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63、晋江文学城

    第六十三章便衣过招

    捏住邵钧腕子的那只手,手指细长,却带着男人的刚劲力道,钳住的猎物就甭想跑脱。

    邵钧抬眼一看,黑眉俊目的帅哥冷冰冰盯着他,那只手是从腋下反掏过来,甚至连事先回头观察都不用,制服目标的招式精准无误,当场抓获。

    邵钧用力挣了一下,低声道:“你……你掐我干嘛啊?放开!”

    程宇用他那一双钛合金条子眼,冷冷地扫视邵钧全上下:“你拿我东西了。”

    邵钧面不改色心不跳,眼珠一瞪,理直气壮地反问:“谁拿你东西了?”

    “你拿了。”

    程宇眼都没眨一下,面无表地从邵钧手指缝里夹走那只牛皮纸袋:“我的。”

    邵钧的眼死盯着那口袋,上牙狠命咬下嘴唇,干较劲,气得没辙。

    他只瞅见了“罗战”和“肠门诊”几枚龙飞凤舞的字,都没来得及细看。他原本想悄悄翻看一遍,然后再给程宇塞回后股去,神不知鬼不觉。邵钧心里一直膈应罗强罗战兄弟俩人亲密无间的暧昧谊,时常拿这事儿跟罗强吃个小醋,闹个脾气,今天可逮着机会抓到罗战的把柄**,连带着捉/成双,这心里能不打个小算盘?他能不琢磨着拿个证据,将来在罗小三儿面前拔份,挤兑挤兑对方?!

    可是邵钧面前的程宇,又是什么人?

    程警官在什刹海方圆八公里十六条胡同扫街值勤、盘查巡逻这么些年,附近118、124好几条公交线路都是他的地盘,反扒的经验技术一流的,上了公交车一双俊眼微微一扫,就辨认得出哪些是良民,哪些是贼。程宇要是让人从他股兜里摸出东西还不察觉,肩上的警衔算是白贴了,好歹比邵三公子还高一级呢!

    再者说,这牛皮纸口袋里的病历、诊断说明书,程宇能好意思让旁人拿去瞧见吗?

    程宇这薄薄的面皮子,硬着头皮扛罗战来医院修补菊花已经是他的极限,也是为了罗战的伤。是他误会罗战与人胡搞,把罗战家暴了,欺负了,还给搞成个重度撕裂。这一口袋的诊断书程宇方才一拿到手,就如捧焦炭,搁哪都不是,简直想扯得碎碎的再给烧成灰儿,谁也不能瞧见!以后也再不会发生这种事、再不欺负罗战了……

    邵钧从程宇手心里狠命挣脱出来,暗暗扭了扭被捏疼的手腕,心里这叫一个懊丧。咱邵三爷手艺栽了,技不如人,可是面子不能栽,他一歪头,冷哼道:“对不起啊,我拿错了。”

    程宇抬眉看着他,心里一个字都不信,板着一张条子脸:“拿错到别人兜里?你的兜我的兜?你干什么的?哪儿人?”

    程宇口气冰冷,却极具威慑力,也是平走街串巷抓现行、审犯人审习惯了,一张嘴跟谁都是这么几句话,罗战一开始也曾经很不习惯程宇的路,让小程警官把面子里子都拆了。

    邵钧本来就理亏,特跌面子,恼怒道:“你什么意思?你当我贼啊?……你看我像贼吗?!”

    程宇严肃地说:“你哪个单位的,是初犯吗?份证和工作证拿出来给我看看。”

    邵三爷自诩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男女老幼通杀的一张俊脸,在程宇眼里,就是一个鼻子两只眼,而且是一双很不端庄的小吊眼儿,两颗眼珠子活蹦乱跳四处瞎寻么,毛头小贼基本都具有类似的相貌特征!

    邵钧被冷面帅哥到墙角,走都走不掉,偷鸡不成快把自己蚀进去了,急之下,嘴角忽然浮出几分傲慢:“把你的手拿开。我是便衣,没穿制服,你长得……像嫌疑犯,我刚才执行公务误会你了。你让开,别耽误我办事儿。”

    邵钧要是不说这个,程宇问两句也就放他走了,看他是初犯不是惯偷,按治安条例批评教育几句,原本也没打算拘留这人。

    可是邵钧这么说,程宇还能放他走?

    这年月在学校、医院、街道办等各处事业单位,以当官的或者公安局的名义诈骗钱财的案子,已经发生好几起了。分局最近刚刚下发文件,要求严查不殆,程宇精明的眼一下子眯起来:“你是便衣?有警官证吗?掏出来我看看。”

    邵钧急了:“你凭什么查我?你忒么谁啊?”

    程宇一摆头:“跟我上派出所走一趟,到派出所你慢慢跟警察交待。”

    邵钧嘴角一耸,当机立断,快刀乱麻,从衣服内袋掏出他的警官证,“啪”一声干脆地亮出来。

    程宇眉毛微抬,一眼认出警官证竟然是真家伙,二级警司,证件上有司法部的钢印公章,不是假冒的。

    邵三爷心里不爽,对方长得再舒服耐看他也受不了了,今儿真忒么栽面子!

    邵钧忍无可忍道:“能让路不挡道吗,我能走了吗?”

    程宇又上下打量他一番,嘴角卷出淡淡的笑,一张冷脸蓦然绽放出惊鸿一瞥的光彩,笑容惊艳迷人,让邵钧都看得愣了,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程宇从上衣口袋里也掏出证件,“啪”得一亮,口吻不卑不亢:“真巧,我也便衣,今儿来医院反扒,误会,不好意思啊。”

    邵钧:“……?!”

    小邵警官一双俊眼直勾勾瞪着小程警官,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这时候一腔懊恼撮火又艰涩复杂的绪一股脑涌上喉咙口,差点儿没一口血喷程宇一脸!

    邵钧是去过罗家兄弟当年经营的鸭店fivestars的,因此只当对方是跟小汤圆、小麻花一路的卖股的货色,压根没把这人放在眼里。他用脚趾头算计都不可能算得出,他眼前这不一般的人物是市局刑警大队前精英后海派出所刑侦分队现任队长兼扫黄组组长年前刚刚荣膺反扒模范晋升一级警司的程宇!

    邵钧心里暗骂我/你四舅姥姥的罗老二你他妈的就是个大混球你们一家子都混球所以才生出罗小三儿那号小混球不知道使得什么手段从哪坑蒙拐骗弄来个美貌如花你妈长得比你邵三爷爷都俊的小傍家儿!而且一掏兜亮警官证竟然还是个正牌的条子,警衔比我还多一个杠,三爷是副科丫竟然是正科?!这人还要抓我上派出所,还堵着我欺负我,当面让我难堪不给三爷爷面子!!!

    邵三爷那天好歹还没有脸皮厚到一把搂过程宇勾肩搭背,原来是同行,真巧啊,认识了,咱哥儿俩上哪喝一杯,唠唠嗑?

    顺便再聊聊罗家那两个大混蛋大祸害,罗战这厮股上开了个洞,都能插一把花儿了,是你的杰作?你牛大发了你!

    ……

    邵钧涨红着脸,在程宇傲然还带几分揶揄的审视下,捧着受伤的小肚子,委屈地跑走了。

    邵钧跑了,事后才琢磨过味儿来,他明明是无辜的,他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都没做,做了坏事搞了罗小三儿还把罗战残的明明是那个便衣条子,他自己跑个什么?竟然还让对方兜头盖脸削了一顿,凭什么啊?

    而程宇那时漠然望着邵小三儿扭着蛮腰跑走的样子,耸了耸肩,完全没把这人当一回事,过后就忘了。

    程宇当然也不会料得到,他后来还会碰见他这位同行,而且下半辈子几十年,都会经常见到邵小三儿这个不好对付的人精……

    ****

    邵三爷重归清河监狱,在三监区是件大事。无论是狠命惦记他盼着他回来的人,还是心有余悸记恨着他巴不得这人永远别再回来的人,都亲眼瞧着邵钧一制服,穿戴得整整齐齐,一杠两星的肩章在阳光下闪着刺目光泽,裤腰仍然松垮,后胯微微摇摆,走得自在,潇洒。

    互相朝思暮想着的两位爷,在监区食堂里碰了面。

    罗强当时伤愈之后,回到监区接受调查。检察院方面的工作组审了他好几回,罗强得了邵钧的内部报,当然是一口咬定,谭龙之死纯属误伤。

    他只是临危起意,为搭救邵警官,挡了那一板凳,随后夺过伤人凶器,大力投掷到墙上造成凶器粉碎。是谭少爷自己倒霉,仰面倒在一地狼藉残骸上,被凶器刺中要害。

    谭家跟监狱方面就这场官司扯皮了两个多月,却因为邵三爷的特殊背景,军区和公安哪一头都比谭五爷势力还大,谭家根本闹不过,检察院不予立案。检察院调查组最终将谭少爷定为“挑衅斗殴暴力袭警自伤致死咎由自取”,关键在于“自伤”这二字,一下子洗脱罗老二的杀人罪名。

    而罗强则定为“见义勇为出手救人不慎误伤同牢狱友”,按监规以参与打架斗殴处理,罚工分关一星期闭就放出来了,安然无恙。

    又由于顾老将军有意无意几句赏识的话,官场里下面的人最擅于看上面人的脸色办事儿并投其所好,监狱长亲自递条子,罗强借着上旧伤摞着新伤的病历,被划分成“老弱重病残疾犯人”,从厂房调到食堂工作,因祸得福。

    在食堂刷锅做饭是犯人们巴不得都想来的工种,不用野外劳动,只管一天三顿饭,工作清闲,工分挣得多,最的是,总能偷吃!

    有人花钱打点监区长和队长,都争不来这份差事。罗强自己还不乐意,老子忒么的正值壮年,生龙活虎,四十岁了干你们一群二十岁的小崽子简直白玩儿,老子这威猛的模样,像老弱病残吗?!

    罗强这一调岗,俩人幽会更方便了。

    罗强白天给犯人做大锅饭,土豆烧牛或者冬瓜汆丸子,一锅乱炖,也不上心,等到晚上夜深人静时,跟邵钧两个人在一起,再花心思给邵钧炖小灶。

    灶上白气蒸腾,罗强脑门上熏出一层细碎的汗珠。

    他用砂锅给邵钧炖山药桂圆猪骨汤,补血补气的,又在案板上和面,慢条斯理儿地包虾仁小烧卖。

    罗强这种脾气的人,眼前但非换成另外一个人,他都没这份闲心和耐心伺候。

    他在家也很少下厨弄细致的饭菜,家里有罗小三儿啊。罗强口淡了想吃啥,翘着腿直接点菜,有人颠地下厨给他做,罗战可会讨好卖乖讨哥哥欢心了。

    这一回轮到邵钧,清闲地坐在小桌上,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小腿还不停地摇晃。

    罗强眼皮没抬,说:“你坐好了,伤口不疼了?”

    邵钧哼道:“早就不疼了,缝得好着呢。”

    罗强嘲笑道:“哼,肚皮上缝了一道大拉锁,特好看吧?”

    邵钧横眉立目:“滚,你才拉锁呢!你还敢嫌我难看?”

    罗强冷冷地说:“以后别再伤着,你想揍谁,你告诉我,我替你揍。细胳膊细腿的,不会打架还逞能硬上。”

    邵钧正要反驳,罗强迎上来,一手撑在他两侧的桌边,一手拔掉他嘴里的烟,摁灭了,沉着脸看着他。

    罗强:“烟以后戒了。”

    邵钧:“管那么多?”

    罗强一只大手伸进邵钧的衣服,细细地摸索,粗糙的指纹触摸到更加粗糙的疤痕,那道疤还很长,凹凸不平。

    罗强没有掀开衣服看那条伤疤长得什么样,而是把炙的手掌覆盖上去,久久地贴着,脸埋进邵钧颈窝……

    小砂锅冒着骨汤的香气,后厨小房间里不断传出压抑的喘息,以及唇舌交缠嘴唇咂皮肤发出的暧昧声响。

    罗强穿着白褂子,系着围裙,一的白,只有脸庞脖颈和手臂露在外面,现出极均匀漂亮的古铜色,让邵钧看得眼。久别重逢,他对着这么一个浑上下透着粗鲁野爷们儿气质的家伙,竟然也能看出制服惑的/冲动!

    俩人抱着又亲又啃,撸了一会儿,释放过一趟,并排坐在灶间地上,四条大腿交错着横在地板上。

    邵钧喘了一会儿,嘟囔:“让你大点儿劲,你怎么不使劲?”

    罗强:“碰着你伤口。”

    邵钧:“你不使劲我不舒服。”

    他其实想说,你不压上来整个人压着我那样搞,我就不够舒服……可是罗强哪舍得压他折腾他?

    邵钧转了转眼珠,心里想得不行,踢了罗强一脚,用眼神示意。

    罗强斜眼:“干啥?”

    邵钧很没羞耻地胯,松开的腰带裤链里是鼓胀的裤裆,紧内裤勾勒出小三爷雄伟漂亮的形状:“又硬了……咋办?”

    罗强冷哼道:“真他妈欠/。”

    邵钧继续用上瞟下瞟的灵活暧昧眼神,不断示意:“来一个……想你了。”

    罗强其实装傻呢,故意听不懂:“来啥啊?”

    邵钧胀得难受,小三爷年富力强,憋两个月没泄火了,满头满脑都惦记罗强,带着小孩撒的口气:“你来不来?……你不来,故意不让我舒服,以后我不找你玩儿了。”

    罗强斜眼盯着他:“不找我你找谁搞?找那个姓邹的条子?!”

    邵钧晃了晃脑袋,不说话。

    罗强鼻子里喷出一股特别窜的醋意,忍了半晌,突然爆发,喝道:“就你大学那个师兄,叫什么邹云楷的小崽子,贼眉鼠眼的……你跟老子说实话,你让他给你吸过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钧钧你也就在二哥面前撒乱扭一下!

    【感谢追文的萌物们~感谢青色羽翼的火箭炮,感谢若非。、shifugui的手榴弹,感谢grace、炸毛、7兮也、比烟花寂寞、阿良、陈夭夭、安拉妖呗、龙龙、不离不弃、紫罗兰の、墨非白的地雷,熊抱大家!

    萌猫钧钧:“呜呜,那个姓程的小警帽,长得比我还俊,手也比我好,哼,这一仗,老二你帮我找回来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