谢little麟和若非。的手榴弹,感谢daimei1130、candy、不离不弃、7兮也、逍遥神剑、chang.jinuobili、xiaohua、otterbaby、马甲730的地雷,谢谢大家支持!

    猫钧儿伸出小爪子:“老二,老二,咱爸爸又要掳走我,我不要离开你,要抱抱么……”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