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40、最新更新

    第四十章猫探老鼠

    一听说罗强让武警逮了,邵钧当时就急了,就想原路返回去堵那一队武警。

    同事好说歹说才给拦下来:“少爷您这怎么了?急赤白脸干啥啊?”

    “那犯人要是没越狱,冤枉的,回来调查一下不就清楚了?”

    邵钧穿成那样子,本来就特显眼,招人说闲话。他压了压冲动的脾气,还是先回去换衣服,澡都来不及洗,把脸和头发匆匆忙忙弄干净到能凑合见人的程度,又跑出来。

    他其实是担心罗强那人,一贯暴躁刚烈的子,言语一两句不合,试图反抗,再跟武警打起来。武警手里有枪,抓捕逃犯走火伤人甚至当场击毙这类事件,以前不是没发生过。

    这事儿动静搞得不小,监区长和指导员把邵三爷单独留在办公室里,亲自调查问话。

    邵钧只是懊恼昨夜忘了跟罗强串供,这会儿来不及对词,还不知道那混球在领导跟前怎么说。

    邵钧一口咬定,昨天是听说采石场炸死了人,临时出警去处置现场状况,然后又去医院探望赖红兵和罗强两名伤员,结果陷进山洪的包围圈,车子抛锚了。

    监区长从鼻子里哼着怒气:“哼,车子咱们人已经找着了,彻底报废了,车窗还让你给砸了!”

    邵钧坐在监区长对面,埋头捋他那一脑袋乱糟糟的发帘,哼道:“我没办法啊我为了逃生么,我不砸车窗就让水憋死在里边儿了,幸亏我当时砸得特别坚决!”

    “是,你砸玻璃倒是手真快!……”监区长怒道,“可是你就不能不出门吗?昨天你是应该在队里值班是吧?邵同志,您跟我请假了吗?”

    邵钧垂下头,老老实实地说:“昨天事出有因,况紧急,我真怕我队里的犯人出事儿,没请假就走,是我考虑不周……”

    监区长气得说:“老子才是真怕您出事呢!谁出事你也不能有事,你给我省省心成不?!”

    几个领导问,那罗老二又是咋回事儿,这人不是在医院治伤吗?

    邵钧脑子里七拐八绕,飞快地转,说:“罗强他……他欠我一条命,我觉着,他是想还我。”

    监区长和指导员彼此交换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在屋里听邵三爷开始胡掰……

    这种势下,邵钧也只能胡掰了,不然他怎么解释,一个犯人私自从监区医院跑出去溜达了一宿,让武警在山上抓住?

    邵钧从罗老二刚进三监区一大队开始掰,罗强怎么遭人陷害,被武警群殴差点儿丢一条命,那时候是他心软,把这人送到医院抢救回来。

    邵钧解释道:“罗强这人,江湖义气严重,凡事讲究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仇报仇,有恩他也一定报恩。”

    “这回这事儿,他肯定是在医院里听说我让洪水冲走了,所以跑出来想救我,还我一条命。还完了一了百了,以后也就不欠我啥,该咋地还咋地。”

    监区长都不信:“他跑出去,就打谱一定能救着你?他有三头六臂?”

    邵钧瞪圆眼睛,特别认真说:“他还真救我一命,要不是他,我当时就被水卷走了!是他在岸上把我拽上去的,我当时头撞柱子,彻底昏死过去,是他把我背到山上的,后来我在山洞里躺了一宿,早上才缓过来。”

    “你们还别说,罗老二这人真讲义气,是条汉子!他压根就没想逃跑,就是想着我对他有恩,他要知恩图报。”

    监区长用探究的视线琢磨邵钧:“所以,罗强没想越狱?”

    邵钧制服前襟敞开着,右脚横在左膝上,那派头,坐得理直气壮,说得口舌生花:“这人要是想跑,趁着天黑早跑了,还能留到早上?他背着我走,把腰都闪了,我心里过意不去,我怎么着也得站出来给他作证,不能让他背黑锅啊!”

    邵钧扯得,自己都开始信了,太对味儿了。

    领导从办公室走出去,邵钧一路追在领导股后边:“监区长,那人能不能先给放了?他腿还伤着……”

    监区长严肃道:“早就送医院看伤去了,腿都快让水给泡烂了!这号人要是真想跑,他也跑不掉,还不得跑废一条腿?”

    邵钧蓦地松一口气,啪一个立正,标准的敬礼:“谢谢领导体恤!”

    邵钧扭头跟指导员开小会儿:“罗强跟你们,咋交待的?”

    指导员白了他一眼:“还能怎么交待?跟你讲的况一模一样!”

    双方虽然事先没有编排有利证据、对好证词,罗强也不傻,或者说,俩人心有灵犀。

    那天邵钧前脚刚走,搜山救援的武警战士就上来了,数条枪口,齐刷刷对准坐在山坡上的罗强。

    罗强那会儿正回味着三馒头窈窕**的背影,埋头把手伸进裤裆,拨弄自己的大鸟。

    一抬头,武警的冲锋枪口抵住他的脑门。

    罗强低头瞅瞅自己鼓囊饱满的裤裆,抬眼对小班长说:“嗳,悠着点儿,别走火打着我的鸟。”

    小班长是个纯洁的山里娃,年纪尚轻,没娶媳妇呢,皱眉扫了他一眼,脸红红地说:“你,不许耍流氓!”

    罗强歪着头冷笑:“我又没冲你耍流氓,老子可真不是冲你。”

    小班长怒道:“快穿上裤子,手抱头站起来!”

    罗强抖肩笑道:“没看见老子就没裤子吗,不然把你的裤子脱下来借我穿?”

    自从上回吃过一次亏,或许也是因为心里惦记三馒头的好,罗强这回坚决没跟武警战士炸刺儿,乖乖地举起双手,向面红耳赤的小班长投降。他一路上穿着小裤头,让两个武警架回来。

    领导审问他逃跑的事,罗强说:“我在医院里听说邵警官遇上山洪暴发,落难了,让水淹了。”

    “当时雨下得特别大,老子半辈子都没见过北京下这么大的雨,这雨肯定能淹死人。老子当时就一个念头,邵警官帮过我,救过我,这个人有恩于我,是他改造了我,没有他就没我在三监区的好子。”

    “邵警官要是出事儿了,我能帮就帮一把。如果因为这事儿你们追究我乱跑的责任,那我也认了,我救了人,没白跑一趟。”

    罗强这番供词说得,当时就让领导心软动容,不忍心再追究这个犯人。

    而且,这其实也是罗强的心里话,只是隐瞒了某些最关键的内容……

    事后当地政府统计善后事宜,附近几个村子确实有几人遇难,而监区无人因洪水伤亡,受到上级领导一通电话表扬。监区长也不傻,罗老二既然没逃跑,这人总之回来了,内部怎么处理咱再另说,别往上边儿瞎捅,别把检察院调查组的人招来。

    又过了一天,镇中心小学一位老师带了俩家长,送来一面锦旗,感谢正直心的年轻警官同志。小警官没有留下姓名,但是警车上有“清河监狱三监区”字样。{阅读就在,重要小说网zybook.net}

    就因为这么一系列的事儿,两位当事人“因祸得福”。

    那段时间监狱长开内部工作总结会议,还特意把邵三爷作为先进典型,给拎出来,严重嘉奖赞美一番,你们瞧瞧,小邵同志对犯人这思想道德反思教育搞得,这生活照料人文关怀工作做得,这得是多么出色优秀的一位警官同志,才能让他手下的犯人一听说他出事儿了,撒鸭子不要命似的跑出去也要救他,大洪水这是闹着玩儿的吗!

    罗强的腿伤和腰伤,定为“工伤”,送到清河医院疗养,等养好了再回监区。

    监区领导替犯人讨要人权,给赖红兵和罗强争取到一笔事故赔款,数额不算大,这一整年零食加餐的钱总之有着落了。

    邵钧得了表彰,还不甘心,追着领导问:“那,罗强冒险救人这事,能不能给他算工分?”

    邵钧问:“能给罗强递材料办减刑吗?”

    领导到了私底下,把邵小钧同志拎过来,耳提面命说:“我说你还没完了?这事儿罗老二没挨处分没关闭,就是照顾他,工地也赔钱了,你还想给他减刑?”

    邵钧特认真地说:“罗强这算是在突发事故中救人一命吧?他救了赖红兵,其实也救了我,依照民政局官方条例,够格申请北京市见义勇为好市民吗?”

    “他都见义勇为好市民了,怎么就不能酌减刑?”

    领导被邵钧胡搅蛮缠绕进去了。

    差点儿越狱逃跑的犯人,怎么一转眼让这人掰成见义勇为好市民了呢?

    领导摇摇头,严肃地驳回:“不成,罗强不够减刑条件。”

    “而且司法部有这方面规定,涉/黑的刑事犯,除非某些极特殊、极重大的立功况,一般不给予减刑的机会,罗老二基本上,肯定要在清河蹲满这十五年。”

    “……”

    邵钧眼中希望的小火苗黯淡下去……

    罗强在清河医院养伤,仰在上,一条腿裹成个冬瓜,吊在尾。

    他子过得可悠闲,每天除了吃喝,就是跟几个病友看电视,打牌。

    隔壁屋的老癞子体也养好些了,坐在轮椅上,手摇着轮子慢悠悠摇进罗强的病房,不请自来。

    老癞子怀里偷偷揣了一瓶度数相当不低的白酒,袋装的那种,托熟人塞进来的。这是附近县城副食小店卖的散装酒,专门倒卖给监狱犯人解馋的。平时卖二十五元一袋,逢年过节炒到八十元;大年三十在监狱里你想从别人手上买,两百块有价无市。

    赖红兵把酒掏出来,也不来废话,横了罗强一眼:“陪老哥哥我喝一口。”

    罗强从枕头底下哗啦啦摸出一大堆零食,鸭脖子,辣牛丝。

    俩人吃的都是违品,上有伤的人哪能吃辣,哪让喝酒?

    背着管教,关着屋门,拿喝水杯子兑着酒,咝咝地嘬着辣鸭脖,俩爷们儿碰了碰杯,杯酒泯恩仇。

    老鼠(老虎?)住在医院里,铁定能把小花猫招来,猫贼惦记着这人呢。

    邵钧歇假来回往清河医院跑了好几趟。他是一大队的管教,手底下犯人受伤住院,他探望照顾是份内之事,天经地义。

    邵钧不是空手来的,斜眼瞄着躺在上伪装虚弱的某人,从背后变出一兜子一兜子好吃的……

    罗强扫了一眼袋装的开心果和大榛子,乐了,哼道:“这个好吃,手伤了,老子没法自己包壳儿。”

    邵钧冷眼道:“拿牙咬不成?”

    罗强:“岁数大了,牙崩了。”

    邵钧盘腿坐沿上,给罗强包榛子仁,包完一个,罗强张开嘴,邵钧后仰着隔开两米远,瞄准了,定点投掷,罗强张着嘴接,简直跟俩小孩似的欢乐……

    邵钧给罗强唠叨最近牢号里发生的事儿。

    也幸亏罗强住院没回监区,这回清河县和邻近地界遭遇暴雨,洪水倒灌进院墙,厂房监区食堂都给淹了。住在监舍楼一层的犯人可倒霉,临时背着行李,扛着被褥,被迫在二层监道里打地铺。

    “那咱们一队呢?”罗强赶紧问。

    “你们班住二楼啊,事儿没有!”邵钧笑说。

    牢号进水把一层的铺位给泡了,洗脸盆饭盆都在屋里漂着,有犯人搞笑,拿塑料澡盆当小船,蹲在盆里拿个饭铲子划小船……

    邵钧从眼睫毛下边寻思了一会儿,淡淡的威胁的口气:“嗳,等你养好了,打算去哪?还回采石场炸山挖石头吗?”

    罗强斜眯缝俩眼,用仅剩的那只1.0的眼睛瞄着人:“等老子养好了,你打算去哪?还调宣传委吗?”

    邵钧半笑不笑,骂道:“你妈的……你等着的!”

    罗强嘴角扯出险的表,眼角浮出笑纹,毫不示弱:“成,老子就等着呢……”

    房门打开,给病人换药的小护士进来了,一看屋里的人,脸上瞬间就跟开出一朵花儿似的,绽放甜腻腻的笑容。

    罗强也发现了,只要三馒头在医院里一出现,住院部那一群小娘们儿,突然就起来,满楼道地乱窜!

    邵三公子是啥人?那是监狱系统方圆十几公里之内出了名儿年轻英俊又金贵嫩的一棵帅草,正值青,家境优越,且单未婚,目测连亲近的女友都没有,旁花花草草的,早就有人盯上了。

    机关里单大龄姑娘特别多,尤其清河县这狗不拉屎鸟不过境的鬼地方。小护士给罗强换着药,俩眼一直瞟着小邵警官,闲扯聊天。

    “邵警官,您怎么又来了呢?特喜欢我们这儿的环境吧?”

    “邵警官,工作辛苦吧,累吧,以后调我们医院当保安呗!我们正缺保安呢!”

    “邵警官,我电影票买多了一张,找不着人陪我去,要不然正好,今儿晚上你陪我看场电影好吗?”

    白衣天使祭出杀手锏,小邵警官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双桃花眼滴溜转着,笑得轻松明媚:“电影啊,我还真是老长时间没机会看电影了,我真特想去……啊!!!”

    邵钧坐在沿跟护士打骂俏,冷不防一只大手忍无可忍从被子底下伸出来,在那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拧了一把小邵警官的翘!{阅读就在,重要小说网zybook.net}

    邵钧没防备,“啊”了一声。

    小护士:“咋了?”

    邵钧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没……电影我是想去,这不是忙么,嘿嘿,去,去不了了。”

    邵钧淡定地伸手到背后,跟被子下面那只罪恶的大手搏斗,狂掐。

    罗强躺在上装睡,私底下那只手,摸到邵钧股上,隔着裤子抠哧,挠得邵钧快要起火了……

    等小护士走了,邵钧把门一关,翻扑过去。

    “你挠,你挠,我让你挠!”

    “哎呦,老子的腰折了,折了,小崽子悠着点儿!……”

    罗强仰面躺在上,上罩着大被,看人的眼神漆黑浓重。

    被子下边儿,那两只手,十指紧紧纠缠着,腻腻地捏固着,互相望着对方,视线胶着。

    那时候的滋味儿,就好像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渴望着对方,已经太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监区长真是亲妈,钧钧和二哥的亲妈党撒花花啦监区长手痒了!

    记账:感谢etlain和mishi的长评,写得都好棒。这周监区长一定抽空加更,你们摸摸!

    【感谢zzyy、9ai镜花水月、花不鲜天出烟、kkkemi、你好在吗是吧、不离不弃、墨非白、大牛、candy、火晓魔、芹溪的地雷~也要感谢每一只追文支持的萌物~

    在山洞里默默地抱着吸取对方的味道……大豹子抱着小豹子,好霸气的金色和银色豹纹呢!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