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69、晋江文学城

    第六十九章二哥扁太狼

    对于罗强来说,他这趟做活儿最大障碍,就是无法事先得知程宇被囚仇家藏的地点。以往做活儿,他都有充分时间和机会设计线路,甚至提前勘察现场,下设局。

    罗强想了想,跟开车的人说:“盯着小三儿的动静就成。”

    邵钧边开车边皱眉:“被劫的又不是你弟弟,你这时候还盯你弟弟有个用?”

    罗强:“我不盯他盯谁?老子反正不知道姓谭的在哪。”

    邵钧:“那我们咋样才能找到程警官?”

    罗强粗糙的手掌从后面攥住邵钧的脖颈,没有使力,轻轻地玩弄细致的颈窝,像是在思考,缓缓道:“谭老头子想暗算三儿,所以我就盯三儿,姓谭的只要一露头,我就灭了他。三儿现在也一定满世界在找,找他们把那小条子弄哪了,我只要盯他一个,看他去哪,就是顺藤摸瓜,一摘摘一窝。”

    邵钧脸上不由自主浮出恋慕的小绪,从后视镜里深深望了罗强一眼。

    跟着罗强办事儿,听这人指挥,心里特有谱,踏实。

    他是**,他现在做的就是断头的买卖,可是他从来没这么过一个人,为了罗强,他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从清河飞速进城这一路上,罗强可也没闲着。

    邵钧在前头开着车,不时从后镜里扫上一眼,眼瞧着车后座上那位爷剥掉一湿漉漉的衣服,几乎剥个精/光,然后乔装打扮,改头换面。

    罗强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儿,不仔细看,连旁最亲密的人都能唬一跳。他这两天故意没刮脸,蓄了胡须。他的毛发厚重浓密,胡茬刺刺拉拉地布满嘴唇四周和下巴,还特意用白色颜料渲染出须发凌乱花白的效果,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他换上一电工装修工的工作服,再扣上安全帽。这衣服一穿上,车厢里立刻充斥一股子浓重的烟尘味儿、汗味儿、石灰粉味儿、油漆味儿,熏死个人,呛得邵钧忍不住掩住鼻子,想离这人一丈之外。这也是罗老二特意要的,说,你甭给老子上商店买一新衣服,老子就要旧衣服,工地工人穿过三个月从来没洗过的衣服!

    邵钧给罗强准备的装备填满了一只大号编织袋,罗强低头翻检一遍,挑眉问:“没枪?”

    邵钧开车目不斜视,故作平静,反问道:“你要枪干嘛?……需要那玩意儿吗?”

    车厢里蓦地陷入一阵沉默,俩人心里确是各自波涛暗涌,各有各的盘算。

    罗强眼望着窗外,漫不经心,面无表:“馒头,停到派出所附近就成,你甭过去了。”

    邵钧声音轻飘飘的,语气却透着执拗:“我为啥就不能过去?”

    罗强:“让人看见你……老子自己去,不会拖累你。”

    车子猛然往路边一拐,窜上人行道,车轮因为急刹车而发出尖锐的抗议。

    邵钧两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眼睛瞪着后视镜,半天说不出话。

    罗强敞着大腿坐在后座上,也不说话。

    邵钧终于忍不住,问:“老二,还能有别的路数吗?……不杀人成吗?”

    罗强:“谭老五必须灭。两家结仇到这个地步,这人不死,将来永远是个祸害,老子也没办法成天守着小三儿,护着他和他边的人。”

    邵钧提高了声音,忍无可忍:“你手上沾血,攥好几条人命,就为了你们家三儿能过上太平子?!”

    罗强冷冷地说:“老子手上不是没沾过血。”

    邵钧:“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儿吗?”

    罗强:“你这辈子第一天认识老子吗?”

    车子停在后海派出所胡同口,隐蔽在几棵老槐树后,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流掉的都是深深的煎熬。

    两个人一前一后,都看着窗外,都不说话,手指不停抖落的烟灰暴露着凌乱飘散的绪。

    做这么大一个案子,邵钧不是没挣扎过,不是没想过。对于陷入这个局的所有人,这就是一个无法逃开的劫。程宇一正气,嫉恶如仇,残废的一条手臂和所遭遇的一次次劫难,就是这人为感付出的终生的代价。就冲这一点,邵钧佩服程宇,甚至难得对一个人生出某种惺惺相惜的绪,都是爷们儿,都是为了自个儿心里那个人。

    罗战这么程宇,为了救程宇他可以送掉全部财产,宁可不要自己的命,为了这些年最让他在乎的小程警官,为了大杂院里他一路孝敬过来的大妈大爷、大叔大婶,他这一回必然要肝脑涂地,义不容辞。

    而罗强呢?罗强就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弟弟的债,这辈子来还债,一次一次地为罗小三儿捐掉老命,吃苦受罪。哪天罗强即便是真为罗战死了,罗战或许都不一定知道,他哥哥究竟怎么死的,究竟为谁死的,这辈子都为谁活着?

    邵钧呢?邵钧就是为罗强。

    三爷爷平里多傲气、高贵的一个人儿,富贵不能,威武不能屈,他在乎过谁,怕过谁?啥时候跟牢里的犯人蛇鼠一窝瞎混过?队里曾经有不止一个犯人想花钱贿赂他,买减刑的有,买工分的有,买保外就医的也有,邵钧沾过那些?稀罕钱?就为了罗强,他快要不认识他自己,这辈子就跟罗老二毁在一处,俩人一起烧成灰儿,化成烟……

    罗战那边刚在电话里跟谭五爷谈了一轮,程宇在电话里艰难地**。

    躲在暗处的人,眼瞧着罗战开着那辆吉普车回来。罗战停下车,趴在方向盘上,嗷嗷地放声嚎哭了好一阵,哭得肝肠寸断。

    罗战从车里出来时,让人快要认不出来,脸瘦了一圈儿,胡子没刮,眼睛肿成两只开口的大石榴。

    罗强隔着玻璃冷眼看着,低声骂道:“没出息的小王八蛋……”

    邵钧远远地望着罗小三儿,问罗强:“哪天我要是出了事儿,被人劫了,你不难受?你不哭?”

    罗强哼道:“谁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宰了谁,哭管个用?”

    邵钧赌气道:“罗战是哭他家那口子呢,程警官出事他能不心疼?他随便哭别人吗?……我就觉着罗战爷们儿的。”

    待到罗战再一次从派出所小院里大步飞奔出来,两只大红石榴放着光,两手激动得发抖,手里还抱着装赎金的密码箱。

    罗强一眼瞧见,立刻吩咐邵钧:“**确定地方了,瞧那遮遮蝎蝎的样儿,跟上那臭小子。”

    那天,**局专案组的刑侦专家,依靠罗战提供的程宇的口讯,用仪器分析剥离出程宇留给他们的一系列暗示。手机讯息里留下某条大街极有特色和标志的噪音,某一栋楼歌舞厅的扰民声,施工队的装修声,炸酱面馆跑堂的吆喝声,程宇甚至一边吐着血,一边用咳嗽声吐露出一连串摩斯密码暗号,精确到某个楼层……

    车子缓缓滑出树荫的遮蔽,悄悄跟住罗战的车。

    罗强从行李包取出一把锋利的改锥,一把厚重的机械钳。

    他瞥见自己脚上穿的敞口布鞋,皱眉道:“老子忘了让你带双鞋。”

    这人平时只穿布鞋,就没替换的鞋子,而且穿鞋喜欢趿拉着,鞋子永远都买大一号。

    邵钧在驾驶位上弯下腰,解下一只大厚皮靴,头也不回地扔到后面,再解下一只,都扔给罗强:“我鞋结实,硬头的,你穿我的。”

    罗战把车停在鸟巢东路一栋二十多层高的公寓楼下,提着钱箱急匆匆奔进楼。街上行人密织如梭,没人注意到发生在隐秘处的罪恶,以及即将上演的生死一线的惊心动魄。

    罗强脸色蓦地沉下去,稳稳地拎起工具箱,正要闪追上,被前座的人一把揪住领口!

    邵钧薅着他的领口,十指几乎钳着他的脖子,眼底发红,像是突然就后悔了,不愿意放人。

    罗强眉眼间看不出一丝绪,攥住邵钧的手,一下、一下地掰开手指。

    邵钧哑声问:“你去这一趟,还能回来吗?”

    罗强说:“老子知道你在这儿等,当然回来,老子又不会跑了。”

    邵钧声音发抖:“你知道你今天要是有个好歹,折在里边儿,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怎么办?”

    罗强平静地说:“老子知道,你把我个犯人私自弄出来,如果不能全须全尾原样带回去,我这人要是没了,你的警徽警衔警服就都甭想要了。”

    邵钧一愣,心里千般万般的委屈骤然爆发,红着眼睛骂道:“我他妈都到这份儿上了,还在乎警徽警衔吗?”

    “罗强,我是为你,我他妈都是为了你!我在乎的还不就是你!”

    罗强顿了一下,攥着邵钧的手,说:“信我吗?……信老子就放开手。”

    邵钧怔忡地望着罗强的眼,像着了魔,手指慢慢松开,却还留恋着罗强口迸发的温度,心都被这姓罗的混球搅成馓子了。

    罗老二办事利索,心狠手辣,哪一回失手过?谁能伤得了这号人?

    邵钧心知肚明,其实没什么不放心的。可他若是不担心,心里不揪着难受,任其为所为,那他就不够这个人。感就像鼻息里的呼吸,像血管里流淌着的黏稠,像浸入心脉的毒,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这个人的一部分。

    罗强如果看不明白这人在纠结什么,他也就不够了解邵钧这小孩。

    罗强拍拍邵钧的脸,顺手捏一把细乎的腮帮子,低声哼道:“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邵钧睫毛湿漉漉的,固执地扭过脸去,这时候没有抓起罗强亲上一口。

    亲什么亲?

    搞得跟忒么要吻别了似的。

    俩人这是要“分别”吗,罗强难道回不来吗?!

    想亲啥时候不能亲?回来以后抱着这混蛋亲个够,咬个够!邵钧昂着下巴,撅着嘴,坚强地维持着他的骄傲……

    罗强下车,压低帽檐,跟随罗战的脚步,闪进入大楼,冰冷的视线扫过歌舞厅里妖艳扭动的人群。

    他的面孔冷酷如冰,眼神锐利,形像没有生命的幽灵穿过乌烟瘴气的舞池,脚步悄无声息,黢黑的影子被嘈杂舞动的人群迅速吞没……

    在三馒头面前,他是一个罗强。

    出山做活儿的时候,他是完完全全另一个罗强。

    他紧紧盯牢前方的目标,眼瞅着目标钻入员工通道的窄门,竟然企图逃脱跟踪?

    罗强这时突然折返,反跃上旁边的铁架子旋梯,迅速上到舞厅二楼,打通二楼的通道,从位于公寓楼后墙上的小窗跃下……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重新下到一层楼外,从舞厅的员工后门摸入。

    漆黑的楼道伸手不见五指,完全依靠周脸颊、脖颈和手指上汗毛的撩动来判断前方的源,依靠味道来判断敌我。

    耳畔风声一紧,一股子浪扑面而来,带着他最熟悉的一个人的气味儿!

    罗强鼻子灵,罗战是职业厨子,做饭的,鼻子更灵。熟悉的气味轰然扑面,罗战在黑暗中蓦地瞪大眼。他对着这个味道完全不可能下手。

    可是罗强就下得去手。

    罗强闪贴墙,手起“刀”落,一记掌刀毫不留地劈下去,砸上罗战的后脖梗子,再一掌横切气管,面前就算是一头两百斤的大肥猪,四百斤的大黑熊,也不可能招架得住,倒地至少昏迷个把小时!

    黑暗中,罗战脸朝下迅速扑倒,吭都没吭出一声。

    眼瞅着那一副高耸拔的鼻梁就要狠狠撞向地面,罗强眼疾手快,一把捞起,避免某人那一张俊脸毁容成月球表面。将来罗家这小混球嫁不出去,可就真砸当哥哥的手里了。

    他薅着罗战后脖领子,把人弄进通道的杂货间,从鼻子里喷出怒气,伸出皮靴脚,照着股蛋一脚踢上去!

    罗强嘟囔着骂道:“小王八蛋,股都让人搞成蜂窝了,缝不回来就趁早甭要了!”

    靴头并没有狠踹在股上,而是悠着劲蹭了一脚,在罗战西裤上印上一枚明晃昭然的脚印,就像往罗战上盖了个戳,宣告占有和归属权。

    “还他妈穿成这风样儿,得瑟……”

    罗强从罗小三儿衣领和裤腰处翻出那一道道他都不认识的花花绿绿的商标,那一羊毛大衣、西裤皮鞋的,这心里顿时生出恨铁不成钢的滋味儿。

    幸亏老子来得及时,你小子穿成这油光鲜亮的,去送死吗?

    为了那个条子,你他妈的想捐条命赔给人家?老子答应了吗?!

    罗强脚踝打了个弯,一脚把人踢掀过来,昏暗的灯下是罗战数来饱受煎熬的一张脸,眉头痛楚地拧着。

    罗战一看就瘦多了,这些子不痛快,不好过。

    罗强蹲□,一只手掌摸过去,覆盖住罗战的额头,摸了摸头发梢,然后缓缓滑下,覆住罗战昏迷中不停起伏抖动的喉结,轻轻地按着……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望着罗战,看了足有一分钟,才站起

    牵挂了这么些年,每一回探监哥儿俩都是隔着一层大厚玻璃,只能看个影儿,听个声儿,罗强坐牢之后这还是头一回,有机会摸摸他弟弟。

    他亲手把人从头到脚胡噜了一遍,自个跟自个的心确认,眼前的人是小三儿,还是当年那个跟他最亲的小三儿。坐在红漆木头门槛上等哥回家的小孩,没缺胳膊也没少条腿,完好无损。

    为了三儿,罗强豁得出去。三儿一辈子两手没沾过血,没背人命,家是清白的,到了这份儿上,罗强能让他弟弟也沾上血,一辈子黑到底吗?绝舍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哦~太狼快捂紧感的pp和菊花!

    说一下,这是第一更,今天争取弄个二更。考虑到这两章内容比较重复,我打算把下一章放在本章作者有话说里这样大家都不用买了。下一章会比较长,五六千字吧,大家记得待会儿回来再看,今天就把这段料理清楚了吼吼~勤劳的监区长求花花!感谢追文的萌物,大家周末愉快!

    【感谢little麟、紫罗兰の的手榴弹,感谢annejdm、逍遥神剑、不离不弃、摸陌陌的地雷~感谢大家支持!

    二哥:“三儿,学着点儿!”

    太狼:“唔,哥……哥哥……我舍不得打你,你打我……”——

    第七十章二哥嫁太狼

    罗战裤兜里的手机滴滴响了。罗强于是通过手机里的通话,迅速锁定了他要去的地方。

    兄弟俩说话的声音都很像,只有自家熟悉的人能够分辨,外人根本听不出来,电话那头咆哮着喊话的**队大队长,以为这时跟他对话的仍然是罗战。

    楼层和门牌号是**分析出来的,即便这样,生谨慎多疑出手力求万无一失的罗强仍然先把楼层查看一番,确认撤离的路线。

    高层楼房住户格局呈现井字形,这一层二十多家住户,只有两家贴了“水电欠费即停供”的警告通知。这两家里,又有那么一家住户门前,积攒了厚厚一层灰土,上面的脚印繁杂凌乱,有拖拽过重物的明显痕迹!

    罗强蹲下,仔细察看那些脚印,面无表,心里暗自估算着屋里大致会有几个人,房间如何布局,如何动手……

    那天是罗老二头一回见到大名鼎鼎的程宇,能让他弟弟坐牢这么些年掏心掏肺惦记着出狱之后还死缠烂打巴结着这辈子哪怕当和尚也要把人追到手的小程警官!

    罗强进屋后甚至懒得瞧一眼那一群即将做鬼的乌合之众。他眼角一扫,迅速觅到双手反铐着贴墙而坐的年轻男人。程宇白色的衬衫上血迹斑斑,看得出来这些天受尽折磨摧残,脸色苍白,虚弱,眉宇间却冷静坚毅,一声不吭。

    枪口抵着头颅,罗强帽檐伪装下的眼角锋利而尖锐,闪着冷光。

    程宇嘴角淌出的已经干涸的血痕深深挑逗着他的神经,冷酷暴虐嗜血凶残的本如同死灰复燃一般,整个人像一头燃烧着恶的野兽……

    罗强闪避开枪管子,骤然发飙,手持导电的家伙,让金属线引导着强大的电流窜向眼前那两名歹徒!

    与此同时,罗强一眼瞥见刚才还在墙角虚弱地**的年轻人,这时候突然暴起,背着后的凳子狠狠砸向另一名歹徒,随后在双手被铐的势下,竟用一个背后空翻的姿势“飞”上敌人的肩膀,双腿在空中用力一绞,用坚硬的膝盖将对手的脖颈瞬间拧断!

    这一招让罗强都看呆了,心中暗自叹服。他只多愣了半秒钟,屋里其余的劫匪一齐扑了上来……

    程宇是万万没想到,来救他的人竟然是罗强。

    而罗强也没料到,下手的过程竟比他事先料想的还要酣畅,痛快淋漓。眼前这被囚的条子,嚣张凌厉的手简直令他惊艳。这条子消瘦羸弱的躯极具迷惑,宰人时的利落程度却丝毫不在他自下。程宇的一张脸苍白英俊,眼都不带眨一下!

    罗强一改锥刺入一名歹徒的左,刺破心脏,血柱从肋骨缝隙间直喷出来,了他一脸。

    他掉转的一瞬间看到程宇左手持枪,黑眉立目,神冷峻,枪管直直地瞄准着他!

    罗强惊怒之下下意识地一晃,程宇的枪口冒出刺眼的火苗,粘稠的血水和脑浆瞬间飞溅到罗强的后脖子。他猛一回头,看到后企图偷袭他的人,中弹后如同一只爆瘪了的气球,被打爆的脑壳像一只摔碎摔出烂红瓤子的大西瓜,软绵绵悄无声息地倒地……

    罗强略微惊异地抬头瞪了程宇一眼,眼神依然如凶神恶煞,却掺了一丝动容。

    俩人都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狠,自己竟然能更狠……

    那天,罗强的出现令屋内势瞬间天翻地覆……

    罗强一双铁拳撂倒七七八八的歹徒,最终与谭五爷形裹在一处,凶狠地厮打,每一拳,每一脚,带着嘶吼,都是要致对方于死地。

    被劫的人是程宇,只是程宇那时候尚不能完全明白,罗老二和谭五爷这两个人,哪来这么深的渊源,势同水火,不能并存……

    当年延庆盘山公路上的车祸,是程宇用一条胳膊替罗家两兄弟挡了煞。当时替背后之人行事的,正是谭五。谭五爷无意或者干脆就是有意想要让罗家兄弟同时消失,为的是当年混道结下的仇怨,为的是报杀妻之恨。只可惜旧仇未报,又添新仇,谭五爷可说是让罗老**到家破人亡,孤家寡人,因此这一回才要狗急跳墙,绑架**,使出同归于尽的路数,遭劫的又是程宇。

    而程宇因缉毒得罪了背景深厚的刘公子,几次三番被刘公子挑衅、报复,姓刘的背后倚仗的那位官爹,恰恰就是当年罗强为之卖命办事的幕后人。

    对于罗强来说,这一趟活儿他必须出手,程宇不能不救。这人别说是罗小三儿的傍家儿,就算是个毫不相干的路人,他也绝无法容忍旁人代他受过,天塌地陷老子一个人接着,扛着,我旁的人我罩着,啥时候轮到你个姓程的小条子,罩着老子最亲的亲人?

    罗强和谭五这一对仇家,也是好几年没逮到机会见面,再一次碰面,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

    谭五爷一张脸粗糙的褶皱中迸发出绝望的血光,声嘶力竭的吼声中充满了对罗强的仇恨和怨怒!谭老头子也是时运不济,往的风光成为过眼云烟,现如今京城的黑道江湖,早已不是谭老头戴着瓜皮小帽,穿着对襟小袄,手提鸟笼子,坐着人力车闯的那个江湖。罗战在白道生意场上出手豪爽,大开大阖,罗强在黑道火并交易中凶残狠辣,神挡杀神,这两兄弟正值当打之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势不可挡,把昔老冤家们的地盘毫不留地席卷……

    两个人体撕扯纠缠着冲向阳台的一瞬间,谭五爷发出临死前最后一道嘶叫,罗强眼底迸出寒光!

    程宇怒吼着扑上来抱住罗强的腿:“不要!……”

    罗强一脚甩开程宇的羁绊,眼眶间流动的血液凝固成两道冰冷肃杀的眼神,猛然将他的对手甩向半空,甩出阳台栏杆之外!

    “啊――”

    程宇伏在地上捶拳大叫,眼睁睁看着谭老头子破布般的体从视野中迅速坠落……

    不明物体从天而降,强大的冲力穿透二层人家搭的遮雨棚,撞裂一楼歌舞厅的大幅霓虹灯招牌广告版,当场血溅数尺,惨不忍睹。

    这时候,邵三爷的车正好停在楼下路边,等得心焦,心都停跳了。他用墨镜遮脸,一便装,坐在车里抽烟,两腿放松着轻抖。沉重的麻袋样的尸跌破挡风玻璃的视野,他甚至听得到“嘭”一声巨响,砸得人心惊跳!

    邵钧目瞪口呆,有一两秒钟的瞬间,喉咙肌痉挛,无法呼吸……

    “啊――”

    “天上掉下个人!”

    路人惊慌地围观,指点,有人报警,有人惊恐地抬头看天,找天上有没有窟窿。

    邵钧半张着嘴,烟蒂从嘴角滑落,膛剧烈起伏。

    他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奋力拨开人群……

    眼前的场景令人不忍直视,邵钧只看了一眼,就闭眼扭脸咬着嘴唇强忍眩晕和麻木,然后缓缓回过头,又仔细看了一眼,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地上的人已经辨不出脸孔模样,但是邵钧好歹认得出,这人绝对不是罗强,罗强化成一滩血他也不会认错。

    马路上数辆警车呼啸而来,邵钧戴好墨镜,迅速融入混乱的人群。他认得车上下来的几个人,那是市局**大队的大队长,他爸爸手下的得力干将。

    他不甘心地抬头仰望高楼,却又弄不清人是从哪一层楼掉下来的,坠楼而亡的人既不是罗强,也不是程宇罗战,那几个人现在还在楼上纠缠?罗强这混球干完一票还不赶紧跑出来,等着让**一锅端吗?

    再亲密的人,心终归还是隔了薄薄一层,邵钧那时并没猜透罗强走这一趟的真正目的。

    罗强哪就是为了杀谭五爷、解救人质?

    他这辈子要把牢底坐穿,临走之前,心里就还剩最后一件牵挂的事儿,最后一个牵挂的人,他要安排好了再离开。

    房间里躺着已死和半死横七竖八血流如注的倒霉蛋,程宇蹲下仔细检视还有没有活口,面孔陷入极度的震动。

    罗强两眼直勾勾盯着程宇,一步步向这人走过去。

    程宇起,白着脸,伸手拦住:“你不能走。”

    罗强语带嘲弄:“老子想走你拦得住?”

    程宇捡了手铐,眼神凌厉,蓄势待发。

    程宇严肃道:“罗强你越狱?我抓你归案!”

    罗强冷笑着:“抓我?就凭你?……老子还有一笔账要跟你算!”

    程宇面对血流成河的惨烈场面,如果不出手抓罗强,他也就不是程宇。

    可罗老二这种人要是能乖乖就范,束手就擒,他也就不是罗强。

    罗强在程宇出手企图**他的瞬间格挡开招式,以极其凶狠的一拳砸向对方,再一次掀起血雨腥风!

    罗强是没想到程宇浑伤痕累累吐着血还不忘尽职尽责,仍然不肯放过他竟然想将他抓捕归案?!

    双方拼尽全力,罗强一双铁拳力敌程宇令人眼花缭乱的腿法。你来我往只过了几招罗强就暗暗惊叹,这年纪轻轻的**,手之强悍,格之刚烈,确实不是一般人儿,也难怪三儿会一眼看上这个程宇,会死心塌地跟这个人较劲……

    小条子一张冷脸,气势咄咄人,寸步不让,私底下也定然不是善茬,指不定把罗小三儿那个小混球捏在手心儿里捏固着,一辈子吃得死死的……罗强在某一刻让一道强烈的念头劈过眼膜,眼底慢慢变红,充血。

    他这一趟为什么出来,到底为了谁?

    他当真就是为了把程宇救出匪窝?

    在罗强心里那块不算太大的地儿上,就装着两个人,一个是罗小三儿,另个是邵小三儿。

    程宇是谁?

    老子压根儿就不认识,没听说过。老子心里有这号人吗?

    这么个程宇,勾走了三儿的心,花着三儿的钱,还敢动手欺负三儿,竟然还睡了老子的弟弟,把小三儿搞得都进医院动手术了,这事儿能算完了吗?老子今儿要是放过你个程宇,老子就不姓罗!

    程宇上带伤,一只手吃亏,逐渐吃力。

    罗强偷袭程宇右手的破绽,手段极其凶狠,毫不留,用体重悍然将人压倒,死死钳住四肢,将人按抵在墙角。

    程宇面色苍白,上各处内伤剧痛发作,两道黑眉仍然倔犟地拧着,怒目而视,不肯就范。

    罗强冷笑:“打不过老子?认输不?”

    程宇挣扎,罗**虐地向后反拧程宇的右臂,几乎快要把程宇的胳膊从肩膀处扭断。他冷冷地看着这人脑门上浮出一层汗水,因为极力忍疼而剧烈地喘。

    程宇咳出血,低声说:“我那只手废了,有种咱比另一只手。”

    罗强:“……”

    罗强不由自主地松了力,仍然压住人不放,端详程宇的脸,仔仔细细地甄别,思忖,这小条子究竟能有多大的魅力,能迷住小三儿?咱家三儿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什么绝色没见过?罗战能对这么一个人掏心掏肺地疼宠,连亲哥哥都不要了……

    罗强审视地问:“你救过三儿的命?”

    程宇:“嗯。”

    罗强:“你当初为啥救他?”

    程宇:“想护着他,有什么为什么?”

    罗强冷眼反问:“那是我弟弟,老子让你救他了吗?轮得到你救吗?你凭什么?你谁啊?”

    程宇瞪着罗强,口气毫不相让,坚定地说:“罗战是我的人,他是我媳妇,我乐意救他,我救他还用得着跟你商量?”

    “你媳妇?”

    我们家三儿忒么的是你媳妇?!

    罗强惊异地瞅着人,嘴角突然迸出玩味的笑,露出一口好牙,冷笑道:“老子是罗家管事儿的人,老子咋就没听说过,我们家三儿成你媳妇了?你大爷的,这事儿老子点头了吗?!”

    程宇神色骄傲而自信:“罗战多大人了?我跟罗战好,用你点头吗?”

    罗强眯细了眼,眼底放晴不定的光芒,脑子里琢磨的是那天三馒头私底下跟他透露的内

    你个姓程的不疼人的小条子,你他妈的把我弟弟给上了!三儿的股让人豁了,上医院动手术,你他妈真以为老子不知道谁干的!

    根据三馒头事后详细的线报,罗小三儿当时眼泪汪汪趴在病上,股从上到下豁了一条口子,简直比三爷爷肚子上的刀口都要大!三爷这肚皮上一条拉锁,老二你弟弟股上也开了一道拉锁,在肠科门诊动的手术,手术足足做了两个多小时,三爷就在门外等了俩多小时,据说缝了二十多针,疼得吱哇叫唤得,甭提多可怜了!老二,这也就是你弟弟这个大活宝,这才离开你几天啊,就让人欺负成这样,你这当哥哥的,也不好好收拾收拾那一对鬼混不成形的家伙。

    罗强审视着眼前程宇这张冷静倔犟又黑白分明的俊脸,纯净清澈的眼,心潮汹涌,万般不是滋味。

    三儿那个小混球,如今敢指着他的鼻子跟他说,哥,别给咱家惹麻烦了成吗?我都改好了,再不在道上瞎混了,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开个小饭馆养家糊口,每天伺候着媳妇丈母娘,一家人和和美美过小子。

    为了谁?就是为了这个程宇。

    三儿说,哥,我真后悔,是我对不起他,我恨不得把自个儿这条胳膊断掉赔给他,我就是心疼他。

    这又是为了谁?还是为这个程宇!

    是,小三儿有人了,有了相好的俊俏媳妇,甚至颠地给人家当媳妇去了,早就有了自个儿的家业,用不着他这个当哥哥的再心……

    罗强眼底闪着光,突然开口道:“姓程的,你跟三儿分了吧。你们俩根本就不合适。”

    程宇:“凭什么。”

    罗强:“老子一定让你们分呢?”

    程宇:“我不跟罗战分,我和他就分不开!”

    罗强冷笑一声,你不分?他眼都不带眨一下,随手就是无比残忍狠辣的一掌,重重砸在程宇的上腹部!

    程宇让这一掌砸得喷出血来,紫黑色的沉淀的血块从牙缝里争先恐后涌出来,然后是大口大口黏稠的鲜血。他剧烈地抖动,痛不生,在罗强下双眼失神。

    罗强粗暴地问:“现在呢?分不分?老子今儿个就做了你,信不信?”

    程宇眼神失焦,体极度虚弱,含着血骂道:“王八蛋……你甭想拆我们俩……”

    罗强皱眉,突然暴躁地吼了一句:“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傻了?车祸把你一条胳膊摔残了你妈的脑袋瓜子也残了吗?!你跟三儿在一起有啥好,他都能给你啥?放着好子不过,你为三儿坏一条命,程警官,你觉着值吗?”

    程宇胃里像火烧般剧痛,疼得他两眼发黑,这辈子都没让人打得这么狠,这么疼,眼前这王八蛋竟然还是罗战那混球的亲哥哥!

    程宇又吐了一口血,鼻腔里也满是血,快要窒息。

    他因为疼痛眼底洇出水雾,嘴唇轻微扇动着,无比倔犟地说:“我罗战,我就是喜欢他,你管不着我……我没傻,我绝不会跟他分,绝不分。”

    罗强面无表地望着眼前**的人,慢慢松开了手,站起

    罗强等的就是程宇这句话。程宇说他罗小三儿,他们绝不会分手。

    罗强算是看明白了,以后若是有仇家敢找上门,欺负小三儿,这条子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说什么都得出手护着罗战。

    将来有一天,自家那不省心的小混球,再遇上一场车祸,需要这小条子再付出一条左胳膊去救,程宇这脑瓜子磕傻了的,也一定会奋不顾,豁出命去救罗战,再废一条胳膊也在所不惜……

    程宇被他一拳一拳地毒打,吐了一地的血,还是咬着牙关说,他罗战,他不分手。

    把小三儿下半辈子托付给这样一个人,做哥的还有啥不放心不放手的?

    罗强眼前晃过另一张吊梢眼儿歪歪嘴的俊脸,那张脸也有一双至真至纯的眼,那时候也是这么坚定,肚子都让人扎漏了,流了很多血,忍着伤痛,对他说,老二,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我绝不会走……

    罗强那时也终于明白了,他弟弟当初为啥跟他撒泼发火,要为这个**讨还公道。

    他有多疼邵钧,罗战就能有多疼程宇。罗战和程宇这些年也是手拉着手一道打过架,流过血,生死过命的交。人活一辈子,能遇上这么一个人,上了,放不下了,为了这个人,就是什么都能豁出去……

    罗强只是神思一个恍惚,没料到竟被精明的程宇迅速察觉。

    程宇一膝盖磕上他口,把罗强磕得踉跄,飞扑拾起枪,衰弱的体支撑不住,倚靠在墙角。他用残废的右手肘顽强地撑起体,左手持枪抵住罗强的太阳,冷冷地说:“别动。”

    罗强惊异地抬了抬眉,半晌,嘴角抛出笑容:“大爷的,真他妈有种,没打够啊?”

    程宇面色惨白,粗喘,吐了好多血,坚毅的线条轮廓却丝毫不损冷峻完美的面容。

    罗强眯眼道:“程警官,这么想抓我?来,朝这打,照老子脑袋崩一个。”

    罗强挑衅似的用手指戳着自己的脑门。程宇咬住嘴唇,愤怒地瞪着人,没扣扳机,反而拿一根手指垫在扳机后边……

    罗强得意地冷笑:“程警官,你有种。老子知道你不敢开枪,你今儿要是一闭眼把老子崩了,你跟我们家三儿可就完了,你把老子脑壳打爆了你等着看三儿还能不能跟你往一张上睡,不信你就崩一个试试。”

    程宇黑黑的眉毛倔犟地拧结着,不说话,却也下不去手。罗强手上沾了再多的人命,这人是罗战的亲哥哥,程宇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一枪。

    那天,罗强大摇大摆从程宇枪口下走人,临走嚣张地回过头,隔空指着虚弱几乎晕厥的人,甩给程宇两道锐利的不甘的眼神。

    程警官,我们家三儿从今往后就交给你了!老子砸你两拳,把你胃砸出一泡子血,是让你记着今天,老子亲手把这么些年最疼、最亲的弟弟送给你,程警官你不亏吧?

    你既然稀罕他,你就给老子用心罩着,拿他当你媳妇当你心尖尖得给我好好疼着,宠着!你忒么要是罩得不好,哪天让小三儿疼着了痒着了,股再豁了,或者哪天让俺知道你后悔了,变心了人渣了,老子绝不放过你,老子回头再来找你算总账!

    也就是这么一天,罗战在自个儿被砸晕拖进小黑屋完全不在场不知的形势下,就这么让他哥转手送人了,“嫁”给了小程警官——

    【作者有废话要说】嗷,好长,其实内容真的很重复所以还是不单独发了,窘~我还是删掉了许多打斗内容,觉得删的多的,貌似两篇文合在一起看,才是全部的**啊啊~

    记账:本章加更,感谢大叔箭摔跤篇,红糖穿越之悍匪篇,红尘散客宿命纠缠篇。

    笋欠帐:红糖随便瞎扯扯篇,大龄羽毛萌货篇,mm的……马篇【喂喂!,lisa人文主义篇,schnee的程宇篇,还有漏掉的吗我已经晕啦……

    二哥:“三儿你个小混球,老子把你叼给那美貌如花的小条子了,从今往后,你,就是他的人了!速速滚走!”

    战战:“唔,唔,哥……哥哥人家脖子好痛了啦,脖子都被你咬断了!!!”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