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27、最新更新

    第二十七章偷窥的冲动

    邵钧怀揣零食,嘴里含一块辣鸭脖,嘬着那辣丝丝的味儿,一脚迈进监看室。

    一抬头,屏幕里硕大一条/抖动的人影儿,赤红滴水的枪口正对摄像头,邵钧差点儿把鸭脖子直接咽下去。

    “咳,咳!……”

    邵钧剧烈地咳,五官皱成一团包子褶儿,零星的辣椒沫子呛他气管里了。

    关键是,这监看室里不是只有他一人儿,还坐着他同事。邵钧涨红了脸,只能用疯狂的咳嗽掩饰他面红耳赤浑起火的真相。

    “都他妈欠,周末的红烧不给了,喂豆芽海带!”

    邵钧低声嘟囔着,压着火,他其实觉着自己需要吃几顿豆芽海带。

    “就是,太忒么不像话了,老王就在那儿埋头看报纸,也不说他一句。”

    田正义也伸着脖子看屏幕呢。

    “就是的,太不像话了!以后这种人得管管!!!”邵钧的小腹汩汩燃烧,心都快蹦出来了,咬牙切齿的。

    “嗳?你们班胡岩现在有主儿了没?他以前那朋友不是出去了吗,现在呢?”

    田正义纯属闲得八卦,眼神一瞟屏幕,意有所指:“小胡跟罗老二一对儿了吧?”

    “……”邵钧那眼神顿时就不对劲了,“谁跟你说的他们俩一对儿?!”

    “看还看不出来?”田队长说。

    “绝对没有……肯定不是。”邵钧口气不太自在。

    “没有吗?那俩整天黏成双棒。”田正义不以为然地耸肩。

    “……”邵钧咬着嘴唇,没话说了。

    胡岩打饭、上工经常跟在罗强股后边儿,看起来就像罗强带一尾巴。每次洗澡,俩人都挤一个喷头用,蹭来蹭去。胡岩还主动帮罗强洗衣服,内衣内裤袜子什么他都给洗。在牢号里,一个给另一个洗衣服,不是挨欺负不是被强迫,而是自愿的,这就是明晃晃的追求,示,或者已经两相悦。

    上回篮球场打群架,胡岩特仗义地冲上去帮罗强砸了一凳子,事后挨批扣分,毫无怨言,意味不言自明。

    罗强用后脑勺抵着硬墙,火烧一样的后背和部把湿滑的墙壁烤得滚烫、干燥。

    窗口一缕暧昧的阳光打在罗强粗糙的侧脸上。他的头向一侧扭过去,脖颈青筋颤动,眉头皱紧,喉结一抖一抖,像撕扯咀嚼之后将猎物迫不及待地吞食,享受一波一波的快/感。

    田队长坐在转椅里,左右转动着,心不在焉地看。

    田正义有老婆的,这人直得简直不能再直了。恰恰因为是直的,不就是看男人撸个管儿吗,看就看了,既不脸红也不气喘,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可是他这么看着,邵钧已经受不了了,忍无可忍,快要炸了。

    你妈的,这种事儿,能随便让人看么,这么多人围观着,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罗强你王八蛋,你大混蛋!……

    邵钧像油锅里被翻滚煎炸的一只鹌鹑似的,满屋团团转,颠三倒四地说:“田队,今年的新大米啥时候能运来?……牢号里说装电风扇说五年了,怎么还不给咱们装?!……建工集团施工队说要从三监区调人,你去跟监区长说,咱们队犯人磨石头就够苦的,坚决不出外活儿挖石头!”

    田队长斜眼莫名地瞅着这人,哪跟哪啊,邵三爷这是发什么癔症呢?

    邵钧三句两句地,把田队长支走跑腿去了。

    田队长还懒得动,咕哝着:“你去不就完了吗,你跟头儿说,头儿还能不给咱们面子?还能让你个少爷风里来雨里去地累着了?!”

    邵钧从来没觉着田正义这人这么烦,这么多废话。

    他几乎是推着赶着,把这人轰出去,然后迅速关上办公室门。

    回头才走两步,他又扭过头,吧嗒,把办公室门落了锁,两扇窗帘都拉严实,这才舒坦了……

    邵钧把椅子拉近,抱着监视器小屏幕,脸几乎都要贴上去,目不转睛地看罗强自/慰。

    罗强的每一次动作、每一丝表都描摹得清清楚楚。下/胀得饱满,粗壮,一只大手都握不住,猛虎的头颅扯动着茎/上的青色经脉崭出手心,焦红色的茁壮阳/具,像裹了一层灼的铁水,沸腾,涌动……

    邵钧面无表地盯着,头慢慢向后仰过去,耳畔仿佛有哗哗的水流冲刷着他的心,刷掉一层一层伪装,袒/露出赤/蹦跳着的心房。

    他把手指伸向裤腰,隔着一层裤子,已经硬得不行。

    邵钧呼吸焦促着,手指发抖,扯开自己的裤链,涨满手掌心的强烈冲动让他惊恐、羞耻之余又极度的兴奋、刺激。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里的罗强,生怕有同事这时候敲门进来,却又完全无法抗拒眼前这个人魔魇般的惑,一手飞快律动,就着罗强疯狂撸/动的频率,几乎是同一时刻,无法抑制地亢奋和宣泄,弄得满手满裤子都是……

    邵三爷那天夜里,偷偷溜出来,悲催地拿一沓文件挡着裤裆,溜到宿舍里换裤子……

    他换完裤子又回去了,趁同事们都不在,一个人儿在监看室里鼓捣。

    他把澡堂子那段视频调出来,专门调的是罗强遛鸟那十分钟镜头,拷到他自己的小u盘上,偷偷揣走了。

    之后的好几天,邵三爷心神不宁,脑子里全是这事儿。后来,赶上又一回值夜班独处监看室,邵钧手痒,心烦躁,实在忍不住,再次把那段视频调出来,想了想,稳妥起见,还是把那段整个删掉了。

    罗老二遛鸟的录像,只能三爷爷自己看,别人不能看,不给看。

    其实别人谁看啊?

    整个三监区队长管教里边,就只有邵小三儿有这一项不能为外人道的不良嗜好,不敢明着看,躲在小屋里偷看,没事儿再拿把小尺子量长度,在脑子里回味,享受。

    但是邵钧还是不放心,那感觉就是罗强是他的人,罗强的大鸟也是他的,三爷工作闲暇之余看一两个回合,解渴解乏,过过干瘾,别人甭想!

    自从那一回,或者根本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邵钧发觉自己迷上了罗强。

    再装作满不在乎或者自欺欺人都没用了,他为罗强着魔。

    要不然,罗强当初打架受伤,他会急成那样,会心疼?会着急麻慌地把人从小笼子里捞出来送进医院?

    他会为了罗强跟他爸爸犯犟,寻找一切机会为这个人正名、恢复真

    他会掏钱买零食换着花样儿地讨好这个人,就为了看罗老二在他面前咧嘴露牙,给他笑一个?

    他会在闭室里陪罗强过夜,罗强心流血,他被掐得手流血?

    他会因为罗强死了爹而甘冒监规之大不韪,把送殡吊唁的队伍甚至罗强以前的黑社会兄弟请到监狱里,给罗老爷子办头七,就为了却这人一个心愿?

    这究竟是谁的爹啊又不是三爷爷死了爹,他个什么心?!

    ……

    厂房、食堂、监道里进进出出的,俩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罗强每一回从面前走过,邵钧歪着头哼着小曲儿若无其事,当作啥事儿也没发生过;等到罗强走过去,他能盯着这人的股看很久,俩眼珠子能放出x光似的,眼睛都长在罗强股上,恨不得揭了那层皮,摸到那里边儿鲜红鲜红冒着气的血

    子一天一天平静地过去。红缓缓升起,再缓缓消逝在远处的山峦之后。

    每一天看着宿舍楼下的槐树飘扬起黄嫩的槐花,每一天都能看到那个人。

    有时候,傍晚下工,犯人们收拾好工具,排队走出厂房,罗强有意无意拖拉在最后,蹲着提个鞋(还是不用系鞋带的布鞋),他能提十分钟不站起来。

    “强哥,吃饭去吗?”胡岩实在忍不住,想跟罗强一起吃。

    “你们先去,我收拾东西。”罗强闷着头,口气平淡。

    胡岩失望的,走到门口还扭回头看……

    邵钧也故意拖拉在最后,指挥罗强干这干那,然后找个借口两人滞留在厂房、仓库的某个角落,私底下说说话。

    仓库沿着铁架子楼梯上去,二层有一个小平台,地上散落着很多烟头。

    邵钧和罗强那时候经常坐在小平台上,一个靠在东头墙根下,一个靠在西头墙根下,抽着烟,互相用眼角描摹边这个人侧面的迷人弧度,坐看夕阳垂落,燕山一片红霞……

    罗强有一回似乎是随嘴说的,问了一句:“邵警官,你当初为啥要进监狱?”

    邵钧咬着烟嘴:“谁进监狱了?我是来管你们的。”

    罗强盯着人看:“你知道我说啥。你当初上哪不成?公安局,海关缉私队,特警大队,还有那个什么蓝剑突击队,我没说错吧?”

    邵钧耸耸肩:“有啥了不起。你甭看那帮特警队、突击队的,电视里演得特牛,整天憋在大院里搞特训,这帮人真出去了一样怂,罩不住,出大事儿了还是得从军区调野战军的进来。”

    罗强冷笑,心想那帮特警队的老子也交过手,是没啥了不起,可是就你混个监狱里的管教民警,你能有多牛是咋的?

    邵钧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我就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没人管得着我,我一个人待着,好。”

    罗强眯着眼,琢磨:“你家里人,能让你来这里,干这活儿?”

    邵钧警觉地问:“你知道我家里什么事?”

    罗强故意逗他:“全三监区谁不知道啊,三少爷?”

    邵钧不爽地白了一眼:“别瞎逗。叫我名字你不会啊?”

    “呵呵……”罗强忽然乐了,“三馒头!”

    邵钧顿时就不干了,拿烧着的烟头掷过去,没掷到,干脆从地上滚着爬过去打人,罗强嘴角勾出笑容,笑着闪避。俩人互相招,瞎闹……

    罗强知道,却也不知道。

    他出不去监狱,关于邵小三儿的那一丁点信息,也就是三监区熟识的犯人之间通气儿八卦来的。他根本不是随口问的,对于一个他感兴趣的人,三馒头皱个眉撅个嘴挖个鼻子他恨不得都想弄清楚,这人心里想谁呢?

    有些事罗强特想知道,可真知道了又膈应。不关自个儿的事,瞎打听干嘛?

    可是怎么不关自己的事儿?邵小三儿究竟什么人,这人是一般人吗?

    邵钧家里有些背景,这一点监狱里的犯人们都知道,所以此人能在清河混得有头有脸,风生水起,人称“邵三爷”,就连监狱长来了对小邵警官都礼让三分,特别给面子。邵警官手下一大队的犯人也经常能捞到一些好处,得到小小的照顾、特权。

    至于邵三爷家里究竟是个什么背景,官至几品,有多大能耐,犯人们就不知道了。

    北京城里最不缺有背景的,遍地皆是官宦、商贾、权贵,区区一个管教的小条子,他还能有通天的家世?无非就是司法部或者哪个机关里的小官。罗强当时是这么猜想的。

    邵钧那时候跟罗强说:“我就是不太想在城里待着,不想在我爸爸眼眉前晃悠。我就是想离开家,不想瞅见我爸。”

    罗强挑眉:“为啥?你爸爸惹你了?”

    罗强忍不住说:“有个爸爸还他妈不知足。像我这样儿,没爸没妈没人管,连家都没有,你将来就乐意了?我孤家寡人蹲在大牢里,我是被迫的没办法法院把我判进来的,你算干嘛的?……小孩儿。”

    罗强用一句“小孩儿”总结邵钧给他的感觉。八零后小年轻的还是格不成熟,不懂事儿,喜欢跟家长犯宁,八成还是家里惯出来的少爷脾气,自以为是,觉着自个儿什么都能罩。六零后经历过贫穷饥饿国家浩劫亲人离散滋味的老爷们儿,看不惯现在这些孩子,自然灾害上山下乡阶级迫害打砸武斗这些事儿你经历过吗,不懂得珍惜白给的幸福子。

    邵钧却说:“你知道啥……你妈怎么没的?”

    他是明知故问。

    罗强:“生我们家三儿的时候难产,大出血。”

    邵钧:“你知道我妈怎么没的?”

    罗强看着人:“你说。”

    邵钧说:“我妈特别疼我,我小时候都是在姥爷家养着,我妈每天送我去托儿所,送我上学,带我出去玩儿……

    “我妈还不到四十岁,精神不太好,后来,我初中毕业那年……她跳楼了。”——

    作者有话要说:【防崩复制】

    第二十七章偷窥的冲动

    邵钧怀揣零食,嘴里含一块辣鸭脖,嘬着那辣丝丝的味儿,一脚迈进监看室。

    一抬头,屏幕里硕大一条/抖动的人影儿,赤红滴水的枪口正对摄像头,邵钧差点儿把鸭脖子直接咽下去。

    “咳,咳!……”

    邵钧剧烈地咳,五官皱成一团包子褶儿,零星的辣椒沫子呛他气管里了。

    关键是,这监看室里不是只有他一人儿,还坐着他同事。邵钧涨红了脸,只能用疯狂的咳嗽掩饰他面红耳赤浑起火的真相。

    “都他妈欠,周末的红烧不给了,喂豆芽海带!”

    邵钧低声嘟囔着,压着火,他其实觉着自己需要吃几顿豆芽海带。

    “就是,太忒么不像话了,老王就在那儿埋头看报纸,也不说他一句。”

    田正义也伸着脖子看屏幕呢。

    “就是的,太不像话了!以后这种人得管管!!!”邵钧的小腹汩汩燃烧,心都快蹦出来了,咬牙切齿的。

    “嗳?你们班胡岩现在有主儿了没?他以前那朋友不是出去了吗,现在呢?”

    田正义纯属闲得八卦,眼神一瞟屏幕,意有所指:“小胡跟罗老二一对儿了吧?”

    “……”邵钧那眼神顿时就不对劲了,“谁跟你说的他们俩一对儿?!”

    “看还看不出来?”田队长说。

    “绝对没有……肯定不是。”邵钧口气不太自在。

    “没有吗?那俩整天黏成双棒。”田正义不以为然地耸肩。

    “……”邵钧咬着嘴唇,没话说了。

    胡岩打饭、上工经常跟在罗强股后边儿,看起来就像罗强带一尾巴。每次洗澡,俩人都挤一个喷头用,蹭来蹭去。胡岩还主动帮罗强洗衣服,内衣内裤袜子什么他都给洗。在牢号里,一个给另一个洗衣服,不是挨欺负不是被强迫,而是自愿的,这就是明晃晃的追求,示,或者已经两相悦。

    上回篮球场打群架,胡岩特仗义地冲上去帮罗强砸了一凳子,事后挨批扣分,毫无怨言,意味不言自明。

    罗强用后脑勺抵着硬墙,火烧一样的后背和部把湿滑的墙壁烤得滚烫、干燥。

    窗口一缕暧昧的阳光打在罗强粗糙的侧脸上。他的头向一侧扭过去,脖颈青筋颤动,眉头皱紧,喉结一抖一抖,像撕扯咀嚼之后将猎物迫不及待地吞食,享受一波一波的快/感。

    田队长坐在转椅里,左右转动着,心不在焉地看。

    田正义有老婆的,这人直得简直不能再直了。恰恰因为是直的,不就是看男人撸个管儿吗,看就看了,既不脸红也不气喘,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可是他这么看着,邵钧已经受不了了,忍无可忍,快要炸了。

    你妈的,这种事儿,能随便让人看么,这么多人围观着,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罗强你王八蛋,你大混蛋!……

    邵钧像油锅里被翻滚煎炸的一只鹌鹑似的,满屋团团转,颠三倒四地说:“田队,今年的新大米啥时候能运来?……牢号里说装电风扇说五年了,怎么还不给咱们装?!……建工集团施工队说要从三监区调人,你去跟监区长说,咱们队犯人磨石头就够苦的,坚决不出外活儿挖石头!”

    田队长斜眼莫名地瞅着这人,哪跟哪啊,邵三爷这是发什么癔症呢?

    邵钧三句两句地,把田队长支走跑腿去了。

    田队长还懒得动,咕哝着:“你去不就完了吗,你跟头儿说,头儿还能不给咱们面子?还能让你个少爷风里来雨里去地累着了?!”

    邵钧从来没觉着田正义这人这么烦,这么多废话。

    他几乎是推着赶着,把这人轰出去,然后迅速关上办公室门。

    回头才走两步,他又扭过头,吧嗒,把办公室门落了锁,两扇窗帘都拉严实,这才舒坦了……

    邵钧把椅子拉近,抱着监视器小屏幕,脸几乎都要贴上去,目不转睛地看罗强自/慰。

    罗强的每一次动作、每一丝表都描摹得清清楚楚。下/胀得饱满,粗壮,一只大手都握不住,猛虎的头颅扯动着茎/上的青色经脉崭出手心,焦红色的茁壮阳/具,像裹了一层灼的铁水,沸腾,涌动……

    邵钧面无表地盯着,头慢慢向后仰过去,耳畔仿佛有哗哗的水流冲刷着他的心,刷掉一层一层伪装,袒/露出赤/蹦跳着的心房。

    他把手指伸向裤腰,隔着一层裤子,已经硬得不行。

    邵钧呼吸焦促着,手指发抖,扯开自己的裤链,涨满手掌心的强烈冲动让他惊恐、羞耻之余又极度的兴奋、刺激。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里的罗强,生怕有同事这时候敲门进来,却又完全无法抗拒眼前这个人魔魇般的惑,一手飞快律动,就着罗强疯狂撸/动的频率,几乎是同一时刻,无法抑制地亢奋和宣泄,弄得满手满裤子都是……

    邵三爷那天夜里,偷偷溜出来,悲催地拿一沓文件挡着裤裆,溜到宿舍里换裤子……

    他换完裤子又回去了,趁同事们都不在,一个人儿在监看室里鼓捣。

    他把澡堂子那段视频调出来,专门调的是罗强遛鸟那十分钟镜头,拷到他自己的小u盘上,偷偷揣走了。

    之后的好几天,邵三爷心神不宁,脑子里全是这事儿。后来,赶上又一回值夜班独处监看室,邵钧手痒,心烦躁,实在忍不住,再次把那段视频调出来,想了想,稳妥起见,还是把那段整个删掉了。

    罗老二遛鸟的录像,只能三爷爷自己看,别人不能看,不给看。

    其实别人谁看啊?

    整个三监区队长管教里边,就只有邵小三儿有这一项不能为外人道的不良嗜好,不敢明着看,躲在小屋里偷看,没事儿再拿把小尺子量长度,在脑子里回味,享受。

    但是邵钧还是不放心,那感觉就是罗强是他的人,罗强的大鸟也是他的,三爷工作闲暇之余看一两个回合,解渴解乏,过过干瘾,别人甭想!

    自从那一回,或者根本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邵钧发觉自己迷上了罗强。

    再装作满不在乎或者自欺欺人都没用了,他为罗强着魔。

    要不然,罗强当初打架受伤,他会急成那样,会心疼?会着急麻慌地把人从小笼子里捞出来送进医院?

    他会为了罗强跟他爸爸犯犟,寻找一切机会为这个人正名、恢复真

    他会掏钱买零食换着花样儿地讨好这个人,就为了看罗老二在他面前咧嘴露牙,给他笑一个?

    他会在闭室里陪罗强过夜,罗强心流血,他被掐得手流血?

    他会因为罗强死了爹而甘冒监规之大不韪,把送殡吊唁的队伍甚至罗强以前的黑社会兄弟请到监狱里,给罗老爷子办头七,就为了却这人一个心愿?

    这究竟是谁的爹啊又不是三爷爷死了爹,他个什么心?!

    ……

    厂房、食堂、监道里进进出出的,俩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罗强每一回从面前走过,邵钧歪着头哼着小曲儿若无其事,当作啥事儿也没发生过;等到罗强走过去,他能盯着这人的股看很久,俩眼珠子能放出x光似的,眼睛都长在罗强股上,恨不得揭了那层皮,摸到那里边儿鲜红鲜红冒着气的血

    子一天一天平静地过去。红缓缓升起,再缓缓消逝在远处的山峦之后。

    每一天看着宿舍楼下的槐树飘扬起黄嫩的槐花,每一天都能看到那个人。

    有时候,傍晚下工,犯人们收拾好工具,排队走出厂房,罗强有意无意拖拉在最后,蹲着提个鞋(还是不用系鞋带的布鞋),他能提十分钟不站起来。

    “强哥,吃饭去吗?”胡岩实在忍不住,想跟罗强一起吃。

    “你们先去,我收拾东西。”罗强闷着头,口气平淡。

    胡岩失望的,走到门口还扭回头看……

    邵钧也故意拖拉在最后,指挥罗强干这干那,然后找个借口两人滞留在厂房、仓库的某个角落,私底下说说话。

    仓库沿着铁架子楼梯上去,二层有一个小平台,地上散落着很多烟头。

    邵钧和罗强那时候经常坐在小平台上,一个靠在东头墙根下,一个靠在西头墙根下,抽着烟,互相用眼角描摹边这个人侧面的迷人弧度,坐看夕阳垂落,燕山一片红霞……

    罗强有一回似乎是随嘴说的,问了一句:“邵警官,你当初为啥要进监狱?”

    邵钧咬着烟嘴:“谁进监狱了?我是来管你们的。”

    罗强盯着人看:“你知道我说啥。你当初上哪不成?公安局,海关缉私队,特警大队,还有那个什么蓝剑突击队,我没说错吧?”

    邵钧耸耸肩:“有啥了不起。你甭看那帮特警队、突击队的,电视里演得特牛,整天憋在大院里搞特训,这帮人真出去了一样怂,罩不住,出大事儿了还是得从军区调野战军的进来。”

    罗强冷笑,心想那帮特警队的老子也交过手,是没啥了不起,可是就你混个监狱里的管教民警,你能有多牛是咋的?

    邵钧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我就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没人管得着我,我一个人待着,好。”

    罗强眯着眼,琢磨:“你家里人,能让你来这里,干这活儿?”

    邵钧警觉地问:“你知道我家里什么事?”

    罗强故意逗他:“全三监区谁不知道啊,三少爷?”

    邵钧不爽地白了一眼:“别瞎逗。叫我名字你不会啊?”

    “呵呵……”罗强忽然乐了,“三馒头!”

    邵钧顿时就不干了,拿烧着的烟头掷过去,没掷到,干脆从地上滚着爬过去打人,罗强嘴角勾出笑容,笑着闪避。俩人互相招,瞎闹……

    罗强知道,却也不知道。

    他出不去监狱,关于邵小三儿的那一丁点信息,也就是三监区熟识的犯人之间通气儿八卦来的。他根本不是随口问的,对于一个他感兴趣的人,三馒头皱个眉撅个嘴挖个鼻子他恨不得都想弄清楚,这人心里想谁呢?

    有些事罗强特想知道,可真知道了又膈应。不关自个儿的事,瞎打听干嘛?

    可是怎么不关自己的事儿?邵小三儿究竟什么人,这人是一般人吗?

    邵钧家里有些背景,这一点监狱里的犯人们都知道,所以此人能在清河混得有头有脸,风生水起,人称“邵三爷”,就连监狱长来了对小邵警官都礼让三分,特别给面子。邵警官手下一大队的犯人也经常能捞到一些好处,得到小小的照顾、特权。

    至于邵三爷家里究竟是个什么背景,官至几品,有多大能耐,犯人们就不知道了。

    北京城里最不缺有背景的,遍地皆是官宦、商贾、权贵,区区一个管教的小条子,他还能有通天的家世?无非就是司法部或者哪个机关里的小官。罗强当时是这么猜想的。

    邵钧那时候跟罗强说:“我就是不太想在城里待着,不想在我爸爸眼眉前晃悠。我就是想离开家,不想瞅见我爸。”

    罗强挑眉:“为啥?你爸爸惹你了?”

    罗强忍不住说:“有个爸爸还他妈不知足。像我这样儿,没爸没妈没人管,连家都没有,你将来就乐意了?我孤家寡人蹲在大牢里,我是被迫的没办法法院把我判进来的,你算干嘛的?……小孩儿。”

    罗强用一句“小孩儿”总结邵钧给他的感觉。八零后小年轻的还是格不成熟,不懂事儿,喜欢跟家长犯宁,八成还是家里惯出来的少爷脾气,自以为是,觉着自个儿什么都能罩。六零后经历过贫穷饥饿国家浩劫亲人离散滋味的老爷们儿,看不惯现在这些孩子,自然灾害上山下乡阶级迫害打砸武斗这些事儿你经历过吗,不懂得珍惜白给的幸福子。

    邵钧却说:“你知道啥……你妈怎么没的?”

    他是明知故问。

    罗强:“生我们家三儿的时候难产,大出血。”

    邵钧:“你知道我妈怎么没的?”

    罗强看着人:“你说。”

    邵钧说:“我妈特别疼我,我小时候都是在姥爷家养着,我妈每天送我去托儿所,送我上学,带我出去玩儿……

    “我妈还不到四十岁,精神不太好,后来,我初中毕业那年……她跳楼了。”——

    【感谢darkmoon的火箭炮,不是金时是银时的手榴弹,墨非白(x2)、梧桐の落叶(x3)、alias_、阿良扔了一个地雷、4194479、sophia、琪扔、狐妍、不离不弃、candy(x3)、moncayong89、wbn127的地雷,感谢大家的支持,抱!

    监区长看二哥遛鸟太激动了,一菜刀下去,把左手无名指切掉一块皮……tt

    现在裹着创可贴手指滴着血艰难地码字,要求上兔头鸭脖孝敬我呜呜呜……

    看到大家挣扎着呼吁要什么的,稍微解释一下,没那么快,待解决的问题还很多。如果二哥没坐牢,如果馒头跟沈公子逛夜店那晚碰到了罗总,俩人可能一见钟,就近开房滚单去了。现在近水楼台,反而有很多客观条件上的限制和份背景上的隔阂,真的不容易。

    “互相用眼角描摹边这个人侧面的迷人弧度,坐看夕阳垂落,燕山一片红霞”,就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对感的付出。男人没节随便找个人滚单很容易,还是那句话,俩人得有多,才愿意这样?

    至于馒头为毛稀罕二哥,哈哈,之前我特意提到巴蒂,不看球的姑凉可能没反应,贴个照片吧,如果能用一个外国人来形容二哥的霸道和气质,就是战神巴蒂。所以馒头天生弯的而且天生就喜欢二哥。

    陌监区长:“最近手头紧,监区效益不好,只能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卖!三馒头血少年回忆珍藏版旧海报!!!!!”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