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最新更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24、最新更新

    第二十四章太狼最的哥哥

    那时候在邻居们眼里,罗家老大老实、憨厚,即使按旧社会风俗,长房长子长孙什么的,领出去也是受人称赞,光耀门楣;而罗家小三儿可、好玩儿,谁见了都想掐一把脸。

    老二呢?老二……没那么招人喜欢。

    一家子里孩子多了,大的可靠,小的受宠,通常被忽略的就是夹中间的那个。在大人们眼里,都觉得老二那孩子不太说话,不哭也不闹,也不巴结大人,胡同里闷头走路,偶尔抬眼看个人,眼神儿还的,不喜兴。

    罗强放学走路回家,横挎着书包,手指夹着颗烟,也不知道哪来的。

    他会绕路到工地上抽一会儿烟,就躲在那种横放置的大圆水泥管子里,小孩藏猫猫都喜欢躲那里边儿。有人看见了,他就把烟夹着半握在手心,手缩到袖筒里。

    罗强也有一群铁哥们儿。这些人都是远近几条胡同里出了名的流氓小混混,在学校都不怎么学好,每天傍晚叼着烟拎着板砖在小街小巷里混,让大人们头疼的一帮野孩子。

    可是罗战从小就喜欢他二哥。小孩和大人的视角观点不一样。大人琢磨的是哪个孩子乖,将来有出息;小孩子眼里是哪个人好玩儿,哪个人实心眼子地对他好。

    罗强放学有时候会特意路过鸿宾楼,从后厨房的小门溜进去。

    厨子和服务员都认识罗家老二,招呼他,有时候给他一盘江米条,一袋萨其马,饭店里卖剩下的点心。

    江米条是糯米粉油煎出来的,搁嘴里含着,甜滋滋的。罗强兜里揣着好吃的,跑回家,拿点心逗罗小三儿,叫一声“哥哥好”,哥就赏你一根儿江米条。

    大院隔壁邻居一家子是老师,在大学里教书,那年代属于挣得特多的,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家里有雪花牌电冰箱和燕舞牌音响。老师也喜欢罗小三儿,虎头虎脑、黑胖黑胖的,有一回从冰箱里拿了一个小碗冰激凌,给小三儿吃。

    那年代孩子吃的冷饮,分好几个档次。三分钱的冰棍有两种,红果和小豆的;五分钱的冰棍是巧克力的;一毛二就可以买个油双棒,两毛钱才能买一个北冰洋的小碗,拿小木片(kuai)着吃的那种。

    罗小三儿抹着满嘴的冰激凌油汤,咂砸舌头,有点儿不好意思了,递过去:“哥哥吃。”

    罗强特有范儿,下巴一横:“你吃。”

    罗小三儿:“哥也吃。”

    罗强说:“我在学校吃过了。”

    罗小三儿把小碗吃完了,十根手指头都得干干净净,简直太好吃了。小碗太贵,他爸爸没给孩子买过这个。

    小三儿(kuai)完冰激凌的小木片,罗强拿了叼在嘴里,含着嘬,嘬那上边儿的油味道……

    罗战两三岁、刚能利索说话的时候,特别喜欢说,嗓门还贼大,就喜欢听大人夸他。院里的大爷大婶没事儿就逗他:“三儿,来给咱们说一个!”

    罗小三儿背着手,眼珠子一翻:“……逗你玩儿!”

    马三立相声里特有名的一句,逗你玩儿,罗战从电视里学的,活学活用,逗全院的大人玩儿。

    大婶问:“三儿,喜欢你爸爸吗?”

    罗小三儿点头:“喜欢!”

    大婶:“喜欢你哥吗?”

    罗小三儿乐:“喜欢!!!”

    大婶:“你最喜欢谁?”

    罗小三儿嘬手指头,一撇嘴,昂着下巴:“最喜欢……最喜欢哥哥!”

    大伙都知道罗战说的是谁,他那表,那姿势,那吊儿郎当撇下巴的横劲儿,都是学他二哥的。

    罗强推门出来,拿铁钳子从煤堆里杵了一块蜂窝煤,斜睨着小三儿,特别酷,其实嘴角早就抿出笑模样,心里得意着。

    罗强后来把罗小三儿夹到胳肢窝底下,扛进屋,丢到大上,扑上去摁住……

    “你最喜欢的是谁?说一个。”罗强问。

    “最喜欢,哥哥!”罗小三儿满打滚。

    “再说一遍,最喜欢谁!”罗强挠小三儿的痒痒

    “哥哥!……哥哥!……”

    罗小三儿咯咯笑个不停,四只爪子摽在罗强胳膊上耍赖……

    小男孩都喜欢玩儿枪,新鲜,刺激。罗战也有他的小手枪,二哥送给他的。

    百货商场里的玩具太贵,买不起,罗小三儿每次都蹲在柜台边,眼巴巴地贴着玻璃看。

    罗强就拿木头削成枪的形状,再拴几圈铁丝掰出扳机的样子,小三儿可喜欢了。

    罗强跟那小孩说:“等以后哥有钱了,送你一把真枪。”

    有那么一天,大周末的,罗爸爸骑车带着罗小三儿,去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玩儿,看个菊花展。

    罗爸爸为了带小三儿方便,在他那自行车后架子一侧安了个铁皮小斗,专门装孩子的。这也算是那年代大街上的特色,很多接送孩子的爸爸,自行车都带这么个小斗。

    看完菊花展回来,走到大街上,碰见了机关大院的那帮“战车队”。一群大院出的小青年,混子,每人蹬一辆自行车,嘴里叼着烟,车把上插两把刀,在街边群集,瞭望。

    玉泉路、百万庄那边儿,有好多这种军队和机关大院,每个院都有一批混子。这些上中学的孩子,正值强体壮精力旺盛的年纪,有火没处泄,平时成群结队在外边儿混,四处寻衅找茬,没事儿都能给你找出事儿来。

    那天,就是因为罗小三儿不懂,好奇,不认识那帮人,坐在他的漏斗小车里,扭头盯着看了几眼……

    那伙人里领头的叫陆炎东,人称“东哥”,是个念高中的孩子。家里住百万庄军区宿舍大院,平时特牛,称王称霸,国家主席都不放在眼里。

    罗小三儿多看了陆炎东几眼,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挑衅,“犯照”。

    陆炎东骑着车就冲上去,一把别住罗爸爸的车头。

    “看啥?看啥你?!看你大爷的!”陆炎东骂。

    “我们没看你。”罗爸爸说。

    “我说看了就他妈看了!丫的谁他妈让你看了!”陆炎东不依不饶。

    现在说起来,当时确实是无聊,蛮横找茬不讲道理。

    那个年代京城各大院出的混子,就是这么一帮小孩。文/革十年武斗流传下来的暴虐传统,在年轻人心里埋下野蛮暴力与桀骜不逊的种子,扭曲了整整一代人的灵魂。

    罗爸爸的自行车让人掀翻了,拆了。罗小三儿从车斗里爬出来,小脸花花的,嚎哭声响彻好几条胡同。

    罗强那天是听见哥们儿报信,从大杂院里飞跑出去,后腰别了一把链子锁,手里一根扎蜂窝煤用的铁钳子。

    罗家大哥在劝架,求人家:“我们没看你们,别打,让我们走吧……”

    对方就是没事儿闲得,在大街上“抖份儿”,捡个软柿子捏固捏固,原本也没想真怎么样。

    陆炎东踹了罗爸爸两脚,罗小三儿抱头哇哇大哭。罗强远远地一眼瞧见,一根铁钳子刮着地走过去的。

    “丫的,别打我爸。”罗强冷着脸。

    “了,你谁啊?”陆炎东瞪眼。

    “别动我弟。”罗强一把抱过委屈嚎哭的罗小三儿,摸摸头,摸摸上,确认没伤着,把小三儿搁到树坑后边。

    “老子就动了,怎么着吧?!”

    “麻利儿给我滚蛋。”罗强说。

    “□妈/!”陆炎东冲上来飞踹罗强。

    “你妈/。”罗强眼底殷红,没有表,低声骂完这句,提着铁钳子就抡上去了……

    东哥以前是没碰见过敢在他面前挡横的人,仗着自己这边儿人多,没把罗强放在眼里,没想到碰上个硬点子。

    罗强抡着铁玩意儿上去就把那家伙踹人的腿给抽瘸了。

    对方几个人一看,后腰摸出三棱刀围上来打。罗强拎出链子锁,一锁子一个,见血的,下手是真狠……

    机关大院的孩子,打架讲究的是气势,倚仗的就是“我们是部队大院的”、“我们人多”。这帮人起哄骂人特行,一旦动真格的,野不过胡同串子。胡同贫民、工人家庭出的孩子,从小野惯了,在小街巷里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不怵打架,真敢下手。

    军区大院的孩子那天输了一仗,还输得特别丢脸,一群“战车队”七八个大孩子,竟然没打过西四小胡同里一个十四岁小混混。双方都挂了彩,带着血回去的。

    东哥这号混子,吃了亏,能咽下这口气?当晚就去搬他们军院的援兵去了。附近二炮、汽车局、空军大院宿舍的人,串联纠结起一百多人,还在王府井东来顺请了一顿涮羊,吃完饭带着刀具棍棒,气势汹汹杀奔西四小胡同,想要报复罗强。

    这群人刚钻进小胡同,没料到胡同里就杀出来三四十个小混混,两拨人迎面狭路相逢,二话不说,打起来了……

    军区子弟穿的是一片“鸡屎绿”,还有部队小兵穿的那种军绿色球鞋;胡同串子则穿什么的都有,小背心儿,大裤衩子。

    罗家老二仍然穿半吊子的深蓝色运动裤,黑色懒汉鞋,那时候俗称“片儿鞋”,右手拎一根角铁,左手一把三棱刮刀……

    八十年代初全国开始严打流氓斗殴,枪毙了一批人。严打开始前这两年,是城里城外机关大院这些大混子小混子最后的疯狂。

    这一场相当规模的械斗,据说重伤好几个,肠子都流出来,送医院差点儿挂了,轻伤也好几十人。

    厂桥派出所后来出动抓人。一群半大孩子,法不责众,最后抓贼擒王,就逮了陆炎东和罗强两个。

    那年罗强十四岁,不够年龄判刑,进了少管所。

    罗强小肚子被捅了一刀,陆炎东那小子脑门让角铁凿了个血洞。双方都有重伤号,也说不清楚究竟谁打的,罪责就全部追究到这俩挑头的孩子头上。

    老二被抓,一家人都懵了,傻了。

    罗强毕竟还是孩子呢,才十四岁,以后怎么办?

    罗爸爸都急疯了,到处去求人,到派出所求,到少管所求,到人家军区大院里求,都进不去门,给人下跪砰砰砰磕头都没用。

    姓陆的孩子那时候也没满十八岁,也进的少管所。然而,军区的人毕竟有背景、门路,陆炎东在少管所里待了三个月,就让家人造假材料给弄出来。

    陆少被家长直接送去参军,军队是全中国背景最深最黑的地方,以后即使再回溯追责,公安也不敢去部队抓人。

    罗家没有任何门路,罗家太穷了。

    罗强在少管所蹲了整整四年,待到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头彻尾变成另外一个人。

    道上有这么一种说法,监狱是养老院,看守所是阎罗,少管所是地狱。

    跟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比起来,少管所才是最黑最没道理可讲的地方。不管你什么孩子,只要进去了,再出来,这孩子就算完了。进去之前什么都不会,出来以后,吃喝赌毒,杀人放血,什么都学会了。

    姓陆那家人有背景,没人知道那孩子出去的时候,跟少管所里的管教交待过什么。总之,那四年是罗强人生最寒冷、最黑暗、最残酷的四年,那就是人间地狱。

    罗强四年里进了好几趟医院,骨头折过几根,脑袋让人打到脑震,口鼻喷血。有人拿穿皮靴的脚狠命踢他的脸,一只眼睛差点儿给踢瞎了。

    邵三爷认识罗老二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人眼睛不太对。

    罗强总是喜欢歪着头,斜眼从睫毛缝儿里看人。

    不知道的人,说这是黑道大哥的范儿,特别酷,特有威慑力。

    邵钧是后来知道内的人,罗强斜眼看人根本忒么就不是装酷,而是看不清楚东西。那只眼睛视力不到0.1,基本就是半瞎。

    罗强放出来那年十八岁。

    他进去时初中都没毕业,学校因为他进少管所,干脆开除了他,没发毕业证。

    他也没机会念高中,他人生最宝贵的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

    那个年代,考大学很不容易,也没有五花八门各种水分的电大和成人大专。罗强没有高中和大学学历,档案里还被记了浓重的一笔,哪个工作单位也不肯要这样一个孩子,他这辈子完了。

    陆家那孩子,二十出头,有家里老子罩着,在部队里继续混,成天打架闹事儿,劣迹不断。也就是因为在部队里,不然早被严打判刑了。

    这人的草绿色军装衬衫敞着几个扣子,腰带松系着,横拽在西四大街上。有一回回家探亲,跟大院里几个发小哥们儿喝酒,喝高了,借酒撒疯,把走夜路回家的一个女青年轮/了。

    那可怜的女孩喝敌敌畏自杀而死。这事儿闹大的,那女孩家人和工厂工人一百多口子抬着尸到军区宿舍大院闹,讨说法。

    陆家想把孩子送到外地躲躲风头。就在送走的前一天晚上,陆少就在百万庄军区大院子弟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家门口,让人给黑了。

    发现的时候,这人已经血模糊,就剩一口气儿,手脚筋砍断,还挖了一只眼睛,手段极其残忍……

    在医院抢救过来,也成了个残废,一直坐轮椅活着。

    大院里熟悉况的老人儿都说,报应,这他妈的就是报应,坏事儿做太多,早晚让寻仇的给弄死。

    可是这孩子也才二十小几岁,这辈子就残废了,可怜啊!

    大伙都说,这到底是谁下的狠手?这得有多么刻骨铭心的仇恨,才下得去手……

    公安机关查了很久也没破案,陆少从小横行街头巷尾是军区的小霸王,仇家多得数不过来,自己都说不清凶手究竟是哪个。

    罗强从少管所出来就失踪了,没有回家,没去见他爸爸,也没见罗小三儿。

    他做下的案子,已经注定这辈子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眼前只有一条黑道,直通西天。

    罗强跑路去了南方,在广西云南边境待了几年,还去过缅甸,做活儿,贩卖枪支。

    待到这人重返京城,与当初已完全不可同而语。罗老二开着豪车,车后座是鼓鼓囊囊一编织袋的现金,后腰别着两把改装过的54,迅速平西四老城区,手下战将打手如云,成为威震京城的黑帮大哥。

    罗小三儿记忆中的童年,就是每天傍晚坐在门槛上等,等他最喜欢的二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出事时罗战太小,三四岁的小孩实在没什么记忆,他全都忘了。

    罗强也再没有跟小三儿提当年的事,从来就没说过,那四年他经历了什么。

    罗战永远都不会想到,就是那一眼。

    当年,他坐在他爸爸的车斗里,傻乎乎地,回头多看了一眼。

    就是他那一眼,毁了他哥哥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防崩复制】

    第二十四章太狼最的哥哥

    那时候在邻居们眼里,罗家老大老实、憨厚,即使按旧社会风俗,长房长子长孙什么的,领出去也是受人称赞,光耀门楣;而罗家小三儿可、好玩儿,谁见了都想掐一把脸。

    老二呢?老二……没那么招人喜欢。

    一家子里孩子多了,大的可靠,小的受宠,通常被忽略的就是夹中间的那个。在大人们眼里,都觉得老二那孩子不太说话,不哭也不闹,也不巴结大人,胡同里闷头走路,偶尔抬眼看个人,眼神儿还的,不喜兴。

    罗强放学走路回家,横挎着书包,手指夹着颗烟,也不知道哪来的。

    他会绕路到工地上抽一会儿烟,就躲在那种横放置的大圆水泥管子里,小孩藏猫猫都喜欢躲那里边儿。有人看见了,他就把烟夹着半握在手心,手缩到袖筒里。

    罗强也有一群铁哥们儿。这些人都是远近几条胡同里出了名的流氓小混混,在学校都不怎么学好,每天傍晚叼着烟拎着板砖在小街小巷里混,让大人们头疼的一帮野孩子。

    可是罗战从小就喜欢他二哥。小孩和大人的视角观点不一样。大人琢磨的是哪个孩子乖,将来有出息;小孩子眼里是哪个人好玩儿,哪个人实心眼子地对他好。

    罗强放学有时候会特意路过鸿宾楼,从后厨房的小门溜进去。

    厨子和服务员都认识罗家老二,招呼他,有时候给他一盘江米条,一袋萨其马,饭店里卖剩下的点心。

    江米条是糯米粉油煎出来的,搁嘴里含着,甜滋滋的。罗强兜里揣着好吃的,跑回家,拿点心逗罗小三儿,叫一声“哥哥好”,哥就赏你一根儿江米条。

    大院隔壁邻居一家子是老师,在大学里教书,那年代属于挣得特多的,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家里有雪花牌电冰箱和燕舞牌音响。老师也喜欢罗小三儿,虎头虎脑、黑胖黑胖的,有一回从冰箱里拿了一个小碗冰激凌,给小三儿吃。

    那年代孩子吃的冷饮,分好几个档次。三分钱的冰棍有两种,红果和小豆的;五分钱的冰棍是巧克力的;一毛二就可以买个油双棒,两毛钱才能买一个北冰洋的小碗,拿小木片(kuai)着吃的那种。

    罗小三儿抹着满嘴的冰激凌油汤,咂砸舌头,有点儿不好意思了,递过去:“哥哥吃。”

    罗强特有范儿,下巴一横:“你吃。”

    罗小三儿:“哥也吃。”

    罗强说:“我在学校吃过了。”

    罗小三儿把小碗吃完了,十根手指头都得干干净净,简直太好吃了。小碗太贵,他爸爸没给孩子买过这个。

    小三儿(kuai)完冰激凌的小木片,罗强拿了叼在嘴里,含着嘬,嘬那上边儿的油味道……

    罗战两三岁、刚能利索说话的时候,特别喜欢说,嗓门还贼大,就喜欢听大人夸他。院里的大爷大婶没事儿就逗他:“三儿,来给咱们说一个!”

    罗小三儿背着手,眼珠子一翻:“……逗你玩儿!”

    马三立相声里特有名的一句,逗你玩儿,罗战从电视里学的,活学活用,逗全院的大人玩儿。

    大婶问:“三儿,喜欢你爸爸吗?”

    罗小三儿点头:“喜欢!”

    大婶:“喜欢你哥吗?”

    罗小三儿乐:“喜欢!!!”

    大婶:“你最喜欢谁?”

    罗小三儿嘬手指头,一撇嘴,昂着下巴:“最喜欢……最喜欢哥哥!”

    大伙都知道罗战说的是谁,他那表,那姿势,那吊儿郎当撇下巴的横劲儿,都是学他二哥的。

    罗强推门出来,拿铁钳子从煤堆里杵了一块蜂窝煤,斜睨着小三儿,特别酷,其实嘴角早就抿出笑模样,心里得意着。

    罗强后来把罗小三儿夹到胳肢窝底下,扛进屋,丢到大上,扑上去摁住……

    “你最喜欢的是谁?说一个。”罗强问。

    “最喜欢,哥哥!”罗小三儿满打滚。

    “再说一遍,最喜欢谁!”罗强挠小三儿的痒痒

    “哥哥!……哥哥!……”

    罗小三儿咯咯笑个不停,四只爪子摽在罗强胳膊上耍赖……

    小男孩都喜欢玩儿枪,新鲜,刺激。罗战也有他的小手枪,二哥送给他的。

    百货商场里的玩具太贵,买不起,罗小三儿每次都蹲在柜台边,眼巴巴地贴着玻璃看。

    罗强就拿木头削成枪的形状,再拴几圈铁丝掰出扳机的样子,小三儿可喜欢了。

    罗强跟那小孩说:“等以后哥有钱了,送你一把真枪。”

    有那么一天,大周末的,罗爸爸骑车带着罗小三儿,去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玩儿,看个菊花展。

    罗爸爸为了带小三儿方便,在他那自行车后架子一侧安了个铁皮小斗,专门装孩子的。这也算是那年代大街上的特色,很多接送孩子的爸爸,自行车都带这么个小斗。

    看完菊花展回来,走到大街上,碰见了机关大院的那帮“战车队”。一群大院出的小青年,混子,每人蹬一辆自行车,嘴里叼着烟,车把上插两把刀,在街边群集,瞭望。

    玉泉路、百万庄那边儿,有好多这种军队和机关大院,每个院都有一批混子。这些上中学的孩子,正值强体壮精力旺盛的年纪,有火没处泄,平时成群结队在外边儿混,四处寻衅找茬,没事儿都能给你找出事儿来。

    那天,就是因为罗小三儿不懂,好奇,不认识那帮人,坐在他的漏斗小车里,扭头盯着看了几眼……

    那伙人里领头的叫陆炎东,人称“东哥”,是个念高中的孩子。家里住百万庄军区宿舍大院,平时特牛,称王称霸,国家主席都不放在眼里。

    罗小三儿多看了陆炎东几眼,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挑衅,“犯照”。

    陆炎东骑着车就冲上去,一把别住罗爸爸的车头。

    “看啥?看啥你?!看你大爷的!”陆炎东骂。

    “我们没看你。”罗爸爸说。

    “我说看了就他妈看了!丫的谁他妈让你看了!”陆炎东不依不饶。

    现在说起来,当时确实是无聊,蛮横找茬不讲道理。

    那个年代京城各大院出的混子,就是这么一帮小孩。文/革十年武斗流传下来的暴虐传统,在年轻人心里埋下野蛮暴力与桀骜不逊的种子,扭曲了整整一代人的灵魂。

    罗爸爸的自行车让人掀翻了,拆了。罗小三儿从车斗里爬出来,小脸花花的,嚎哭声响彻好几条胡同。

    罗强那天是听见哥们儿报信,从大杂院里飞跑出去,后腰别了一把链子锁,手里一根扎蜂窝煤用的铁钳子。

    罗家大哥在劝架,求人家:“我们没看你们,别打,让我们走吧……”

    对方就是没事儿闲得,在大街上“抖份儿”,捡个软柿子捏固捏固,原本也没想真怎么样。

    陆炎东踹了罗爸爸两脚,罗小三儿抱头哇哇大哭。罗强远远地一眼瞧见,一根铁钳子刮着地走过去的。

    “丫的,别打我爸。”罗强冷着脸。

    “了,你谁啊?”陆炎东瞪眼。

    “别动我弟。”罗强一把抱过委屈嚎哭的罗小三儿,摸摸头,摸摸上,确认没伤着,把小三儿搁到树坑后边。

    “老子就动了,怎么着吧?!”

    “麻利儿给我滚蛋。”罗强说。

    “**/!”陆炎东冲上来飞踹罗强。

    “你妈/。”罗强眼底殷红,没有表,低声骂完这句,提着铁钳子就抡上去了……

    东哥以前是没碰见过敢在他面前挡横的人,仗着自己这边儿人多,没把罗强放在眼里,没想到碰上个硬点子。

    罗强抡着铁玩意儿上去就把那家伙踹人的腿给抽瘸了。

    对方几个人一看,后腰摸出三棱刀围上来打。罗强拎出链子锁,一锁子一个,见血的,下手是真狠……

    机关大院的孩子,打架讲究的是气势,倚仗的就是“我们是部队大院的”、“我们人多”。这帮人起哄骂人特行,一旦动真格的,野不过胡同串子。胡同贫民、工人家庭出的孩子,从小野惯了,在小街巷里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不怵打架,真敢下手。

    军区大院的孩子那天输了一仗,还输得特别丢脸,一群“战车队”七八个大孩子,竟然没打过西四小胡同里一个十四岁小混混。双方都挂了彩,带着血回去的。

    东哥这号混子,吃了亏,能咽下这口气?当晚就去搬他们军院的援兵去了。附近二炮、汽车局、空军大院宿舍的人,串联纠结起一百多人,还在王府井东来顺请了一顿涮羊,吃完饭带着刀具棍棒,气势汹汹杀奔西四小胡同,想要报复罗强。

    这群人刚钻进小胡同,没料到胡同里就杀出来三四十个小混混,两拨人迎面狭路相逢,二话不说,打起来了……

    军区子弟穿的是一片“鸡屎绿”,还有部队小兵穿的那种军绿色球鞋;胡同串子则穿什么的都有,小背心儿,大裤衩子。

    罗家老二仍然穿半吊子的深蓝色运动裤,黑色懒汉鞋,那时候俗称“片儿鞋”,右手拎一根角铁,左手一把三棱刮刀……

    八十年代初全国开始严打流氓斗殴,枪毙了一批人。严打开始前这两年,是城里城外机关大院这些大混子小混子最后的疯狂。

    这一场相当规模的械斗,据说重伤好几个,肠子都流出来,送医院差点儿挂了,轻伤也好几十人。

    厂桥派出所后来出动抓人。一群半大孩子,法不责众,最后抓贼擒王,就逮了陆炎东和罗强两个。

    那年罗强十四岁,不够年龄判刑,进了少管所。

    罗强小肚子被捅了一刀,陆炎东那小子脑门让角铁凿了个血洞。双方都有重伤号,也说不清楚究竟谁打的,罪责就全部追究到这俩挑头的孩子头上。

    老二被抓,一家人都懵了,傻了。

    罗强毕竟还是孩子呢,才十四岁,以后怎么办?

    罗爸爸都急疯了,到处去求人,到派出所求,到少管所求,到人家军区大院里求,都进不去门,给人下跪砰砰砰磕头都没用。

    姓陆的孩子那时候也没满十八岁,也进的少管所。然而,军区的人毕竟有背景、门路,陆炎东在少管所里待了三个月,就让家人造假材料给弄出来。

    陆少被家长直接送去参军,军队是全中国背景最深最黑的地方,以后即使再回溯追责,公安也不敢去部队抓人。

    罗家没有任何门路,罗家太穷了。

    罗强在少管所蹲了整整四年,待到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头彻尾变成另外一个人。

    道上有这么一种说法,监狱是养老院,看守所是阎罗,少管所是地狱。

    跟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比起来,少管所才是最黑最没道理可讲的地方。不管你什么孩子,只要进去了,再出来,这孩子就算完了。进去之前什么都不会,出来以后,吃喝赌毒,杀人放血,什么都学会了。

    姓陆那家人有背景,没人知道那孩子出去的时候,跟少管所里的管教交待过什么。总之,那四年是罗强人生最寒冷、最黑暗、最残酷的四年,那就是人间地狱。

    罗强四年里进了好几趟医院,骨头折过几根,脑袋让人打到脑震,口鼻喷血。有人拿穿皮靴的脚狠命踢他的脸,一只眼睛差点儿给踢瞎了。

    邵三爷认识罗老二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人眼睛不太对。

    罗强总是喜欢歪着头,斜眼从睫毛缝儿里看人。

    不知道的人,说这是黑道大哥的范儿,特别酷,特有威慑力。

    邵钧是后来知道内的人,罗强斜眼看人根本忒么就不是装酷,而是看不清楚东西。那只眼睛视力不到0.1,基本就是半瞎。

    罗强放出来那年十八岁。

    他进去时初中都没毕业,学校因为他进少管所,干脆开除了他,没发毕业证。

    他也没机会念高中,他人生最宝贵的少年时光一去不复返。

    那个年代,考大学很不容易,也没有五花八门各种水分的电大和成人大专。罗强没有高中和大学学历,档案里还被记了浓重的一笔,哪个工作单位也不肯要这样一个孩子,他这辈子完了。

    陆家那孩子,二十出头,有家里老子罩着,在部队里继续混,成天打架闹事儿,劣迹不断。也就是因为在部队里,不然早被严打判刑了。

    这人的草绿色军装衬衫敞着几个扣子,腰带松系着,横拽在西四大街上。有一回回家探亲,跟大院里几个发小哥们儿喝酒,喝高了,借酒撒疯,把走夜路回家的一个女青年轮/了。

    那可怜的女孩喝敌敌畏自杀而死。这事儿闹大的,那女孩家人和工厂工人一百多口子抬着尸到军区宿舍大院闹,讨说法。

    陆家想把孩子送到外地躲躲风头。就在送走的前一天晚上,陆少就在百万庄军区大院子弟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家门口,让人给黑了。

    发现的时候,这人已经血模糊,就剩一口气儿,手脚筋砍断,还挖了一只眼睛,手段极其残忍……

    在医院抢救过来,也成了个残废,一直坐轮椅活着。

    大院里熟悉况的老人儿都说,报应,这他妈的就是报应,坏事儿做太多,早晚让寻仇的给弄死。

    可是这孩子也才二十小几岁,这辈子就残废了,可怜啊!

    大伙都说,这到底是谁下的狠手?这得有多么刻骨铭心的仇恨,才下得去手……

    公安机关查了很久也没破案,陆少从小横行街头巷尾是军区的小霸王,仇家多得数不过来,自己都说不清凶手究竟是哪个。

    罗强从少管所出来就失踪了,没有回家,没去见他爸爸,也没见罗小三儿。

    他做下的案子,已经注定这辈子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眼前只有一条黑道,直通西天。

    罗强跑路去了南方,在广西云南边境待了几年,还去过缅甸,做活儿,贩卖枪支。

    待到这人重返京城,与当初已完全不可同而语。罗老二开着豪车,车后座是鼓鼓囊囊一编织袋的现金,后腰别着两把改装过的54,迅速平西四老城区,手下战将打手如云,成为威震京城的黑帮大哥。

    罗小三儿记忆中的童年,就是每天傍晚坐在门槛上等,等他最喜欢的二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出事时罗战太小,三四岁的小孩实在没什么记忆,他全都忘了。

    罗强也再没有跟小三儿提当年的事,从来就没说过,那四年他经历了什么。

    罗战永远都不会想到,就是那一眼。

    当年,他坐在他爸爸的车斗里,傻乎乎地,回头多看了一眼。

    就是他那一眼,毁了他哥哥一生——

    仍然是5k字的大章,把事儿一次讲痛快。

    这章写完,监区长一定要解释下,可能是全文最虐最让人难过的一章,虐完挨个儿抱抱。

    但是这章必须有。没这章,罗强可能就是普普通通泯然众人一个蛮横暴力腹黑攻吃饱闲得打打架做做/;有这章,我想二哥这个人物立起来,他是活生生有血有一个人。

    为二哥求个长评。陌陌二哥,也你们!

    关于那个时代的背景知识,有兴趣可以看《阳光灿烂的子》、《桃花灿烂》、《向葵》,电视剧《血色浪漫》。

    下章就回到现实,猫钧儿熊抱好好安慰二哥受桑的小心肝,不虐不虐啦别让我虐跑了呵呵!

    这是当年坐在爸爸车斗里的小战战~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