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青扬仔细思考过,当年四大家族为了封印怨气究竟都牺牲哪些东西。不了解真相的人只看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而青扬作为这个世界唯一见过静水剑,并且旁观了灭教行动的全部真相的人,能看到更深层的东西。

    首先是华家,他们必定兄弟互补,一方成为另一方的牺牲品。旁人看来这是诅咒,而在青扬看来,这是半,是不完整的。也就是说,华家付出了世代子孙的血

    孟家中的人,代代以权力为重,兄弟感薄弱,命中注定世代兄弟相残,那么他们付出的,便是感

    沈家比较简单,眼睛受损,那就是光明。

    而董家,也就是易泽家族的钥匙,看似也是感,世代人的灵魂。可是董家之人都视人为生命,他们并没有丧失感,那么为什么偏偏被盯上的不是董家的血亲呢?青扬觉得,当年参与灭教行动的,应该是董家的人,却不是董家的直系血亲,而是那一代董家掌权人的伴侣。只怕他是察觉到如果当时参加了,会给董家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伤害,于是便代替董家的人成为了牺牲品。他献祭的是灵魂,他用生命拯救了整个董家,换来董家不悔的真,所以董家世代的子孙,都只会上一个人,而这个人,只要上了董家的人,便注定心甘愿为他们牺牲。

    在机甲中,正全力前往奈曼星系的小豹,低下了毛绒绒的头。

    他想,或许当年元启,对董翩然的作为并不是一无所知。或许他是在救出自己的儿子后,明知妻子会暗害他,又不想自己成为妻子整个家族的软肋,才甘愿赴死的。正如同他青扬一样,现在也心甘愿地为易泽去牺牲。

    而元启死后,董翩然随之而去,董家的人对感都如此决绝,易泽又会怎么做呢?

    青扬不知道,只能把体团成一团,爪子搭在头上,毛绒绒的脸埋在体的白毛中,当一只不愿意思考的缩头豹。他是不可能眼看着易泽牺牲的,却又不想易泽伤心,这一切都让他十分纠结。

    他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既不能保护易泽,也不能保护自己,还在黑洞的时空乱流中看到了师兄渡劫失败的场景,他谁都无法保护,只能做一个缩头乌龟。

    噬天兽·机甲的能源储备很充足,是噬天组织耗费多年的时间充满的。事实上就算没有能源,只要将静水剑放在注定的武器槽中,只要静水剑还在,噬天机甲就永远有能源。之前在组织基地大闹时,研究员曾打开了噬天机甲的主控开关,打算彻底毁掉能源系统。当初易泽在抢夺机甲后立刻逃脱也是因为知道组织内有主控开关,在一定距离内能彻底关闭机甲,他不能久留。青扬不知道这一点,只顾着和红胡子大闹,结果对方进入研究室,打开了主控台,启动机甲的能源仓自毁系统。

    听到自毁倒计时时,青扬以为自己要失败了,谁知静水剑突然发光,自毁停止,整个噬天兽·机甲彻底脱离了组织的控制,完全成为静水剑的机甲。能源由静水剑源源不断地提供,而青扬自己则只需要将自己的能量注入主控台的源能量核中就行。毕竟噬天兽·机甲是以圣兽为设想制造的,妖气以外的力量是无法控制它的。静水剑虽然是神器,但没有妖气也无法主动控制机甲。

    在源源不断的能量供应下,青扬一路都没有休息补给,横跨两个星系到达了奈曼星系。

    在那里,带着面具的神秘魔族与孟怀一直静静地等待在星球上。星球附近,是一片黑暗的乱流,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孟怀只感觉到令人心悸仿佛能够吞噬整个宇宙的力量在其中,那么可怕。如果这股力量爆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他在神秘人怀中不安地动了动,轻声道:“我们不去找那个圣兽,能够变成人形的青扬吗?他是基因锁的最后一把钥匙了。”

    神秘人安抚地摸了摸孟怀的头发,啄了下他的嘴唇后道:“没有必要,他正赶往这里。”

    “什么?”孟怀猛地坐起,吃惊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几天我一直跟在一边,之前你还努力地在寻找青扬的下落,前两天突然停止了……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噬天组织基地被毁了,青扬是修真者,曾经的教派之一。尽管不知道他一个数千年前甚至有可能另一时空的人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但是我清楚,他就是为了解开基因锁而来的。”

    神秘人伸出有力的手,在空中仿佛抓住什么一般地用力攥紧拳头:“如果他没有来,被噬天组织从小折磨格冷硬的易泽不可能对这个他仇恨的世界中的人动心,那么基因锁最后一把钥匙便就此中断。孟怀,或许你不相信,可是这个世界,有一种奇迹叫做命运,有一种巧合叫天道轮回。这个异世的外来者,不管有多么巧合,不管为什么偏偏进入一只圣兽体内,这一切‘偶然’最后都汇聚成一个‘必然’,那就是,他‘必然’是为了解开基因锁而来,为了将这场数千年的征战划下句点而来。”

    “所以,他一定会主动来找我。就算他一动不动,命运也会推着他来奈曼星系,来解开封印。”神秘人有成竹地说,“我只需要等待就可以得到最后一把钥匙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什么都不懂的孟怀,心中却愈发的不安起来。他揪着神秘人的衣角说:“可是……他已经单枪匹马地毁了噬天组织了,你……不会有事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孟怀眼中那又恨又无法离开的依赖目光,已经变成了浓浓的关切和眷恋。或许这就是上一个繁荣纪年时地球心理学家提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明明憎恨,却因为那一点点的温暖,孤注无援的况下,上了加害者。

    “我和噬天组织一直有联系,我知道他得到了组织的研究成果,噬天兽·机甲。可是,我手里有从噬天组织得来的能量控仪,必要时候能够让机甲的能源仓自毁,没有能源,他无论如何都赢不了我。”神秘人确实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只可惜,他所谓的一切,都是在静水剑的精神控下进行的,他所谓的后手,只不过是一台已经失效的机器。

    孟怀压下不安的心,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享受这最后的宁静。他心里有感觉,等到得到最后一把钥匙的时候,他……呵呵,一场虚幻的恋就到了终点。这从一开始就只有谎言的感,只希望这个人能骗他到最后。

    “来了!”神秘人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监控光屏上,一道黑色的闪电正以仪器难以捕捉到的速度向星球驶来,若不是清楚噬天机甲的能量,就连神秘人都无法确定这到光芒的真实份。

    他拍了拍孟怀,启动这架综合了星联、孟家、噬天组织全部高精尖理论制造的最先进的战舰,他要抓到这架机甲,将圣兽从机甲中挖出来,把他的灵魂从*中揪出来,让他成为最后一把钥匙。

    光粒子分离重型炮对准机甲到来的方向,重重地发,神秘人已经累积了许久的能源,这样重型的武器,居然最长能够持续三个小时!而紧紧是这样还不够,神秘人开启了电磁紊乱场,打算让机甲的导航出现故障,并且电磁紊乱还能让驾驶者与机甲的配合率反应率降低。

    足以毁灭半个城市,半径足有十公里的能量光束毫无误差地将那架机甲击中,就算噬天机甲十分强悍能够抵挡一会儿,也不可能坚持三个小时。神秘人不断攻击着,不仅如此,他这些年收揽的部下也驾驶机甲纷纷出击,都使用自己的得意武器,共同攻击那处在电磁紊乱和能量光束中的机甲。

    神秘人根本不需要留青扬一条命,他已经准备好了缚魂术,青扬一丧命,便会立即被他拘魂,那时钥匙便集齐了。

    神秘人积蓄了多年的力量共同攻击向青扬,足以毁灭半个星球的力量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可是能量反应告诉神秘人,对方根本没有被毁灭的意思,能量反倒愈发增强了!他皱紧眉头,心中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

    果然,又过了二十分钟,能量光束中的黑影越来越大,不断地吸收着周围的光和。黑影以机甲为中心在不断扩大,将周围所有的攻击全部吸收进去。

    又是十五分钟过去,此时黑影的半径竟是比能量光束的还要巨大,周围不要说是攻击,就连宇宙真空中仅存的粒子辐都被吸纳了进去。

    “就这样了吗?”一个软软糯糯与可怕的黑影完全不符的声音从机甲中利用机甲释放出的特殊声源介质传输到每一个人耳中,“如果这些就是你的全力,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团以机甲为漩涡中心不断旋转吸收的黑影,突然反方向旋转,那一瞬间,被黑影吸收凝固住的能量,全部反噬!

    已经超越现阶段对手能量储备总和的力量爆发,与神秘人组织攻击的能量以同样的速度反方向撞击在一起!

    能量碰撞产生了巨大的爆炸,“轰”地一声惊天巨响,奈曼星球足足半个星球被这巨大的爆炸炸飞,星球内部深藏的岩浆喷涌而出,黑暗的宇宙中爆发出巨大的光亮!

    岩浆喷/,星球只剩下一半,连基本的旋转都做不到,很快脱离了轨迹,因为岩浆的后冲力,它带着它一直喷/着岩浆,深深地掉落,很快便消失在没有重力没有边际的宇宙中。根据宇宙是个有限无界的多维空间理论,这半个星球会无限坠落,直到撞上下一个星球,或是共同爆炸继续掉落,或是被燃烧高的庞大恒星烧毁,或是遇到黑洞被吞噬。

    神秘人搂着孟怀,在最后的时刻驾驶机甲,利用魔力飞了出来。他望着半个星球消失的方向,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积蓄了多年的力量,竟然……竟然就这样被一架机甲毁掉了?里面只是一只又白又软又嫩的豹?!

    孟怀用力摇头说:“不可能,易泽的机甲我见过,都没有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为半的噬天兽·机甲就有一击毁掉整个星球的实力!如果真有这么可怕的机甲,那么星联还需要研究什么科技了,只这一架机甲就可以称霸宇宙了!就算噬天机甲的理论是黑洞,可以吸收能量并加以释放,最后制造出如宇宙大爆炸那么庞大的力量,可是噬天机甲和其驾驶者,究竟要有多可怕的力量,才能牢牢吸附住那么庞大的力量,还能轻松释放出去,这不可能!”

    可是不可能也发生了,神秘人紧紧搂着孟怀没有说话,机甲的能量控仪还在手上,神秘人用力按了下去。

    五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果然,号称十秒内就能毁掉整个能源系统的控仪失效了。青扬不知得到了什么力量,竟然让噬天兽·机甲有了这么可怕的力量。这还只是个半,如果与易泽融合,那么真正的完全体噬天机甲的力量,究竟有多可怕?宇宙中,还有能够战胜他的东西吗?

    神秘人心底升起一丝恐惧,多少年来,就算有着那段血/腥的仇恨记忆,他都没有畏惧,可是在这明显藐视科学,藐视真理,藐视整个人类发展,甚至藐视星体的庞大力量面前,终于克制不住地畏惧起来。那是对不可逾越的强大的畏惧,那种感叫做——

    绝望。

    神秘人和孟怀不知道的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青扬,也等着一双水润漆黑的大眼睛,望着机甲武器槽中散发着光芒的静水剑。

    只是神器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只是科技不能有这样的力量。他现在深刻地感觉到当年灭教行动的正确,若是修真之力与科技融合在一起,所产生的力量,绝对不应该是现阶段人类能够驾驭的!这是足以给宇宙生物造成毁灭打击的力量,所以科学与教派不能并存,必须毁其一方,否则,人类会因为太过可怕的力量而膨胀到自我毁灭的程度。

    他现在十分有信心,自己绝对能够毁掉那累积数千年的魔气。用同样的办法,将力量吸收,释放,爆炸至完全摧毁,便是净化。这便是静水剑为了保存人类,经过数千年的计算,想出的唯一一个办法。它蛊惑了无数人,终于得到了这样一架逆天的机甲。

    可是数千年的怨气只怕比方才的能量光束更强更可怕,到时候产生的爆炸足以席卷整个星系乃至远在数千光年外的其他星系!这比当初他误入时空乱流时的力量还要强大千万倍,那么可怕的力量,就算是静水剑本,噬天机甲本也不能存活下去,他更是连一缕元神都不会剩下。

    不管是他还是易泽,只要想要净化这些怨气,就必定会化为灰烬,成为牺牲品。

    一时间,青扬突然很庆幸,他来到这个世界,或许就是为了与易泽相识相……然后,救他。

    瞬间,青扬不再犹豫,易泽会被爆炸波及的可怕幻想让他彻底下定了决心。他要结束这千年的血战,也要给易泽一个没有仇恨的未来。即使这会付出他生命的代价,可是他自降临人世,有过师兄师父的关,有过师弟的兄弟过易泽这样一个人,他的人生……或者说是豹生,已经无憾了。

    为什么青芒明知危险却依旧要选择再次进入异世,赌那千分之一的生存可能去见他心的人,原来俗世间的感,竟真的可以让人生死相许。

    豹笑了,那一刻他大彻大悟,人生在世,修真修真,修得不就是一个世间真理,修得不就是一个世间真吗?

    顿悟,成千上万个修真中,亿万年才能出现一次的顿悟出现在青扬上。那一刻他的境界超越了现在的妖丹期,甚至超越元婴、分神、合体、渡劫、大乘,在天地之威下,在生死的抉择间,归真,忘一。回归真我,忘却唯一,电光火石间顿悟。

    若是他还在修真界,完全可以坐下吸收真元,只要吸收了足够的天地灵气,这种顿悟让他连渡劫都不用就可以就地成仙。不过现在,他不会去修炼,也不会去飞升,所以他还是妖丹期,可是他对能量的运用,已经超越了妖丹。

    一道光芒闪过,豹的影消失,一个人影出现,不是那个魅惑的妖族少年,而是当年那个金丹期的傻道士,一个文质彬彬书生模样的人。

    这才是青扬,真正的青扬。

    他抬手,按下作台上的按钮,对神秘人道:“将基因锁钥匙全部给我,我会帮你打开封印。”

    作者有话要说:呃,真的快要完结了……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