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32、最新更新

    第三十二章三人对峙

    七班所有人都给闹醒了,从炕上直坐起来,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

    胡岩几乎是光着股,抱着被子,从上铺栽下来,摔了个结结实实。瘦的子骨砸在地板上,这一下是真疼坏了,足足有一分钟没爬起来。

    罗强面色冷坐在上,口剧烈起伏,而邵钧提着警棍,站在屋子当中,急赤白脸的,脑门上筋都爆了,那表就是想拿棍子抽人。

    邵钧不看罗强,盯着胡岩:“3704,你刚才干什么呢?”

    胡岩从地上爬起来,手里还抱着被子,后背微微发抖:“我干什么了?”

    邵钧眼底发红:“你上哪了?!”

    胡岩不说话。

    罗强也从上跳下来,赤着膊站在地上,冷冷地插嘴:“邵警官,我俩没怎么的。”

    邵钧怒目而视:“你的事我待会儿再说。”

    罗强口气变了:“今儿能不能算了?”

    邵钧一想到罗强竟然护着狐狸,眼眶突然红了:“你给我闭嘴!”

    邵钧对胡岩厉声说:“睡觉吗,不想睡觉吗?不想睡走去刷厕所去。监规第八条说不准窜铺你不知道规矩,你不想混了吗?”

    胡岩抬眼看着邵钧,表慢慢地变化。牢号里确实有这条监规,不许窜铺,可是大伙不是第一天住这儿,“窜铺”是怎么个回事,谁不知道?管教们睁一眼闭一眼,俩相好的互相消个火,只要不爆/菊,别整个监号群魔乱舞,一般不会管得太死板。

    可是邵钧今天管了,横眉冷脸,憋了口怨气,就是没打算给胡岩留面子。

    胡岩让罗强生生地踹下,当着全班人的面,他以前在七班受过这种委屈?

    更何况,他以前有朋友的时候,也没少窜铺,那时候就没人管过,偏偏今天让邵三爷活逮了,还不依不饶非要个说法。

    胡岩抱着被子,眼睛里含着雾,咬着嘴唇咕哝说:“我怎么了我?……邵警官,我听说上头发文件指示了,说从今往后,监狱里不会明令止同恋。”

    邵钧一字一句,完全不通融:“那文件还没正式批,就等于不存在,在我这儿就是还没开始执行,我就是不准你在这屋搞!”

    邵钧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就差指着罗强的鼻子问,你跟谁同恋?罗强你恋他了吗,你敢说一个你们俩搞了?

    邵三爷并非每天都值班,一个月30天,他其实只上10天班。他心里掰指头一算,今天这是让他赶上了,亲眼捉/,自己没瞅见的时候,这俩人在被窝里搞过多少回?……

    胡岩撅着嘴,心里是委屈懊丧和难堪的绪一股脑涌上面皮,下不来台。

    他紫涨着脸,盯着邵钧,突然脱口而出:“监规文件说了,是不明令止‘犯人’之间搞同恋!”

    胡岩那天是急了,伤自尊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他把口气的重音落在“犯人”那两个字上。

    一句话,邵钧脸就变了,被呛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

    还没等屋里其他人体会出小胡这话究竟包藏几分内涵,罗强突然怒了。

    “你说啥呢?”

    “小兔崽子活腻歪了,你他妈的再敢给老子说一遍?!”

    全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傻愣着,看着罗老二骂人。

    “这究竟是……咋了啊……”

    刺猬那二愣子喃喃地,根本转不过脑子。

    罗强前额发迹线上那条旧疤爆出可怖的猩红色,眼底含血,盯着胡岩的眼神像两把匕首:“兔崽子有完没完?够了吗?老子还摆不平你这张嘴吗?!”

    “想混不想混?不想在这屋混了,就给我滚蛋!麻利儿卷铺盖滚,老子绝对不留你!!!”

    胡岩呆呆得,半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里迅速集满了眼泪,委屈得快哭出来,却又不敢哭。

    罗强骂完人眼也红了,喘着粗气,一团火烧得脑子都乱了。

    罗强声音沙哑,却还含着火星:“睡不睡?老实睡觉还是给我滚蛋走人?”

    胡岩嘴唇哆嗦着,腔里梗着。

    这人一声不吭,抱着被子迅速爬回自己的,一把将被子蒙住头,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罗强/暴怒时的表如同一头撕咬猎物的公狮子,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小狐狸你今天敢再多说一个字,老子就地弄死你不让你活着迈出这间屋,不信你就试试。

    罗老二是什么人,这些年干什么的?他能容得下手底下人在他眼眉底下滋毛炸刺儿,想挑事?

    罗强骂服了胡岩,扭脸看着邵钧,哑声说:“邵警官,你要怎么着?窜铺罚分算我的,要关闭随你。”

    两个人脸红脖子粗地瞪着,眼球都充着血,心里都像有无数只手牵绊着,撕扯着。

    邵钧抄着警棍的手慢慢放下来了,嘴唇微微撅着,心里突然蒙上一层令他窒息的沮丧和压抑。

    胡岩那句话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一锥子下去就见了血。他们都是犯人,而他是警察,一个黑道,一个白道,根本就是两条路,原本没有交集,食堂里的饭是分着吃的,不是从一个锅里盛出来;就连监狱系统里的篮球赛也分犯人代表队和狱警代表队,从来就没见两个队混着打的!所以狐狸可以跟罗强一个场子打球,一起庆祝胜利,拥抱着,亲着啃着,可是邵三队长就不行。

    狐狸可以光明正大地跟罗强睡在一个屋,就算不是一张,也能光着股隔看着,可是邵钧却不能,只能透着监视器,偷偷地看……

    罗强看着邵钧锁上门走了,三馒头的眼睛是红的。

    他想过去一把拽住这人,揉揉头发,说几句解释的话,可最终还是没有动,一屋的人看着呢,玩儿不起。

    如果没有邵钧这个人,罗强早把小狐狸抓过来泄火、蹂/躏。

    他不是圣人君子柳下惠,男人的旺盛/望从来不用端着藏着。

    可是他也知道,那不让人省心的馒头就在脑顶那监视器里盯着,对待有些事的心态,慢慢地,已经跟以前不一样……

    他枕头下压着邵钧送的生卡,手边摆着邵钧买给他的粉红小罐子。每个犯人都把自己最值钱宝贝的东西搁在枕头边,怕被人拿了,每晚能摸着看着,罗强自个儿的储钱卡随意扔在小柜子上,枕边藏的是这两样东西。

    罗强刚才没有护着狐狸,他其实是护着邵钧。

    三馒头还是年轻气盛,少爷脾气作祟,遇事特冲动,沉不住气,就快要把要紧的话吼出来:罗强你他妈打算跟他还是跟我?!

    胡岩有意无意爆出的那句话,已经几乎把事实挑到明面儿上。罗强清楚,今天这事儿要是闹大了,吃亏的绝对不是胡岩,吃亏的肯定是邵钧。

    犯人之间搞个同恋,窜个铺,无非就是扣减刑分,拆宿舍,你还能把他怎么着?

    可是倘若邵钧闹起脾气,搞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这人就彻底甭想在三监区混下去,你是局长公子你也没法儿混了,太丢人。

    几天之后,监区长开动员大会,说清河农场附近的采石场夏秋季恢复开采,需要大量人工,准备从三监区调人过去。

    采石场的活儿很累,很苦,又是露天作业,风吹晒雨淋,所以工分上有特别优待,记双倍工钱和减刑分,探亲优先,每顿饭都给吃。

    即使这样儿,也没几个人乐意去,大家都习惯在厂房监区里养着,一个个儿保养得白白胖胖。

    黑压压一大片人脑袋里,罗强头一个举手,打报告要求把他调到采石场。

    邵钧在后边提着警棍,特想扑上去一棍子把罗强的手敲掉……

    邵钧蹲在办公室里,对着那株小西红柿生气。

    植株长得很茂盛,枝杈威风地支棱起来,结出一串串无数个果子,红红绿绿的。邵钧拧着眉毛,撅着嘴,把那些熟了和没熟的西红柿一个一个全给揪了,赌气似的,一会儿就把一盆植物彻底揪秃……

    他找到罗强,问:“你啥意思?”

    罗强摇摇头。

    邵钧问:“我那天抓你窜铺了,在七班人面前让你这大铺栽面儿了,你这算是做给我看吗?”

    罗强说:“没有,没那意思。”

    邵钧忍了半晌,苦口婆心地说:“罗强,你别去采石场干。我是说真的,那地方危险的,特苦,每年都伤几个回来。民工都不愿意干,嫌太苦工资太低,那帮人才找犯人去做!……你要是为了躲我防着我,你真没必要。”

    邵钧急得,黑眉白脸的:“罗强你就听我一句成吗!”

    罗强沉默了半晌,说:“那你也听我一句,监区也苦,危险的,你愿意走吗?”

    邵钧:“……”

    邵钧扭头望着天边的红云,眼球突然了,赌气说:“那,我要是调走了,你就听我话不去采石场吗?”

    ……

    邵小三儿前脚才走,小狐狸后脚就追着来了,竟然也是道歉求和的。

    胡岩俩手揣在上衣兜里,低着头走过来,略显纤瘦的子在囚服里晃得厉害。

    胡岩小声说:“强哥。”

    罗强抬眼看人,嘴角叼着草棍,嚼。

    胡岩有点儿不好意思,嘴角扯了扯:“强哥,那天的事儿,对不起啊。”

    罗强眼一斜:“那天有啥事儿?”

    “强哥,你别放心上……”胡岩迅速蹲到罗强旁,开始说起正事儿,“哥,今天开大会,你干嘛头一个举手啊?采石场那地方不能去!我告诉你,前年那地方就抬回来一个断腿的,还听说工地上有个民工让压路机给铲了,可惨了,最后也不知道赔偿了没有……你真别去,成吗?”

    罗强淡淡地说:“不用你心。”

    胡岩想了想,突然问:“你不是因为要躲我吧?你真没这必要。”

    罗强有点儿无奈地闭眼,脑仁都疼了。他摸了摸自个儿的脑瓢,其实想跟小狐狸说:你小子在老子心里,没那么重要,咱真不至于的……

    狐狸有他的小聪明,懂得进退,也知道轻重,凡事不闹得过分难看,所以罗强不讨厌这人。

    胡岩眼巴巴地盯着罗强,说:“强哥,我以后不闹你了,但是,你拦不住我喜欢你。”

    罗强冷笑:“找呢?”

    胡岩点头:“是啊,就是找呢。”

    罗强用满是厚茧的手指捏捏胡岩的脸蛋子,哼道:“整个监区都忒么是男人,找别人去!你还当真啊?”

    胡岩认真地瞪圆眼睛:“认识你了,别人看不上眼,我就喜欢你,当真了。”

    罗强揶揄道:“至于吗?老子又没个三头六臂,老子又没长三个鸟儿,上了还能给你出个三重奏来?你找谁好去不成。”

    胡岩讪讪地笑了笑,不甘心道:“说实话,强哥,咱们三监区,长得最打眼最好看的条子,就是邵警官……我老早也喜欢他来着。”

    罗强斜眼看过来,咋着,啥意思?

    胡岩撅嘴嘟囔说:“我要是早知道这样儿,当初我找他去,我哪知道他不嫌,浑不吝的。”

    罗强“噗”一声吐掉草棍!

    他脑子里合计着小狐狸这话的涵义,突然瞪眼道:“……你他妈敢!”

    胡岩表酸不溜丢的,垂眼拨弄面前的草梗。

    罗强沉着脸,一字一句地说:“小崽子,今儿这些话,是最后一遍,以后,甭在外边儿跟别人胡说八道。”

    胡岩低声说:“我知道,我不瞎说。我还想在七班混呢。”

    罗强又说:“我跟邵警官,啥也没有,你甭整天俩眼瞎寻么。你再瞎寻思,老子挖了你的眼珠子。”

    又不是没下手挖过人眼睛,从十八岁那年,心就硬了。

    胡岩低头“嗯”了一声。

    罗强还不罢休,临走薅着狐狸的脖领子,低声威胁:“收起你那点儿花心思,你崽子敢打邵警官的蔫儿主意,老子一定下手拆了你!”

    在罗强心里,三馒头是他自己都舍不得下手糟蹋的人,他能让别人下手给玷污了?

    绝对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捋了一遍大纲,进度很满意哦,大家别急千万别急。

    有读者问大概要写多少,我快要写到三分之一了(是剧结构的1/3,不一定是长度的1/3)。本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写二哥和馒头肿么勾搭上;第二部分啥啥,第三部分啥啥,被扁剧透了呜呜抱头跑。

    给被虐到的某人、某人和某人求安慰花花,求评评,嘤嘤~

    【感谢脚踏乌龟迎风飘扬的火箭炮,感谢若非。的手榴弹,感谢candy(x4)、moncayong89、rqcvcy、xinshimingyi、墨非白、不离不弃、grace、那一片枫叶、小布、文竹、不是金时是银时的地雷,虎摸每一只追文的读者都是大萌物!!!!

    邵三爷【妒火中烧ing】:“二哥我的,大鸟也我的!觊觎我家的鸟,三爷绝对不客气,一把按盆里!!!”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