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青扬并没有郁闷太长时间,这些纠结对他而言也不过是小小的烦恼。从来心中只有大道门的青扬,若不是将易泽看的如同整个师门一般重要,也不会这样患得患失。而青扬其实想得很明白,不管易泽因何对他产生好感,都不能作为他怀疑易泽感的理由。

    况且现在他还有最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能让易泽知道当年的真相。若他知道自己一直敬仰的父亲是被母亲害死的,他的过去都是因为自己有了那样一个母亲,不知会是怎样的悲痛。

    静水剑已经选中了他,他这异世之魂,注定要为这世界做一些事。而且青扬也不愿意净水间再次利用易泽,他是那样喜这个人,渴望他得到幸福。

    那么就必须解决那被封印数千年的怨气,不是继续维持四大家族的封印,而是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将怨气重新化为信仰之力。

    青扬自认没有这个能力,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将一个几百年的厉魂超生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解决得了这数千年的怨念。

    然而这个世界的问题就要由这个世界来解决,青扬心中隐隐有个想法,不知是否可行。静水剑的一切都指向噬天组织的研究成果,之所以将目标定为易泽也是因为他是噬天机甲的完全体,也就是说,噬天机甲当真完成,却有能力解决这个宇宙危机,可代价一定是易泽的命。

    青扬思考了好久,一直在上滚来滚去,全的毛都乱糟糟的了,都没想出个头绪。想不通的时候就重新再想一遍,多想几次总有办法的。这是大师兄青逸交给他的,悟道遇到瓶颈时就追溯本源,从最初开始重新悟道,届时难以解决的问题说不定会在不经意间迎刃而解。人的视野总是狭窄的,只顾着前方就看不到周围重要的事物,必须再走一次重新走过的路,才能有新的体悟。

    青扬用爪子抱着脑袋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重新回忆了一番,终于在某个点上,发现了唯一一条生路。

    唯一一个,能让易泽、世界共同存在的路。

    “方遥,”从上爬起来的爪子,“你想回去吗?”

    方遥望着毛绒绒一团的小豹,苦笑了一下:“想回去,被艾斯格特囚时,每一天都想。可是现在……”

    “为什么不想回去?我记得你在攻破基地后,能联系家人时,还兴高采烈地接通通讯呢。”豹的声音气的,纯真无比,却深藏着方遥察觉不到的试探。

    方遥神色复杂地看了眼豹,挣扎许久,最终收回视线,低下头说:“找人把我送到最近的星联空间点吧,我到那里自己回去就可以。”

    “是吗?”小豹歪歪头,“可是他们让你想办法把那只先天不良却疑似圣兽的烈豹带回去,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一起走呢?”

    方遥全一震,猛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望着依旧软绵绵爪子鼻尖都粉嫩嫩的豹,这么可的小豹,如此黑白分明的纯净眼睛中,怎么能看到他的丑恶?

    “猜对了是吗?”豹摇摇尾巴,“我觉得,‘他’会想要抓到我的,毕竟我是最后一把钥匙嘛。‘他’会调动所有势力不惜一切地找到我,那么与‘他’合作的噬天组织也一定会找我的。而你,如果我没猜错,就是噬天组织的人吧?顶级的机甲制造师、黑客,智商超高的研究人员。不过你应该只接触机械方面的研究,并没有涉足过人体实验,或许你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组织在用人类婴儿做实验,对吗?”

    方遥的神愈发的不可思议,他的眼睛越瞪越大,到最后都要脱窗了!让他震惊的事太多,他都不知道先问哪个问题比较好了。什么是最后一把钥匙?“他”又是谁?为什么豹会知道他是噬天组织的人?以及……他所在的带着最崇高理想的研究机构,竟然在用婴儿做实验!

    “问题太多了是吗?一条条来解释吧,‘他’的存在你没有必要知道,会对你有危险,只要清楚‘他’是个不能碰触的危险人物吧。钥匙什么的你也不需要知道,只要记得不要深究别被牵扯进来就可以。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噬天组织的人呢?因为曾经有个噬天组织的实验体告诉过我,组织的研究员在设计机甲时,为了方便管理,有各自的编号,而在编号之前,是组织噬天的符号。你在侵入海盗基地的网络时,设计的那个黑客软件上的图标,我刚好见过。而关于噬天利用人类婴儿实验嘛,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豹用他气的声音,有条不紊地娓娓道来,将噬天组织的目标、做法全部讲述给方遥。他甚至举出了程启亚和易泽的例子,那些无辜的孩子,就因为这人类的梦想而消失了。

    但是他并不否定噬天组织的思想,因为那的确是拯救人类的唯一一条路,也是静水剑多年的努力。可是青扬不会去用易泽冒险,他有自己的办法。

    他甚至隐晦地提到了数千年那场屠戮以及其带来的后果,虽然现在社会并不信奉灵魂,但方遥跟着沈亚天时间长了,对这些事也有所了解,在震惊之后,却是努力地接受了这些事实。

    “所以呢,”豹对着方遥抬起了前爪,“我是必须要去伊尼格曼星系窃取你们组织是劳动成果的。可是我对高科技一窍不通,可以有人帮我吗?”

    方遥伸出手,颤抖着握住豹的小爪子,只捏了一下就放开。他摇了摇头说:“容我想一想,我需要想一想……”

    “是吗?在你想的时候,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相信你也听说过,几年前噬天机甲试验机被盗的事吧?其实在前段时间,真正的噬天机甲也被人抢走了,那个人,是你们一直在寻找的噬天完全体,但是他会成为完全体,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如果不是为了说服方遥,青扬一定不会将易泽的过去告诉他。但是现在刻不容缓,他必须得到噬天组织的研究成果,并且赶在易泽知道这一切的前面。此时,方遥是他潜入噬天组织的最大助力。

    豹好听又耐听的声音慢慢讲述着,仿佛一股暖流涌入方遥脑海中,一点点软化着他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方遥终于伸手握住豹的小爪子,艰难地说:“如果……证实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就……答应你!”

    豹满意地点点头说:“去找沈亚天吧,他那里,有太多证据了。”

    就在青扬卖力说服方遥时,易泽终于进入了董家,以董翩然儿子的份。

    知道了董家所做的一切后,易泽这一次是带着十足的警惕而来的。虽然不知道真正原因,但是董翩然既然能够对他和元启下手一次,董家就会第二次下手,他必须做足准备才好。

    谁知在进入董家后,仆人们全是将他当做家主一般的恭敬,直接引荐他去见了董家的真正掌权人,董老爷子董乾。

    董乾已经一百八十岁了,却依旧硬朗,他让易泽坐在自己对面,上下打量了许久后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有救了,终于有救了!第一家族和第一机甲战士最优秀的基因结合,终于制造出了完全体!”

    他激动地站起,在易泽周转来转去,一副绝望中见到希望的模样,就是不说出什么有救了!易泽何等人物,一眼便看出董乾在卖关子,企图勾引他询问,然后让自己一步步走入他的语言陷阱中,被他洗脑。这段数,比起海盗基地那个骗了整个星系的专业骗子,还差上一点。

    于是易泽专门不去问他,反而说道:“说起来,一路上见了不少董家的大人物,可是怎么没见到董全呢,更没见到他父亲吧?都被你们关起来了?和当年一样!”

    董乾一下子没话说了,他严肃地瞪着易泽,企图用自己多年的威压震慑他。可是易泽早就是黄泉路上走来的死神,除了那软萌的豹以及旧里的友人,又有谁能撼动他钢铁一般的内心。

    不顾这老人是自己的外祖父,易泽一掌捏住他的喉咙,用强制命令的语气说:“我不想听废话,只想要知道真相。当年董翩然会那么对我和元启的真正原因,以及为什么要囚董全和他的父亲!别想蒙混过关,别想搪塞我,别想企图洗脑让我听从你们的命令。”

    “我只要真相,董家所谓大义背后的真相。”

    易泽语气森寒,宛若地狱中的恶鬼,眼神如同黑洞般深不可测,将人整个心神束缚,吞噬。

    “完、完全体,哈哈哈哈哈哈!”董乾大笑起来,“小然,我的女儿,你的牺牲没有白费!就算基因锁全部打开,就算留存上个世界的恶梦侵袭,人类还是有希望的!”

    “易泽,我的外孙,你没得选,就像当年小然一样没得选择。有人在暗中收集基因锁,四道只剩一个,只剩下你和董全共同喜欢的人青扬了!”董乾发狂地喊着,苍老的声音中带着难听的沙哑声。

    易泽听到青扬的名字眼睛顿时变得血红,他拎着董乾一把将他抵在墙上拎起,冷冷地说:“最后一次机会,我要真相,从你口中上个世界开始,完完整整的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扑哧君扔了一个地雷,为还在追这文的亲们狠狠么一下!懒青尽量这个月完结此文!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