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第七十五章枪口下的善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74、晋江文学城

    第七十五章枪口下的善念

    整整三个月,翻云覆雨,天崩地裂。

    这件反腐涉/黑案子,是当年发生的最大的事儿,在京城牵涉面极广,据说一下子打掉了一个省部级,两个厅局级,还牵连到当年参与非法集资、洗钱的若干生意人、合伙人。涉案人员全部与外界隔离,秘密羁押,内部调查审讯。消息封锁得很严,就连公安系统内部的很多人都不知,打听不到。

    全北京城的出租车司机都在地讨论案,但是没几个人真正了解实,纯粹都是看闹,瞎起哄。

    邵钧从他爸爸那里挖不出话,只能私底下找熟人的路子,求人办事,打听罗强的处境。

    他找的是他发小楚珣。楚珣的姑姑也是有级别的,知道多事儿,楚姑姑又是看着邵小三儿打小长成这么大一帅小伙子,对邵钧特好。

    据楚姑姑零星透露的消息,姓刘的这回肯定是栽了,而且甭想再翻,上边就是不能让他翻。要说经济**案件,坐到这级别的人,哪个能一点儿没有,哪个完全干净?把柄人人都有,也都多少捏着别人的把柄。至于能不能查到你,就看上边递下去的一个眼色。

    刘这个人野心很大,这些年钱捞够了,政治上也有企图心,一心想往□里奔。现如今让调查组翻出来的,可就不止当初几百万元的经济案件,而是昔的雇凶杀人案。牵扯到买凶杀人,这人算是死定了,政治前途完了。

    至于雇的究竟什么人,杀的是谁,楚姑姑也语焉不详,讳莫如深,只说这里边牵涉复杂,案件不会对外公审,谁也说不清。

    楚姑姑观察着邵钧关切的神,忍不住问:“小钧,你认识的朋友,牵到案子里了?”

    邵钧两眼发呆。

    楚姑姑说:“这个案子影响大的,可能得枪毙几个人。”

    邵钧记不清楚那天他是怎么回到监区的。

    整整三个月,他见不到罗强,甚至不知道这人死活。

    他好些天都没正经上班,值班时间俩眼发直,站得像个一段木头,下了班把自个儿关在办公室里,就躺在钢丝小上,蒙着头,不说话,不见人。头攒了俩星期的水杯子,都快长绿毛儿了,他也不刷,臭着。监区长拿邵三爷没治,只当这人是生病还没好,咋地咋地,管不了。邵钧就这么一整天一整天地躺着,整个人都被挖空掏空了似的……

    他曾经半夜从上爬起来,就穿一层薄薄的衣服,就自己一个人儿,爬上楼顶天台,像黑夜里的一只猫,孤零零地在楼顶上游

    那时候,邵钧是真的恨罗强,彻头彻尾地痛恨,恨入体肤。

    邵钧觉得他让这人耍了,像个傻子一样,罗强最终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留给他,这人过几天就要上刑场了,一枪崩了,一了百了,然后等着邵三爷去收尸。

    他想起罗强听说程宇被劫,要出狱做活儿,那时候对他说,你帮我。

    他想起小河沟石头滩上俩人在车里亲,做/,罗强说,等以后,老子哪天出狱了,一定好好让你舒服了。

    罗强还说,你别后悔,你别怪我。

    罗强说,你三岁五岁的,老子也搞了你,老子就是稀罕你,就喜欢上你了……

    邵钧形单影只站在月光下,天台楼顶上,一股蹲到地上,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这辈子头一回知道啥是恐惧,啥叫绝望,腔子里一颗心让人扯出来一把掷在地上,留下一团模糊的,鲜血淋漓,体无完肤。

    他扯开嘶哑的嗓子,嚎啕,也不管会不会把岗楼上的武警招来,一枪把他扫了……

    那天秋高气爽,天空湛蓝无云。震动京城朝野乡里的案子,在法院开庭审理。

    各机关事先三缄其口,并未对外公开,开庭当天,法院门口仍然汇集了十几台采访车,记者和看闹的老百姓云集。记者扛着炮筒子刚一下车,就被法警和保安堵了,黑压压一群人被拦在停车场里,不准靠近法院大门。

    记者们等的就是这案子的人证,据说以一人之力生生把大人物扯下水,拉下马,供出一连串当年公安没有告破的疑案,一枚卒子将死了幕后翻云覆雨的大黑手。当然,外界流传的各种消息也都说,这枚卒子本就不是个小人物,单拎出来什么大案没做过?罗老二是谁,你们没听过?没听说过的,去问问当年西四旧巷子里的老人儿,哪个不知道江湖上有这一号硬点子。

    邵钧抽从人丛中挤过,有人拦住他,他掏兜一亮证件,带着司法部的钢印。

    邵钧一制服正装,肩上一杠两花在阳光下发亮,冷冷地说:“自己人,进去办事儿。”

    市局的装甲押解车开进院子,扯枪的特警队员跳下车子。

    戴黑头的人在记者追堵的镜头前面无表,安静而沉默,慢慢走进大门,只在经过门口时突然扭过头,看向邵钧,头遮掩下的一双眼目光如炬,分明闪烁着惊异和渴望的光芒……

    俩人就这么默默看着,四周的喧哗全部变成虚无的背景。

    邵钧其实一眼就认出来,别说戴个破黑头子,罗老二这混球,就是化成一堆灰,他也能从灰堆里把这人揪出来。

    俩人头一回见面,就是这样的形。整整五年了,邵钧是没想到,五年了俩人手拖着手拉扯着走了这么远,竟然一直都是他自个儿在拼命扯着罗强往前走,一个人的独角戏。眼前这人就一步都没往前走,这个人就一直站在原地,他妈的又往回迈回去了,一切从头开始!罗强还是那个罗强,永远都是那个杀人如麻嗜血如命伤人刻骨一意孤行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罗老二,这人即便是化成灰,脑顶上几根硬茬儿,后脑勺上一块反骨,一分一毫都不会变……

    变了的人其实是他自个儿。

    邵钧觉得人的心真的可以慢慢变冷,变硬。

    邵钧在人群里也看到了罗小三儿。

    罗战脸上的表一点儿也没比他好多少,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眶红肿。边一群小弟围着,一个个黑色西装笔,黑墨镜,神肃穆,沉默……

    邵钧那时也听楚珣的姑姑提到,罗老二有个弟弟?他弟弟也托人找过我,四处打点,到处求人。

    罗强自首这件事儿急得可不是邵三爷一个人,罗战也快急疯了。谭家势力彻底覆灭,京城少了一霸,程宇终于得救,切了半个胃,老二坐牢这么多年估摸着也该熬到减刑,谁都没料到,阖家快要团圆之际晴天降下一道霹雳。

    罗三儿现在一个平头老百姓,邵钧那样的都找不着门路,罗战跟法院检察院上边能说得上话?罗战是托边可靠的朋友朱妍帮忙牵线搭桥,找了一些关系,也送了很多钱。钱送出去了都见不着人,买不到刑,或者干脆被退回来。对方直接明白地说了,你哥哥这案子,捞不出来,没戏,你知道为啥?上边憋着要整人,罗老二要是囫囵吞枣似的轻判几年,姓刘的判不判?也判两年就放出来?其他那些小喽罗都白抓了白审了,都给放了?这哪能啊!

    这俩死对头,互相咬,到这步田地,就是一根线儿上两只土蚂蚱,要活一起活,要死一块儿死,同归于尽。

    案件是不公开审理,媒体闲杂人等包括嫌疑人家属,全部挡在大门外,不许旁听。

    候审室小屋门外,邵钧跟两个值班法警模样的人闲聊了几句。

    小法警说:“你可只能说几句啊,这马上开庭了。”

    邵钧连忙点头,给对方一一递烟,点上火:“这人以前是我手底下犯人,在押这几年就不是个省油灯,还他妈欠着我这一股烂债呢,我正想抽他呢……”

    邵钧最后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额角青筋微凸。

    邵钧推门进去了,用皮靴后跟“哐当”一脚,把门踢上。

    罗强半闭着眼坐在屋子正当间儿,手上脚上都戴着沉重的镣铐,头发长长了很多,脸颊瘦削,眉眼粗粝冷漠。

    罗强眉毛微微抬了抬,仿佛算准了这人要来,声音低哑:“来了?”

    邵钧白着脸:“来看看你啥样了。”

    罗强:“馒头。”

    邵钧狠狠咬自己的嘴唇,低声骂道:“混蛋你……”

    邵钧嘴里骂着,两眼渐渐发红,这时候甩开大步冲过去,直一拳打了过去!

    他这一拳打得,丝毫没有保留,用尽了全力。浑上下每个毛孔被罗强出的愤怒,绝望,委屈,在那一刻挣扎、咆哮着发泄出来,全部力道都汇集在拳眼上,这一拳生生打在罗强左眼眼睑下方颧骨最高处,重重的“嘭”的一声……

    邵钧打完这一拳,紧接着在他打过的地方,狠狠地,又砸了第二拳。

    ……

    罗强没动弹,既没还手,也没挡开,头慢慢摆回来,左脸立刻就挂了彩,露出一大块青紫,眼眶让邵钧打爆皮,眼角开裂出血。

    邵钧成天打沙袋,练过的,沙袋他都能打散了,打个人能不手重?

    邵钧攥拳的手抖着:“老二,这两下你欠我的,你不亏吧?我打完就走。”

    罗强扭头吐了一口,静静地看着邵钧:“左边儿眼珠子早瞎了,打也打不疼,换一个,打这边儿,来。”

    罗强说着,一摆头,把右半边脸递给邵钧。

    邵钧:“……”

    邵钧喉咙痉挛,眼眶一下子了,那一刻难受得无以附加,五脏六腑都搅碎了。

    没错,罗强是欠了他,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可是谁又欠了罗强的?

    罗强这一辈子要是就这么完了,谁来偿还?!

    一个被残酷的命运欺侮、蹂躏、玩弄的混帐王八蛋,掉过头来再去欺侮、玩弄命运,欺负全世界所有的人,罗强这一生都是这么过来的。

    罗强那天歪着头坐着,对邵钧说:“够了吗?打完完了,收拾东西,回家。”

    邵钧眼眶殷红,眼角能淌着血:“罗强,你耍我的吗?你诳我带你出去,你做活儿,然后你摆我一刀,你耍我?!”

    罗强侧过头,眼望着窗外。

    邵钧骂道:“罗强你就是个王八蛋,我真傻/我以为你能变得不一样!你一辈子永远就是没心没肝,你冷血……”

    罗强面无表地听着,只有喉结微微战栗,哑声说:“回家去。”

    邵钧冲口而出:“成,你就这样儿,永远这样儿,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三爷爷当初答应过你的话,我说到做到,你这回挂了,判死,我绝对为你收尸送终,管你管到你死那天。罗强,我这人扪心自问我对得起你,我没亏欠你!”

    “然后我就回家,立刻回家,我回家找我爸爸,找我姥爷我朋友,我找个在乎我的人结婚,我一大家子人活得好着呢,我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

    邵钧几句话下来,没把罗强怎么着,自个儿却先被出眼泪。

    他用这么伤人的话说罗强,他自己心里能不疼吗?针扎一样的疼。

    罗强眼底光芒闪烁,像是被深深刺痛了一下,那只半瞎的不会转动的眼球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馒头……”

    “老子没耍你。”

    罗强嗓音沙哑,声音像是从腔子里慢慢磨出来的,每一句话都磨出心头的血。

    “馒头,老子心里一直觉着对不住你,这些年,欠你,伤你……可是咱今天明明白白告诉你一句话,这五年,老子不后悔。这句话我搁在这儿,是我罗强说的,老子从来就没后悔认识了你!稀罕了你!欠了你!伤了你!……我没耍过你,没骗你。”

    “老子耽误你五年,不想耽误你一辈子,你还认识回家的路吗?……还认得路,走人吧,回家去。”

    罗强一张脸的表像磐石般坚毅,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令人无法抗拒,邵钧眼眶里的水哗地一下子,流了出来……

    罗强说他不后悔。

    邵钧难道后悔了吗?

    五年了俩人过,恼过,吵过,恨过,流过血,亡过命,生死一线间手拉着手抢对方的命。如果一切重头再来一次,邵钧能放得下这个王八蛋吗,邵钧会后悔过罗强这个人吗?!

    他是有血有一个人,是人就有心。他依然会,会恼,会吵,会恨,恨不得剥了罗强一层皮咬他的,把这个王八蛋吞掉,占为己有,永远不会失去。

    如果重头再来一次,他仍然会深深渴望那个紧搂着他揉乱他头发的罗强,他仍然想念在楼顶天台月光下流着眼泪吻他宠溺他的罗强,他喜欢听罗强难得腻歪地哼哼着喊他宝贝儿,他喜欢罗强偶尔发发疯似的掀开他的背心钻进他怀里啃他他,他想看到罗强纵容他的骄傲和赖皮全天底下罗老二就只纵容着他一个人,他甚至撕心裂肺地怀念罗强沉甸甸地压迫着他,撑开他的体,充满他,冲撞着他,着他!罗强没耍他,那样的亲密,是两个人的心,绝不是假的……

    他不敢想象罗强有一天就这么踏上绝路。

    他不相信俩人之间就这么完了。

    “老二,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你甭以为,你这么一甩手,就可以抹掉这么多年的一切,我跟你没完!”

    “我付出过,我付出了这么多,你甭想!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放过你个混蛋!!!!!”

    邵钧脸上的泪挂在腮帮上,幻想时间永远停留在五年前曾经的美好,他站在大场上,迷人的阳光下,掀起背心,笑着,望着罗强……

    罗强眉目中明显流露出发自内心的震动,动容。

    他终究还是轻看了邵钧这个人。他算准了一切,恐怕就是没算到,邵钧不放手,邵钧死都不愿意放弃他。

    邵钧那时的表无比委屈,绝望,额前的发帘湿漉、凌乱,像个伤心无助的孩子。

    这个伤心无助的孩子罗强多年前就见过。这张脸他无比熟悉,从无数背景杂音中慢慢浮现出来,烙烫在他脑子里,清晰而尖锐。

    罗强那时候用冰冷的枪管子抵着邵钧的额头,邵钧的发帘就是像现在这样,汗湿,凌乱,眼神恐惧无助。

    罗强一把抢过邵钧手里的玩具枪,翻来覆去把玩,觉得好,比自己当年拿小木条和铁丝绑出来的那把木头把子枪,简直好太多了。

    他小时候跟蹲在门槛上的罗小三儿承诺过:“等哥以后有钱了,给你买一把真枪。”

    罗强低头看了看呼机上的信息:“哥,我做炸酱面葫塌子,等你回家就下锅。哥,等着你呢。”

    他缓缓抬起头,瞅着邵钧吓傻了的一张脸,比他家三儿还年轻三四岁的一张嫩脸。

    小钧钧眼睫毛上挂着泪花,小孩怪可人疼的。

    很多事冥冥之中老天注定,恶与善一念之差,地狱和天堂相距仅仅一步之遥。

    罗强那时收回枪管子,拿枪管拍了拍邵钧的脸,掉转消失在人海……

    罗老二做完活儿,回家吃了两大碗炸酱面,四大张葫塌子,抹掉嘴唇上浓浓的醋汁蒜泥,当天晚上就跑路去了香港。

    他照着那个牌子,给他家小三儿买了一把跟邵钧的玩具枪一模一样的枪,高精仿真的,还带橡皮子弹,能瞄准能扫,简直酷毙了。

    这一趟自首,罗强把那支玩具枪也交代了,上缴了。

    罗战小时候拿到他哥的礼物,特稀罕,珍藏这么些年,跟邵钧一样一直蒙在鼓里。冲锋枪的手柄夹层里,其实还夹着一大卷东西。

    那是罗强从秦成江上摸到的文件,里面有帐目,非法交易的证据。罗强当时就留了心眼儿,把东西截留了,没交给背后的人,留做后上天入地的“把柄”。他将东西巧妙地塞进枪的把柄里,交予他宝贝弟弟收藏着了。

    就是这一卷证物,让罗强带着一的鲜血与罪恶,堕入最深的地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份量足,虐得爽歪歪咳咳,经历过这么多波折,二哥和馒头在感面前都会更成熟,最终会认清楚很多事的,大家别急,慢慢来。

    监区长说过这文儿是he的对吧,甜甜蜜蜜大结局有的吧,4p无节神马的有戏份也素有的哈,这些需要再强调一遍嗯【泥垢!监区长顶着满脑袋西红柿臭鸡蛋跑走……

    【感谢青色羽翼、墨非白的火箭炮,感谢little麟的手榴弹,感谢little麟、逍遥神剑、不离不弃、daimei1130、eiriyuki、聃、陈卓、violetxi2011、gallery的地雷,这么虐还能收到地雷,好感动,谢谢大家,一定速度甜回来哼哼!

    眼泪汪汪的猫钧儿:“姓罗的大混蛋,我不会原谅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