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38、最新更新

    第三十八章绝不放手

    乌云一寸一寸吞没山巅的亮光,四周视线愈发昏暗。

    泡在水里的两个人像两头倔牛顶着犄角,谁都不爽,都心疼对方,骂得痛快了,这才开始着急。

    俩人接力轮番喊“有人没啊谁拉老子一把我叫你哥”喊了一阵子,嗓子都喊哑了,周围放眼望去就是一片汪洋,一人儿没有。

    “手机有没有?打个电话啊!”罗强吼道。

    “……我他妈没手机!”邵钧对着吼。

    “我个犯人没手机,你也没手机?!”罗强气懵了,这脑子冲动的小孩儿,办事永远都不过脑子、不计较后果、不心疼自己那少爷子金贵的小命!你安安稳稳在监区待着,让老子放心你,不比什么都强?你跑出来干啥玩意儿这是?

    “我上班从来都不带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邵钧也委屈地吼。

    小邵警官每回值班确实兜里不揣手机,监狱这方面有严格条例,手机都锁在柜子里。

    他中午着急麻慌跑出来,就没记着从柜子里拿手机,后腰只别了一只警务通。这玩意儿只能在监区范围内作用,迈出那道大铁门就是一块废铁。

    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两人必须想办法逃生,不然就要准备在水里泡一宿,泡成两只僵硬的鳄鱼。

    罗强吩咐邵钧,把周围漂着的几根趁手的窄木头,聚拢到一起,拴成最简陋的救生装备。

    捆木头就用水上漂过来的单麻绳,邵钧裤腰上那根皮带也被征用(可惜罗强的囚服裤子是松紧带的,没皮带)。

    救生筏份量不够,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

    罗强下巴一横,示意:“你先上去。”

    邵钧说:“你先走。”

    罗强骂:“你姥姥的,现在还跟我争谁先谁后?我大还是你大,谁大听谁的!”

    邵钧也犟着呢,谁有道理听谁的:“你腰不行了,你先上去,你上去我还能在下边儿托你一把,不然谁托你?!”

    罗强:“……”

    罗强摽着救生筏,在水中挣扎许久,终于扒到一处陡坡,从水里慢慢地往上爬。{阅读就在,重要小说网}

    邵钧落在后边,一手抱着罗强的股,奋力把人往起托。

    罗强手脚并用,连滚带爬,攀上高处。他上滚得跟一只泥猩猩似的,手臂可及范围内的小树小草都被他扯光了。

    他气都来不及喘一口,扭头去够后的人:“快上来!”

    邵钧伸手去拽一棵灌木,用力过猛,没料到啪一声拽断了,体一下子从陡坡上滑坠……

    “嗳!!!”

    “抓住,抓住了!不能掉下去!!!”

    罗强眼珠子快要崩出眼眶,探□一把拽住邵钧上不知道是哪儿,死命拽住了不撒手。

    他两只手抓住邵钧的肩膀,邵钧两手胡乱薅住他的脖领子。俩人都喘不上气儿,都快要被对方勒死了,脸憋得通红,太阳上胀出一条条比蚯蚓还粗的青筋。

    两个人就这么坠在那儿,一个坡上,一个坡下。

    下面就是湍急的洪水,一个浪头卷过来,人掉进漩涡里就没了。

    那时候,只要有一个人没撑住,或者不想再坚持,松开手,恐怕就真是咫尺天涯黄泉路,看完这一眼,再没有见一面的机会。

    罗强腰上针扎一样,疼得俩眼发黑,眼冒金星,体上半截和下半截像要崩开脱环儿了。

    邵钧满头满脸都出汗,喘着,坚持着,眼神因为生死命悬一线而流露出深刻的恐惧与求生渴望,三爷忒么还没活够,还不想挂呢!

    罗强嘴唇抖动,声音沙哑带血:“抓住喽……上来……使劲儿……”

    “宝贝儿,再加把劲,自己爬上来……”

    “老子腰使不上力,但是老子绝对不松手,你自己,给我麻利儿滚上来……”

    “你今天要是他妈的不给我争气,爬不上来,你就把我也拖下去,老子就跟你死一路。”

    ……

    罗强低声咒骂着,威胁着,两手铁钳一样,十根粗壮有力的手指几乎嵌进邵钧里。

    邵钧那时仰着头,眼球瞳膜铺天盖地充斥着的就是罗强那张焦躁凶恶骂骂咧咧没有一丝笑模样的大脸。

    你妈的,这么凶……

    坡上的人拼命拽,坡下的人玩儿命爬,邵钧挣扎着,扭动着,爬得像一条大虫子,极其狼狈。

    眼瞧着就要上来了,后股嘶啦一下。

    邵钧痛苦地哼了一声,树枝子剐他股了。

    裤子本来就没系腰带,松松垮垮,挂不住。

    “裤……裤子……我……的……裤子……”

    邵钧憋红了脸,呜呜得。

    “都啥时候了?!”

    罗强急得骂,老子俩手都拽不过来,没第三只手了,还帮你拽裤子?

    罗强忍着腰部剧痛,两条铁臂用力一掀,一把将人扯上陡坡,两只大手将邵钧连头带子结结实实抱进怀里。

    粗粝的几根手指几乎是把邵钧捏着,摁着,填进自己口,填得分明就是自己心头生生剥下来的一块,鲜活的,跳动着,带着血,失而复得,重新填回原位……

    {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重要小说网}

    死里逃生,惊魂未定,邵钧浑哆嗦着,俩手死死抓着人,罗强后背上有他刚才挣扎爬坡时抠出来的一道道血痕。

    浑是泥、面孔都看不清楚的两个人,紧紧地抱着,抱在一起,粗声喘着,颤抖着,把脸埋进对方肩窝里。

    抱了很久,很久,抱得很紧,说不出一句话。

    邵钧的人上坡了,制服长裤留在坡下,被一个小漩涡轻巧地卷走,没影儿了。

    俩人滚在一起,罗强带着血污的腿裹着邵钧,邵钧两条光溜溜的大腿因为又湿又冷而颤抖,哆哆嗦嗦贴紧罗强的体,沾一丝儿乎气。

    邵钧:“你大爷的……我裤子呢!”

    罗强:“啥裤子?”

    邵钧:“我的裤子,我裤子剐没了!”

    罗强:“裤子没就没了,人还在不就成了!”

    邵钧:“……都是你犯浑,罗强你就是一王八蛋!!!”

    邵钧嘴角委屈地往下撇着,一抽一抽,哆哩嗦嗦地骂,眼睛突然就红了。

    三分是委屈,另有七分是害怕。从未经历过这种天灾,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刚才真给吓着了。

    小时候爬架子下不来嚎啕大哭的时候,下边好歹还有一群人眼巴巴等着接着咱宝贝小钧钧呢,堂堂小少爷哪见过今天这阵仗?都说生死有命,成事在天,可是咱邵三爷年纪轻轻,英俊潇洒,一表人才,走到哪不是一块香饽饽?咋就糟蹋在清河农场了,咋就糟践在这姓罗的混球手心儿里了?

    今天差点儿就忒么挂了,就要与光明的前程大好的人生以及眼前这混蛋阳永隔了!

    邵钧呼哧呼哧地喘气,隐隐地还哼了两声,带着浓重的鼻音。

    “至于的,多大个人了,没见过世面……”罗强低声说。

    “我就没想见这种世面!当初我咋告儿你的,采石场多危险,又是挖掘机又是**?你就是活腻歪了你不要命了!”邵钧委屈地吼。

    “甭咋咋唬唬的,老子事儿没有。”罗强不以为然。

    “怎么才算有事儿?你他妈要是真给炸得连渣儿都不剩,咋办?……谁受得了!”邵钧怒吼。

    他算是看出来了,罗强这人半辈子从血道上一步一步蹚出来的,不怕死,不要命。这号人拿别人的命不当命,你拿自个儿命都不当命吗?

    你自己没心没肝,别人的心肝你这种混蛋也不会在乎,对吗!

    罗强用力胡噜一把邵钧脏兮兮的头发,抹了抹大花脸,一手揽过肩膀,一手抱着股,想要安慰受惊的小孩儿。

    不抱不知道,一掌摸到暄暄乎乎的股蛋上。

    邵钧触电似的:“干啥你?”

    罗强:“你咋还光着?”

    俩人同时甩嘴开骂,同时低头一瞧。

    邵钧那嫩脸皮上,顿时像刷了一层鸡血,窘迫地捂住□。

    何止是裤子让树枝剐掉,他的阿玛尼高级内裤沿着股缝儿豁开一条大口子,剐成个开裆裤的形状。小内裤就剩个松紧带还挂在蛮腰上,布料扑散着,像个帘儿。

    罗强低头看着,犯了一会儿愣,突然一口口水喷出来,哈哈哈哈狂放地笑。

    “真忒么好看,长得真俊。”罗强乐。

    “给我滚!”邵钧憋屈坏了。

    “前边儿还遮着呢,没给你走光。”罗强说。

    “……”邵钧气得没辙,在罗强面前抖,“哼,你三爷这东西金贵着,能随便亮出来?亮出来不吓死你的!”

    “唉哟?吓我一个?”罗强忍不住逗小孩儿,“您这裤裆里边装得是飞船啊还是航母的,老子还真想见识见识。”

    劫后余生,整个人从子骨到心都散了,俩大老爷们儿抱着狂乐,乐得毫无风度节,很不要脸地互相臭贫挤兑了几句。

    那感觉好似心底的乌云霾烟消云散,霍然开朗,从心口透进来一缕朦朦胧胧的亮光,每个人的心都暖了,软了……

    好久都没正经在一块儿说几句话,好些话堵在口,不知从何说起。

    坡下的水一路看涨,再不跑又得淹水里,邵钧一骨碌爬起,扶起罗强,俩人拉扯着往高处山里爬。

    罗强的腰不好使,一条腿又伤着,一动就疼,只能硬着。

    邵钧倒是脚上穿了鞋,却着两条腿,走路走得很别扭。他的帘儿四面透风,吹得胯/下那柔软嫩的宝贝在夜风里不停晃悠,没有布料兜着,果然感觉不太安稳。

    邵钧一条肩膀奋力撑着罗强,扶着对方慢慢走。

    俩人深一脚浅一脚,万分狼狈,简直是这辈子走过的最落魄、最艰难的一条路。别说邵钧没这么出过糗,罗强自己都没有;当年被全国通缉,公安紧追猛赶,他逃进深山,都是一专业的野外生存装备,腰里好几把枪,指哪打哪。

    天彻底黑下来,低洼处的洪水短时间不会退去。

    邵钧没手机,联系不上自己人,只能决定临时扎营露宿,在山里过一夜。

    别看小邵警官当年在警校里也念过野外生存之类课程,书本上的知识真到了实地发挥作用的时候,还是不如罗强这号没念过书、完全靠自己一双脚创造实践经验的。罗强站在高处,地形地势简单察看一番,仰脸找了找牛郎星织女星的位置,于是选定崖边一处背风的小山洞,僻静,干燥。

    俩人把怀里能用的工具家伙事儿都掏出来,罗强吩咐这人收集起山洞里的干柴树枝,在石坷垃里点一堆篝火,这才暖和了。

    罗强要烟抽,可是邵钧衣兜里那半盒烟,早被水泡烂乎了。

    没烟可咋熬得过漫漫长夜?两个烟瘾都很大的人这急得,上窜下跳,抓耳挠腮。后来弄了块大石头,在火里烤,拎出来,再把一根一根湿漉漉的烟摆在石头上熏烤,慢慢地熏干……

    好不容易烤干一颗烟,点着了,俩人迫不及待得,一人嘬一口,吸那个香喷喷沁人心脾的焦油味道。

    罗强不爽地抱怨:“嗯,你这啥烟?一股子哈喇味儿。”

    邵钧无辜地说:“精品熊猫!我这不是哈喇了,让泥汤子泡软了,烟丝都不脆了。”

    罗强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从邵小三儿唇边抢走烟,凑近头,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品一品,再吸一口,眯细的眼从侧面看过去,皱纹深邃迷人。

    方寸之地的小山洞里,俩人挤在火堆旁,肩靠着肩,手指间的烟递过来,再递回去,你一口,我一口……

    这段子各种变故,互相隔阂着,有意疏远着,其实哪个心里好受?

    坐在一处,抽根烟,心里憋着藏着想要向对方解释、辩白或者质问的一番话,一下子就都不重要了,好像什么都不用再说。

    一起经历了生死一线,手拉着手从山洪泥石流漩涡里爬出来,还需要说啥?啥事儿能有眼前这大活人好好地活着就靠在旁更加重要?

    当年没选择坐牢蹲监,彼此能有机会认识?

    会有今天吗?

    这都是命吗?

    挂在悬崖上,哪个松了手,扭头放弃了,都再见不到另一个。

    那一刻没有选择松手,就是不甘心,不认命,还想见着对方,无论如何舍不得死。

    有些话,根本不用说出来,伸手摸摸自己的心。

    一个人儿独自瞎琢磨,那叫犯;俩人彼此相互惦记,就叫

    作者有话要说:监区长表示作息和更新时间彻底乱了瘫倒……很感谢每天追文和留言鼓励我的萌物,你们,来抱个。内啥,还在大洪水里憋气潜水不上岸的小霸王们,鼻孔一定被泥巴堵住了哼!【喂喂~

    {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重要小说网}

    希望大家能理解,没有表白,没有亲小嘴儿,监区长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读者们不过瘾不要大意地来亲我吧哈哈哈哈哈扭着跑走。

    求戳收藏:收藏此文章

    猫钧儿【受属大发,埋头乱蹭ing】:“姓罗的大混蛋!……好怕,求抱抱555……”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