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第七十四章第二次自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73、晋江文学城

    第七十四章第二次自首

    罗强的腿走路不太利索,不能登高爬梯钻上钻下,厂房楼顶天台是没法去了,邵钧干脆把这人带进自己办公室,屋门一关,谁也管不着三爷爷。

    罗强坐在椅子里,两腿不太自然地半伸开着,又伸不直,那姿势看着别扭。

    邵钧蹲在罗强旁,撩开裤子,摸了摸这人膝盖上两块明显肿大的髋骨,皱眉:“怎么搞的?他们折腾你了?……这一帮什么人啊?”

    罗强嚼着烟蒂,毫不在意,摇摇头:“没有。不至于的,老子没事儿。”

    调查组突审罗强审了半个月,毫无成效,罗老二是蚌壳做的硬嘴,一有棱有角的硬骨头,问不出一句案

    调查组这么搞,也是迫于上边儿压力,破案的期限,急于给某个人物定罪。姓刘的那不成器的祸害儿子,刘晓坤,因为持枪打伤程宇的案子,已经在看守所蹲了一年,既判不了刑,也不放人。背后的几股力量角力博弈,刘家父子如今就是势如危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捞不出儿子,老子也朝夕难保。这一家子命悬一线,濒死反戈一击,怎么可能轻易认罪伏法?

    直至目前,纪委只掌握到一桩几百万的受贿案。几百万这个数字,高不成低不就,打掉一个机关科长、派出所所长还差不多。要想弄倒一位帝都省部级高官,这个金额的犯罪说出去让全国人民笑话你们当官的无能,贪的也忒少了,搁谁谁都不信。

    然而,更多的内已经深埋了十多年,很难找到证据。公安手心儿里捏的唯一一个最有力的活的人证,就是罗强。

    罗强说与不说,就关乎着后台垮不垮。

    邵钧心急,追问:“到底什么案子,老二你跟我说实话,你犯啥事儿了。”

    罗强避重就轻:“挖坟掘墓的旧案子。”

    邵钧手扶着罗强的膝盖:“你跟我说,我还能找人帮你,或者我去求求我爸,别他妈再审了。”

    罗强意味深长地看着邵钧,摇了摇头。

    邵钧在办公桌前心烦意乱地翻文件,绪焦躁,走来走去,突然扭过头,两只眼珠放着光,直直盯着罗强,说:“老二你脑子里想什么?我告诉你,你甭给我胡来,甭想!……又是因为你们家三儿,对吗?!”

    罗强沉默地看着人。

    邵钧这脾气上来了,心里特憋不住火,这么多天的等待,煎熬,他把脑子里的存货像煎烙饼一样翻来覆去想了好多遍,零星点滴的信息拼凑到一起,想明白了,愈发的忍无可忍。

    要不是顾忌这姓罗的大小两个混球兄弟深,他真想出去揪着罗小三儿,讨个说法,他想揍人。

    邵钧指天画地地跟罗强说:“老二,你就一大混蛋,大傻蛋,我知道你这会儿心里琢磨什么呢!我也是警察,这事我早都调查清楚了,姓刘的是你仇人,也是你弟的仇人。他儿子刘晓坤,我见过,我也认识,我们圈儿里都管丫的叫‘刘大傻’。这厮从小就是呆霸王,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看丫不顺眼的人多了。刘晓坤吸毒,藏/毒,被程宇抓过,打过,结了梁子,好几回挑事儿,寻衅报复伤人,这回进拘留所,又是程宇亲手抓的人。”

    邵钧脑子转得飞快,连珠炮似的:“老二,你是为你弟,对吗?你也知道,姓刘的这回搞不死,出来了就是第二个谭五爷,绝不会放过罗战和他那口子!所以你想把姓刘的一家子翻进去?”

    罗强冷冷地接口:“姓刘的几次三番想搞死我,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老子能饶了他?老子咬死他。”

    邵钧脱口而出:“你咬他,他再咬你咋办?你把你自个儿也折进去,值得吗?!”

    罗强哼道:“值不值的,等着他们把三儿折进去、把三儿害了,那害得还不是老子的人?我等他先下手吗!”

    邵钧难以置信地瞪着罗强,想不到事到如今,罗老二还是这么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的熊玩意儿。

    罗强为谁?说是为他自己讨还公道,归根结底他妈的还不是为罗战!

    要不然罗强早不咬晚不咬,牢里憋这么多年,眼瞅着都快能减刑了,就赶上罗战那边遇险出事,又要把自个儿搭进去?!

    “老二你到底想什么?现在蹲在牢里蹲十五年的人是你,现在在外边儿当着大老板做着买卖吃香喝辣的人是你弟,你还要咋样,你毁你自个儿吗!你就这么糟蹋你自个儿吗?!”

    邵钧脑子里那根筋转不过弯,一遍一遍地琢磨,胡思乱想,恼怒着,恨着,嘴唇都哆嗦了。

    罗强的眼神像被微微刺痛,似乎想要解释,却最终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他面无表看了邵钧一会儿,扭开脸,默认了邵钧所有的指责,一副“老子就这样儿了你怎么着吧”的冷感。

    罗强最近头一回进到邵钧的办公室,才知道邵钧现在有了单间,屋里除了办公家具,还有一张

    极其简陋的一张钢丝,垫了好几层被褥。这种勉强能睡个整夜,一翻就咯吱咯吱四处乱响,硌得人肋骨疼。罗强都不睡这种,更别说邵钧这少爷出贵人儿,这能舒服?每天晚上睡得能踏实?这样体能好?

    头柜上乱七八糟,摆了五六个马克杯,有残留着咖啡底子的,还有中药底子的。邵钧手懒,平时在家就从来不干活,都是保姆伺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儿。现在没人伺候了,他咋办?这小少爷每天用完一个杯子,搁那儿攒着不刷,等攒齐了一星期的杯子,一块儿刷,洁癖都快给矫过来了!

    邵钧现在体也不好,怕着凉,怕冻。监区办公楼可比不得城里的首长大院,水龙头没有二十四小时循环供应的水,邵钧每天都要拎两只暖壶,去锅炉房打开水,拎到屋里,自己拿个脸盆和脚盆洗洗,泡泡,暖和暖和,再缩到被窝里……

    罗强冷冷地看着,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三馒头这小孩,就是在坐牢。

    原来一个人、牵挂一个人的方式,就是不顾一切把这个人掌控、锢在旁,占有对方感和生活的全部,直至毁了这个人。他以前毁小三儿,现在毁馒头。当初一个眼神几句话,把弟弟从正道勾得堕入歧途,辍学混道,如今罗小三儿离开他了,成家过小子了,他现在手心儿里徒劳地攥着的最后一个念想,就剩下邵钧,所以才会死摽着不放手,一点一点压榨啃噬这个人对他的信任和心软,极端的自私,残忍……

    邵钧直到后来都记得很清楚,罗强那天极为反常的举动。

    罗强抬眼看着他,深深地看了很久,问:“馒头,你这是第几回住院,自个儿记着吗?”

    邵钧心不在焉:“感冒,没事儿,你甭听医生咋唬。”

    罗强哑声说:“第四回了。你自从肚子上开了一道拉锁,第四回住院。”

    “四个月,你一共在医院待了七十八天。”

    邵钧说实话自个儿都记不清数,却没想到罗强一天一天地给他数着。邵钧每回去医院、不在监区的子,罗强晚上躺在上,手指甲在枕边墙壁上划道,邵钧不在一天,他就在墙上划个道。邵钧住院七十八天,就是有七十八条道子深烙在罗强心口上……

    邵钧心里一软,摸一把罗强的头发,哄道:“你小瞧我,我哪有那么弱不风?我多牛/你没见过?”

    罗强两眼发直:“你就是这么弱不风,你一辈子都这样了。”

    两个人怔怔地对望,罗强忽然伸出手,声音低哑,难得温存:“宝贝儿,来,让老子抱个。”

    每一回这样,邵钧都像着了魔,勾了魂,下意识地,就把罗强的头揽在怀里,用力揉了揉脑瓢上坚硬的发茬。

    罗强那天就一直坐着,一言不发,一条胳膊环着他的腰,脸埋进他怀里,在他肚皮上,刀口愈合的位置,嘴唇贴上去,贴了很久……

    两天之后,罗强自首。

    罗强用所有人都没料到、纪委和公安调查组都措手不及的方式自首了。他在犯人每周反思教育课例行公事下发的自检揭发材料上,写了几句话,监区长收到材料后,当时就发觉事极其重大,不敢轻动,第一时间通知了邵局长。

    邵国钢那时候面色凝重,眉目间暴露出重大事件发生时具有职业敏感的隐隐兴奋,亲自带人来清河监区提人。

    罗强出现的时候面无表,歪着头,含着烟,一句话都没说,跟随邵局长上了押解车,漠然的神就好像手底下的小弟过来接他进城观光一样。

    罗强让人带走,邵钧是在场上听说的。

    他当时整个人都懵了,木了,傻了,几乎快要崩溃了……

    罗老二自首了?罗强怎么了?罗强让公安专案组带走了?

    他外都没穿,穿着跨栏小背心,发疯似的往外跑。

    他跑出去,公安的押解车已经开出了大铁门,邵钧发疯似的吼,嗥叫,喉咙嘶哑,浑痉挛颤抖。

    墙上的小武警跟他对着吼,你回来,你谁啊,回来,再不回来我们开枪了!

    邵钧孤零零地站在大铁门前,猛然回头,毫无血色的苍白的一张脸,对着武警的枪口。

    “开枪啊?你们他妈的给三爷爷开枪啊?!”

    “往这儿打!”

    邵钧用手指戳着自己颤抖淌血的心口……

    作者有话要说:监区长今天短小君了呜呜呜,没交待的事会慢慢交待嗯不急不急啊,熊抱每一只!

    【感谢追文的读者,感谢kar的火箭炮,感谢violetxi2011、猫猫姐、夜鸦1847、逍遥神剑、不离不弃、wowo17171717的地雷~抱抱大家!

    猫钧儿:“老二,你肿么了肿么了,快来抱抱啊~”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