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邵三馒头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8、邵三馒头

    第八章邵三馒头

    “周建明,本地人,八月份领的判决书,/幼女罪,十五年刑期,是你没错吧?”邵钧冷冷地说。

    “我!你妈的!……”

    “我们号不要这人!忒么丢不起这个人!”

    “咱们屋以后在一大队里甭混了!”

    ……

    屋里坐的一圈儿人,腾一下子全体炸窝了,骂开了,盯着新犯人的目光开始突突地往外冒火。

    大鸟儿原来就是干那不地道的事儿用的?屋里几乎每个人,那眼神儿里都闪着寒光,恨不得手里生出一把菜刀,扑上去,没收这家伙为非作歹的作案工具!

    别说混进监狱这地方的都是犯下累累罪行、恶名昭彰、甚至双手沾满鲜血的恶徒,即使是罪犯,也是懂人道,讲义气的。俗话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监狱里也有监狱的门道儿,有一串不成文的江湖规矩。那些做下震惊全国的大案凶案、犯下滔天罪行的悍匪,敢跟国家专政机器叫板,敢在公安面前拔份儿,被全国通过缉、千里追杀亡过命的,那都是各个监区的传奇人物,在狱友同行之间被奉为英雄,好汉。相反,牢号里最容不下的,就是犯下强/罪的人,行话所说的“花案子”。

    犯花案子的最让人瞧不起,被同牢的唾弃,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来一个收拾一个,这规矩坐过牢的人都懂。

    这新来的3709号重犯,不是别人,正是罗强。

    罗强从进到清河监狱第一天,就看明白了,他被人黑了。

    他的档案是假的,一定有人想整他,故意让他过不痛快。

    罗强的眼球针缩,凌厉的视线扫过邵钧的脸,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我不叫那名儿,我没犯过你说的那事儿。”

    顺子眼底发红,突然飙骂:“真他妈给爷们儿丢人,搞小孩的都是王八,畜生!”

    邵钧见这种炸刺儿喊冤的犯人,也见得多了,心里原本没当回事儿,说:“这是监狱,不是公安,也不是法院。我们这儿不管给你申冤、断案。你要是真觉着自己冤枉,写材料,请律师,我们许你向法院上诉。”

    罗强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老子还上诉个,明摆着是整人的把戏。

    罗强盯着人,突然问:“你姓啥,叫啥。”

    顺子威胁道:“这是咱一大队的邵三爷,你客气着。”

    罗强冷笑,眼底透光。

    “邵警官……成,我记着你了。”

    当晚邵钧值夜班,就来事儿了。

    邵钧在监视室里一心二用着,叼着烟头,一边儿拿掌上机打游戏,一边儿看小屏幕,随后就看到七班的视频里刺猬那小子像是被人当踹了一脚,一股凶狠强劲的力道让这家伙四脚都摸不到边儿凌空着从洗手间门口飞向对面儿的铺,一股摔进墙角!

    半分钟都不到,邵钧和两个同事提着电棍冲进闹哄哄的七班牢号。

    “干啥呢?大晚上的,不睡啊?”

    七班那一伙人愤愤不平、怒火中烧地,一齐用手指着黑布鞋:“是他,他他他,周建明,他打人!”

    “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武斗呢?!”

    邵钧低吼。

    罗强站在卫生间门口,冷眼瞅着邵钧。

    那一伙人全都别过眼神儿去,不吭气儿了。

    邵钧一看那几个人撸着袖子虎视眈眈的样儿,就知道,这几个不省心的家伙是想夜里下黑手收拾新来的,肯定又是玩儿“躲猫猫”、“开飞机”、“抱金鱼缸”那一,结果反让人削了。

    刺猬疼得呲牙裂嘴得,从铺旮旯里爬出来,腰都站不直,喊道:“邵管,这小子踹我,他打人!”

    罗强胳肢窝下边儿夹了个枕头,嗓音沉沉的:“谁踹你?有伤吗?”

    “……”刺猬憋屈地捂着一侧的肋骨。

    罗强转脸儿盯着邵钧,眼神扫过脑顶的监视器:“邵警官,您瞅见我踹他了?”

    罗强没表,或者说,连表都懒得做。

    邵钧跟这人对视,俩人歪着头,不约而同地,都哼了一声,彼此心知肚明。

    邵钧拿警棍扫了一圈儿,厉声说:“干一天活儿,不累啊你们?不累明天让你们班做双份工,把五班六班的活儿都派给你们,成不成?!”

    一排人斜眼看着邵钧,宁死不屈的表,双份工就双份工,爷们儿嫉恶如仇,在道上混是有气节的!

    “再不睡,周末打篮球,先给你们班罚五分钟不许进三秒区!”

    邵钧亮出他的杀手锏,这招最灵了。

    一群人一听这个,迅速掉头就走,吭哧吭哧爬到各自铺上,大被一蒙,不吱声儿了。

    邵钧临走深深地看了黑布鞋一眼:成,有种,真厉害。

    那一脚,拿捏得恰到好处,在卫生间里踹的。十几平米一间牢号,摄像头一览无余,就只有小卫生间是监控死角,看不见。

    这周建明踹人时一定还垫了枕头,一脚闷在枕头上,刺猬那倒霉蛋上连鞋印子都找不见,也没见疤见血。这种下黑脚,让人抓不到证据,可是挨踹的人是真疼,肋骨上能疼好几天,这一脚就能让刺猬记住了。

    邵钧心里知道是咋回事儿,但是故意没说。这种事儿说也没用,得抓证据。

    他斜眼儿看着黑布鞋,哼道:“你那枕头要是睡觉不用,我给你收走?”

    罗强迅速抱着枕头窜上,睡觉去了。

    七班内部小团体,瞎搞这种私刑,邵钧原本也不赞同,看不上眼。以前碰上的是怂的,你们几个能占便宜;哪天真碰上个硬点子,就全他妈歇菜了吧,还得你三爷爷给你们擦股。

    好事儿不见光,坏事儿传千里,七班的新犯人据说是个搞幼女的王八蛋,第二天一大早,就传遍半个监区。

    听说前一天夜里,管教们走后,七班几个人物,心里不忿儿,咽不下这口气,等到都睡下,又炸了一回。

    班长老盛沉着脸,顺子和刺猬那俩人各自捂着肋骨,撑着腰,一路走得呲牙裂嘴的,一看就是,又没捞着好,没得手。

    食堂里排队的人们交头接耳,个个儿义愤填膺的,都恨不得扑上去帮忙揍人。

    清河监狱一大队曾经有过两个犯花案子的,都是抢劫强/罪,据说当年在牢号里都被整得很惨,天天被得“开飞机”、抱马桶。还有一个大白天在库房里被人爆/菊了。事后调查是谁爆的,犯人们谁都不自检也不互相揭发,异口同声说,丫是人渣,欺负过女人,活该就应该被爆。最后查不出来,只能报告监狱长说,是拿木头墩布把子给爆的,幕后黑手不详。

    监狱里对花案子的人,就是这么个不能容忍的态度。

    罗强穿着他那双黑布鞋,宽松的衣服,走在打饭队伍的最后,沉默着。

    每个从他边儿走过的人,都对他投过恶狠狠唾弃着、鄙夷着的目光,罗强面孔漠然,俩眼空洞洞的,像没睡醒,又像对周遭的愤慨视而不见。

    前边儿人都打完了饭,轮到罗强。

    罗强刚把饭盆递过去,管盛饭盛菜的值班犯人哗啦一声儿把饭桶给撤了,没好气地说:“饭盛没了,没你的!”

    邵钧瞧见了,那天周建明就没盛到饭。

    这人也没咋唬,冷冷地盯了那几个值班厨子一眼,拎着空饭盆儿走了,默不吭声地坐到食堂的某个角落。

    黑布鞋坐着的时候跟别人都不一样。

    这人不坐凳子,而是蹲着。

    他静静地蹲在凳子上,嘴里咕哝着,嚼着什么,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一点,整个人像一座沉郁的山影,又像丛林中潜伏的一头蓄势待发的兽,或者说白了,像极了在银行门口蹲守踩点儿的一职业劫匪,怀里揣一把54,极有耐,一动不动,静待着猎物……

    邵钧挑眉盯着黑布鞋,研究了半天,有意思……

    他从管教的小灶里盛了半汤半稀的一勺烧冬瓜,扣了俩大馒头,递给这人。

    “你的。”邵钧说。

    罗强没动,但是眼皮抬了抬,扫了一眼邵钧,明显很意外。

    邵钧维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歪着头:“他们针对你,你自己清楚为啥。”

    罗强没吭声儿,拿起馒头咬了一大口,忒么的,也饿着呢。

    邵钧说:“早知道有今天,迟早要认罪伏法,当初干嘛干那种不地道的事儿?……那就不是爷们儿干的事儿,让人瞧不起。以后给咱戳起来,好好学习,努力改造,活得像个人样儿。”

    “我是五六七八班的管教。以后再碰上事儿,跟我说。如果想说话,想找人谈,骨头缝儿里痒痒,或者思想上有疙瘩,直接找我谈!”

    邵钧给新犯人一口饭吃,可绝对不是同,怜悯,或者大发善心。

    做管教的,就等于是养牲口的;圈里养了一大群各色各样的牲口,品种也没的挑了,赶上啥是啥,赶上大熊猫就是大熊猫,赶上草泥马就是草泥马。但是喂牲口是职责所在,三爷领这份工资的。

    罗强蘸着冬瓜汤,三口两口啃完了俩大馒头——大号的那种,一个四两!

    邵钧嘴巴叨叨地说个不停。

    罗强抹了抹嘴唇上的菜汤,眼皮都没抬,跟面前的吧的吧批评教育他的邵钧哼道:“再给来俩。”

    邵钧:“……”

    罗强抬眼,用下巴示意:“馒头。”

    邵钧:“……”

    罗强嘴角甩出一丝轻蔑:“就你,跟他们也没区别,脑子长得就跟个馒头似的,只有瓤子,就没填馅儿。”

    “还自封个‘爷’……”罗强嘴里嚼着东西,咕哝着,“你是邵三爷,老子是啥?……我看你像个‘邵三馒头’!”

    就为这句话,邵钧差点儿没掏出警棍把罗强吞下去的那俩大馒头再给抠出来。

    姥姥的。

    你馒头!

    你才是馒头呢!

    ……

    作者有话要说:国庆节快乐~

    看文的人儿都跑没影了,就我这个码字的还在,哼唧~

    【感谢脚踏乌龟迎风飘扬的手榴弹,墨非白、schnee、胖子糖球球的地雷,抱抱!】

    猫钧儿vs二狼!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