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88、晋江文学城

    第八十九章真人露相

    收垃圾的贾老头子,食堂送货的深不可测的寸头辉子,还有二大队崽子们在澡堂以及监区各处私藏的家伙,几条不同的线索联系到一起,罗强这时已经约莫猜出个大概,有人策划着炸监,越狱。而且这一回是要玩儿大的,显然比谭大少在菜地里挖一条充斥沼气的破地道要周密得多……

    罗强脑子里闪过邵钧黑白分明的一张俊脸,固执任的倔表

    他脑子里不停晃过谭龙嚣张一时的面孔,晃过浑鲜红躺在地上的一只血馒头……

    晚上去楼顶天台,罗强双手一撑,脑袋刚从通风口管道里冒出来,就被早躲在楼顶的猫崽子一把薅住衣服领子。

    邵钧急不可耐似的,抓着罗强把人拖上房顶,大腿发力一跃,将罗强扑倒,啃上去。

    “嗯……”

    罗强腔里闷哼:“干啥啊,宝贝儿……”

    “想你了,咬你!”

    “我咬死你!我咬,嗯……唔……”

    邵钧吸着罗强,啃着,咬着,嘴角流出细碎的咕哝声,一头常年/求不满的野兽,吃不饱总是想要。他这年纪,正是/望与对感的渴望同时达到最成熟的完美结合点,这几年压抑着,憋闷着,每一分每一秒跟罗强腻歪在一起都不会嫌烦,可是现在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才能偷摸爽一回,哪受得了?

    罗强给邵钧口/活儿吸了出来,又从后面压着人搞了一趟,做完了抱着喘息。

    罗强搂着邵钧,手指把那一头乱发捋整齐,眉眼间沉思着:“馒头,最近值班,你警醒着,警棍和防的家伙,可都带齐着。”

    邵钧:“都带。”

    罗强:“晚上别睡办公室,回县城里睡,甭待在监区。”

    邵钧睁开半眯的眼:“干啥?沙发舒服,你们家三儿孝敬给咱的!”

    罗强冷哼:“是舒服,但是不安全,你晚上不要待在监区。”

    邵钧:“……老二,你咋了?”

    罗强心里压着事儿,脸上就带出冷郁沉的绪,但是他不想把邵钧卷进来。他太了解这小孩的硬脾气,邵钧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置事外。这监狱里难保没有第二个丧心病狂的谭龙,可是馒头还有第二器官能可劲儿糟蹋吗?

    这事儿迟早要解决,但是罗强希望能把整件事的深度烈度掌控在他力所能及的控制域内,不牵连邵钧。

    罗强说:“馒头,上回你带我出狱,还记得咱俩咋混出去的?咋躲得红外线探测源?”

    邵钧笑说:“咋躲的?我说藏冷藏车里,你藏到车底下水箱里了。”

    罗强眼神深邃,看着邵钧:“你回头赶紧把这事儿知会他们连长,让以后每一班站岗的小孩,都查仔细了,车厢和车底盘都查。打指纹、扫眼膜的家伙事儿,千万盯紧了。”

    邵钧挑眉:“干啥啊?他们查严了,以后我怎么把你带出去?”

    罗强眉头拧起来:“,老子能混出去,别人都他妈能混出去!”

    邵钧眼神慢慢警觉:“老二,你到底想说啥?”

    罗强面无表:“老子就是告诉你,把这条路给他们堵上,堵死了。”

    邵钧:“……”

    那晚,罗强把话含在嘴边,没跟馒头说实话。

    邵钧觉着不对劲,之后几天也警觉了,私底下也没跟罗强交待废话,转脸就去查食堂了。

    邵钧把食堂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尤其是后门和储藏间,冰箱,冰柜,一箱一箱蔬菜都翻了,恨不得从大茄子大土豆里挖出个把**来;条子的职业病,疑心大,看啥都觉着有鬼。

    三监区的果园、菜地,邵钧也去查过。他走得还是当年查谭龙越狱案子的路数,只要果园里没暗道,菜地里没暗门,他实在想不出来,牢号里有非分之想的犯人,怎么折腾能越过那四道严密把守的电控大门,难不成插上翅膀翻墙飞出去吗?

    那一夜也是罗强和邵钧最后一次在厂房楼顶天台上约会。

    两天后,罗强把垃圾车推到监舍楼下,拎着垃圾袋,踏进监道,到各个牢号收垃圾。进到二大队某个班,屋内空无一人,罗强眼神迅速扫过各个隐秘角落,最后从屋角垃圾桶里掏出个硕大醒目的纸团……

    罗强展开纸团,只瞟了一眼,脸色大变!

    罗强迅速扭头。

    他蹿出牢门,远处黑影一闪。

    他闪电般奔出监道,形扯进走廊,眼前晃过活动室,台球厅,小礼堂,好几扇门。监舍楼的大门在他眼前一下一下地开阖,人影早就溜得无影无踪,追不上了。

    罗强牙齿咬得咯咯响,攥拳的手指甲几乎嵌进里。

    刚才循着那个背影,他远远地看过去,那形像是二大队的梁子,跟张大虎他们一窝的兔崽子。

    揉成团的那张纸上,写了一行字:

    “老二,是道上的就放聪明着,甭他妈想再查下去,别挡害。年三十那晚,你没在礼堂,你在办公楼某间屋打了一野炮!俗话讲,牢号里熬刑,‘三扁不如一圆,/股就是过年’,你爽了,你过大年了,别挡别人的道!”

    这行字下面还画了一幅画,一看就是用厂房做工打图纸底稿的那种劣质铅笔头,极粗陋潦草的几笔,但是已经足够让罗强后脑勺红筋暴跳,面孔狰狞!

    罗强一眼就看懂了,对方画得是厂房大楼,楼顶,月光下安静隐蔽的天台……

    罗强将纸狠狠地揉烂,攥成团,塞进嘴里,用牙齿一点一点撕咬,咬得稀烂,咬成纸絮,把自个儿牙子都咬出血。

    他吐出一团模糊带血的纸瓤子,眼底透出猩红色。

    这是罗强自打入狱灭了谭龙之后第二次,心底涌出想要除掉个把人的/念和杀气。

    原本还不想掺合计较,现在是事儿找人,事儿赶人,到他眼眉前。

    他自己咋样都无所谓,他绝不容许有人明目张胆威胁邵钧的处境安危!

    那个周末,篮球联赛拉开战幕,罗强在场上避过对方的粗野犯规,一个中场抢断,旋风般的速度上篮,以气吞山河的气势一记暴扣,直接将金属篮筐扣歪!监区长不得不吹哨子临时中止比赛,现换新篮筐。

    罗强扣篮落地时扭过头,针锋相对,寸土不让,暗红色的眼珠斜眯着盯视后的对手,二大队那一群狼崽子……

    罗强脑顶上的汗沿着颅骨的沟壑往下流淌,流过凸起的青筋,流到膛上。

    他举起一根指头,狠狠地一点张大虎和梁子,冰冷的目光带着要将对方胳膊腿和咽喉切断绞碎的凶狠力道。

    篮球场两端的篮架下,一边坐着一名司线员,这头坐的是一大队的赖红兵,另一头坐的是二大队的贾福贵,两个半残似的老家伙,面无表,冷冷的,遥遥地盯着对方……

    各方势力暗中较劲,虎视眈眈,清河监狱地下的暗河激流涌动,山雨来风满楼。

    晚上,临吹熄灯哨时分,食堂大厅里亮着两盏长明灯,厨房灶是冷的,打扫得干干净净,锅碗瓢盆各归各位。

    食堂内空无一人。

    黢黑的影闪进门,体打在塑料丝编成的门帘子上,发出哗啦哗啦一阵轻微的响动。

    黑影的体在灯下拉出一道瘦长瘦长的影子,蹑手蹑脚,脊背弓成狸猫的姿势,钻进后厨房。

    厨房重地一直是罗强负责的地盘。他现在是三监区总厨,每周的菜单食谱都是由他敲定,然后报给监区长,例行公事签个字。后厨窗台上,摆着一溜陶瓷罐子,每个都有十几斤重。那里面是罗强腌的咸菜酱菜,有小酱瓜,酱螺蛳,萝卜干毛豆,腌雪里蕻,犯人们每早饭必备,就小米粥吃的。

    老罗家家传的腌菜手艺,罗强从小就会,做得还真不比老字号六必居酱菜逊色。监狱长监区长都吃,每回端着饭盒跑来,从坛子里直接,带回家吃。

    黑影轻轻掀开咸菜坛子的盖子,拿出一颗烟,把烟卷里的东西像磕烟灰似的,一点一点地磕进去……

    储藏间内早已切断电源的冰柜里跃出一道猎豹般精健强悍的躯,罗强两条铁臂伸出去一把捏住对手手腕!

    粗壮的手指绞拧出肌扭曲骨骼几乎折断的可怖声,挣扎与痛叫一股脑拥堵在喉咙口唇齿间,搏斗中猩红暴凸的眼球几乎甩溅出晶体节节败退的粗喘声充斥昏暗隐秘的房间!

    罗强用钢筋般粗粝的五根手指掐住对方脖子,将人牢牢钉在墙上。

    被掐得脸色通红的一张脸,在灯下露出面貌,原来就是二大队的梁子。

    罗强面色冰冷:“小兔崽子,今儿是你自己作死,作到老子手心儿里。”

    梁子在罗强手掌心里几乎窒息,双脚悬空挂在墙上,徒劳挣扎。

    罗强从对方手指尖捏走那颗烟卷,哼道:“这就是你们往监区里搞毒的目的?”

    梁子惊恐得说不出话。

    罗强冷冷地问:“你背后谁?说。”

    梁子狂喘了一会儿:“你……你……罗,罗老二,你敢挡我们的路……”

    咔咔几声喉骨被扣的声音,这一下几乎将人活活捏死!罗强跟对方脸视着脸,凶狠地说:“少他妈拿那一威胁老子!我怕你们?!”

    梁子:“我……我们……知道……你跟邵……邵……你们见不得人的烂事儿!”

    罗强眼底闪过一丝杀气,手指一寸一寸地收紧,缓缓发力,挤净对方肺里的氧气,冷笑道:“兔崽子,你知道得太多了,老子今儿就让你永远说不出话。”

    “罗……罗老二……你……你敢……”

    梁子惊惧地眼球凸出,垂死挣扎。

    “哼,老子不敢灭你?”

    罗强一字一句道:“老子今儿个宰了你,人不知鬼不觉,把你就地分了尸,扔那个绞机里绞了,沫子骨头渣子丢到下水道里,你看老子敢不敢?!”

    梁子眼角瞥到案板上那一架超大号食堂用绞机,一整头大肥猪半天都能给绞成一麻袋臊子,更何况他一个干巴瘦中号儿的人!

    梁子吓得浑发抖,瞳孔逐渐放大……

    黑暗中罗强脑后生风,招一晃,极其狠辣的一掌切向他后颈。

    罗强早有防备,肩膀一扯躲过去,那黑漆漆凌厉的一掌不偏不倚砸到墙上挂的人,一掌切到气管要害,梁子像泄了气的球出溜着瘫到墙角,半个时辰内醒不过来。

    小屋内形势突变,来人形瘦削刚健,出手极其老辣,指尖甚至带着几分妖气,划出去的气浪仿佛能割破肌皮肤,罗强脖颈间和口瞬间划出数道深刻的血痕!

    拳与拳刚猛地对撞,膝盖与膝盖毫不留地弹击……

    铁臂弯刀,剪腿如鞭……

    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在屋内酣战淋漓,萝卜秧和白菜帮子在天花板上飞舞!

    罗强拳眼带刃,指间的刀片狠狠砸向对方颈动脉,致命横扫。

    对手腰部下仰躲过这一击,一脚上墙一点,飞檐走壁,居高临下下压攻击,诡异的一记鞭腿竖劈罗强颅顶!

    ……

    屋里的饮水机打穿了一个洞,水咕嘟咕嘟流出来,流了一地。

    墙角一筐茄子全部变成茄泥,拌上蒜汁儿就能直接上桌。

    罗强一掌撑地,口剧烈起伏,歪着头吐了一口,牙齿缝儿里有血。

    方才为躲那致命的一腿,肋骨上挨了很重的一下,强撑了十几秒。

    对方却没趁势继续打,知道真要玩儿命打起来,双方一时半刻都不可能致对手于绝对的死地。

    硬碰硬的结果,只能两败俱伤,实在没这个必要,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干巴瘦的人缓缓走出影,微微佝偻着的脊背慢慢站直,不利索的手也忽然利索了,一双黑布鞋脚踩着满地的水迹,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来人点点头,哑哑地笑了一声,说:“老二,起来吧。多年不见,你还那样。”

    罗强从地上站起,斜眯俩眼儿,冷冷地瞅着这张脸,喃喃道:“贾老头子……果然是个假老头子。”

    老头子嘿嘿嘿干笑了两声。

    罗强面无表,抬手过,给对手稳稳地抱了个拳。

    对方辈分比他长,这是道上的礼节规矩。

    “您老还是露脸了……尤二爷。”

    罗强等待的就是真人露相,就是要把藏在后面的人出来,让这人自己现形。

    三监区二大队的假老头子,尤二爷尤宝川。

    【注】“三扁不如一圆,/股就是过年”是解放前**军队里流行的说法,意思就是指军队里男人搅/基。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http:///onebook.php?novelid=1633841】——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忙只有一章啦,虎摸大家~看文别忘了给监区长留爪留花鸭脖子大苹果!~

    【感谢judy(x2)、blxuanchen、candy、7兮也、逍遥神剑(x2)、不离不弃(x2)、玉意几位萌物的地雷,谢谢大家~

    剧太紧张来轻松一下,再挂一张亲的77画的萌漫画,大家看得出这是哪一幕节吧?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