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第七十一章绝处偷/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70、晋江文学城

    第七十一章绝处偷/欢

    整栋楼被**的人包围,谭五爷尸四周拉起**的警戒线。

    这座住宅小区共有五座井字高楼,每栋楼二十五层,楼里住着上千人。这一出事,现场堵得人山人海,里外水泄不通。杂七杂八的社会车辆和出租车停在路边儿,甚至有司机专门跑下来看死人。

    正是这些围观看闹的人,客观上掩护了邵钧在现场的存在。**越来越多,邵钧拼命压低帽檐,眼角紧张地扫视周围的动静,生怕从哪个地方冒出个把**局里的熟人,认出这车里坐得是邵国钢家的公子。

    邵钧心里也急,不断伸手摩挲裤兜里的手机,想要不要给罗强打个电话。

    罗强叮嘱过他,千万别打,别回头老子好好的事儿没有,你一个婆婆妈妈的电话打过来,再暴露我!

    邵钧正想着,头顶“嘭”、“嘭”两声!

    他浑一激灵,抬头看,一个穿协警黄背心的小青年用手狂拍他的挡风玻璃:“嗳,嗳,干嘛的你?”

    邵钧镇定地摇下玻璃:“怎么啦?”

    协警一挥手:“这条道戒严,不能停了!你调头,停马路那边儿去!”

    邵钧着他那一口很diao的腔调,嘟囔着:“青天白一条大马路的,干嘛不让我停车啊……”

    他从帽檐下投出冷冷的一瞥,环伺四周,发动车子,迅速一溜烟走人。

    邵钧拣了个路口转弯隐蔽处停下来,只露个车股,停下来以后又觉着不好,他这么溜了,罗强出来找不见他,着急了,暴露了,又没人接应,可咋办?

    他这前思后想得,当真是关心则乱,一咬牙掏出手机,拨了罗强的号码。罗强的手机和号码都是他事先为做活儿特意为对方准备的。

    手机铃声从后响起来的时候当真把邵钧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天灵盖差点儿撞上车顶!

    他猛一回头。

    罗强的手机孤零零地躺在后座上。

    邵钧两掌狠狠砸在方向盘上,撅着嘴,低声咒骂。

    这混球忒么的早就算好了,知道三爷爷忍不住了肯定要打电话,故意不带任何联络工具,就让他这么心烧火燎地干等……

    也难怪邵钧着急,他了解**队勘察凶案现场的路数:外围协警封路**现场,核心队员定然已经持枪进入大楼,封住楼道各处出口,罗强怎么可能跑得出来?!

    邵钧想着,想着,脖子上的汗都下来了,眼睫毛湿漉漉的,心里突然特别发慌,害怕自个儿再也见不着罗强这人。

    感到这份儿上,真是只有濒临险境生死之间才能深刻地体会,自己得是有多么在乎这个人,要命地在乎着……

    邵钧打火发动车子,打算再去现场转一圈儿,希望能接到罗强。他刚要踩油门,耳后方的车门让人轻轻拍了一声。

    熟悉的影夹裹着烟火味儿和血腥味儿闪进车厢,罗强仍然保留着冷酷的表,眉心处甚至残留着剑影刀光的煞气,风尘仆仆,口带着沉沉的喘息。

    罗强:“走。”

    邵钧怔怔地,失去位置的心忽然就摆回了正位。

    罗强平静得可怕,哼道:“等急了?”

    邵钧:“……”

    谁等急了?邵钧心里踏实了,从后镜里甩给罗强一个骄傲的眼神,牙齿狠狠咬住烟蒂,把尚带火星的烟股用舌头潇洒地一卷,卷进嘴里,享受似的嚼了几口,学罗强的样子。

    车子缓缓滑进车道,不急不徐地开走,迅速消失在茫茫车海之中……

    罗强丢下昏迷的程宇从屋里出去的时候,**队的人已经开始逐层扫整栋楼,搜寻嫌疑犯。罗强是慢悠悠地从井字楼另一侧的消防楼梯下去,拎着工具箱,中途还装作在楼梯间里检修电线,从警员眼皮子底下溜走,混到歌舞厅一群男女之间,涌出大门……

    罗强这时候敞着腿坐在车里,扬起脖颈,深吸了几口气。

    他突然想起什么,拣起手机,迅速发了两条短信,随后把手机卡卸掉,碾得粉碎,碎屑从车窗丢开。

    他剥开翻转着穿的外衣,露出前一片喷溅上的血迹,浓烈的腥气充斥车厢。

    邵钧什么都没问。

    还问什么?

    只要这王八蛋回来了而且还活着就成,其他的邵钧什么都不想问。

    罗强脱下大皮靴,丢还给前座的人,换上自己的布鞋。

    他心里突然不忍,有些愧疚,冷静的躯壳之下是汹涌着的强烈的绪,从后一把捏住邵钧的脖颈。

    罗强的手缓缓向下滑,覆在邵钧口上,哄孩子似的揉了揉,嘴唇贴着邵钧的头发,难得温存,像是安慰对方,你放心……

    当,两人没有停留,开车迅速出城。开到事先计划好的地方,他们换了辆车,重新坐回邵钧自己的车子,神鬼无踪,让人追查都查不到影儿。

    他们在一处荒郊野外歇脚。邵钧很熟悉清河郊区的地形,把车开到附近山脚下一处有水的地方,大河在这里化作几条琐碎娟细的溪流,清澈的泉水在布满青苔的大鹅卵石上潺潺流过。

    车子停在坑洼的石头滩上,河边点起一堆篝火,销毁掉带血的衣物和工具。

    罗强瞧了一眼邵钧,手指一点,提醒道:“你的靴子。”

    邵钧:“嗯?”

    罗强:“回头记着把靴子处理掉,我穿过,上面有血。”

    邵钧:“嗯。”

    罗强不放心,又叮嘱一遍:“别忘了。”

    邵钧:“……知道了。”

    山崖峭壁上挂下一道小瀑布,形成一条一米来宽的薄薄的水帘子。水倾泄到石滩上,长年累月的侵蚀,注出一块浅潭,水声清脆。

    罗强边走边剥掉里面最后一层衣物,把自己剥到一/丝不/挂,跳进水潭。

    邵钧钻到车后座上,收拾打扫车厢中的残迹,不时回头瞟一眼某人。潭水最深处没到罗强的大腿根。罗强径直走到山崖下,将自己的体罩在小瀑布里,让冰冷刺骨的山泉把他从头到脚浇了一个透!

    罗强仰起头颅,向崖顶望了望,目光出神。

    几丈高的山崖上/露出块块岩石,岩缝里爬满植物,处境极其艰难,仍然顽强汲取着山巅鲜润的空气,**自在地生长。

    罗强张开嘴,让冷水砸上他的脸,他的喉结,口,冲洗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他浑让水柱砸得生疼,肩头和口的皮肤冻成某种暗红色,冲下来的水顺着通红粗糙的指尖流走,像是洗掉他双手沾满的鲜血。

    罗强攥紧两只拳头,放开喉咙,在浓密得让人透不过气的水雾里长长地、一声一声地嘶吼,发泄口处积压多年的一团野火……

    他出狱了,为了心里头牵挂的人。

    他现在就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看一眼前路的风景,再掉过头一步一步地回去,还是为了心里牵挂在乎的人。

    两个人一个在潭里,一个在岸上。

    邵钧痴痴地看着罗强,两眼模糊失神。

    罗强也望着他,整个体裹在水中,冷峻的眉目让激流冲刷得更加深刻,清晰,像一块青色的完美的雕像。口和腹部每一道线条都无比锋利,小腹上一丛微卷的浓发让泉水梳理得平滑,黑亮,在水面上打了个漩涡,毛丛里露出雄伟壮硕的阳/具。

    空谷幽响,四周静得能听到对方腔中鲜活有力的心跳。

    邵钧脸色苍白,喉结滑动,伸手去解脖领上的扣子。

    他的手指甚至不停发抖,极度忙乱而兴奋,扯开衬衫,露出光洁的膛,然后毫不迟疑地脱掉了裤子。

    他头一回在罗强面前抛掉全部的高傲和矜持,将自己从头到脚剥个精/光,**从指尖狠狠地甩脱,像在绝境中发泄满腔的愤懑!

    邵钧急促地呼吸,光脚踩着坑洼硌人的碎石头,迫不及待跳进水潭。

    他才一跳进去,“嗷”得惨叫一声,像一条光/溜/溜的小白鱼儿,几乎直从水面上蹦出来!

    刺骨的寒凉让他下半立时浮出一层小痘,血都凝住了,太冷了!!!!!!

    这水简直太他妈冷了罗二你个大混球你不知道水冷吗!你还泡在里边儿,“守株待兔”,等着我跳,你这不是坑我吗?!

    邵钧嚎叫着在池子里扑腾,明明会水的,几乎快要让齐j高的一潭子水呛个半死。罗强这时候猛地钻出水帘,迈开大腿向邵钧冲过来,一把将几步之外的人抱进怀里……

    邵钧极度受凉挣扎的毛孔瞬间被罗强宽阔的膛裹住,一股气化了他的心。罗强的脸在一层水膜覆盖下有些虚幻,动时痛楚的眼神甚至不太真实,让他发抖。罗强狠狠吻住邵钧的嘴,随即就得到了最烈沸腾的回应,烘烘的口唇交缠在一起,吸着,啃咬着。罗强咬邵钧的嘴角,亲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脖子,亲自己最钟的小孩,用**的口晤邵钧冰凉的体。邵钧眼睛发红,鼻头都红了,也不知是冻得,还是着急,或者是过分激动,脸色又红又白,体战抖得像一只兔子!

    两个人互相攥着对方的体,用力抚摸,摩擦,亲吻,像亲不够似的,无比地迷恋。

    幕天席地,山水之间,漫长的人生仿佛最终汇聚到时光的一点。此时片刻的激和温存,胜过人间过往与未来的万水千山,山巅天际划过一道漂亮的虹。

    罗强能感觉到邵钧在他怀里冷得发抖,手指尖发白。他扯开不停啃着他的人,突然一低头,拦腰一把,把人扛起来!

    “嗳……你……啊――”

    邵钧让罗强从水里拽了出来,整个人天旋地转。他光着股,挂在罗强肩膀上。

    他在罗强前乱蹬,随即就被罗强毫不客气地一手揽住大腿,另只手一巴掌抽到股蛋上:“别瞎挣吧。”

    “啊――”邵钧低声怒吼:“你打我?!”

    罗强扛着人走上石滩,走回车子,一把将人塞进车后座,压了上去。

    车后座就那么一米宽大点儿的地儿,俩人侧躺着,紧紧环抱,把对方拼命按着填进自己怀里。可眼前这么大个人儿,该怎么抱,怎么填,才能把这人安安稳稳地填到口里,装到心里,再也不放出去,不放手……

    邵钧从来没像这回这么主动,摁着人把罗强摁在后座上,骑了上去。

    罗强一掌挣脱,沉着嗓子道:“你干啥?”

    邵钧眼珠黑黑的,也不说话,居高临下,后颈弓起来,像一头焦渴的雄动物,这时候一低头,一口咬住罗强口的一颗红点!

    “嗯……我/……你妈的……”

    罗强被咬疼了,正要发飙,邵钧的嘴巴顺溜地向下游走,一口一口在他小腹上撕咬,咬出一串深邃的牙印,气呼到两腿之间,突然张口叼住他的阳/物!

    “嗯……”

    罗强脖子猛地梗起来,双眼瞬间失神。他惊异地瞅着邵钧埋头在他两条大腿之间,没想到邵钧会这样。

    罗强刚刚用山泉冲刷过体,整个人皮肤上浸透着一股清爽人的寒气,下/因为被冷水激着,有些发软,呈现半勃/起的懒散状态。他让邵钧这么一含,浑的血都烧起来,血在大脑里涨溢,顶得太阳薄薄的表皮快要支持不住,血浆怒啸着冲破血管,全部向下半冲去……

    邵钧眉头微微皱着,张着嘴,含进来了,才发觉不知道怎么。罗强那边儿都千军万马奔腾啸叫着冲向独木桥了,他这座颤颤巍巍的桥这会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骑虎难下。

    罗强两只手肘撑着上,低声哼道:“会做吗?”

    邵钧口齿不清地咕哝着:“没……做过……练练手。”

    罗强忍不住笑了,心里喜欢,指点道:“嘴唇拢起来,把上下牙收了,别他妈再咬了我。”

    邵钧不乐意地哼哼:“那么多事儿……给你就不错了……”

    罗强傲慢地问:“你不给我,给谁?”

    邵钧从睫毛下翻个白眼儿,含混不清地威胁着:“你再废话,我真咬你……”

    邵钧虽然没给别人干过这种活儿,可毕竟都是男人,脸皮厚,没节,学啥都学得快。

    要是别人让他做这个,邹师兄敢让他做这个,他一准儿直接一脚闷丫脸上,把人踹底下。

    可是邵钧想给罗强做,不为别的,也不是为了**小班长到底查没查冷藏车的赌注,就是喜欢眼前的人。罗强在别人那儿总是得不到最好的,在自己这儿,邵钧就想给罗强最好的,让罗强舒服,痛快。

    他用舌尖认真勾/罗强的轮廓,口腔慢慢地磨。他甚至能感觉到这家伙在他口中迅速变大,饱胀,涨满他的嘴,出阳刚勃/发时最完整、最完美的形状。罗强的雄/物硬朗颀长,雄风毕现,根部粗壮的围度让他都吞不住,坚硬灼的东西不停扫着他,燃烧着,冲撞他的喉咙……

    “你……怎么还……”

    邵钧咕哝着,刚想抱怨,你这玩意儿忒么的怎么还越长越大啊,罗强在他嘴里就又肿了一寸,跳动着冲撞他的喉咙,把他后半句话生生堵了回去,一个字都哼不出来!

    邵钧极力忍着,坚持着做。罗强在他下慢慢仰过去,难耐地粗喘,下腹部八块腹肌因为快/感刺激出愈发刚劲的线条,在他眼前颤动,让他眼球发,更加兴奋。他用力地撸/,抚摸罗强两条肌纠结的大腿,听着这人腔里振出男人被/火催磨出的粗重短促的呼吸。

    罗强两眼发红,仰脸喘着,让眼前这不省心的馒头折腾得,一颗老心在油锅里翻滚煎熬,都快要熬酥了。

    他两手捧着邵钧的脸,迷恋地看着人,胯骨一波一波送进邵钧的口,看着这人吸含着自己粗壮的阳/具从眼角缓缓洇出眼泪的难受模样。邵钧委屈时的表人,眉毛颤动,眼尾修长,睫毛上挂着水珠,眯着眼皱着鼻子,像猫一样……可是这人脖颈上结实的青筋,凸起的喉结,肩膀处袒/露的线条,又分明勾勒出一个成年男人的健美和阳刚,乍看略微违和,凑一起却又妙不可言,这么一副模样,足以让罗强疯狂,让任何人疯狂!

    罗强无法自持,两条大腿猛地一夹,把邵钧连头带子都裹在中间!

    邵钧让他如此粗暴地一拧,脸顿时涨得通红,倒不上气儿——

    作者有话要说:钧钧被二哥打pp了好萌哈哈!求花花和虎,大家周末愉快~

    【感谢shifugui的火箭炮,感谢little麟、grace、小默的手榴弹,感谢九月不再来、龙龙、7兮也、逍遥神剑、不离不弃(x2)、7、快乐咩咩、豫鸿、apple(x2)、麻包、mp00016792422dql.sdo、以后了的、只有海没有你、s、陈夭夭的地雷,还有两位扔雷的读者没显示名字记得在注册信息里填昵称哦!熊抱每一只追文的读者~mua

    陌监区长旁白:“萌猫钧钧,又用肥白的pp**二哥了哼……”

    (这好像是群里哪位读者的美猫猫,看到了出来认领一下哦抱~)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