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29、最新更新

    第二十九章局长大人

    周末,犯人在监区自产自收的菜园子里干活儿,浇水,施肥。

    盛夏的毒头罩着,树上蝉声尖锐地嘶鸣,罗强的囚服前扣子敞着,袖口卷到手肘,暴露出的皮肤晒成暗红色。

    他蹲在田埂里,给黄瓜和西红柿搭起一排架子。这活儿他从小六七岁时候就跟着他爸爸干,他拿手的,还能指点别的犯人怎么搭架子。

    邵钧当天原本又是轮休,取了车,开着车路过菜地,摇下车窗,遥遥地寻觅罗老二的影。

    仿佛心有灵犀似的,罗强从黄瓜大叶子的缝隙中透出两道犀利视线,似笑非笑地,嘴巴挑起毫不掩饰的愉快的弧度。

    邵钧手指夹着烟,若无其事地挠挠头,然后悄悄给罗强挥一挥手指。

    罗强眯着眼,给邵小三儿抛了个很柔和的眼神,阳光下,心正好。

    邵钧摇上车窗,一溜烟儿开出监狱大门。他突然就不想休假了,休假干啥?还能找谁去?心里还惦着谁?

    他想着给罗强买些要用的东西送过来。罗强虽说外边儿有大哥和道上兄弟照应,时常送钱送物,外边人毕竟不了解狱中随时的需要,只有邵钧知道,也只有他能随时随地照顾着这个人。

    他刚出监狱门,就接到头儿的电话,让他回去。

    头儿说,邵局长一会儿跟监狱管理局的人一道进来视察,你回来一趟。

    邵钧一听不对啊,问:“我爸来这儿干什么?不是说监狱管理局工作小组的人来例行检查吗?”

    邵局长驾到清河监狱,名义上是跟随工作组前来“取经”,参观监狱现代化管理改造和教化犯人的成效,其实谁都知道,邵局是来看儿子的。

    邵钧在电话里搪塞道:“我,我都上高速了,马上就进城,我车没法调头!……今儿不回去了。”

    他不想在监狱里见他爸爸,让人瞧见难免闲言碎语,没事找事。

    邵国钢确实惦记儿子,宝贝儿子混在清河重刑犯监狱里,他心里哪放得下?

    狱警在监区值勤,跟犯人们恨不得贴管理、谈话,常年生活在一起,可是狱警不能持枪、不能带匕首,腰上就只挂个警棍和辣椒喷雾剂,真遇上个穷凶极恶企图袭警越狱的恶匪,你能扛得住?

    邵国钢知道他儿子平时牛气,也有几分本事,警校擂台上拼下来的65公斤级散打王那几条绶带,不是白玩儿的。做爸爸的都为儿子骄傲,自豪,觉着这是我儿子,多年轻帅气又牛的一小孩。可这孩子就是太宁,逞能,自己有一主意,从小让孩子他姥爷给惯坏了,贯会违令擅行、先斩后奏,谁都管不了。

    犯人们都在院子外干活儿,邵国钢走进空的监道,伸脖瞅了瞅几间牢号,眉头皱紧,无法想像他儿子会乐意混在这种地方,能耐得住寂寞。

    他又进到办公楼里,坐到他儿子那张办公桌前,随手打开手边第一个抽屉。

    抽屉里乱七八糟零碎下面,压着一个木头相框。

    邵钧穿着那年月特别酷的机车夹克、瘦腿牛仔裤,还理了个小旋风林志颖的时髦发型,九十年代中期特流行这造型。小帅哥一条胳膊搂着他妈妈,那时候才初中,个子已经比得上他妈妈穿了高跟鞋的高度。

    娘儿俩眉眼极其神似,一样的清秀、漂亮。

    邵国钢摸着相片看了很久,心里有些难受,不舒服,探了口气,把抽屉用力合上。

    就这么几分钟的工夫,也是碰巧了,办公室门嘭的被撞开,罗强抱着一个大花盆,花盆里栽得一尺来高的小西红柿,端进邵钧的办公室。

    罗强额头和脖颈淌着汗水,两只大手捧着大花盆,干活儿正卖力着,视线掠过邵局诧异的脸,目光蓦地盯在那里。

    邵国钢缓缓站起

    双方定定地互相看着,都很意外,真忒么冤家路窄。

    两个人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对方。邵国钢原本就不该来监狱,他是想看儿子,“视察”他儿子的工作环境。

    罗强原本也不该出现在管教的办公室。他在菜地里干活儿,想着邵小三儿每次都尾随到菜地里,东瞅瞅,西看看,闹的小孩,又嘴馋,直接从植株上揪红彤彤的西红柿,在制服裤子上擦两下,得意洋洋地塞到嘴里。

    罗强问,嗳,脏不脏?你又没洁癖了?

    邵钧说,刚摘的最新鲜,跟菜市场卖的不一个味儿,放一会儿就变成菜场里的了,我就吃新鲜的!

    罗强惦记着三馒头吃这个,专门移栽了一颗小西红柿在花盆里,端到邵钧的办公室,让这人坐屋里随摘随吃。

    其实邵三爷哪是稀罕那棵西红柿?

    邵钧每一回去菜地里转悠,都是为了端详罗强干活儿。罗老二种的菜,那当然跟菜市场里卖的就不是一个味儿,吃的人心不一样,能比吗?

    罗强把很沉的陶制花盆放在窗台上,西红柿在烈的阳光下会慢慢地变红,汁水香甜。

    他脸颊上的汗还沾着泥土的脏痕,两只大手往粗糙的棉布囚服上用力抹了两把,扭头直勾勾地盯着邵国钢,这个把他们罗家两兄弟送进监狱的公安局长。

    几乎是一瞬间的意识,脑袋里那根弦儿嘭的一声,罗强什么都明白了。

    邵国钢坐在邵小三儿的办公桌前等人,这明摆着的,再琢磨不出味儿来罗强就是大傻子了。

    以前这段子,是他自己大脑短路,脑子进水了,竟然就没看出来?要说“邵”这个姓氏,生活中并没那么常见,罗强认识的人里,姓邵的其实就这两位,都没有第三个。

    他只是一直都没往那条岔路口上想。他没想到公安局长的公子会混到清河监狱,打入犯人内部,以“”动人,邀买人心,从内部一点一点分崩肢解他的心理阵线和感防线……邵三馒头那张清秀的俊脸、那一对勾人的桃花眼,那小蛮腰,干这活儿太他妈合适了。

    同来的协管盯着罗老二,头一摆,示意你花盆搬来了,你可以走了,看啥看?

    罗强不动弹,面无表地盯着人,冷冷地说:“邵局,少见,难得,你不是来看老子吧,来看谁的,你谁家属啊?”

    邵国钢面目严肃,两手插兜,高大的材显出威严:“罗强,你关在这里,住得还可以?”

    罗强额角青筋微凸,冷笑道:“你还记着老子大名儿叫罗强?……你大爷的,那个叫周建明的强//幼女犯他妈的是谁啊?难不成是你吗?!”

    协管一看这动静不对,手就拦上来了:“3709,怎么回事?怎么跟邵局说话?!你干完活儿快走吧。”

    屋里的两位爷气氛剑拔弩张。

    邵国钢端着架子,面不改色:“罗老二,你认真改造,好好赎罪,你走到今天这地步,真怨不着别人。这里就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罗强低声骂了一句,眉心浮出一团暗红色,忽然说道:“邵局长,邵钧是你儿子?……亲的?”

    邵国钢蓦地住了口,没说话,警觉地盯着这人。

    罗强冷笑,笑得有些诡异,又有些讽刺、酸涩:“你们这样的,竟然能养出这么个儿子……邵钧竟然是你的种。”

    “邵小三儿这人不错,很好……”

    罗强说这话时眼眶因为痛苦而隐隐发红。

    协管让邵局吩咐出去了,等在屋外。那天,没人知道邵国钢跟罗强最后究竟说了啥。外人只看见罗强面容郁地走出办公楼,额头化成一条白线的旧伤痕染成猩红。

    罗强临走冷冷地甩给邵国钢一句话:“你们家邵小三儿,在我手里,你试试。”

    邵国钢神色已经变了:“罗强,你甭想胡来!”

    罗强面无表:“怎么叫胡来?要不要老子教给你什么才叫胡来?”

    “姓邵的,你动了我最宝贝的人,我也动你最宝贝的人。当初在法院没把你告下来,那是因为法院检察院都他妈跟你们是一家子的!你别以为老子就报复不了你!”

    “我让你知道啥叫后悔,啥叫害怕……”

    罗强眼神冷酷,扭头离开……

    那天下午罗强从办公楼里出来,直奔菜地,望着田垄上整齐的塑料架子,和枝繁叶茂已经长出沉甸甸绿色果实的植物。他呆呆地站了片刻,随即用尽力气狠狠一掌,扇塌了一大排西红柿架子。

    枝叶间结出的一颗颗青涩果实,连同心口剥落抽离出苗头的小嫩芽,一起摔打在坚硬的泥土里……

    也是那一天,邵国钢左等右等就没见着儿子,都等不及离开清河县城回到城里,一连串电话急迫地打到监狱长那里,要求给邵钧调监、调动岗位,我们邵钧不能再待在三监区一大队那个地方,立刻离开监区,调到局里的组织口或者宣传口,随便给这臭小子弄个办公室闲职,就是不能再下监区!

    邵钧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他当晚开着车回来的时候,胳膊肘架在车窗棱上。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轻抚你,那可面容,挽手说梦话……像昨天,你共我……”

    邵钧一路吹着夜风,跟着车载cd哼着beyond的歌,空调都不用开,浑透着舒爽。

    晚上熄灯前,邵钧溜进监道,冲罗强勾勾手,小孩儿作弊似的,那是他们俩的暗号。

    罗强冷着脸,一言不发,跟邵钧进了监道外的厕所,没有摄像头的角落。

    厕所天花板上只有一盏灯泡,光线浓黄昏暗,墙上人影斑驳晃动。

    罗强一步上前从后扭住邵钧的腕子将人掷向墙壁,发力十分突然,掌心藏着千钧的力道。

    “嗳,嗳,干啥啊?”

    “你甭跟我瞎闹!……”邵钧低声叫道。

    他以为罗强又来那天小树林里那一,搞战术偷袭,打打闹闹,占他拳脚上的便宜。

    罗强用膛紧紧裹着人,胯骨贴合,拱向邵钧的部。两个人摞着贴到墙上,彼此都听得到腔子里杂乱无章的心跳。

    罗强的手劲儿慢慢松下去,一条手臂搂了邵钧的腰。

    三馒头真是太没警惕、太容易上了,或者说,邵钧只有在他面前,才缺乏最起码的职业警觉……

    跟别的犯人谈话,办事儿,邵钧一定会让对方走在前面,犯人靠墙角站,狱警站在开阔地,方便处置紧急突发事件。邵三爷在清河混这么久,这丁点经验他还是有的。只有跟罗强在一块儿的时候,早已经忘了那一,没有先后、上下、左右,甚至不再有我是管教你是犯人的区别,没有白道黑道势不两立的阶级对立和隔膜。

    邵钧其实一直信任着他,愿意走在他前,或者走在他一侧,肩挨着肩。有时候兜里只剩下两根烟,那也是俩人一人一根地分享……

    罗强眼底慢慢红了,挣扎着,心快扯成两瓣。

    他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夹着一只极薄的刀片,厂房做工偷带出来的。

    他可以用这只刀片插/进邵钧左第二条和第三条肋骨之间,楔入心脏,血会瞬间喷出来,止都止不住,干脆利落,一了百了。

    或者拿刀片割断邵钧的皮带,把这人剥光——

    作者有话要说:对手指,监区长还能求花花吗【颤巍巍地伸一只小手……

    很感谢给咱写花评的读者,很贴心很感动,感谢写长评的schnee、小狐和7班监视器【哈哈~,一篇算1k字吧,以后争取每凑3k字监区长报答回馈社会加更一章,我争取晚一点码出来,或者明天嗯。

    感谢little麟(x2)的手榴弹,moncayong89(x2)、苗苗、不是金时是银时、天狼星、人生寂寞如雪、墨非白、青色羽翼、大龄羽毛、不离不弃、candy的地雷,抱抱大家~

    猫钧儿:“姓罗的大混蛋,你,你要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