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晋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87、晋江文学城

    第八十八章神秘人物

    几天之后,一个下午,罗强在食堂里做手擀面,晚上准备给大伙露一手,做茄子汆儿面。

    他把面和得不硬不软一大坨,手感正好,在案板上撒些干面粉,用擀面杖把面坨慢慢向外推擀,擀成一大张面饼。这时候再把擀面杖裹在面饼里,手指捋着推着,向外推卷,擀面杖换个方向卷起来,再继续推卷,这样来来回回,把面片擀得越来越薄。这么切出来的面条细韧,劲道……

    这是罗爸爸家传的,老北京人做手擀面的手艺。开立夏溽暑各个时节,配一碗西红柿汆儿面,茄子汆儿面,扁豆面,酸菜末面,很是清凉爽口。

    胡岩坐在案子边,一只手撑着腮帮子,一眨不眨地看罗强擀面条。

    罗强眼皮都没抬,哼道:“看啥看,没见过?你妈没给你做过面条?”

    胡岩抛了个勾人的眼神儿,说:“我妈也会做,可是我妈没你耐看。”

    罗强:“……”

    罗强是拿小狐狸这种又又赖又牛皮糖的缠人功夫没辙,抄起擀面杖一挥手:“去剃你的头去!满都他妈是头发茬子,都掉我这面里了!”

    胡岩耸肩道:“今儿就没人剃头,我店里没人,我闲得,我看看你不成?”

    罗强:“你小子可以滚了。”

    胡岩:“邵队长来了我立刻就滚。”

    外面配送公司给监区食堂送货的冷藏车缓缓开进来,稳稳地刹在食堂后门,司机师傅跳下车。

    罗强上回就是钻这辆车的底盘,越狱跑出去做活儿。

    罗强透过食堂大玻璃窗瞧见了,搁下手里的面饼,摘下围裙擦了擦手,一掀门帘,出去帮司机卸货。

    老张师傅一张黝黑的脸露出憨厚的笑容,冲罗强点点头,互相都是熟脸儿。罗强二话不说,上后厢抬货,老张拦了一下:“你不用忙,我带个帮手来。”

    老张师傅扭头一指后扛了一箱冷冻鸡腿的年轻人:“就他,辉子,你们认一认,以后都他给你们送货。”

    罗强诧异,直起腰,盯着新来的人。那年轻人是个寸头,后脖子和手臂晒得很黑很糙,干活儿手脚麻利,勤快,一会儿就搬了十几箱,闷不吭声,也不废话。

    罗强凑头给老师傅递烟,递火,问:“张师傅,不是一直您送货吗?”

    司机师傅抽着烟:“可不是,我都给你们清河监狱送八年货了,岁数大了,跑长途累,也没几个钱,孩子都劝我赶紧退休算了!”

    罗强追问:“监区长知道吗?打报告了?”

    司机师傅厚道地说:“当然打了报告,这小伙子勤快得很,在我们公司都干一年多了,没问题!以后你们多照应这小伙子,下回我就不来了,辉子来。”

    罗强缓缓点头……

    叫辉子的年轻人搬着一箱茄子,在杂货间里左看右看,声音闷闷得:“摆哪?”

    胡岩嘴里叼个糖棍,用舌头拨弄着,漂亮的眼皮瞟着人,连手都懒得抬,用眼神一指:“茄子搁墙角。”

    哪里有事,哪里都不能少了聪明伶俐心眼儿又活泛的一只狐狸。小胡同志上下来回地瞟新来的人,嘴里不停唠叨:“嗳,你叫啥?你哪的人?”

    辉子看了小胡一眼,嘴唇嗫嚅,不吭声,像个哑巴,或者更像格障碍,有自闭症。

    辉子材高大壮实,一张长脸脏兮兮的,淌着汗,汗再和着灰尘土渣子从脸膛两侧流下来,顺着脖子流,流到工作服领子上,衣领里暴露出的锁骨和膛看起来结实、硬朗,肩膀很宽。这人黑发粗硬,浓眉大眼,颧骨下巴轮廓深重,皮肤铜色发亮,看起来是典型南方两广人的相貌。

    胡岩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看第二眼,然后又看了第三眼,仔细看对方微凹的一双眼睛,还有深刻的双眼皮……

    小胡指挥着:“那,那,土豆搁那!”

    “鸡腿搁那边冰柜里!……白菜都码墙根儿上,嗳我说的是墙根儿!……”

    辉子让他指使得团团转,甩了一把汗,愣愣地直起腰,茫然地看着胡岩,转走了。

    胡岩盯着这人的后腰,结实拔的部和大腿,大声嘟囔:“力气还真不错,就是脑子慢了点儿,说啥都听不懂,慢半拍呢……”

    罗强一直靠在门边,一动不动像一尊门神塑像。他叼着烟,烟蒂都快烧到嘴唇,就一眨不眨审视新来的人。

    他用眼神制止小狐狸多嘴。

    胡岩忿忿得,百无聊赖,手里前后左右摆弄一只排球。小胡同志最近苦练排球,争取上场机会。七班所有人都跟罗强一起上场打过沙排,还拿了监区联赛冠军,就胡岩个子最矮,没机会打比赛,简直委屈透了。

    胡岩仰脖一下一下地垫球,球砸在手腕上,这球让他打呲了。

    排球斜呲着飞了出去,劲儿还大,也是寸了,斜着就往辉子脸上飞过去!

    “嗳!你……”

    胡岩叫了一声。

    罗强瞧见,下意识地后背从门框上弹开,伸手想挡。

    辉子正满头大汗地搬一箱大土豆,俩手都占着,排球转瞬直飞面门!

    排球那玩意儿打足了气是很硬的,照眼睛砸一下不是闹着玩儿的,能砸肿半边脸。只半秒钟眨一下眼皮都不够用的工夫,辉子单手托住塑料箱,另只手臂突然撤出横着一甩力道像鞭子弹开砸向眼球的排球,“嘭”得硬硬的一声,两道微怒的慑人的眼神与几乎泄气的球一齐向胡岩的脸!

    胡岩张嘴愣神儿,没反应过来。

    罗强一步上前“啪”得拍飞袭向胡岩的球,把胡岩拽过来,密密实实挡在后,浑力道蓄势待发。

    那一大箱子土豆,估摸着得有五十斤重。

    罗强嘴角叼的烟都掉地上了,后腰绷得笔直,眼神精明而尖锐……

    寸头黢黑的年轻人稳稳接住一箱土豆,搬进杂货间,闷头走出来,擦了擦眼皮上挂的汗,面无表,像一段木头。

    货车缓缓开动的时候,坐在副驾位的这人突然回头,眼角扫过胡岩,冷冷地盯着罗强,就盯了那么一眼,迅速扭开头……

    “靠……”

    “还拿球砸我……”

    “我又不故意的。”

    小胡低声嘟囔,没吃过别人这么狠的一招,有点儿伤面子。亏他刚才还觉着那小子长得不错,材高大结实,帅的。

    罗强斜眯眼盯着绝尘而去的货车,冷冷地说:“砸得好。”

    胡岩:“谁砸得好?”

    罗强胡噜一把胡岩的脑瓢,嘴角抽出表:“你那一下,砸得真好,利索。”

    ……

    自从这一天起,每星期来三监区食堂送货的人,还真变成这个寸头辉子。

    这人穿着正儿八经的工作服,挂着公司牌,每一回来都是一脸煤土渣子,跟个黑炭头似的。每次都准点,干活儿很卖力,而且不吭声,不理人。

    自从这个辉子来送货,罗强发现了,胡岩也每回都跑来食堂,站岗放哨,简直就跟俩相好的约好了似的。

    狐狸一往食堂跑,邵钧也坐不住了,不乐意了,干脆也三天两头往食堂跑,查岗,盯梢。

    于是,三监区的食堂就变成这么一副景:

    送货的辉子满头大汗地进进出出,搬东西;

    小胡同志围着这人后股转悠,上下打量,问长问短;

    邵三爷翘二郎腿坐在门边的藤椅里,警帽下斜眯俩眼,盯着小胡的一举一动,手指头一下一下地弹着腰间的警棍;

    罗强系围裙站在案板边,继续揉他的面,擀他的烙饼,顺便有一搭无一搭的,欣赏大馒头英俊的侧脸……

    胡岩有一回凑过头,拎起辉子前的小牌子,仔细端详。

    “你叫李辉?”

    对方闷闷地点头,俩眼发直,目光好像天生就不会拐弯儿的。

    胡岩:“你不是本地人?我看你不像。”

    辉子闷了半晌,说:“我老家广西。”

    胡岩:“那你跑北京来干嘛,这大老远的?你当地找不着活儿?”

    辉子:“……”

    胡岩撇嘴:“嗳,你会说几句人话吗?”

    辉子冷冷地抬起眼皮,突然哼道:“你能少说几句人话吗?”

    胡岩:“……”

    邵三爷在一旁忍不住扑哧一声:“不说话能把丫的憋死。”

    罗强一边擀烙饼一边乐:“小胡,给老子学个猫叫。”

    胡岩让一群人轮番取笑,忿忿不平地,嘟着嘴,拎着一串葡萄跑了,回他的理发店上工,给人剃头去了。

    三监区胡总发型师的头型很各色,与众不同。别人都是剃成光头,带着一层毛毛匝匝的青发茬子,就只有胡总因为职业需要,这人又臭美发,偏不乐意跟别的犯人一样,于是在前额那里留长了两寸头发,拿发胶抓了抓,弄出个酷的造型。

    监狱最近两年也出台了新规定,讲究**的,犯人入狱时不必抱头蹲下,不再明令止同恋,甚至还许犯人染头发。

    新监规横空出世,隔壁女子监区立刻哗啦啦染成一群五颜六色野鸭子似的,好几对儿相好的女犯在场上开始公然的手拉手。男监区这边也有几个小年轻的染成黄茬。咱们胡总这回又独树一帜,自己给自己意脸闪磷仙,跑出去的时候,头发在阳光下紫莹莹地发光。

    辉子从帽檐下甩出两道郁莫测的眼神,乌黑卷曲的睫毛上挂着汗。

    胡岩一边走一边喂自己吃葡萄,走路的时候,后胯颇有韵味地扭着。

    辉子视线不由自主追随着胡岩头上那一撮紫毛,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看第二眼……

    胡岩在他的小理发店里给个犯人剃光头,抬头看大镜子,一眼瞧见直不愣登站在门槛上的大高个儿,木桩似的。

    胡岩回头:“呦,你咋来了?”

    辉子迈进来,眼珠打量一圈儿:“你的店?”

    胡岩甩出一枚得意的小眼神,示意门口的招牌:清河三监区靓丽魅影发型屋。

    还他妈发型屋呢……辉子瞟一眼那招牌,嘴角略带嘲弄:“那,你给我理一个。”

    那天辉子还真坐到胡岩面前了,值班看店的管教一看这人是食堂送货的那位,也没拦他。

    胡岩说:“你脸忒脏,我没法下手,我给你洗洗,刮个脸。”

    辉子冷冷的:“嗯。”

    胡岩又说:“我给犯人剃头是挣公分的,我给你剃头刮脸,挣啥呢?你让我白干啊?”

    辉子:“……你吃葡萄?冷藏车里还两箱玫瑰香,给你。”

    胡岩给这人头发打上泡沫,极其熟练专业的手法,指尖不轻不重,捏得这人舒服得向后仰过去,脖颈上的喉结缓缓抖动……

    胡岩二指捏着刀片,凑近对方的脸,凑得很近,一丝不苟。这个人洗干净脸,跟脏着感觉完全都不一样,脸型瘦长,鼻梁直,眼睛微凹,眼神淡漠。

    辉子半眯着眼,脖颈上最脆弱的要害完全暴露出来,在胡岩的刀片下滑动。

    他从睫毛缝儿透出的光亮端详胡岩一丝不苟很认真的面孔。胡岩皮肤比较细,白,这种肤色肤质的人,脸上痦子多,近看全暴露了。辉子就一颗一颗地数,小胡同志脸上,脑门上,眼角,鼻尖,嘴角,一共有几颗小黑痦子。

    胡岩这回不是用剃的,正经剪了一个他最拿手的发型,镜子里现出一张细瘦俊脸,线条流畅,两鬓修得薄如刀削。

    “满意?”胡岩嘴角翘出弧度。

    辉子点点头,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镜子里的人……

    胡岩顺手拉起对方一只手,轻轻摩挲对方的手指关节,动作透出那么几分若有若无的挑逗意味,薄薄的清秀的眼皮勾出月牙样的眼睛,随口道:“我给你磨个指甲。”

    ……

    ****

    当晚,澡堂子里,二大队一伙人洗完澡刚出去,一大队五六七八班的崽子们呼噜呼噜地涌进来。十五分钟的战斗澡,没时间闲晃,一个个儿飞快拖鞋扒衣服,十五秒迅速脱光,速度都练出来了。

    罗强沉着脸混在人群里,目光警惕地扫过一张张脸,一个个擦肩而过的人。

    收垃圾的工种让他揽下了,每天盯着垃圾站的动静儿,如今食堂后门又来了这么个陌生可疑的辉子,每周出入监区,罗强能不起疑?

    一切蛛丝马迹都在悄悄地预示,清河监狱里可能要出大乱子,比上一回谭龙策划炸监更严重的冲突正在酝酿,而且幕后有人。

    罗强用眼神示意顺子,顺子会意,趁值班管教不注意,蹲下假装搓脚丫子,伸手往窗边暖气管子下边一摸……

    顺子摸到东西,张开掌心,给罗强看。

    罗强一瞅,小刀片,铁钉子,改锥……都是利用做工机会从厂房顺出来的。这么多家伙事儿,显然不是一天两天能凑齐的。厂房丢了东西,管教们也会察觉,所以这些东西一定攒着藏了很久。

    罗强一摆头,示意顺子,再把东西原样放回去,别让对头发现。

    七班铁杆小团体洗完澡,出来穿衣服,罗强从衣服里掏出湿漉漉一颗烟,点上了叼嘴里吸着。

    小胡同志发,往**裤裆里塞了一只肥皂盒,跳到屋子当间儿的长条凳上,众目睽睽之下扭了扭胯。

    围观群众哄笑作一团,罗强斜眼笑骂:“你丫的,玩意儿,裤裆里没货,你还硬往里塞。”

    胡岩:“塞了就有了。”

    罗强:“塞了谁看不出来是假的?”

    胡岩:“哥,你看得出来我裤裆是假的,人家都往咱监区里塞人了,你看不出来吗?”

    罗强表顿时沉下来,冲小胡勾了勾手,不动声色……

    七班一伙人迅速穿衣服,上都来不及擦干净,上囚服回屋,关上门,全部聚集到大铺的上,秘密会议。

    罗强问:“小胡,你刚才啥意思?”

    胡岩皱眉道:“大哥,你说我啥意思?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食堂送货那个辉子,绝对有问题!”

    胡岩脑瓜子转得飞快,两眼发光,压低声音,连珠炮似的向大铺报告他这些天收集到的各路报:“大哥,他们二大队的猫腻儿,我都帮你打听来了。垃圾车从各个牢号里收东西,就是他们联络串联**儿的路!外面有人接应,毒烟卷肯定不是咱楼下物美超市里搞的,是外边儿递进来的!还有,送货的咋的偏偏这时候换个生脸儿?还有最的!那天我拿球砸那个辉子,他一只手托着几十斤的土豆另一只手把球打回来,你看这人像个民工司机吗?这人手脚绝对有功夫,右手中指还有枪茧我摸出来了,是练家子,大哥你要提防着!!!”

    小狐狸一口气说完,思路条理十分清晰。而且这人在监区里人缘好,“相好”的可不少,耳目众多,又碎嘴瞎打听,啥都搀和,所以啥都知道。

    小胡讲的一都是罗强在脑袋里反复琢磨过的,不谋而合。罗强听着,眼底透出光亮,嘴角浮出赞赏的笑:“精豆子,可以啊?”

    胡岩嘴唇划出一道月牙的形状:“哼,他们那些小猫腻子,能瞒住我?”

    罗强嘲弄地说:“老子还以为你崽子叫/儿呢,看上那个辉子了。”

    胡岩不屑道:“谁看上他?我能看上他?……我看上谁了哥你不知道吗?”

    罗强:“……”

    罗强:“给老子说正事儿!”

    顺子说:“大哥,咱们要不要报告邵队和监区长?”

    罗强迅速摇头:“先别说……辉子不出手,见天来食堂只是干活儿,咱们也抓不到他任何把柄。”

    顺子说:“难不成等他们搞出事儿?”

    罗强沉思着:“先看看这帮人要搞什么事儿。”

    胡岩小声嘟囔着:“这帮人,一伙的,垃圾站那边是一条线,往监区里顺东西,食堂这边是另一条线,开着车进来,他们两路都做手脚了,就等着起事呢……”

    罗强脸色蓦地冷下来,掌心将燃着的烟蒂一寸一寸碾进桌子。

    胡岩和罗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胡岩:“大哥我明白了!!!”

    罗强:“老子明白了,这帮王八羔子的……他们是憋着合伙越狱!”——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9k字有木有!没看明白木关系,真的,监区长就是不喜欢按部就班挨排儿写,我喜欢各种倒叙插叙,所以看不明白就不用琢磨了听监区长瞎扯吧……这段都是剧,但是没有特多腻歪**戏,可能会让大家觉得无聊,抱歉啊,等二哥逃出**了一定把甜甜蜜蜜好好补偿回来!~

    本章加更答谢lisa、schnee、猫猫的有笋。

    记账:瓷宝宝出柜大猜想、小狐钧钧喜欢谁、逍遥剖二哥的心、s坚韧的、红糖的二哥邵局暗恋篇、qiezi觅渡篇……监区长觉着自己够勤奋的了,咋还欠着帐?这子没法过了。

    再次感谢77小萌物的小漫画,太可啦~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