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76、晋江文学城

    第七十七章江湖八卦

    邵钧那阵子闹了一趟差点儿订婚的闹剧,也是让边一堆人撺掇的。

    他从北戴河度假疗养回来,正赶上当年高中同学聚会。邵三爷是难得在老同学跟前露一回面,就碰上当年号称跟他青梅竹马又门当户对的陶珊珊。

    同学聚会上大部分都是一对一对儿的,有甜蜜恩的,有刚生孩子的,有已经离了的,竟然还有二婚了的,孩子都生俩了,前妻现妻一人生一个,儿女都双全了。

    邵小三儿当年是他们班班草,最帅的一个,多少女生轮番暗恋未果的对象,竟然还单着,吊着。老同学们起哄,不依不饶得,把他跟一桌上唯一一个单没主的陶珊珊哄成一对儿。

    陶珊珊这姑娘家世也好,当年穿连衣裙坐邵钧车后座上的时候,就是个漂亮小姑娘。从小养尊处优的,后来在她爸的单位系统里混个闲职,上班其实是副业,每年五六趟地往国外跑,在网上开网店,代购名牌服装,代购名包化妆品,做品牌代理。

    邵钧那晚喝了一点儿酒,后来开车送陶珊珊回家。

    陶珊珊赖在他车里墨迹了半天不下车,跟邵钧闲扯:“邵钧,你现在怎么这么颓?”

    邵钧心不在焉:“我哪颓了?”

    陶珊珊:“你都没以前帅了,肚子都起来了。”

    邵钧撇嘴:“瞎说吧你,今天那一桌人,你看见有一个比老子更帅的吗?”

    陶珊珊乐了,伸手扯扯邵钧衣服领子,拎着邵钧的下巴摇了两下:“你是帅,包钧钧!嗳,我开那个网店,需要个模特,你是我认识最帅一男的,真没有比你更帅的了,你帮我做模特呗,我雇你了!”

    陶珊珊是那种格特外向爽快的妞儿,对感也外露。她喜欢邵钧,不用掩饰。而且家世再好,再有个好爸爸罩着,也架不住做姑娘的老大难,都快三十了。

    没过几天,某网店小站上七七八八地,全部挂上了邵钧的帅照,穿着铁灰色**款长风衣,各种颜色高领毛衣,长筒军靴,短帮皮靴,戴墨镜的,或者没戴墨镜斜抛着眼儿的,甚至还有穿紧背心宽松家居裤横躺在陶珊珊家沙发上的,特别感,特

    这些照片一下子在同学朋友小圈子里传疯了,两边儿大人全知道了,邵钧他爸爸就等这一出呢……

    邵钧歇假回来,头一回上班,就是穿着长风衣长军靴去的,脖子上还一条毛围脖,把监区一帮人都震了,犯人都看傻了,啧啧的。几个月不见,邵三爷那副行头,那派头,跟清河监狱已经格格不入,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那感觉,就仿佛这人从来就没属于过这里,他随时调头就可以走,离开,也不会有什么留恋……

    罗强那时候蹲在场边,歪着头,冷冷地看他:“穿的那样儿。”

    邵钧叼着烟,嘴一努:“咋的,不够帅?”

    罗强冷笑:“把自个儿搞得跟一条阿拉斯加雪橇狗似的,你毛长啊?”

    邵钧气得咬嘴唇。

    罗强伸鼻子闻了闻,有香水味儿:“抹啥了,能比老子包的韭菜馅儿饺子好闻吗?”

    邵钧不搭理这人,踩着皮靴走了。

    田队和小马在一旁聊天:“是帅,有了媳妇的人是他妈的不一样了,瞧媳妇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嗳,听说小邵那媳妇是他高中同学,家里特有钱,自己还做生意开个小店,一年净赚一百多万,跟咱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的,俩人般配!”

    罗强就这么听见了,当时一动不动,呆呆地蹲在石头凳上。

    罗强嘴里的烟头还燃着,烫着,一口咬进嘴里,火烧火燎的香烟股烫着他的舌头,烧他的喉咙,烧他的心……

    罗老二几天之后就把食堂大玻璃砸了,抡着桌子,砸得粉粉碎。

    饭菜都是刚做好的,而且是这人自个儿掌勺做的。罗强眼眶发肿,眼底发红,让食堂案板上每一盆菜都溅上玻璃渣子,吼着,“老子这子过得不舒坦,你们谁也甭想舒坦,老子吃不下饭,这屋谁都甭吃饭”!

    订婚宴那天,据说陶珊珊哭着从酒店跑出去的,邵局和陶局俩人吵了起来。

    邵钧后来也反省,自己这事儿特对不住陶珊珊。陶珊珊没错,错在他,是他先答应了,跟人暧昧着,临阵又后悔,反悔了。他也对不住他爸爸,让他爸爸在老同学同僚面前跌面子,肯定特别坐蜡。

    他唯一没觉着自己对不起罗强。

    那时候他是真恨罗强。

    三爷爷凭啥就不能结婚?你还砸玻璃,你还**了?你罗老二就是这么一号人,在这种人面前,就没道理可讲。

    邵钧见识多了,只许你罗强对不起我,耍我,还就不许老子对不起你摆你一刀吗?!他心里含着怨气,他也知道罗强有怨气,俩人每一次对掐,每一回冷战,都让他心绞,让他更加难受。

    往前走,没有路,像剜他的心;撂挑子,他又舍不得,像割他一块

    这天在夜店里,一群公子哥儿凑在一桌,喝酒,关系,打了一会儿牌。

    打牌楚二少和邵三爷坐对桌,互相翻眼皮子打眼色,专门赢沈博文一人儿的,杀熟。

    打牌打累了,歇下来,一群人牢闲扯,免不了提到最近一年帝都发生的大事,高层的变动。

    座上有个朋友,家里有内部人士,消息灵通,从各处搜罗打听来的零散段子,于是在一群哥们儿面前云山雾罩,就他什么都知道似的,在哥们面前拔份儿。

    那人把酒杯往桌上一摆,口气特别玄乎,还吊人胃口:“这不是半年多了吗,最近才解密,漏出风儿的,我才听说这里边儿的事,你们知道当时啥样吗?”

    邵钧翘着二郎腿,眼睛看别处,楚烦了,哼道:“一个闷,夹/眼儿里不难受啊?快放啊。”

    那朋友于是开始抖,脚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这回那俩人,都是无期,判得都够狠,但是又都不够狠。按理儿说,都够死几个个儿的,可是到这个级别的,没有直接判死的。贪一百万的死,贪到十亿丫就死不了了,但是上边又不能饶他,这人野心太大,又确实有能力,敢整大事儿,恨他的人特多,所以给他个无期,膈应着他。说到底,还是整垮他把他彻底拖下水的那个人厉害,牛/。”

    楚哼道:“谁啊?你说姓罗的那位,他又怎么回事儿?”

    那朋友拿玻璃杯一拍茶几:“对,就他。”

    邵钧喉头动了动,脸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扭着,看向远处的舞台,耳朵却竖直了,听着边的八卦。

    那人显得很感慨,说道:“要说刘这个人,也算一代枭雄,败就败在‘不仁’这俩字上。”

    “能做大事的人,要杀伐果断,要心狠手毒,但是凡事都要拿捏个分寸,对边人要仁义,讲究个义气,要能服人。这个人,还是不仁,早在文/革那会儿就看出来了,他妈的是个红/卫/兵的出,最下三滥让人瞧不起的一类,谁对他有过恩他狠踩谁,背后捅刀子,背信弃义,过河拆桥,兔死狗烹。结果怎么样?这回就是让当年的手下给‘翻’了。”

    “再说他当年这个手下,确实替他干了断头的买卖,也攥了他的把柄,这就是一着不慎,养虎为患。刘一直想除掉这个人,就是弄不掉。这回翻得真叫狠,所有的事儿都给丫抖露了。听说当年也是个狠点子,黑道大哥级别的人物,京东大酒店原来就是他的,罗老二,没人不知道吧?这种人手上好几条人命,根本就不在乎,就是豁出去了,把姓刘的搞死……”

    楚瞟了邵钧一眼,知道邵小三认识。

    邵钧面无表地听着,实在忍不住,低声骂道:“豁出去了个傻/,搞死别人不就是搞死他自个儿?”

    那人一摆手,抖出料儿来:“一开始可也没招,专案组那些人下手多他妈狠啊,前两年在重庆,那帮人怎么下的手?”

    “据说,每一个接受调查的重点人物,都由七八个**‘照顾’着,据说连审了七天七夜,一百多个小时不让人睡觉,每天只给喝水,不给吃饭,给饭也是馊的。天天坐铁椅子,吃喝拉撒睡都恨不得锁在铁椅子上,不让站起来。”

    沈博文喝高了,醉眼迷离地插嘴:“够狠,老虎凳吗?”

    “比老虎凳还狠!同时被抓的味醉仙集团那个女老板,也坐铁椅子,据说……”那人压低声音,表诡秘神叨着,“据说椅子中间给挖个洞,拉的撒的和女人的那啥,那啥,都从那小洞里走……”

    “各种手段,不上台面的东西就更不能提了,比黑道还他妈黑,反正就跟当年歌乐山渣滓洞那一也差不多,整起人来真狠……然而,罗老二那人愣是死不开口,骨头特硬,什么都没说!……”

    邵钧听着,听着,眼神发虚,心缓缓攥成一团,揪着地疼,听不下去,想走人。

    他脑子里闪过那天他见着罗强的样子,突然之间难受极了,一种莫名的沮丧。

    这群人聊的是罗强,原本应该是他边最亲近、最了解的人,可是邵钧突然发觉,对方说的事他并不清楚,他甚至还没有这说话的人了解更多的内。他几乎每天都能看见罗强,可是他当时不知道,他当时就没问过?

    楚问了一句:“那后来呢,这人怎么又招了?”

    那朋友说:“对啊,这事儿也怪!据说专案组那帮人原本没辙,都放弃了,把人又送回监狱。这人也是忒么有意思,有主意,偏要多耗那么两天,可能是还没想好,怕死?又或者是在等什么人?想要见谁?要交待后事?”

    邵钧猛地调过头,盯着那个人,怔怔地,双眼慢慢失神。

    邵钧当然清楚对方口里提到的“那两天”。

    那两天是他在值班,他知道罗强就只见过他,并没有要求任何家人亲属探视,也没再见宝贝弟弟。

    罗强那两天连路都走不利索,腿疼得爬不上天台楼顶的通风口,不能跟邵钧上天台上约会。可是罗强从来没跟他提过,腿是怎么弄的,那段子经历过什么。

    邵钧当时脑子也一根筋,顾不上,根本就没关心,没细问,还惦记着吃罗家小三儿的一口老陈醋。他劈头盖脸的,还把罗强骂了一顿,骂罗强是傻/脑袋,就惦记着替弟弟卖命,坐牢,其他什么都不顾……

    座上的人继续讲着:“不多不少,就等了那两天,这人突然就翻了。趁着刘家父子俩人死扛着没招供,姓罗的一个人把所有案子一下子全抛出来,所有证据都忒么事先准备好了,交待了一串银行保险箱密码,里边文件有,银行帐目有,照片有,连录音都有,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姓刘的不认啊,这绝对不能认啊,认了就是个死,于是玩儿命地反扑,反咬,法院一共庭审三次,次次开庭这两个正主儿对掐得见红见血……”

    “你们知道罗老二自首的时候,头一个跟谁交代的吗?你们没听说,这回刘下去了,谁填那个位置?谁能进市委常委?”

    这个爆料的人是沈博文朋友的朋友,关系远,今天是头一回见着楚和邵钧,在一群人面前抖份儿。这人其实根本不清楚邵小三的份,因此言谈之间毫无顾忌。

    楚暗暗又瞅了一眼邵钧,下意识地捏捏邵钧的膝盖。

    邵钧的脸慢慢往下沉,一沉到底,黑眉徐徐抖动。

    他啃了几下嘴唇,突然问:“我知道你说的谁。你说,我听着,罗老二为什么偏偏找他自首?”

    那人把手里的烟往桌上一摊,煞有介事道:“这事儿,你就得直接去问姓罗的了,谁知道?谁问的出来?反正邵这回是赚了,前几年通过打/黑一系列案子往上爬了一步,这回又通过这个案子,抢了个头功,纪委和**部专案组的人都没搞定,竟然让他给搞定了,帮上头人除掉一颗麻烦的眼中钉……据说,我这只是听说哈,他通过这个案子,还能再往上上一步。以这人的背景,这简直快要顶头了!”

    ……

    座上的人口舌生花,吐沫星子飞溅。邵钧的脸变色了,他已经不知道他在听什么,心头一片混乱,肩膀发抖……——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来晚了今天好像又短小了,最近太忙,等我把这段都写完了再修修bug咳咳……笋帐目我都不敢看啦,感谢s萌物的长评谢谢!

    刚才说的有歧义,明后天争取双更答谢大家。监区长刨坑,把二哥埋了,埋了,给帅钧钧出气!

    【感谢little麟(x2)、sceaduw的手榴弹,感谢1055656、一一、墨非白(x2)、xinbaba005、7兮也、李多的口袋、逍遥神剑、不离不弃、s、夜鸦1847、文竹的地雷,谢谢所有追文的读者,熊抱!

    宝石眼萌猫钧钧:“哼,熊玩意儿老二,知道我多招人吗?知道我多帅吗?!”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