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做局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12、做局

    第十二章做局

    那晚,邵钧特仗义地等沈博文玩儿完了,把那醉猴扔回后车座里,亲自送回家。自己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一觉睡到中午。

    一睁眼开机就接到了连环call,都是同事的电话。

    “啥?怎么了?”邵钧猛然从暖烘烘的被窝里坐起来,让凉风激得一抖。

    他们一大队田队长的电话,告诉他出岔子了,差点儿炸,让他明一早早点儿来接班。

    邵钧哪还等得到第二天早上,当天下午就飞车往回赶,因为电话里同事跟他说,就是你们七班的周建明炸号了。

    这事儿邵钧必须赶回来。也难怪他着急,他撮火,在其他管教的眼里,那家伙还强/犯呢,现在一大队只有邵三爷心里清楚,这人根本不简单,这人是二九四,他两天前就已经知道了,可是因为歇假,把这事儿搁下了,这一搁下,偏巧就出篓子了。

    其实那时候邵钧自己也不了解,为啥一听见周建明出个什么事,他就跟股让人点着了似的,嗷嗷地窜在最前线……

    田队长见着邵钧,言又止。

    “少爷,您还是先回避,甭进去。”

    “我咋不能进去?”邵钧纳闷儿。

    “你们班那家伙好像对你特有意见,放了几句特别狠的话,说要……怕是对你不利。”

    邵钧瞪大眼睛,三爷爷我招他惹他了?

    田队长小声解释:“我们也正调查,昨晚那事儿,他说……他说是你派人喊他去的,是你做了局黑他。”

    邵钧莫名地瞪着眼睛,昨晚儿?昨晚爷在三里屯夜店里喝酒呢!

    闭室门口,两个小武警端着枪把守着,神戒备而严肃,暗示着昨天曾经发生的变故。

    邵钧慢慢地蹲下,透过小笼子的铁栅栏,看着这个人,眉头不住皱起来。

    才两天没见,都快认不出来。笼子里铐着的人囚服上缀满了脏迹,打斗的痕迹,皮靴印,斑斑点点的血迹……

    被打裂开的眉骨下是一双暗红色充血的眼睛,从膝头出两道冰渣样冷酷的目光……

    邵钧皱眉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儿,跟我说说?”

    罗强不说话。

    邵钧急得问:“你为啥到警械室抢东西?是他们说的那样儿?有委屈跟我说?”

    罗强低声咒骂了一句,声音像丛林中隐隐传出兽的嗥叫。

    邵钧:“你说啥?”

    罗强:“我说/你妈/。滚。”

    邵钧蓦地涨红脸:“……”

    邵钧莫名挨骂,额头青筋抖动,口气也怒了:“我这两天歇班儿,根本就不在,你对我有啥误会,你说清楚,我怎么你了?!”

    罗强微微侧过脸,冷冷地看着邵钧:“你跟他们一路的……邵警官,有种儿今天打死我,今天打不死,老子让你后悔当初你爹把你出来。”

    罗强最后那几个字是从带血的牙缝儿里撕咬出来的。铁笼子很窄很小,直不起腰。罗强勾着体蜷在笼子里的,他的脚给铐在铁板上,手交叉和膝盖固定在一起。关铁笼子是这地方对犯人最严厉的体罚,轻易不用。在这小笼子里关几天,吃喝拉撒都直不起腰,再牛的犯人,关几天都得崩溃服软。

    那天晚上,是这么回事儿。

    晚上洗漱完毕,都快吹熄灯了,监道里来了一个协管,在门口低声喊:“3709,出监。”

    罗强从铺上慢慢地起,问:“干啥?”

    那人说:“叫你有事儿,甭问。”

    罗强哼了一声:“说,干啥。”

    那人回道:“邵三爷找你有事儿谈。”

    罗强顿了一下,还是出去了。当时谁都没当回事儿,胡岩在上不停捯饬他那板寸头偷偷留出来的小发帘儿,斜眼瞄着罗强宽宽的后脊梁;刺猬往铺底下翻,说“我再拿你一个苹果”。

    监狱里这种“协管”,其实都是犯人来担当,是那种在牢里住了很多年,表现不错,还有一年半载就出狱,没任何动机再惹是生非的,就帮队长管教们跑个腿,干个活儿。

    罗强瞧这人眼生,没见过,还一直压着帽檐,看不清楚长相。

    罗强被戴上手铐,领出门,临走时下意识地扫视,看到这个协管往牢号里迅速瞅了一眼,与躺在大铺上的某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儿……

    他一路跟着出了宿舍楼,七拐八拐走了老远,还净是乌七麻黑的小路,进到个办公楼。

    罗强在楼门口停住脚步,警觉地问:“你刚才说,到底谁找我?”

    “不是告儿你了吗,邵警官找你谈事儿。”

    如果对方提的不是邵警官,罗强那晚根本就不会进那个楼。

    他其实犹豫了几秒钟,还是不由自主地迈进那道楼门槛儿。不知是怎么了,邪行了,“邵警官”那仨字儿,亦或是脑子里晃悠的那俩大白馒头,盖过了原本应该有的精明与谨慎……

    后来的事,邵钧也听人说了。那个楼是办公重地,存有机密文件、档案和警械,犯人绝不能进入。那晚儿不知道怎么搞的,罗强却绕过了查岗,进去了。再后来,就是楼管发现警械室里进了贼,还是犯人,惊恐之余拉了警报,好几个管教冲进去,打起来,还调来了外墙上的武警……

    邵钧觉着,如果当晚他值班儿,在现场,绝不至于打起来,他能劝得住。

    可能是当时黑灯瞎火,双方都误会了,几言不合,引发了斗殴,场面极其混乱。结果就是两个管教被担架抬着出去,一个让手铐锁了喉,一个膝盖被踹歪;还有一个武警头破血流。

    他们为了制服罗强,动用了电警棍,百万伏的,这玩意儿就是狮子老虎也扛不住,瞬间击晕。

    一个武警拿冲锋枪的枪把子狠狠砸下去,一股血喷出来……

    那晚,罗强也是让人拿担架抬出去的……

    邵钧难得这么认真,比跟他老子说话耐心地多,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我明明白白告儿你,昨儿是我歇班,我不在,发生了啥事儿我刚知道,我真没黑你。”

    罗强不吭声。

    邵钧说:“我要是想黑你,我就让你知道我黑了你。这事儿要是我做的,你死成啥样儿我管你?我压根儿不来跟你说这句话!”

    罗强喷了邵钧一脸血沫子:“老子进来头一天,你他妈的就已经把我黑了。”

    邵钧垂下眼,也理亏:“……你说档案,可能是弄错了,我正在查。”

    罗强骂:“你还查个!”

    罗强心想,我像搞小孩儿的人吗?

    老子对小孩不感兴趣。老子他妈的想搞你!

    这话已经涌到嗓子眼儿,没说出口。罗强恶狠狠地盯着邵钧,想咬人。那天他一进到警械室,再想出去已经晚了,来不及了,警报响了。他顿时就明白了,那屋子忒么的就是个“白虎节堂”,有人憋着想黑他!

    他差点儿被武警打死。他如果就这么让人做了,就是顶着周建明的名字死在这监狱里,这个局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以后江湖上再没有罗强这个人,没人知道他怎么挂的。

    罗强这种人,是不会低头认错的,自己有错吗?那不可能的,自己绝对没错!

    在罗强心里,邵钧就是罪魁。如果当时他听到的不是“邵警官”这个名字,他不会中计,好多年了混道上都没栽这么狠。惊愕、愤怒、暴躁、委屈……一古脑涌上心头想要掐死眼前这个罪魁。

    至于他为啥听见“邵警官”三个字智商就低了,脑子就不转了,罗强那时候自己也没意识到,他怎么就变笨了……

    罗强蜷在小笼子里,脑门和脖子浮出一层汗,汗水浸渍着眉骨和后颈血啦呼呼的伤口,喉结抖动。

    邵钧看得出来,那是疼的,难受的,难受了还不肯服软,不喊疼……这人也是该。

    邵钧歪着头说:“这事儿既然跟我有关,我处理,你要是冤枉,我给你说法。”

    有人冒他的名义算计人,邵钧心里也撮火着。

    罗强不屑地说:“你处理?哼……”

    邵钧眼里浮出一丝自负:“信不过我?你觉着这里有我处理不了的事儿?你觉着我罩不住你们七班的人?”

    “就凭你?”罗强那时候冷冷地说,“老子这么多年道儿上混,从来不用别人罩……老子凡事靠自己,别人,一个都靠不住。”

    邵钧接口道:“成,我也跟你把话说明白喽。你现在浑都他妈伤着呢,你也甭逞能,别死撑,难受的是你自个儿,我放你出来,找大夫给你看伤,你能不能老实?!”

    罗强死盯着他。

    邵钧瞪起眼:“能不能老实?我放你出来,你再砸人,你就是不给我面儿,让我难做。”

    “除了我,以后没人给你喂馒头,你自己看着办!”

    邵钧威胁道……

    罗强那天还是向馒头屈服了。

    邵钧跟一大队的几个队长、管教说了半天,才把罗强放出来。邵三爷因为那个份,说话还比较有分量,别人不好驳他的面儿,但是他毕竟不是头儿,不能一言堂。

    他再见着罗强,是在清河监狱医院的病房里,罗强上盖着白单,单下露出来的部分,都是斑斑驳驳的伤,新伤摞着旧伤……

    大夫说,这人肋骨折了两根,肋骨折着竟然还在铁笼子里关了两天,真能熬,简直是个疯子。

    邵钧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顺手递了一趟尿壶。

    罗强用威慑的眼神把邵钧出屋,老子他妈的不用你递尿壶,不许偷看我撒尿,真讨厌!

    大夫提着尿壶出来,说,这人有些尿血,很疼,大概是让警棍戳的,电击伤着肾了。

    邵钧那晚回到监区,一晚上没消停,把一大队各个寝室翻了个遍……

    大伙平时习惯了每天早上瞧见咱邵三爷扭着小腰,提着警棍,歪戴着帽子,乐呵呵的,吊儿郎当的样儿。犯人们从来没见过邵钧这么怒,冷着脸,压着火,一间屋一间屋地查,问,谁知道,谁看见了,到底他妈的谁干的?!……

    关键时候啥也问不出来,发纸笔让匿名揭发也没用,没人看见那个压低帽檐儿的“协管”是谁,那人在出事儿的晚上迅速就溜了,哪还能让人抓现形?

    邵钧气坏了,精明的眼神扫过七班每一个人,眼光盯着班长老盛盯了很久。

    作者有话要说:陌监区长:“二哥你个衰人,你咋就变傻了呢!”

    二哥缓缓地拎起黑布鞋:“都是邵小三儿那小坏蛋,给老子喂馒头,老子脑袋都成馒头了,整天想着吃三馒头!”

    陌监区长【做妇联调解状:“这次是三馒头不对,没照顾好二哥。”

    二哥斜眼瞪:“老子不用他照顾!不许偷看我撒尿!!!”

    感谢青色羽翼的火箭炮,感谢拉面raffy、猫恋鱼、青弋、璃九笙、紫罗兰の(x2)、墨非白、darkmoon、飘叶、elin的地雷,谢谢大家支持好感动~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