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45、最新更新

    第四十五章新监区旧相识

    罗强觉察到邵钧不经意间流露的强烈兴奋。

    罗强用一只大手把两人抖动的阳/具合握,手指逐渐加重力气摩擦,故意用胀得火的东西顶邵钧的大腿,推挤着,压迫着,液体慢慢流出来,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溢出的/望。

    邵钧快要不住,压低声音:“快点儿……弄出来……”

    罗强把脸埋在他脖窝里,咬他的耳朵:“喜欢这样来?”

    邵钧胀得不行:“你……你……快给我弄出来!”

    邵三爷这些年习惯了,干这事儿一向是那个动嘴吆喝的,无论骑在上边儿还是被压在下边儿,主动还是被动,他基本只管动嘴指挥着,爷想要爽!

    要想给他弄出来,实在也不用费多大劲,邵钧在罗强手心儿里很快就不行了。

    他这个年纪和体质,自己晚上在被窝里惦记起某人,随便撸一撸都能,更何况朝思暮想的人这时候就攥着他。滚烫的精/液一蹴而就,往三个不同角度喷成一汩一汩的。

    邵钧在/精的一瞬间用胯骨狠命蹭着罗强胯/下火粗糙的地方,眼角崩出湿润的东西……

    罗强小声问:“舒服了?”

    他以前完事儿从来不问这句话。

    邵钧把下巴搁在罗强肩上,整个人重量都挂在对方上,“嗯”了一声,声音发腻。

    俩人自从那回从牧场回来,只有两次在厕所里勾个手指,偷摸亲个嘴儿,这还是第二次有机会亲密放纵,可把生龙活虎的小三爷憋坏了。

    可是罗强还没出来。

    邵钧勉为其难帮人撸了几下,手活儿极烂,时间又仓促,俩人紧张得不行,各自支着一只耳朵,稍微有个风吹叶动,小甲虫叫,高/潮的感觉立时就给吓没了。

    邵钧着急:“快,你这解手的时间也忒长了!”

    罗强声音沙哑,冒着火:“老子想/你。”

    邵钧:“……”

    邵钧反问:“你/我一泡屎的工夫能够用吗?别废话,赶紧弄出来。”

    让不让这人是另一说,他现在脑子里已经顾不上费脑筋的问题,这会儿再不回去,那这人不是严重便秘就是脱水腹泻,要露馅儿了。

    罗强显然难受的,眉头皱紧,脑门在邵钧耳后用力地磨蹭,呼吸憋闷沉重。这人做/时永远沉默着,不出声音,让邵钧有时候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能让罗强舒服……

    邵钧有些心疼,忍不住,忽然冒出一句:“要不然,我,帮你吹出来?”

    邵钧说完这句,差点儿呛着,扁着嘴,瞪圆俩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人,生怕罗强一点头说,“行”。自己肯定精/虫上脑了,发癔症呢,什么时候给人干过这么“脏”的事儿?三爷爷是伺候这种事儿的人吗!

    罗强确实不舒服,这样没办法满足。他剧烈地喘着,殷红的眼盯着眼前人,突然说:“你转过去。”

    邵钧没反应过来:“咋转?”

    俩人手拴着,很不方便。

    罗强也不说话,突然掰住邵钧的手腕,反手一拧,把邵钧这条胳膊拧到后,把人面朝墙摁住!

    “你……嗯……唔……”

    邵钧耳畔充斥着浓的呼吸,粗重的声音,罗强健壮的胯骨从后方用力冲撞着他,撞得他大脑发晕,天昏地暗,最后一丝警觉和理智都快要迷失。

    罗强竟然把他的制服裤子扒开了,露出一段白花花的股,炙的阳/物像浇铸了铁水,坚硬,粗粝,在他下两腿之间抽/插着,撞击他最柔软的部位。

    邵钧略一挣扎,手腕铐在背后,整个人动弹不得,被一下又一下狠狠撞向墙壁。面前就是一块坚不可摧的山岩,毫无缓冲余地,他被这样粗暴地碾压着,蛋都撞疼了,蛋黄快烧焦了……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那感觉就是窒息般的震颤,悸动,发抖。邵钧那一刻甚至有些精神错乱,神经末梢燃烧着,意识上以为罗强已经进去了,滚烫火的部位结合到一起,罗强贯穿了他的体,埋入他的深处,顶他,撞他,把他顶硬了,一起烧灼,熔化……

    罗强就这么将一梭子浓浓的液直接进邵钧的裤裆,丝毫也没客气。

    喷发的那一刻,罗强一口咬住眼前人的肩膀,体因为过分压抑,痛楚地抖。

    他粗喘着,掰过邵钧的脸,望着那一双彻底陷落失神的眼,下意识地,把嘴唇贴了上去,贴在邵钧眼皮上,静静地,一动不动,贴了很久……

    邵钧闭着眼,一动不动。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对两个人都是,发泄之后心头留了一片酸涩,心软得一塌糊涂……

    漆黑的雨夜很容易掩盖一切见不得人的痕迹。

    俩人湿漉漉的,闷头潜回队伍,耳畔有一两句不和谐的杂音:“强哥,这一趟拉这么久?”

    “有这工夫,孕妇肚子里的小孩都拉出来了吧?”

    罗强一贯的冷脸,斜眼骂道:“咋着?老子吃得多,拉得也多不成!”

    邵钧仍旧一口吊儿郎当的腔调,冷笑说:“可不是拉得多么,他娘的,把我熏一大跟头!我手里枪都让丫熏得差点儿走火了!”

    一伙人不怀好意地哈哈哈哄笑一阵,也就过去了,谁都没怀疑。

    暗地里,罗强那只手在邵钧大腿根下边乱掐:小样儿的馒头,敢趁机编排老子!

    邵钧怒不可遏地瞪罗强一眼,用压到最低的声音说:“混球,你忒么舒服了,搞得爽了,我咋办?!”

    罗强瞟一眼邵钧的裤裆,真是年轻,才歇一会儿工夫,又支棱起来。

    刚才罗强从后边那么干,邵钧让他撞得,剧烈摩擦着,稀里糊涂就又硬了,按都按不回去,只能夹着腿走路。幸好天黑,大家都迷瞪着,谁也没看出邵三爷翘着鸟,起起落落得,可怜着呢,一晚上都没消停。

    那夜,逃亡孤岛的人席地坐着睡去,山下不时闪烁一朵一朵幽暗的灯光,就像人心里揣着的温暖,火花在暗夜中绽放。

    就是那一夜,潮白河畔的旧监区被泛滥的洪水倒灌,洪峰以每秒一百多立方米的速度涌入厂区,昔的监舍区变成一片沼泽。

    就在洪峰袭掠前一个小时,三监区最后一拨犯人及时撤离,成功逃离洪泛区。

    清河监狱历史上的这次雨夜大逃亡,几十名管教押送几百名重刑犯,路途无比艰险,中途竟然没一人掉队,没一个失踪,没有人掉到山沟里或者被水卷走,更没人趁机炸刺儿逃跑。

    就连那几个平一贯惹是生非的刺头王豹之流都没炸号,自始至终两手死死抓着绳子,生怕大队人马把他给落下,可能是让凶残的洪水吓住了,亦或许是感激管教们危难时刻没把他们几个撇在监区里、让他们自生自灭。

    第二天中午,遍湿漉泥泞的人串队伍终于等来接他们的车,大客车载着他们驶进新建成的这座监区。

    新监区的外围大铁门目测更加高耸坚固,两旁有武警战士把守的炮楼岗哨,居高临下监视监区内一切风吹草动。入口处设计成双保险,类似于古代城郭的“瓮城”式样,有外铁门和内铁门两道门。大客车驶进第一道门,后的门缓缓关闭,这时才开启前方第二道铁门,放行进入……

    每一道大铁门的开启,需要电子设备和人的三重保险。

    邵钧前揣着一张电子门卡,另两重保险是他手上食指中指的指纹,以及他那一双吊梢桃花眼的眼球虹膜。如此高精的硬件设备,即使有人偷到管教的门卡,指纹和眼膜不对,也甭想迈出这两道大铁门,直接就让岗楼上的武警小战士拿枪突突了。

    这是上边儿花重金打造的一座钢铁围城,迎接2008奥运年的特效试点现代化模范监狱,集中关押清河监狱所有监区的刑事重犯。在上头的人眼里,这就是一座不可能被突破的堡垒,不可能发生越狱的监狱,因此把重刑犯关在这里,万无一失。

    站在三面环楼的小广场上,罗强领回自家铺盖行李,扛上肩膀,仰头望向蓝灰色的天空,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不安和不确定。

    来了新监狱,很可能就要重新划分监队,分配新任队长和管教……

    罗强闷着头蹲在方阵里,撇嘴,心里不太爽,特想吃大馒头。

    前边好几支队伍都让新教官领走了,轮到罗强所在的一大队,监区长扭头张望着找人,这时候从楼门里跑出一个急匆匆的影,警帽歪戴,小腰扭着,松松垮垮的裤子随着跑步的动作发出沙沙声。

    呼哧跑了几步,习惯动作,两手狠抓了一把裤腰。

    罗强歪着头,从人缝里偷看那熟悉得不能再熟的乱提裤子的小傻孩子,这时候摸摸自己脑瓢,乐了,高兴了,心里蓦地松一口气……

    你妈的监区长要是敢给咱换人,老子撂挑子不干了。馒头去哪个队,老子就跟着去哪!

    监区长板着一张不解风的条子脸,例行公事罗嗦几句:“这位是邵警官,将来就是你们一大队的副队长,大伙如果有不认识的,今天就算集体认识了,以后有事有思想状况,直接汇报给邵副队长!大伙呱唧呱唧!”

    一大队的崽子们都开心,不用监区长废话,霹雳吧啦欢快地鼓掌。

    刺猬蹲在底下抖着肩膀乐:“还能有谁不认识咱们三爷呢,大伙都认识了,甭罗嗦了,饿着呢开饭啦!”

    胡岩手里拎着草棍在地上画花儿,撅着个嘴。他没被调走,不承想邵三爷也死活赖着不走,还在这儿混?!

    邵钧原本应该到局里报道,就任新职,就是因为这次暴雨发水,监区警力吃紧,随即就赶上二十年不遇的集体大转移,带着犯人上山逃亡,如此一拖再拖,调职的事让他无数次搪塞过去,基本就算不了了之了。

    小邵队长朝他的队伍勾勾手,嘴角带着得意的笑,让大伙跟上。

    他哪能调到别的队?

    他哪能让罗强被分到哪个靠不住不相干的人手下?

    罗强只要在清河农场混一天,这人就是三爷爷的人了,就像宰后的生猪上盖了那个紫色的戳。

    别人?别人甭想碰罗强!

    罗强扛着行李,趿拉着鞋,晃晃悠悠地走,心里很舒坦。

    他走着,没提防被褥里东西没裹住,咣当从里边儿掉出个东西,圆圆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儿。

    有人眼尖:“呦,强哥,您的小粉罐掉啦!”

    现在这事在七班牢号里已经成一大笑话了。大伙动不动就拿这个说事儿,“强哥的小粉罐”,那东西可金贵,里边不知装了啥宝贝,罗老二每天摆在枕头边上,白天看着,晚上抱着,甭提多逗了。

    邵钧斜眼瞟了一眼,默默地弯腰,低头,迅速把小粉罐捡起。

    他捡起来还要故作莫名状地端详两眼,假装三爷爷不认识。

    这是个啥?三爷坚决没见过,不晓得!

    罗强面无表,一把从邵钧手里抢回来,揣回自己怀里:看啥看?就不给你看。

    一行人从监舍楼下走过,冷不防天上飘下一阵小雨。

    有人抬头张望,有人眼尖拿手一指:“谁啊?谁他妈在楼上撒尿呢?!”

    罗强和邵钧同时抬头。

    罗强眯眼瞧着,口里喃喃骂了一句:“姥姥的……小王八羔子。”

    可不是有人从楼上往下撒尿么,三楼某间牢号窗口上,骑着个人,一只脚从铁栅栏里迈出来,解开裤裆,把生/殖器拎着伸出来,正往下滋尿呢!

    那人是个年轻的崽子,剃得光溜溜的囚犯头,穿着宽大的囚服,看那张脸倒是相当俊秀,一双大眼透着邪气,红润的嘴唇撇着,嘟嘟囔囔正在骂娘,朝着罗老二狠狠竖了一个中指。

    这泡尿其实就是照罗强脑顶上撒的。

    可是这人在三楼,那么高的地方,一股细小的水柱滴下来,半道让小风一吹,早都飘离了预定轨道,一滴都没滋到罗强,全飘到别人脑袋上去了,就连邵钧的警帽儿也着了道。

    邵钧暗暗恼火,自言自语:“这人忒么谁啊?”

    罗强冷冷地接口:“老熟人家养的小王八。”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早起的好孩纸这是今天第一更,争取二更吧,大家不用刷,晚上再来看看,求花求支持,谢谢大家。

    笋记账:大家别忘了去看大叔和红糖写的同人幽默番外,精彩绝伦,搞笑至极,太欢乐了一定要看!!!

    【感谢anna的手榴弹,墨非白(x4)、诺、晓姬、赖赖酱、葱花炒饼(x2)、hehe、candy、不离不弃、龙龙、陌上丶、王包子的地雷,谢谢大家的支持,抱!

    陌监区长画外音解说:“哗啦哗啦的雨声掩盖住夜幕下甜蜜的jq,二哥一梭子进裤裆,轻轻地抖,吁出一口气,嘴唇温柔地贴到猫钧儿的小粉嘴上……哦,好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