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晋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86、晋江文学城

    第八十七章贾老头子

    邵钧极为不认同罗强嘴里那句“死也是他死”,这叫什么话?

    果然是个没正义没真理没节的熊玩意儿才能说出来的话。

    他跟小周队长是同事,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这事儿既然是他发现的,他理所当然应该站出来揭发二队那几个不省油的崽子。不是为争胜揽功,邵钧觉着这是他行事做人的底线原则。

    邵钧心里这么想的,到底还是听从了罗强的叮嘱,把证物上交领导,没继续掺合清监的事。

    罗老二处事比他冷静,有江湖经验,再者说,罗强是他什么人?他能不听罗强的话?

    当天晚上,小周队长带着他们二队的管教、协管,还有一个排的**在楼道里持枪压阵,彻底把二队宿舍给翻了……

    从铺翻到衣柜,碗柜,脸盆,饭盆,鞋子,书本纸张。几百个犯人,一一搜查,脱掉衣服,**拿枪管子挑着衣服搜检。

    二大队经过这么一折腾,再一次伤了元气,又有一串儿人被戴上镣铐,关闭室,接受反思教育去了。

    场上光明媚,槐花飘香,树荫下晃动三三两两的人影。

    罗强蹲在篮球场边这两年专属于他别人都不敢坐的石头凳子上,悠闲地抽烟。旁他们七班几个崽子,叽叽喳喳地闲扯淡。

    胡岩和顺子他们都说:“二队那帮锤子,这回彻底傻了,真解气。”

    “可不是么,竟然藏毒,跑监狱里贩毒,还嫌判得年头少,死得不够快!”

    二大队那伙怂人一向与他们一大队不和睦,结了冤家,因此那几人被关闭,幸灾乐祸看闹的人不少。年前秋收那回,邵钧把罗强悄悄带出去再带回来,就让张大虎、梁子他们盯上了,吵吵嚷嚷地要向领导举报罗老二莫名在南瓜地里“失踪”的问题。

    胡岩特别护着罗强。当时胡岩跳起来跟对方几人吵,说我们老大没失踪,我们老大上半山腰没人的地方抽根烟,拉泡屎,放个,那是他乐意,你们一群兔崽子管得着吗!后来得亏那天是马小川值班,马小川跟邵钧关系铁,小年轻儿的没那么唆,也没多问,就这么让罗强蒙混过去了。

    罗强听手下这帮人瞎议论,缓缓插嘴道:“你们还真信张大虎那几个人贩毒?”

    顺子:“不然是咋地,大哥你说?”

    罗强:“在清河监狱里贩毒?老子活四十多年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作死的活法儿。”

    胡岩不屑地撇嘴:“张大虎傻呗,要钱不要命。”

    罗强眯眼寻思着,缓缓道:“藏毒,他们要干嘛?给谁藏?烟卷里的毒从哪弄进来的?外边儿有没有人接应、串联?”

    罗强问的都是真章。张大虎那几个人搞到的东西俗称麻果,是一种新型的强力冰毒,极易成瘾,能让人产生强烈幻觉,行为失控,甚至产生暴力犯罪。罗强在西南边境混过,内行,那东西是缅甸特产,从边境走私贩运进来,张大虎要是没有路子,一般人搞不来这个。

    这两天监区长火冒三丈,小警帽儿们把监道翻了个遍,查食堂,查厂房仓库,查超市,查小饭馆,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把有可能内外串通的秘密渠道搜出来。几根冰毒烟卷其实小事儿,关键问题是,冰毒能搞到监狱里,刀具呢?纵火具呢?手机通讯联络器呢?更多危险违品都可能流进来,到时候麻烦大了。

    就为这个,监舍楼下的物美超市都**关门了,让**封了,搞地毯式搜查。大伙怨声载道,都他妈二大队那几个小王八蛋害我们,老子都吃不着方便面火腿肠和牛干了!嘴都淡出个鸟儿来!

    罗强斜眯缝着半瞎的眼睛,锐利的视线扫过超市、监舍楼、办公楼、厂房楼、食堂、仓库、大铁门……视线最终越过内墙,岗楼,遥遥地飘向高墙之外。

    二队的老犯人贾福贵拖着垃圾车,慢悠悠的,自打场边走过,压在工作帽帽檐下的一双眼,视线漫扫过罗强的脸。

    这人一只左手据说有残,一年四季戴大厚手

    收垃圾这活儿,一直都是监区几名老弱犯人负责。这几人在监狱里待久了,记录良好,受管教的信任,平时不用去厂房上工,也不参加野外劳动,只负责每天到各条监道各个牢号里清理垃圾桶,装车,然后推到厂房后面的垃圾站,再由外边定期进来的环卫垃圾车清走。

    罗强盯贾富贵盯了有一阵了。

    也说不清从哪天开始,或者就是从那一天,罗强开始帮老犯人推垃圾车。

    他在食堂总之子清闲,三顿饭之间歇工的机会,就跑出去,一把攥住垃圾车的前杠,过自己的前,拖着车走。

    贾福贵说:“不劳动你。”

    罗强嘴角轻耸:“不劳动,老子有得是力气。”

    贾福贵瞅瞅他,也不说话。

    罗强就这么跟着这老头子,寸步不离得,黏得像条尾巴,瞅着这人用一大串钥匙一一打开牢号门,给每个班收垃圾桶。用完的钥匙,最终交还给值班的管教。

    连续好几天,罗强就这么不厌其烦地跟着收垃圾,闲着没事儿就蹲在一旁,跟老头子聊天,闲扯淡,就是不走。

    罗强递过去一颗烟,给对方点上。

    老头子眯起眼时脸上皱纹深重,眼底微光闪烁,审视罗强。

    罗强吸了几口烟,哼道:“老爷子,哪人?”

    贾福贵说:“本地人。”

    罗强:“上面几辈儿都是本地人?”

    贾福贵微微点头:“嗯,祖上四辈儿都是老北京。”

    罗强挑眉:“家住哪?”

    贾福贵嘴角颤动:“打听这干啥?”

    罗强冷笑:“随便唠唠,老子以前家在郊区,农民,种地的。”

    贾福贵微微闭了一下眼,哑声说:“老子家就住紫城边儿上,东皇城根儿北街。”

    四周一下子静下来,墙根下两只大蛐蛐儿打架,oo@@的,听得一清二楚。

    罗强和贾老头子互相盯了半晌。罗强突然咧嘴笑笑,唇畔出深不可测的纹路,点了点头。

    贾福贵突然站起来,微微一摆头:“外边儿清垃圾的车快来了,你走吧。”

    罗强也站起来:“我来。”

    俩人同时伸手去抓垃圾车前杠,车子两侧一同受力剧烈地一颤一晃随后上下重重一颠几乎掀翻!贾老头子脸色变了,罗强毫不客气突然出手抓对方的手腕,贾福贵踉跄着抽想走,一只不太利索的手藏在袖筒里。罗强发力的手指像鹰爪一样凶猛,从后掏住老头子戴着厚手的手,用力一捏!

    贾老头子脸色发白,那只手被罗强死死按在车杠子上,木头杠子都快让俩人合伙给掰折拧碎了。罗强用指力捋过对方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捋,眼神锋利。

    俩人口都喘息剧烈,千钧一发,外墙突然传来大吨位厢式卡车的刹车声,收垃圾的来了。

    ……

    贾福贵嘴角抽动,冷笑道:“老二,摸够了?”

    罗强缓缓松了力:“嗯,够了。”

    贾福贵:“松手。”

    罗强突然问:“烟咋弄进来的?”

    贾福贵也很冷静:“老二,你想翻吗?”

    罗强脑子里快速掠过一年又一年,突然明白了许多没解开的事儿。他眼神慑人地犀利:“谭龙究竟咋死的?……一箭双雕?您这招可够毒的,佩服。”

    贾老头子一动不动,镇定得可怕:“你想咋个翻腾?”

    刹车声,打斗声,谭少爷一双血红的眼,血光溅到墙上,一地狼藉……两个人互相死死盯着,眼前耳畔回的都是昔的剑影刀光。

    罗强仍然攥着对方手腕,冷冷道:“那小崽子死都死了,我又不是他亲爹我不姓谭。老爷子,这车您不用管了,以后收垃圾这活儿,我负责。”

    贾福贵眼睛一眯:“你啥意思?”

    罗强道:“就是这意思。我回头会跟队长打报告,以后这活儿我干,您可以歇了。老子跟管教的都熟,老子今天就让你退休,我、替、你。”

    罗强说话铿锵有力,一字一句,不容反驳动摇。一句“老子今天就让你退休”,像针一样戳人眼,贾福贵眼球发红,手指颤抖……

    自打这天之后,贾老头子真就“退休”了。

    这人第二天,一病不起,就不出屋了,跟二队的周队长告了长期病假,没再跟罗强争执,蔫儿不唧得,躲了。

    贾福贵病了,二队的人虽然不归一大队邵队长直接管理,邵钧查铺时仍然关心了一句:“老贾,哪不舒服?要去医院吗?”

    贾老头子半眯着眼躺被窝里,摆摆手:“真不劳烦邵警官。”

    邵钧特认真:“我可以帮你报个额外探亲的机会,让你家里人过来看看,照顾照顾你。”

    贾福贵勉强笑道:“……家里没啥人了,也不会有人来看我。”

    邵钧一听这个,心里同,说:“那你以后需要啥,跟我说。”

    邵钧临走在这人头柜上留了一罐蛋白粉,一小盒城里稻香村买的蛋糕桃酥。

    邵队长对犯人一贯很仗义,不欺负人,三监区的人都知道,都待见邵队长。贾老头子言又止,点了点头,盯着邵钧出门的背影盯了很久,眼神缓缓沉下去……

    每周**课例行的自检揭发活动,罗强面前摆着一沓子纸。他想了又想,写下一些东西。

    纸上写的都是要命的大事儿,这要是一递上去,三监区又得炸一回。

    以他念小学初中区区几年积攒的墨水,码出上千字儿,真不容易的。写完后,罗强捧着揭发材料前思后想,皱着眉,不动声色,默默再将那几张纸团掉了,撕成碎片,没上交给管教……

    道上的人,有道上行事的规矩。该他管的,惹到他的,做老大的义不容辞一肩扛;可不**的事儿,他就不应该管。

    罗强道上混这么多年,规矩他还是懂得。反水,揭发,挡害,卖眼线……这些都是令人不齿的下作的路数。他罗强即便能靠这一手捞到减刑的好处,说出去也难听,栽他的面儿。罗强才懒得管二大队犯人与狱警之间能闹出多少乱子,他心里只惦记大白馒头,只要馒头安生无恙,他不想炸刺儿多事,连累到馒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早更新,太短啦,争取再码几个字给大家讲明白了,别急,都是剧~

    【感谢little麟、富江手本两只的火箭炮,感谢炸毛、品人、逍遥神剑、快乐咩咩、vianda、龙龙、不离不弃、寒乞、daimei1130的地雷,谢谢大家的支持,抱抱~

    show一下77小萌物画的有人设,像吗~o(rvq)o~~(二哥头发多了点儿,但是光头估计不好看……)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