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81、晋江文学城

    第八十二章刑讯

    邵钧一人儿苦苦捱了这么久,急脾气也磨练出几分耐,临到跟罗强摊牌的时候,反而真沉得住气。已经磨了大半年,不在乎多磨这么两天。

    晚上看完新闻,从屋里出来,罗强用肩膀蹭过邵钧,有意无意地,还来回蹭了好几下,小声问:“吃夜宵吗?”

    邵钧眼皮子一扫,没搭理这人,没摆乎的脸色。

    他故意四下一寻么,迅速锁定耍单儿的小马警官,上去亲亲地一把搂住。他跟马小川勾肩搭背,上办公楼底下的饭馆吃大馄饨去了,俩人一路凑着头,聊当天排球比赛里的笑料,有说有笑,显得特近乎。

    夜里,监视器里,邵钧一眨不眨地偷窥罗强,看着罗强在被窝里辗转,睡不着觉,半侧半趴在上,自个儿用体狂蹭板,消火……

    俩人冷战半年多,罗强也没去找别人乱搞。

    事实上,罗强坐牢五六年了,这人就没跟第二个人搞过。

    邵钧撅着嘴,通红的兔子眼儿瞪着屏幕,觉着还不解气,伸出一根手指头,去戳电脑屏幕,戳视频里罗强抖动起伏的形,狠狠地戳这个混球……

    之后两天,三监区再一次轮上野外劳动的任务,各队队长管教领着手下的犯人,扛着梯子各种劳动工具,到果园菜地里采摘收割。

    夏末初秋是各种农副产品成熟上市的季节,瓜果蔬菜熟了就要赶紧摘,怕烂,怕坏。路边停着大卡车,摘下来的大苹果码在塑料箱里,大红枣子一麻袋一麻袋地扛过来,直接装车运出村儿去。

    邵钧开过来一辆轻型卡车,掀开后车厢挡板,招呼人往车上甩一麻袋一麻袋的大南瓜,装满大半个车厢。

    他的视线穿过眼前茂密的枝叶,拐着弯儿的,找他心里惦记的那个混球。

    罗强来回一趟趟地扛大麻袋,囚服后心洇出汗,前额晒得黢黑,一声不吭地干活儿,特别卖力。小马警官负责统计工分,说罗老二这人最近半年,劳动都特积极,别人干一份,他干双份,别人要是干双份,这人就能一天干四份出来,不要命似的。罗强现在是犯人食堂管事儿负责的主厨,还兼着菜园子一摊事儿,每回野外劳动还都参加。中午,监区管教把饭送到果园里,罗强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口,顺手拿了一个大馒头,咬在嘴里叼着,转回去干活儿……

    马小川随口跟邵钧说,罗强最近两年攒的工分,够给他报减刑了。篮球联赛和排球赛里都表现优异,这些都能加表现分。虽说涉/黑犯人检察院卡得严,不容易批下来,咱们还是给他报上去试试。

    三监区谁都知道,罗强这回卷进大案,刚领到无期判决书,这人现在背的可不是十五年,这人是无期犯。

    隔壁二大队几个人,蹲在果园树坑里,悄悄摸出烟来。

    那几个人,大虎,梁子,都是二大队出了名的刺儿头,每回劳动偷耍滑,找凉地儿歇着。

    大虎瞅着罗强的背影,咬烟头嘟囔:“以前也没见罗老二这么积极,这么玩儿命,这回真搞成无期了,他倒急了?”

    梁子不屑道:“,这会儿再急还有用?咱们这还剩十年八年的,都有个盼头,减减刑都能混出去。这家伙还剩三十年,他这后半辈子还能混得出去?算是折在这牢里了,傻了吧!”

    邵钧一耳朵听见了,压在帽檐下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心里难受,拔腿走开……

    邵钧憋很久了,憋着也想知道,罗强这人脑子里,心里,究竟在想啥呢?

    他如果不开口问,那混球就永远、永远都不会坦白,三十年到老、到死,都不会说!

    罗强扛着木头梯子,往树林里走,邵钧悄悄跟上去,皮靴靴底在遍布枯枝落叶的田地里压出轻微的咯吱声。

    罗强一直走,走到小树林最深处,没放下梯子,也没回头,轻哼一声:“还跟着呢?不累啊?”

    邵钧在罗强后一咬牙,低声咒骂了一句。

    他猛地抽出警棍,照着罗强后腰抽上去,狠狠在这浑玩意儿股上给了一棍子……

    梯子早扔一边了,罗强回手肘抵住警棍,邵钧顺势用警棍将人抵在树干上,手铐铐住罗强一条腕子。

    罗强低声哼道:“干啥啊……”

    俩人粗喘着,僵持着,较着劲,鼻尖顶着鼻尖,眼神慢慢就不对了,呼吸都开始乱。

    多少天都没碰过,俩人现在这状态,只要摸一把,甚至互相瞅一眼,都能看硬了。罗强突然反手一拧,粗暴地把人搂进怀里,紧紧攥住不放,呼吸急促。馒头每一回发火较劲那倔头倔脑的样儿,让他心都化了……

    小树林里一阵凌乱的粗喘。

    罗强手劲儿很大,钳着人,声音却软下来,竟然带出几分腻歪耍赖的意味:“馒头,昨儿说打赢了球,饶了我了。”

    这人啥时候跟人求过饶,服过软?

    邵钧挣吧了几下,让罗强在他颈窝里蹭着,喘着,骂道:“甭想,我饶不了你。”

    罗强啃他后脖子,哼哼着:“你想咋样?”

    邵钧:“你说呢?”

    罗强:“老子想你……”

    邵钧:“滚。”

    罗强眼底发黑:“昨儿打球,你穿那大花裤衩,特俊,好看,老子还想看你穿一个……”

    邵钧心里难受,委屈,忍无可忍,一肘抵住罗强的肋骨,眼神突然尖锐:“罗强,你瞒了我多少事儿?你还打算蒙我蒙多久?”

    罗强眼角唇畔的笑容在那一刹那定格,眼底的兴奋如风卷残云。

    “三十年,忒么的后半辈子,你他妈还笑得出来……”邵钧气得,张口骂道:“你妈的,我好看?我好看你个鸡/巴!你三爷爷脑门上写着‘呆’还是写着‘傻’?”

    “罗强!!!……你就瞒我,你瞒我,你还瞒着我,我不问你,你就永远不说,你拿我当傻子,我忒么在你眼里就是个大傻子!”

    邵钧两眼发红,极力隐忍,脖颈上青筋跳动。

    罗强两只手渐渐松下来,靠着树干,黢黑的眼珠,深不见底……

    俩人怔怔地看着,四周安静得就好像俩人一起堕入另一个时空,整个人失重了……

    那天,邵钧开着小卡车,从车窗探出头,匆匆打了个招呼:“川子,这车我跟着出去,我晚上熄灯前回来!”

    邵三爷开着车从乡间公路呼啸而过,载着一车大南瓜。谁都没瞧出来,后厢堆积成山的麻袋里,其中一个固呦固呦的大麻袋,里面装的就不是南瓜。

    邵钧一路闯灯,开进县城,开往他的租房。

    他直接把卡车停在小区外的路边,也不管这一车南瓜会不会让人哄抢一空。

    邵钧一只手钳着罗强,半架半拖着这个人,往他住的地方拖。罗强上罩了件外,遮掩住两手,两只手让手铐铐牢着。两人都极力回避对方的目光,心暗涌,仿佛知道一切只是暴风骤雨来临的前奏。

    邵钧拨弄钥匙开门时颠三倒四,手指乱捅,门开了,他狠狠一把,将罗强推进房间!

    外掉在地上,罗强双手铐着,趔趄了一下,随即被邵钧薅住脖领子。邵钧的眼神极端愤怒而委屈。

    邵钧质问:“这没外人,就咱俩,你说,我听着,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吗?”

    罗强极其冷静,面无表:“……你都知道了,还让老子说什么。”

    邵钧难以置信地瞪着人,眼底慢慢积聚了雾气。

    他猛地指着自己的脑门,用手指戳着,一字一句:“就这儿,罗强你看着我,看着我,就是这儿。”

    “这一枪,你耗了十六年都没开,十六年,你他妈的这回终于开枪了!你自首,你认罪,你就等于一枪把我崩了,罗强你真狠,你就这么把我崩了!”

    罗强:“……”

    罗强眼底深深刺痛了一下……

    罗强这是头一回来邵钧租住的房子。

    小县城里一室一厅的居民户,一个月租金不到两千块钱。楼里住户基本都是郊区农民,土地让政府征了占了,作为补偿分的房子。邵钧租这儿纯粹为了找个方便地儿睡觉,不用经常回城里的家。屋里的风貌显示着一个单男人的各种生活习。厨房灶是冷的,卧室被子不叠,沙发上,茶几上,地上,甚至电视机上,到处堆着脏衣服和零碎。

    邵钧一把将上的被子掀走,用蛮力推着搡着把罗强摁倒在上,口叠压着口。他将罗强两手摁过头顶,铐在栏杆上。

    罗强狠命挣了几下,面色铁青,于是忿忿扭过脸去,不说话。

    即便到了这步田地,让邵钧到眼眉前,他罗老二仍然是罗老二。即使是面对馒头,即使当年所做的一切大白于天下,罗强也不是那种会痛哭流涕卑躬屈膝对着一个人指天画地忏悔求饶的人,他就永远不是那种人。

    邵钧看着罗强这副死宁的样子,心口绞痛无以复加:“罗强,你就是个王八蛋!你自私,你混帐,你还不认错,你永远都是这样儿!”

    罗强把嘴唇倔强地抿成一条线,半晌,哼道:“恨我?出门去买把刀,往我上捅,可劲儿捅,老子欠你的,绝对不还手。”

    邵钧扯着罗强的脖子摇晃,拼命地摇晃,快要疯了:“我捅你,我忒么的舍得捅你伤你!!!”

    “老二,你别他妈再给我装,你别告诉我你当初自首交代不是为了我!你别告诉我你在专案组面前死扛了半个月他们打你欺负你折腾你你都没开口你那时候回来不是为了再见我一面!你别告诉我你没对我用过真心!你别告诉我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你他妈的也舍不得我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啊!!!!!!!!!!!!”

    罗强眼底深深地一恸,脸上覆的那层坚硬的伪装骤然皲裂,无声无息地融化,在邵钧面前支离破碎。

    苦苦支撑这么久,邵钧如今得知真相,他能怎么想,他真能拿把刀把罗强捅了吗?罗强竟然没判死刑,这人没有上刑场,对邵钧来说,反而有一种筋疲力尽痛不生之后失而复得的解脱。最痛不过是那三个月不知生死的煎熬,心都硬了,再没有比那时更痛的。失去的人总之再回不来,仍然攥在手心儿里最后的念想,忍心抛掉忍心放手吗?

    然而,罗强那时候怎么能对邵钧说实话?

    馒头为他坐着牢,馒头是为他不回家,一天一天地熬。

    馒头十四岁没妈,馒头说他永远无法原谅……

    他罗强也是十岁没妈的人。只不过半没见,闷头不要命似的跑到医院里再一看,活生生一个人就没了,再也回不来了。罗强明白那滋味儿。

    自己得有多好,多,在馒头的心里,能代替妈?!

    罗强孤注一掷选择自首,就没打谱还能捞回一条命。那个年代他才二十多岁,正是心最为残忍铁血的岁月,杀伐无道,亡命天涯,他做下的案子,犯下的人命,抓起来凌迟车裂五马分尸都不足惜。世道有轮回,善恶终得报,出来混你迟早要还的。罗强走上这条路,就没想着这辈子能善终,没想过上天会厚待他,更没想到,能遇见馒头……

    当时自首,亦是形势所迫。公安部专案组一踏进清河监狱提人,罗强也就知道这条路到了尽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的罪行迟早曝露天下,谭五爷覆灭,刘晓坤被捕,刘部长被双规,下面大大小小的虾兵蟹将即将一网打尽。罗强除了自首一条路,还有别的路走得通?

    再者说,姓刘的势力盘根错节,背后智囊颇多,请了北方几省最有名的律师,临死一搏想要反咬,把买凶杀人罪全部推到罗强上。以罗强的脾气,他能认命?能心甘愿替刘家父子背黑锅?

    罗强的脾气子,是宁折不弯,宁可轰轰烈烈受死也绝不窝窝囊囊让别人将死、搞死。他是要搞死别人的,大不了同归于尽。

    罗强的行事决断,又有着混道的人讲究的江湖义气,这么些年做大哥的风范和手段,对别人下手狠,对自己下手更加的狠。他眼前就只看得到这一条绝路,自个儿一个人纵一跳地狱业火万丈深渊烧成灰烬杀成仁,绝不连累旁人。只要能换他家小三儿一辈子平平安安,换三馒头一生的清白和自由,让他的仇家统统家破人亡断子绝孙,他就觉

    作者有话要说:哦终于写到二哥了……我废柴了,今天早些睡觉困了,明天补完搞定,虎摸大家~求拥抱~

    【感谢shifugui的火箭炮,感谢judy的手榴弹,感谢candy、little麟、xinbaba0059(x2)、逍遥神剑、来自战国的游魂、vianda、jkjyuhsts、不离不弃(x2)扔的地雷,谢谢每一只追文的萌物!

    监区长激旁白:“猫钧儿威武地压倒二哥!!!……钧儿,你确实该减减肥了……”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