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36、最新更新

    第三十六章水深火

    邵钧是真急,急死了,怕出事儿的人是罗强。

    这一听,出事的其实是老癞子,而且也没死人,差点儿一口乎气没喘上来,一股坐到地上。

    邵钧再问那几个人哪去了,犯人们赶紧指着说,三爷您来晚了三分钟,清河监狱医院的救护车刚走,把老癞子和罗二都拉到医院看伤去了。

    “赖红兵伤有多严重?……我们班罗强上也伤着了?”

    邵钧一听又没法忍了。

    “三爷您瞅地上炸那大坑,您瞅山崖上炸的那大洞,人能没事儿吗!那俩人不脱一层皮才怪呢。”

    犯人们嘟囔抱怨。

    邵钧缓缓站起,一声不吭站了几秒钟,扭头就往回跑……

    午后最后一缕阳光,被浓墨似的乌云吞噬。

    天空迅速霾,眼看着大颗大颗雨点砸下来,砸得人后脖子中弹似的燎得生疼。

    邵钧从施工头手里抢过手机,站在雨里,粗着脖子大喊:“喂,喂!清河医院吗?我是三监区的邵警官!”

    “罗强在你们那儿吗?我队里的罗强,他伤成啥样儿了伤得重吗你们告诉我!!!……”

    下雨天,山区信号特不好,断断续续地,两边儿人谁也听不清楚谁,纯属隔着一座山扯嗓子瞎喊。

    邵钧摘掉帽子,仰头看着天上噼啪砸到脸上的雨,制服衬衫湿得透透,心都快让雨水浇冷了。

    他一把扣上警帽,跑回车里,发动车子,冲进白茫茫的雨里……

    武警已经端起枪,领着犯人们,一个牵着一个排着队走,往高处的临时防雨棚转移。

    武警一回头,大喊:“嗳,邵警官?”

    “邵警官,你干啥去?!”

    邵钧一路从采石场又赶往医院,小车在暴雨泥泞不堪的土路上艰难奋进。

    监狱医院位于清河农场西侧一片比较干燥的高地上,俯瞰一大片厂房和宿舍楼。

    途中经过一个镇子,路旁小店的店主匆匆忙忙地收摊、顶门,从房檐上往下扯被狂风掀起来的编织袋防雨布。

    镇中心小学正好赶上下午放学,小朋友们乌泱乌泱地跑出学校。大部分小孩都被家长接走,只有三四个小孩没人接,站在雨地里,着急着回家,试探地想要往路上淌水走。

    邵钧开着他的车,沿镇中心街道呼啸而过,半个车轮被积水吞没,溅起的水花惊到路边的孩子。

    邵钧眼角瞥见人,急得根本顾不上,闷着头往前开。

    涉水开出去也就二十多米,车子猛拐急刹,停靠到路边。

    要命的关键时刻,自己帽子上镶着那颗国徽,肩上扛着一杠两星,好歹还是个二级警司呢,邵钧心理上这道槛迈不过去。

    他摇下车窗,冒雨探出头去,对那几个小朋友大喊:“嗳,别在水里走,容易触电,掉沟里,危险!都给我上车!”

    这时候老天爷已经全变了脸,黑压压的一层云迫近头顶,大雨瓢泼而下,就像从天上兜头扣下来一桶水。

    小邵警官一路与天斗与地斗,艰难地前行,两只手都快把方向盘掰下来了,车子像一头陷在泥塘里的猪。

    他冒着雨进村,从玉米地旁碾过,把几个小朋友挨个儿送到家,看着小孩进了家门,这才放心,再掉头扎回雨地里。

    这往村里来回一耽误,天色更暗下来,雨中远山的脊背像一条奔腾的怒龙,隐隐遨动躯。那一道怒龙,透着某种桀骜的不安,像要破云而出,摇头摆尾……

    开到镇子口,小旅馆的老板娘打着雨伞,浑湿得透透,赤脚踩在泥泞里,伸手拦住过路的车和行人。

    邵钧按喇叭。

    老板娘用力拍打车窗玻璃:“别走啦,别往外走,发水啦!”

    邵钧从车里探出头:“哪儿发水?”

    老板娘喊道:“每回下暴雨,西头那条路都发水,垮河堤,不能从那儿走!”

    邵钧也喊:“我要去清河医院,我应该从哪条路走?!”

    老板娘跟他对着喊:“你就不能走!快别去啦!”

    好心的老板娘追着邵钧的车股跑出去好几步。

    “小同志,快回来!”

    “我说你这个人,咋能不听劝呢,不能走那条路!!!”

    邵钧心里急,工棚那几个犯人七嘴八舌,当时跟他说的特邪乎,说老癞子让**炸断一条腿,全烧伤。

    罗强呢?

    罗强可能也伤得很严重,可能断胳膊断腿了,上烧了……

    罗强一人儿躺在医院病上,也没个家人朋友看护着。在监狱里住院可不就是这样儿,谁能给你陪,给你陪夜?

    监狱规定不许家属陪、陪夜,因此重病重伤的犯人住院,都是各人当班的管教们去陪,亲自照顾。

    邵钧那时曾经对罗强说的话,你是我的人,我对你负责,你病了我送你去医院,你哪天挂了我给你收尸,句句都是实话。在清河监狱,就只有他真正能罩着罗老二,而且是真心实打实地挂着这个人。

    罗强这边儿完全都不知道,三馒头会冒着倾盆大雨与山洪暴发的危险,就为了赶到医院瞅他一眼。

    他半倚半靠在治疗上,一条腿伸开,护士正在给他处理伤口。

    罗强当时被爆炸的气浪掀开,一条腿嵌进去崩碎的石头渣子,坑坑洼洼,血污模糊,看着吓人的。医生拍了片子,说只是皮外伤,骨头没事。

    两手也涂了烧伤药膏,缠着纱布,是救老癞子时拿手扑火,被火舌了手指。

    罗强跩着一条不利索的腿,溜达到隔壁,瞧另外那位伤成啥鬼样子。

    老癞子躺在上,手背插着输液管子,下半40%烧伤,要不是罗强危难关头扯他一把,把他从火场拽出来,他这会儿绝对不可能是个全乎人。

    老癞子斜眼瞧人,嘴唇动了动,哼哧了一声。

    罗强也哼了一声,说:“这医院我上回也住过,条件真不错,食堂饭都比监区的好,好好养几天。”

    老癞子嘟囔:“老二,我还当你是个心狠手辣没人的王八蛋……你他妈的,你干啥救我?”

    罗强抬眉,冷笑道:“一码归一码,哪天你要惹我了,老子弄死你不稀罕。你今天没惹我,赶上是谁,我都拉一把。”

    老癞子说:“哼,你今儿拉我一把,不怕以后后悔?”

    罗强嘴角扯出不屑的表:“你甭扯蛋,等哪天养好了回三监区,咱再慢慢来,你有啥我都招呼着。”

    老癞子也扯出个艰难的笑,说:“成,等老子养好了回去,老子再跟你慢慢斗,老二你等着的……”

    老癞子跟罗老二,才算是同一辈人,就连“赖红兵”这名字,都透出十足十六十年代阶级斗争的特色。

    俩人背景都差不多,老城区工人贫民户的出,在那个动横暴的年代,凭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往上爬、在道上靠争勇斗狠能打能拼混出头的。罗老二少年时代是从西城发家,而老癞子是混南城的。菜市口,天坛,永定门,都是他地盘,手下率领一帮凶狠的胡同串子,人称“菜市口菜刀队”,打架可猛了。

    赖红兵因为放高利贷、寻衅斗殴、故意伤害等罪名进了监狱,也判了十好几年。

    进来之后没两年,他媳妇就跟他离了,外面有些瓜葛的小娘们儿小傍家儿,早都树倒猢狲散,就没打算再等他。

    这个人在三监区一大队里做个牢头狱霸,每天吆三喝四,呵斥一群小崽子,瞧着威风,其实坐了牢的人,哪个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剩□旁这一群小弟能往一处混。

    赖红兵手里也没什么钱。坐上三班大铺,罩着手下一群兄弟,有时候还真需要钱,需要上下打点。尤其有七班某财大气粗的大铺对比着,你出手太抠唆,自己都觉着寒碜,没法混。因此,赖红兵这几年在厂房里做工一直很卖命,每月能挣五六百块工钱,主动要求去采石场干活儿,也是为了挣双倍工资和减刑分,为了能减刑早出狱……

    想跟罗老二斗,想在罗强面前拔份儿?

    结果还是没斗过,竟然让罗强出手救了一命……

    俩冤家对头,互相斜眼瞪着,皮笑不笑,有一句没一句地调侃挤兑对方上的伤疤。

    谁都不服谁,谁都看对方横竖看不顺眼,可是现如今那感觉,剑拔弩张的气氛里分明夹杂了隐隐几分惺惺相惜。

    病房外的天空更加灰暗,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罗强那时候站到窗口看了看天,心头莫名腾起一片霾,像蒙了一层雾水,湿漉漉的,突然就开始惦记这个人。

    三馒头还在监区吗?

    馒头已经去局里宣传科上班了吧?

    馒头再不会回来了。

    邵钧开上那条略显低洼的路时,路的积水其实还没那么严重,就没掉他半个车轮。

    那时一咬牙、一横心,想着当晚之前就能见着罗强,没有管教的在场监督着,值班医生护士肯定不会用心照顾一个犯人,于是扎猛子似的把车头扎进水里,涉水向医院的方向开进。

    邵钧完全没想到,那天他就没能再从这条路开出来。

    那夜的雨下得特别大,事后官方马后炮说,那是建国若干年来北京郊区最猛的一场雨。

    短短两小时内,雨下了足足半尺多深。

    若是以前,没人会拿北京下场雨当回事儿。就是从那年开始,人们对北方的气候有了更新的认识。河水泛滥,山洪暴发,不再仅只是江淮流域老百姓每年必遭一回的灾难,帝都也会发大水。千百年来以干旱著称、需要南水北调的地方,也能淹死个把人。

    作者有话要说:一口血吐键盘上,我今天手残了5555,这俩肿么没见着面呢,我以为见着了……【一盆西红柿扣头上……

    大叔的水浒外传之罗家星宿版太萌了,乐死个人儿,大家看了吗?记账记账,我完蛋了。

    【感谢青色羽翼、萨米的火箭炮,感谢曦颜的手榴弹,感谢墨非白、candy、陌上丶不离不弃、无谓、啊呆123321、暖暖的风儿的地雷,熊抱每一只~

    百变猫钧儿【暴雨中匍匐前进】:“老二老二,在哪呢?我来找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