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晋江文学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62、晋江文学城

    第六十二章医院偶遇

    几天之后,邵钧被专车接走,住进城里军区总医院,条件最好的高干病房。

    他起初死活不乐意转院,不想离开清河,个中原因显而易见。可是他姥爷一句话,让他动摇了,钧钧,你这一伤,要是养不好,肚子上留个大窟窿,以后就一直肚子疼,一辈子不能下下地啊!

    老爷子跟邵钧讲,当年他也有一位部队里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是打过对越战争从战场上回来的,腹部让枪子儿打穿,留了个洞。当时条件有限,养护得不好,部分脏器和肠子感染坏死,整个人差不多就废掉了,后来英年早逝……

    邵钧冷静下来,同意了转院。两人忍得一时的两地分离,寂寞清苦,将来总还能混在一处。真要是把子骨整残废了,三爷爷这么英俊潇洒一个人儿,残了还能有人要吗?

    邵钧住的条件优越的单间,左右隔壁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干部。

    房间自带厨房洗手间,每天有保姆和私人护工伺候着他,给他开小灶做好吃的,端盆递水洗头洗脚。邵钧一共住了一个半月,天天是炖鸡汤鲫鱼汤排骨汤,生生吃胖一圈儿,蛮腰的曲线都快摸不着了。

    他那几个哥们儿发小,还有单位同事,都来医院探望过他。田队长来看他的时候,还提了两只大号保温桶。

    邵钧舒服地躺在上,潇洒地挥手:“呦,田队,你还会做饭?”

    田正义说:“这哪是我做的啊?这是你那几个班犯人孝敬你的,知道你体不好住着院,那帮人都特惦记你!”

    邵钧连忙坐起来,打开一看,一只保温桶里是香喷喷绵软酥烂的炖猪蹄,另一只保温桶里竟然是气腾腾的大白馒头……

    田正义完全不解风,还嘟囔着:“他们也真是的,我说带一桶猪蹄就得了,还非让我连馒头也带来。我心想,你这地方还能吃不着馒头?再说了,你吃这馒头吗?”

    邵钧埋头捧着保温桶,说:“我吃。”

    邵钧知道监狱里有人惦记他,想着他呢,能不想吗?

    他也惦记姓罗的混球。

    邵钧只尝了一口就知道,都是罗强做的。罗强做出来的东西,吃到他嘴里,跟别人做的就不是一个味儿,那就是罗强这个人洇在骨子里的**、浓郁、呛口的味道。邵三爷就喜欢这一口。

    馒头也是罗强亲手做的,系着围裙在监区食堂里忙了一早上,做出来一大锅。又白又暄乎的大馒头,一半自己留着吃,咂摸那个味儿,一半给邵钧带去。

    邵钧拿大馒头蘸猪蹄汤,一口一口吃得特香,心里臭美着。

    罗老二啥时候这么勤快,下厨给人做饭?

    罗强是那种厚着脸皮讨好巴结人的脾气吗?

    罗强这是想他了,盼他早点儿回去,但是嘴上还撑着不说,就给他送馒头,罗强最怕的就是他养好伤不回去了……

    邵钧坐在轮椅上,让护工推着,去某一层楼做复查。楼道迎面过来另一辆轮椅,与他擦肩而过,椅子里瘫坐着一个人,头歪着,用一只玻璃眼珠子瞪着他,眼神冷可怕。

    邵钧用眼角视线镇静地扫过那个人,没吭声,直到对方走过去老远,他才抻着脖子回头使劲地看。

    那人一只眼是假的,所以看着诡异,双腿因长期瘫痪而肌萎缩,不能走路,让两个人架着进去,其状凄惨可怜……

    前来这座医院就诊的,都是军区大院各路首长、干部及家属,有头有脸的人物。邵钧其实很早以前就听家里大人提过,也见过,百万庄大院有个独眼儿的瘫子,手脚残废,长年只能坐着轮椅,一条烂命,苟延残喘。

    只是邵钧以前不清楚内,认识罗强以后,全都知道了。

    邵钧做完复查回来,他老爸在病房里等他等了很久,神严肃。

    邵国钢穿着千年不变的黑色风衣,沉着脸,坐到儿子前:“邵钧,听你爸一句话,调回来,别在清河干了。”

    邵钧抱着一团被子,用牙齿啃被子玩儿,既不坚拒,也不点头。他现在伤没好全乎,行动不便,暂时无法脱离他老爸的掌控,等哪天生龙活虎了,想去哪地方,他爸爸能拦得住?

    邵局长早看惯他儿子这副吊儿郎当、好死赖活的德,邵钧挑衅家长权威的时候,一贯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偏不让大人顺了心。邵国钢语重心长:“钧钧,你知道你这回伤得多严重?你知道你在手术室里抢救几个小时?我跟你姥爷在外面站了一宿,你要是真救不回来,你让咱们一家人怎么办?!”

    邵钧不说话。

    邵国钢说:“邵钧,你要真有个好歹,你让一家子人还过子吗,还有指望吗?你不是几岁小孩了,懂个事,知道长进,甭来无赖混帐那一,行不行?”

    邵钧就不听他爸说话这口气,估计平时在局里训斥下属习惯了,老子儿子之间谈话也这样儿。

    邵钧调开视线,小声道:“我没不懂事,我干的我想干的一行。”

    邵国钢神深重地看着儿子,像是无奈地瞧着自家后院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可是这孩子是他嫡亲的骨,他唯一的儿子,他的命根子!

    “钧钧,你是真想干那一行,还是在跟你老子制这口气?你在惩罚你老子吗?!”

    邵钧:“……”

    邵国钢的眼眶因为常年劳累熬夜而暴露出青黑色,眼球突然间红了:“钧钧,我跟你的主治医谈过,你现在没有脾脏了,人的脾是造血器官,这个器官摘掉,会严重影响你体里的造血功能和免疫力,你以后子骨可能会比较弱……可能会,变得很差,虚弱,很容易生病。你今后正常的生活都可能受影响,你还打算待在清河监狱里,跟一群杀人不眨眼卑鄙粗暴的重刑犯人混在一起吗,万一这种事儿再来一回,你还有命吗?!”

    邵钧反问:“犯人咋了?犯人就都卑鄙粗暴了?”

    邵国钢红着眼:“谁把你扎伤成那样?!”

    邵钧把下巴埋进一坨被子,不说话。

    邵国钢低声吼道:“邵钧,你刚才在楼下都看见了,你小时候也见过的,你刘阿姨家那个侄子,现在变得多惨?她侄子就是年轻时候在外面让人害了,眼睛瞎了,手脚都废了!哪天你要是也把你自己折腾残了,也搞成陆炎东那小子那样儿,你让你老子我怎么办?!”

    邵钧脸色慢慢变了。

    他不听家里人再提陆炎东那件事。那案子封存在公安局档案库里,封了二十年的旧案,一直未能告破。

    他现在一句话,就可以帮他爸爸破这个案,档案里添上一笔重彩。邵国钢如今也是市委常委,再努把力,想往部级干部里奔呢。

    邵钧不屑地说:“姓陆的,在道上是个混子,就不是好鸟,他残废了纯属自作自受,他就活该遭报应。”

    邵国钢面露惊诧,不满地说:“钧钧,你怎么这么说?你现在可真是人大了,心变成这样?”

    “你看陆家长辈这些年,多苦,多难受,好好一个人活活给糟蹋成那样。陆家孩子出事时候,比你还年轻,现在都四十出头的人了,这么多年就是个废人!他父母还活着,还能一把屎一把尿伺候他,将来哪天他亲爸亲妈都没了,他这样一个人,怎么办,怎么办?!”

    邵钧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怎么可能同陆少爷?

    陆炎东当年怎么害罗强的?罗强也瞎了一只眼,没治好呢。陆炎东坐轮椅,罗强坐牢。

    邵国钢声音发梗,掷地有声:“是,老子是你亲爸爸,你是我亲儿子!我可以不在乎你变成啥样子,你哪天就跟陆家孩子似的,真他妈的把自己搞残废了,你坐轮椅上,老子也养着你,我可以养你一辈子!可是老子真心不想看到有那一天,钧钧你能明白吗!!!”

    邵钧眼睛湿了,听这种话也难受。

    他扭过脸去,熬了半晌,执拗地说:“我就不会混成那样。我干过要遭天打雷劈的事儿吗?我招过谁惹过谁了……爸,我在监狱里过得好着呢,您甭替我心。”

    ****

    邵钧伤好差不多了,开车和生活自理已经没什么问题,就没经过家里人同意,趁他爸爸工作忙管不起他,自己悄悄出院了,东西行李都扔在病房不管,反正家里总有人替他善后。

    他心里十分惦念罗强,毕竟快两个月不见。俩人认识这几年,还从来没分开这么久见不到面。

    邵三爷如果不回去,摆在他眼前就是他爸爸他姥爷给他铺陈完备的一条光明大道。

    可是他如果不回去,就甭想再见到罗强。将来有朝一,罗老二出狱了,以这人冷硬自负的脾气心,绝不会倒过来重新追求他,俩人不可能再续前缘。

    邵钧不想放弃罗强,对这个人,无论如何舍不得放手。

    就好像照顾一个人照顾得太习惯了,这人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罗强的一举一动,每一回出事儿,受伤,都牵着他的心,连着他的筋。

    邵钧回清河县城的路上,想起离开时罗强那遍体鳞伤的惨样,于是顺路去城里某家医院,帮罗强开一些内服外用的消炎药、跌打损伤药。

    为罗强看病开药,邵钧可不敢走军区医院的关系,怕家人看出来。他在军区内部看病不付现金的(他自己手头本来也没钱),而是记账,刷卡,登记都用的他姥爷的老干部医疗卡。

    傍晚,医院门诊楼内病患人流相对稀少,邵钧拿到处方单从一间诊室出来,正要下楼去划价取药,走到楼梯拐角处,眼前一花,亏得他反应精明敏锐,迅速闪,躲到一棵大号盆栽后边。

    邵三爷从两片龟背竹大叶子中间,露出一双偷窥的眼,眼珠子兴奋得差点儿从眼眶里瞪出来。

    他瞧见谁了?

    他竟然看见罗家老三,罗战,让两个人架着肩膀,搀扶着,塌着腰,撅着腚,一拐一拐地从楼道里走过去。

    罗战破天荒在脑袋上戴了个毛线织的那种滑雪帽,把脑门耳朵眼睛甚至整张脸都恨不得遮挡住,埋着头不敢东张西望乱看,生怕医院里有人认出他的脸,生怕暴露他这辈子最荒唐,最倒霉,最是哑巴吃黄连被人糟蹋蹂/躏了还不能报官不忍还手只能吃着手指头默默嚎啕流泪的惨事!

    邵钧也是白天黑夜颠三倒四想念罗强想得,对那张脸,那副材,极其熟悉敏感,一眼就认出用帽子蒙脸的罗战,化成灰儿他也认得罗家两兄弟这魁梧形。

    罗小三儿这是咋的了?看起来也膀大腰圆人五人六厉害的,这是被人打了吗?

    罗战让人弄进手术室,跟随一路来的那名瘦高个子年轻人,在手术室门外往复徘徊,眉头拧着,坐立不安。

    邵钧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看第二眼。

    他原本是想看看闹就走,这一下拔不动腿了,盯着那材瘦削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很久。他从来就没见过一个人,能把普普通通一t恤牛仔裤穿得这么靓,窄腰,翘,长腿,相貌英俊却不自恃,眉宇端庄而不浮躁,长得极其舒服,看……

    罗战只是做一个局部缝合的小手术,工序简单,不到半小时就出来了。

    这回简直更惨,是趴在上让护士推出来的,裤子都没给他穿上,光着股和大腿,用白单蒙住下半的**。

    穿牛仔裤的帅哥两手抓着,内疚得低声说了几句,神关切,手指温存地摸了摸罗战的头发、耳朵。

    亲自给罗战缝线的那位外科师兄,从金边眼镜下用闪着光的眼珠子狠命打量罗战边的帅哥,看得人浑发毛。

    师兄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清瘦白皙的脸,附耳低声对罗战说:“嗳,我告诉你个数据,以前我缝过好几十个菊花,别人一般缝个三针五针就齐了,就你这个,豁口豁得最大,我一共缝了十针,才把你那‘花型’帮你合上!”

    罗战露出一脸悲愤,哀怨地瞪着对方,老子的小菊花都快豁成牡丹花儿了,你他妈的故意损老子呢吗!

    师兄眼底突然爆出坏笑:“你小子,有福啊?你男朋友,活儿真厉害……下回让他下手轻些,把润滑做好了,心疼着你点儿,肯定能让你特舒服。”

    罗战那一脸强撑的表都快碎了,这才听出师兄话里有话,差点儿喷对方一脸心头血。

    罗战旁站的大帅哥,让师兄大人几句话说得,一张小麦色俊脸立刻臊得通红,红得能掐出水儿来……

    邵钧隔得远远的,听不清那三人的对话,只隐约看了几眼,就看明白了。

    咱邵三爷是啥人,脑子也转得精明着。罗战跟那年轻男人,大庭广众之下没有任何过分亲昵的举止,既没搂搂抱抱,也没咂摸亲嘴儿,可是互相之间眼神一对,罗战红着眼睛,撅着嘴,唠唠叨叨地叫苦,说话甚至带着男人撒时特有的浓浓的鼻音,哼哼着……邵钧十分笃定他的判断力,罗战跟那细腰帅哥一定有一腿!这安静漂亮的男人,肯定是罗家老三哪一路的傍家儿,没准又是哪个“小点心”!

    邵钧虽说论其本喜好的不是这一口,可是好看耐看的男人谁不多看两眼?

    邵钧这人一贯自信,自负,论姿色咱邵三爷面孔材全打包,堪称万里挑一,罗强能讨得三爷爷的欢心,是罗强上辈子修的福份,别人有吗?他是没想到,罗小三儿边的相好,丁点儿都没比他差了,那气质,那段,绝不是一般人……

    邵钧蹑手蹑脚尾随着,眼瞅着那人将罗战的病推回诊疗室。

    他抬头四处一寻么,脑顶上方挂着一块极其醒目的大牌子:肠科门诊。

    邵钧是知道罗家老二本人多么强硬霸道的,也知晓罗老二有多宠溺疼他那宝贝弟弟,兄弟俩是一窝养出来的崽子,面孔材神似酷似,以至于罗战其人在邵钧那点儿小心思里,也应该是一位英武潇洒、威猛阳刚的纯爷们儿,跟罗强是一路的糙货,上了粗野豪放,肯定是做老爷们儿的角色。

    他是真没想到亲眼目睹今天这种场面,脑海里电光一闪,差点儿劈瞎他的眼。

    人不可貌相,那细腰长腿的帅哥……果然就不是一般人!

    闪瞎了邵小三儿一双桃花眼的很不一般的程警官,这时候拎着病历口袋和处方单,匆匆地往楼下跑。

    程宇心里愧疚,难受,安抚好罗战,着急麻慌地下楼去取药。小徐大夫的天才师兄开的药,什么“生肌宝”、“养菊灵”的,据说能消炎祛皱,让菊花部位的皮肤重新恢复细致嫩滑。

    邵钧这时候根本顾不上小腹旧伤胀痛,一溜小碎步紧赶慢赶跟着程宇后,苗条的形贴紧一侧墙壁,步法飘忽,警校里学的那便衣跟踪盯梢技术,全使出来了。

    程宇站在队伍里,漆黑的眉微拧着,两根手指轻轻夹着取药单,瘦高的背影显得内敛而安静,罗战的病历口袋折叠着,塞在他仔裤后股兜里。

    邵钧的一基本功当年可也没少练,极自信潇洒,一只手悄没声息伸过去,轻轻一扽!

    牛皮纸摩擦裤兜发出极其轻微的沙沙响,手法平稳巧妙,别说周围排队的人,就连股被摸的当事人也不可能察觉到。

    邵钧得手,正要抽溜走,冷不防手上一疼,自己的手腕当场被擒!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只手,死死捏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哈哈,钧钧哦~

    解释一下,其实监区长也觉着时间对得不太准,可是呢,我实在想写这段太乐了大家就拿后半章内容当个番外吧,虐完了甜蜜一下!【罗太狼:监区长尼玛是坏蛋呜呜呜老子最羞羞的事儿都被嫂子看光光了!!!!

    【感谢每一只追文的萌物,嘴儿个~感谢大龄羽毛和mm两只萌物的长评,记账记账!感谢11748975的手榴弹,感谢火晓魔、小香儿、liuliu、蝶舞心、墨非白、yllahero、花不鲜天出烟、不离不弃、紫罗兰の、euniceyi、龙龙、大龄羽毛的地雷,熊抱大家!!

    给新来的读者再吼一句:监区长的七班牢号求包养收藏

    二哥:“三儿,走,哥发现隔壁有两只美貌如花可羞的小警帽,哥带你去找他们,咱兄弟俩一人一个!”

    太狼:“哦,好棒!最喜欢哥哥了,找小警帽玩儿喽!”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