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三监区的国宝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香小陌 书名:悍匪
    2、三监区的国宝

    第二章三监区的国宝

    邵钧皱眉头,嘟囔着:“罗强他干啥他,前两天不是好好的吗?”

    田队在电话那头儿说,好什么啊,都好几个月了一直闹脾气,我就觉着罗老二最近不太对劲,肯定思想里有状况。邵队长,你不是跟他熟吗?找他谈谈啊,这人咱要教育,不然他早晚还得出事儿。

    邵钧沉默着。

    邵钧忽然问:“关几天了?”

    田队说,你走第二天就关了。

    邵钧一听就急了,吼起来:“都一个多星期了?哪能关那么久,还不赶紧给放出来!”

    田队说,我们哪敢放啊,放出来真伤了人谁负责?全监区没一人儿能打得过他。

    邵钧吼道:“这么多天,出这么大事儿,你们不早告诉我!”

    田队也不爽了,我们哪找得着您人啊,邵三爷?您手机关机,我们打到您家里,您家人竟然跟我们说查无此人!

    邵钧连忙问:“你们打他了吗?上镣了吗?别跟罗强动手,别把人惹毛了。”

    田队无奈地说,镣子都上了,不然怕他把闭室再给砸了,现在监区经费这么紧张,我们真怕他动手拆房子。

    我们惹毛他?

    我们可没体罚,没打没骂也没动粗。

    跟他打?

    把我们伤了我们自己吃亏,把他伤了也不成啊,这人他妈的就是咱第三监区养的一大宝贝,国宝!大伙都得捧着他,哄着他!

    还国宝呢……

    邵钧低声咒骂了一句,罗强你个混球,什么玩意儿,驴的脾气。

    没挨打还好。可是手镣脚镣那玩意儿也不是舒服的,把人拴在闭室铁椅子上,两镣子中间有根细链子连着,戴着那一东西,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弯着腰,吃喝拉撒都在四米见方的旮旯地方里,比直接体罚还难受呢,受老罪了。

    再嚣张凶悍的犯人,关几天闭也得认怂。

    都关一个多星期了……

    邵三公子挂掉电话,撅着嘴,牙根儿狠命地咬着烟,沉默地看着高速路上快速掠过的景物,两眼发直。

    任那两个哥们儿在耳边吱哇地聒噪着,邵钧好长时间都没说话……

    邵钧一路上催着楚珣快开,快点儿开到清河监狱。

    “开车跟个娘们儿似的。”邵钧抱怨。

    楚珣怒道:“时速都一百五十多了,再快我可就手抖了,我胆儿小行吗!”

    开到京津交界的一个地方,这人实在憋不住了,让停车。

    “不成了,爷先解个手。”邵钧从高速路基上跑下去,钻小树丛,跑得跟个鸭子似的,原本想一路开到清河不停歇的,可憋坏了。

    楚珣乐他:“你在家不拾掇好了你自己!”

    邵钧头也不回地说:“我都憋一宿了,就没找着机会□!”

    这泡尿足足放了三分钟,邵钧咬着烟,哼着调子,抖了抖胯,总算松快了,拉上裤链,跑回来,然后就着急麻慌地催楚珣赶快开车。

    沈大少爷和楚二少爷都是邵钧打小就认识的狐朋狗友好兄弟,经常在一块儿混。一个家里是公安部下属武警某队的,一个是部队总参的,俩人都没有继承父业,如今各自做生意发财去了。哥儿几个说起来,都觉着邵钧是个异类,你说这人张狂,不守规矩,可是邵三公子竟然念了刑警学院,踏踏实实地毕业了,做了一名小警察;可你说他正派,上进,他又偏不往他爸爸给他设计好的那一条入仕正途捷径上走,不进部委不当干事,偏偏下到基层监狱里,自己把自己无限期流放在清河农场。

    而陶珊珊这个女孩儿,跟邵钧也算青梅竹马,初中一个校,高中还是一个校。那时候,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青躁动跃跃试的年纪,邵钧也一样;班里惹人注目的男生都有相好的女生,那是潮,是范儿,是男人气,邵钧当然也要有。他每天放学蹬着一辆特高档的山地车,车后座上载的就是陶珊珊。俩人有过那么一段懵懵懂懂的暧昧,直到后来邵钧念警校去了,彼此的生活沿着两条岔路口渐行渐远,也就慢慢淡了。

    楚珣跟邵钧说:“钧儿,我就不明白了,你逃什么婚?陶珊珊是真喜欢你。”

    沈博文也说:“你们这一对儿,一个公安口儿的,一个检察院的,要再加上你叔叔,你们一家子把公检法系统都给包圆儿了,这叫一个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谁跟谁一对儿……”邵钧叼着烟,含混不清地嘟囔。

    “邵钧你别装,干过的事儿别不承认,早就是小两口儿了吧?”楚珣暧昧地笑。

    “少栽赃我,我啥也没干过。在我这儿,没上过就不算两口子。”邵钧薄薄的内双小眼皮下露出不屑的目光。

    车厢里又是一阵动,竟然没上过啊钧儿?两家不是早就订了吗?还没洞房呢你就跑出来了钧儿?钧儿你这一趟可亏大了!

    “我说你们俩烦不烦!……”邵钧面露烦躁和不快,根本不想提被迫结婚这事儿。

    沈大少皱眉道:“怎么了你小子?”

    楚珣察言观色,嘿嘿笑道:“钧儿,跟哥儿几个说实话吧,你边有傍家儿了。”

    邵钧不说话。

    楚珣说:“我其实早看出来了,邵钧,你脑子里惦记别人呢,竟然连结婚都逃了。谁啊?哪一路天仙啊?赶紧给爷爷们招供!”

    邵钧用鼻音哼哼着:“我像有傍家儿的人吗……”

    那俩人一齐狠狠地点头:“像,你丫太像了!”

    “……”

    邵钧忍不住噗哧一声儿乐了,伸出两手作势掐楚珣的脖子,闹了几下。

    闹完了,继续陷入沉默,心神不宁……

    那俩嘴的家伙一路上不停拷问,威,邵三公子是个死蚌的壳子,死活撬不开那张利嘴,就是不招。

    楚珣不爽地说:“是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哥们儿不是?还他妈瞒着我们,邵钧你这样儿就没劲了。”

    沈博文说:“我就是好奇了,咱邵小钧同志,这么些年眼高于顶的,最后能看上个什么美貌如花的绝色尤物?!”

    邵钧在心里冷哼了几声儿。

    你三爷爷边儿的人,要是哪天告诉了你们俩,吓不死你们的!

    邵钧傍晚到达清河监狱,手撑着车门,双脚一纵,潇洒地跳下车,回朝那俩哥们儿挥挥手,说了一句“谢了啊”,向大门晃过去。

    “走路还扭搭着……真是个少爷!”

    楚珣眯眼瞧着邵钧宽肩窄腰双腿修长的背影,喷了一口烟雾。

    监狱的大门吱呀呀地打开,随后再次阖拢,发出一声沉甸甸的闷响。

    高墙一左一右两座小碉堡上,两名武警端着微冲,钢盔沿儿下闪出几道戒备的视线。

    邵钧掏出证件,过了最外层驻监武警连队把守的门,走到内院的大铁门,在红外线识别器上对了眼膜,压了指纹。

    第二道铁门在他后关闭,再往里就是放风的场,跑道,篮球场,娱乐室,做工的厂房,六层高崭新崭新的囚室大楼……

    这是他们第三监区全体六个大队服刑人员的生活区,与世隔绝、不为外人所知的另一个世界。

    邵钧没回他在监狱外租的小公寓。他知道回了那儿,当晚就得被他爸爸派来的公安抄枪堵在屋里,再把他铐起来,装麻袋用麻绳打包扛回去。

    还是监狱里最安全。这几道坚固的铁门,就好像拦截异时空的铁闸,把纷纷扰扰全部挡在监狱之外,里边儿的人永远都出不去,外边儿的人也甭想进来。

    狱警规范条例上,甚至连手机都不许带入监区。这一条是多年来最让同事们诟病的规定,外边儿往里打电话找不着人,爹妈亲友尤其是媳妇傍家儿的,平时工作时间想腻歪几句,发个短信,里边儿人都收不到。可是邵钧最喜欢这一条规定,他最不带手机,他就是不想让熟人找着他。

    傍晚,食堂已经开过晚饭,文化课学习时间。八点半,老师讲课完毕,犯人们排着队,晃晃悠悠地从小礼堂里走出来。

    有人瞧见邵钧,点头哈腰地:“邵队,好几天没见您呢,嘿嘿……”

    邵钧眯着眼,嘴皮子轻动:“排好队,不许交头接耳。”

    他的视线扫过一行行一列列的犯人,脑子里想的是某个混球每一次从他面前走过,斜睨着眼儿,嘴角挂着邪邪的笑,眼神像刀子似的削过他的脖颈和口……

    邵钧低声喊道:“3703,出列!”

    “到!”

    队伍里低头溜出来个圆鼓隆冬的小脑袋,立正,给邵钧歪歪斜斜地敬了个礼:“报告邵队。”

    邵钧哼道:“刺猬,这几天你们班的人,老实呢?”

    3703号,这个绰号刺猬的年轻囚犯,连忙点头说:“邵队,我们班的人可老实了,都等您回来呢!……内啥,邵队,我们老大,啥时候能放出来啊?”

    邵钧冷着脸:“他啥时候放出来,是你问的吗?”

    刺猬挠头陪笑:“报告邵队,我们这也是关心老大嘛……再说了,我们班没班长不成啊!”

    邵钧撇嘴说:“没班长还有副班长啊,你们班副班长管不起事儿的?”

    刺猬连忙摇头摆手:“不、不、不是,副班长也管事儿,可是,老大不在我们不踏实,别的班的都趁机欺负我们,昨儿打篮球的时候合伙挤兑我们,给我们吹犯规,还敢盖我们的帽儿!……邵队,我们强哥不会挨罚吧,您不会打报告给他加刑吧?万一强哥一时半会儿出不来,那我们……”

    邵钧突然板起脸:“怎么着?罗强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你们班准备内讧了?二铺三铺下铺的都要造反了,怎么的?!”

    刺猬脑袋摇得像波浪鼓,连声否认,保证说他们班所有牢犯都服帖地听从邵队指示,乖乖地等待强哥回归,绝对不敢炸刺儿,一直说到邵三公子的冷脸慢慢地缓和,嘴角挂上一丝笑。

    邵钧挥挥手,让这罗哩吧嗦的家伙闭嘴滚蛋。

    加刑不加刑的,是他邵三爷一人儿说了算数的吗,罗强那不让人省心的玩意儿,想起来就脑仁疼……

    邵钧回到监区办公室交接班,田队和几个管教还说:“少爷您这么早就回来了?今儿晚上我们值班,用不着你,明天24小时都是你的班,你回去睡觉呗。”

    邵钧心里挂着,问:“关闭那家伙呢?”

    田队说:“还关着呢。送去的晚饭没吃,管我要了两颗烟抽。”

    王管(管教)说:“邵队,要不然晚上您去跟罗老二聊聊,这人有心事儿。”

    邵钧翻了个白眼儿:“有心事儿让丫给我憋着,再多关他几天就服了。”

    这年头犯人都跟大爷似的,走在全国人民的前列,率先就与西方接轨了,都他妈讲人权的,不能打不能骂的。犯人有文化课老师,有图书馆、娱乐室,还有专门的心理咨询大夫,狱警却没有。

    你三爷爷还憋一肚子心事呢,我找谁唠嗑儿去?邵钧心头恼火着。

    办公室里一帮同事也都在议论这事儿。

    罗强在牢里名头大,关系也海了,他这边儿砸了玻璃,关了闭,外边儿立马就知道了。罗强的亲弟弟罗战,第二天就颠颠儿地跑来,直接摞了一袋子的现金,赔偿食堂玻璃的钱。罗战给几位队长、管教的送烟送酒,求他们手下留:“我哥那号人,就是脾气臭,几位多担待,别罚他,别打他。他砸坏了公物伤了人,我全数赔,我按三倍的赔。”

    罗家小三儿也是吃过牢饭的人,当然知晓监狱里关闭、上铁镣、甚至关小铁笼子的那回事儿,生怕他哥哥吃这种委屈,三天两头地跑过来打点,送钱。

    田队说:“得亏咱们监区关了个罗强,他弟弟现在又混出名堂了,大老板了,真不差钱,罗强现在整个儿是在给咱第三监区创收呢!真惹不起,整一财神!”

    别的监区犯人洗澡都烧锅炉,就他们第三监区的澡堂子有高档天然气水器,24小时供应水。

    厂房里还安了冷饮水机,犯人做工时再不会渴着,喝水不用出门。

    娱乐室摆起来好几张台球桌,后来又修了个塑胶地面的标准化高级篮球场。

    这些都是罗老板掏的钱,表面儿上说是私企无偿赞助监狱现代化建设,其实大伙都明白,罗三儿这是为他哥哥花钱,生怕罗强在牢里子过得不顺心、不舒服。

    邵钧还不放心,问:“这事儿没报告监区长吧?罗老二就是砸个玻璃,没伤人……”

    “甭跟监区长他们说,别跟罗强一般见识,这事儿我能处理。”

    邵钧叮嘱着同事。

    田队说:“我们当然不会主动打报告,报上去了上边儿未必会罚罗强,再转过来罚我们几个,管教不严,导致犯人滋事毁坏公物,这个季度的绩效又得泡汤!每个月挣那么几条烟钱,容易么咱们!……”

    邵钧心里暗暗踏实了,咧嘴笑笑,赶紧掏出几包精品熊猫,丢给那几位爷。

    这年头做狱警不容易,承担的责任重,压力大,又没有干公安的那些人在社会上的权势。每月就挣那几千块钱,不出事儿还好,就怕监狱里死人、伤人,或者暴动、越狱,罚你奖金都算轻的,搞不好就是渎职罪,扒了警皮,一转脸警察就变阶下囚了。

    当然,他邵三公子不怕这些。邵三爷能在乎每月那几千块工资?每季度抠抠唆唆的那丁点儿绩效奖金?他更不会有吃亏坐牢的边际风险,所以这人在监狱里纯粹是个吃白饭晾肚皮混子的——相当一部分同事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重要声明:小说《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