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欲/望的幼苗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19、/望的小幼苗

    第十九章/望的小幼苗

    邵三爷那天是面子上挂不住,尴尬了,所以没给罗强好脸色,没像以前那么逗贫。

    竟然让手底下一个犯人打打闹闹地给拱出火来,今儿真他妈邪行了。

    虽然罗老二不是个一般的犯人,现下是一大队一百多名服刑人员里江湖排号最高、名声最响的犯人,平时互相之间点个头,碰碰拳、逗逗闷子,是常事儿,邵钧心里还是有点儿过不去。自己啥份?好歹是咱们一大队的管教,你们七班崽子们的“亲爹”;你罗强又是个啥份?揉什么揉,蹭什么蹭?你想给你“亲爹”犯个,讨个皮的便宜,三爷爷还要考虑考虑你盘靓不靓、材够不够味儿呢,咱是谁都沾的吗?

    邵钧这样的人,表面上对谁都不错,跟谁都哼哼哈哈,但是骨子里,还是有点儿端着,有他的少爷脾气,他不是随随便便任谁都能往上贴。洁癖这毛病不只是手脚上的,也是心理上的某种浅源疾病……

    三监区想巴结他、讨好他的犯人多了,同事里也有,邵钧跟谁都隔着一层,不深交,不瞎掺和,心里特有数。

    邵钧就对罗强心里没数。他自以为特有谱,特别罩得住,其实他自个儿都没意识到,他早就找不着方向了……

    晚点名吹熄灯的时候,罗强站在牢号门边,隔着门,等人。

    邵钧低着头,俩手插兜,晃到七班门边,他也是来找人。

    罗强主动开口:“邵警官,我今天闹着玩儿的,你没事儿?”

    邵钧若无其事地耸肩:“我能有啥事儿?”

    罗强是真心地夸两句:“邵警官,有两下子,练过?”

    “那是!”邵钧,“你今天偷袭,我根本没准备好。哪天到我们训练房,咱俩正经练两下?”

    罗强很给面子,露出一口白牙:“成。”

    俩人皮笑不笑地互相看了几眼,几个小时前的尴尬劲儿也就过去了。其实多大个事儿,不就是一招不慎扭打之中擦枪走火了么,男人之间,玩儿出火了是常事。尤其在监狱这种地方,两层高墙圈地,方圆几平方公里之内,全是老爷们儿,就连厨房养的那只打鸣鸡,传达室的两条狼狗,都忒么是公的。

    每年天的发期,两条公狗白天互相扯脖子狂吠,晚上睡一窝兮兮地乱蹭,子熬得也不容易的。

    邵钧从警校混出来又进了监狱,也算见过些世面。他估摸着罗强也是那种人,好那一口。牢号里类似于两只公狗耐不住了钻一个被窝里蹭这种事儿,邵钧见多了。

    罗强拿了一小盒膏药,隔门递给邵钧:“那地方,疼就贴个药,两天就好。”

    邵钧冷哼了一声儿,默默地掏兜,掏出一瓶满满的正红花油……

    罗强别看掐架时一时占了上风,把邵钧摁树坑里了,那晚躺上,也没舒服了。

    躺在被窝里,罗强把衣服解开,拿红花油揉了好一会儿,自己勉强扭过头去看,肩窝和后膀子愣是青了一大块,胳膊都抬不起来。

    小样儿的三馒头,看着腰很软,那一腿劈得是真硬朗,一看就是平时没少跟沙袋较劲,要强的一小孩儿,罗强心想……

    他家罗小三儿,也就跟这条子差不多年纪,个头都差不多,就是材比小条子稍微壮实些,平时人前也嘻嘻哈哈、招猫逗狗的。

    罗强现在一个人蹲大牢,边熟悉的人不在了,肩膀上没有人靠着他了,他别扭,他失落,他真的不习惯。他喜欢跟三馒头打打闹闹,逗个乐,享受某种说不出来的妥帖和爽快感觉。他喜欢那滋味儿。

    邵钧回去也没消停,事实上他在罗强面前还硬着特牛,走出监道就瘸了……

    那天晚上邵钧脱/裤子就脱了半天,一条腿不能弯,扎扎着,一跳一跳地跳进浴室。

    他还不好意思让同事瞧见,洗澡贴在浴室的犄角旮旯,背儿把股露给别人。

    罗强格挡的那一下,是一掌砸在邵钧大腿根儿上,腹股沟那不软不硬的地方,肿了……

    邵钧疼得咝咝的,在心里骂了一溜,拿凉水撩着洗。

    洗完了躲在洗手间里鼓捣罗强给他的膏药,麝香虎骨消肿化瘀膏什么的,气味浓烈熏人。

    那一掌幸亏没有砸得太正,这忒么要是砸在蛋上,蛋就爆了,蛋黄儿都给爷砸没了……邵钧气得,又对着镜子把罗家二大爷三大爷了一遍。

    他埋着头,叉着腿,那姿势跟青蛙似的,小心翼翼地给自己那地方糊了一大块虎骨膏。

    然后前后照了照,很不满意,觉着自己都不帅了。

    那么红润、饱满、坚/嫩的部位,本来人家是自成一,有整有零,有前有后,现在旁边糊一块大号的白色膏药,能好看吗?

    邵钧对着镜子瞟了几眼,不由自主地,就想起当时俩人摞在一块儿,他有生理反应。

    罗强那坚硬粗壮尺寸异于常人的家伙事儿,硬生生极富存在感地顶着他大腿根儿,顶得他都有点儿疼,暴力的压迫和蹂/躏感让他一下子就勃/起了,一点儿没含糊。

    现在再回想起来,邵钧觉着正常的,他对罗强没别的,他纯粹就是憋的,需要泻火。

    能不憋吗?男人那地方太敏感,你三爷爷生龙活虎,正值旺盛的青,你忒么拿个没有温度的木头搓板搓我,咱家小三爷它也会硬啊!更何况压在上的是个大活人,还尼玛死沉死沉地压着我,乱揉搓……

    邵钧知道自己有毛病,他一直都知道,他对男人有反应。

    他从小到大,都是跟哥们儿玩,除了一两个有幸坐过他自行车后座的青梅竹马女同学,他就没有特别亲密的女朋友。

    当然,楚珣沈博文那帮人,也整天跟哥们儿混,可是那感觉不一样,那帮人在一块儿聊女人,讲荤话,讨论和女人有关的各种/话题,结伴逛夜店,泡妞儿。邵钧连妞儿都懒得泡,就没那种强烈亢奋的/望。每回这帮人在夜店里坐成一圈,每人点一个妞儿抱着聊,妞儿坐邵钧大腿上甩/股晃得跟个泵似的,他都硬不起来。妞儿说这人有病,不举;他觉得是妞儿太傻,不耐看。

    他喜欢看球,看漫画,打游戏,整宿整宿地不睡觉,后来又练跆拳道,玩儿枪,进了警校。他喜欢男孩子玩儿的东西,在警校里那把79式微冲就是他的妞儿,后来发觉,自己可能是喜欢男人的。

    可惜了,他那俩发小,直得简直不能再直了,妞儿都换了好几代;从小穿开裆裤的年纪就认识了,撅小股拉出来的撅子都是直的。

    沈大少长得不够帅,楚二少人俊但是板不够厚,怎么看都觉得差了点儿意思……邵钧小时候其实没少看。

    半大男孩,青发育期十七八岁,都特别猛,每天晚上睡觉恨不得都要溜一趟。邵钧在家的小房间里,四面墙贴满了他喜欢的球星海报。那个年代的球星里边儿,他最崇拜巴蒂斯图塔、坎通纳,觉得那些人才是纯爷们的范儿。那时候夜里胀得憋不住,他对着墙上怒吼狂奔的巴蒂想像着、喘着粗气,就能快速地出来……

    巴蒂那张海报挂了好多年,考上大学以后被他装进行李,在他警校宿舍的铺边儿上,又挂了整整四年,毕业时候那张画都褪色了,五官模糊,都没舍得扔掉。

    邵钧的四年大学青,饱满激的一腔血,都在夜深人静时候交待给了那张海报……

    邵钧也没有交往得特别深的男朋友。要说一点儿都没有过,那是撒谎,可是没有特喜欢的,没一个能维持超过四个月,腻歪了,也就散了。

    那些朋友在他心目中,还没有那张用了很多年的海报感更深厚。

    当然,他感最深厚的是他妈妈,他妈走了,他就再没有跟谁深意厚过。

    那个深秋,清河监狱是温暖的,牢号里通了暖气,窗玻璃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大伙都开始添被褥,加衣服。像罗强这种,腿上受过伤,有刀口,特别怕冷,囚服里都加了毛衣、绒裤。

    同牢有两个狱友,家里农村的,生活比较困难,没人给送这送那,穿的是罗强给的毛衣绒裤。

    刺猬现在每天刮脸,不用自己那个嗡嗡呜呜瘸驴转磨似的小破剃须刀,都蹭他强哥的高级3d旋转剃须刀和进口按摩剃须膏。

    胡岩以前自己有一东西,现在也开始用罗强的,润肤霜、须后水什么的。他是想把自己弄得跟罗强闻起来一个味儿。他就喜欢罗老二上那个味儿。闻不着真人,他每天躺被窝里闻自己。

    罗强是不在乎这些小节,谁拿他的东西用,他就让人用。

    这么些年做大哥做惯了的人,确实有那种天生做大哥的范儿。他名下的饭馆、夜店,都是交给手下信得过的弟兄们经营,这方面他不小气,不含糊。

    再者说,罗强即便是虎落平阳,暂时落魄坐牢,毕竟树大根深,外边儿有兄弟,三天两头有人往清河送东西,有人往他的购物卡里打钱。

    犯人们每人都有这么一张储钱卡,每月做工挣的工钱和家里给的零花钱,都存在卡上。自从清河监狱里开了那家“物美超市”,这钱可有地方花了。

    七班牢号几乎每个周都跟过年似的,罗强拿自己的卡到超市里买吃的,买两大兜子。他走在中间,刺猬和顺子一人拎一兜子跟随左右,从走廊里昂首阔步牛气哄哄地走过。别的班崽子们看了,可眼馋了,说七班大铺最阔气,不抠唆,七班崽子们每个人都有好烟抽,有零食吃。

    别的班都抽白沙,就他们班从上到下扫地的刷马桶的小崽子都抽中南海!

    别的班的班头瞧见,可脸绿了。罗老二你妈的才来清河半年,你已经把清河监狱牢头狱霸大铺的范儿生生往上拔到一个新境界,你让别人还怎么混?!

    有一天晚上,大伙吃完晚饭,回宿舍放好饭盆,按老规矩,排队进小礼堂,看电视。

    小礼堂就在食堂隔壁,门口并排挂着两块白色写字板。

    其中一个小白板是本周食堂菜谱,那上面的内容,每个人都能背下来,早饭是馒头米粥配小咸菜,午饭是馒头配冬瓜丸子或者烧萝卜,晚饭是米饭配土豆牛、海带白菜或者萝卜排骨,翻来覆去永远就是这几样。

    另一块小白板,以前是写思想汇报,喊政治口号,最近据说是队里某个教官出的主意,人化管理,改成生祝福了。

    有一个人瞄了一眼小白板,“呦”了一声,一排人陆陆续续抬头看,然后所有人齐刷刷地回头。

    “老大,生快乐!!!”七班谁喊了一声。

    “强哥,今儿是你过生?!”刺猬喳喳呼呼的。

    “大哥,怎么也没告诉咱们,你生?”胡岩也说。

    罗强自己都诧异着,盯着写字板看了一会才缓过味儿来,那上边用彩色笔写着,【生寄语:祝福3709号罗强生快乐,工作愉快,劳动满分,打球三双!】

    那天晚上回到牢号,罗强瞅见自己铺上有一个信封。

    他打开,是一张生卡,落款是“邵警官”。

    罗强只扫了一眼,都没仔细读,迅速四下张望一圈儿,若无其事地窜上他的上铺,舒舒服服地枕着被子,再把卡片打开……

    生卡上的祝福语就是简简单单几句话,男人之间的风格,两句半正经的,再来半句不太正经带点儿颜色的。

    就那么两句话,罗强愣是看了二十分钟,眼睛盯着卡片上的字发呆,忽然觉着这条子招人的……

    直到隔壁刺猬搭了一句:“邵警官就是人好,心细,邵警官最咱们了!”

    罗强斜眼扫了一眼那家伙,心想,三馒头谁?他还能你们几个?

    刺猬四仰八叉躺上,自言自语:“这个月强哥你收小卡片,下月我生,下月就是我收小卡片了。”

    罗强心里一动,问:“他给你送过?写的啥?”

    刺猬伸手翻了翻,从头一堆东西最底下找到了卡片:“喏,去年邵三爷给我的!”

    罗强:“……”

    刺猬颠地递过来,没注意到他家老大那脸色,唰一下就垮下来了……

    罗强咬着嘴唇看刺猬收的那张生卡,不吭气儿了,眼底明显流露出一丝失望。

    别说落款一样,就连写的那几句话都差不多,三馒头你小子专门买了一本教写祝福语的书吗?你丫那点儿小才都他妈从书上抄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哈,二哥你也有今天!

    这算是谁先动的鸟,谁先动的心呢~乐~

    【感谢萨米、littlestone的手榴弹,感谢9ai镜花水月、阿良、火晓魔、倚岸听涛、hljz0775、shifugui、墨非白的地雷,抱抱每一只!

    傲猫钧儿:随便哪只跟我乱蹭献媚什么的,我洁癖呢我还要考虑考虑要不要哼!收藏此文章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