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1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其实沈亚天知道,自己没有必要留在星际要塞。与那个人交易之后,他就可以自由行动,完全不需要在这里忍耐艾斯格特那个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一点本事都没有的混蛋的扰。

    然而他无处可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光明后,却不知道要去看何处的风景。星联的一切都让他厌恶,过去的一切让他憎恨,只有这个与他同样没有根的海盗基地,才能让他安心地待下去。

    在要塞被攻占,红胡子手下将他抓起来时,沈亚天就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准备,可是没想到,他被抓起来没多久,就陷入了黑暗中。

    一如过去多年般没有任何光明,四周没有声音、没有光线,他看不到也听不到,对时间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下变得格外迟钝,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黑暗中多少天。在被关进这间屋子时,就有人给他注了足以支持一个月的营养剂,他没有办法通过体的饥饿状态来计算时间。

    他在黑暗中睡了醒,醒了睡,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中间有人给他注了三四次营养剂,沈亚天有些恍惚,他已经被困在这里大半年之久了吗?没有声音,没有光线,甚至连衣服都没有,他无法通过撕扯自己的上的衣物来发泄这种无端的恐惧。他想过要死,逃离这个可怕的环境。可是一旦当他做出过激行为时,就会陷入昏迷。这让沈亚天明白,他一直在被人观察中。他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一切丑陋可笑的举动都在别人的观察下,这让沈亚天难以忍受!

    当他再一次做出过激举动陷入昏迷时,不远处监控室中,红胡子讶异地看着板着脸十分严肃的小豹。

    还是那样湿漉漉的眼睛,圆滚滚的体,白绒绒的毛发,不停摆动的小尾巴,小小地缩成一团,异样的可。可就是这样一只小豹,居然能够想出这种对付沈亚天的方法。当方遥说出沈亚天可能害怕黑暗时,红胡子并不觉得这是一个拷问的好方法。因为就算害怕黑暗,要陷入绝望这种心理状态却还是要很久才行,太慢了。红胡子的直觉很敏锐,他有一种自己在和时间赛跑的感觉,他们等不了几个月甚至一年这么长的时间。

    与艾斯格特不同,沈亚天的神经很坚韧,心理素质也好像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能够在任何状态下调整自己的心理。要让这种人妥协,必须用时间来磨。

    可是这只豹,居然拍脯保证他能在三天内让沈亚天投降。他先是让人给沈亚天注一种会麻痹神经的药物以及适当的营养剂,能够最大限度地拉长沈亚天的反弧,叫他分不清楚时间。这种药物会让沈亚天陷入断断续续的昏迷中,给他一种自己睡了醒醒了睡的感觉。

    与此同时,豹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红胡子能感觉到一种奇异的能量从他上散发出来。他用自己的力量去试探这种能量,发现这是一种奇异的精神波。基地中不乏技术人才,三天内他们分析过这种精神波,却无法解读,只知道这种精神波的频率诡异非常,用自己精神力试探,却会被这精神波所控制。

    这只豹在用这种方法摧毁着沈亚天的精神,到第三天时,沈亚天已经多次作出自残的举动,这证明他已经到了极限。这个时候只要有人给他一根稻草,他什么都愿意说。

    火候差不多时,一直用“摄魂术”扰乱沈亚天精神的青扬缓缓开口道:“想要光明吗?”

    “想!”黑屋中的沈亚天疯狂捶地,这是他这么长时间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一如当年那样。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青扬的声音很神秘,很有惑力,就好像拐亚当去偷取果的蛇一般。

    红胡子与方遥直至此时才真正确信这纯粹是用来卖萌的豹是一只真正的圣兽,凌驾于契约兽顶点的生物。他发出的声音仿佛一只小手在挠你的心,就是没有经历过沈亚天那种摧残,并且心智极其坚毅的红胡子,也有一种想要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感觉。方遥更是紧紧盯着豹圆圆的躯,总觉得对他直言自己的秘密心里会舒服一些。

    的确是能够配上易泽的人。红胡子终于不再轻看青扬,不将这个人形时看起来有些妖媚软弱的少年视作易泽的脔宠。他是能够与易泽比肩的人,或许他温顺的格让这个人平时看起来像一只被磨平爪尖的小猫崽,但真当他认真起来时,他是一只隐忍蛰伏的猎豹,能够瞬间爆发出狮子、老虎都无法匹敌的力量!

    易泽是青扬的死,但凡有涉及到他的事,就算使用平里他不屑的手段,青扬也要保护易泽!

    沈亚天的眼神涣散,在青扬的询问下,一点点说出了当年被掩藏的真相。

    -

    赛特星一间普通的房屋中,孟怀一口鲜血喷出。与华天宇和易泽战斗后,他受了不轻的伤。偏偏他是被神秘人强行改变成魔族的,根本不会那些魔族生来便知道的本能,无法通过吸收他人的生命力来疗伤。况且现在整个赛特星都在追捕他,就算他知道方法,也很难在外面行动。

    他趴在这个当年自己秘密购置下的小屋中,只觉得死亡即将来临。其实这样也好,最后死在华天宇手下,吸引、相恋、争吵、分离、憎恨、背叛……一次又一次对华天齐下手,现在的他已经与华天宇彻底决裂,这条命,也算和他了结了恩怨。

    还有那个残忍对待他,却又愿意给他一个恋的梦的神秘人。如果就这样死了,神秘人的谎言就不会被戳穿,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永远不醒的美梦。

    孟怀静静地躺在上,渐渐失去意识。什么时候能被人发现他的尸体呢?或许等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腐烂得只能用dna来确认份了。

    体一点点变凉,原本折磨他的痛楚也渐渐感觉不到了。孟怀嘴角微微翘起,失去意识的眼睛慢慢合上,表十分安详,像在做一个美丽的梦。

    在他就要睡着时,一个带着冰凉气息的人走到他边,将他抱在怀里。那人撕开他的衣物,手掌贴在他赤/前,霸道的力量钻入孟怀体内。

    痛楚让孟怀从美梦中惊醒,他忍不住发出呻/吟,却被那人用唇堵住。那样冰冷霸道的吻,仿佛就是在让他更加难受般。

    那人的唇吻在他耳侧,带着丝无的声音在孟怀耳边响起:“别想靠死亡来逃避痛楚,当初我让你成魔时的痛,已经忘记了吗?”

    孟怀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这人的表,却只见到了他的金属面具。冷的气息在体内渐渐形成一个循环,一如之前成魔时那般,先是痛,接着痛楚慢慢消散,随之而来的快/感让人像染上毒瘾一般难以舍弃。

    被神秘人搂在怀里,扯落衣服,手掌在他上四处抚摸,嘴唇贴在孟怀白皙的脖颈上,低沉的声音仿佛陈年美酒一样醇厚:“拿到了两个家族的现任基因锁钥匙,你做的很好,现在就给你奖励。”

    之前的伤痛早就在那人的治疗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体内只剩下神秘人点燃的火苗。已经习惯他抚的孟怀轻哼一声,微微抬高腰部,翘在他手掌上蹭了两下。

    “呵,倒是会撒了。”神秘人的动作变得温柔了一些,同时拉起孟怀的手说,“许你碰我的体,不过不许摘下面具。”

    孟怀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抖着手将那人的衣服脱下,露出古铜色健美的躯。他手掌在那体上游走,嘴唇迷恋地落在上面。体内/火压抑不住,他顾不得久未使用的部位还没有完全开拓好,主动跨坐在那人上,慢慢沉下腰,痛苦与被盈满的感觉双重刺激着他,让孟怀几乎要发狂。

    神秘人拍了拍他的股,轻笑说:“不用那么着急,会让你舒服的。”

    孟怀透过那张面具,看到那双眼睛竟然带上一丝笑意。他想他真是疯了,竟然会在短短时间内这样依恋这个手段残忍的人。孟怀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人在他最绝望时给了他一个生存的理由,被迫服从也好,斯特哥尔摩综合症也好,他就是需要这样的渺茫希望。

    这个人就像罂粟,让他既痛苦又快乐。

    神秘人抱着孟怀,激烈的肢体交缠中,一次比一次温柔地吻住那浅色的唇。

    他与他都是被世界遗弃的人,何不一起报复这个世界?神秘人知道,这一刻,他是真的想将孟怀视作自己唯一的同伴的。只是他不知道这种关系能够维持多久,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打算舍弃孟怀才利用他的,这一次会来救他,只是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

    疯狂过后,孟怀难得温顺地躺在神秘人怀里,迷恋地抚摸着他结实的膛,不时用唇啄着他的皮肤,大有再来几次也没关系的意思。

    “不难受了?”神秘人摸着他有些发硬的头发问。

    孟怀“嗯”了一声,心里有一丝淡淡的喜悦。虽然治疗的时候有点难受,但一想到这个人是特意为了他来赛特星的,他就不由自主地开心。想想都觉得自己犯/,竟然会迷恋上一个伤害自己的人,这是不是就是传统小说中的渣攻受?那他可真是个受,无论华天宇还是神秘人,都视他如草芥,他却甘之如饴。

    “这次你做的很好,孟家和华家的钥匙都到手了,再加上之前的沈家,现在只剩董家一个了。”那人说道。

    孟怀体一僵,自嘲地笑了。他就知道,神秘人特意来救他,一定是还有要他做的事

    “那董家的在哪里?我去取。”孟怀自觉说道,他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最后的任务了,完成之后,或许就会被抛弃了。

    谁知神秘人却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不用你动手,已经有人去做了。”

    他说着抬手开启通讯器上的光屏,空中出现当初青扬架着杰克的机甲逃离赛特星时的一幕。

    “青扬?”因为曾经在同一所学校,孟怀也是认识青扬的,只是不知道他是当初被自己弄进黑洞的豹罢了。

    “董家的基因锁钥匙,就在他上。”神秘人的声音带了一丝愉悦,“二十年前董家如壮士断腕一样毁了一个元启,不过只要董家还有人,钥匙就永远不会被封存。”

    “他和元启都不是董家的人,怎么会……”孟怀好奇地问。

    “有谁规定,钥匙一定要在血脉相连的人上了?现在的人们将一切都归咎于科学,所以封印才会被命名为基因锁,而解开封印的关键,被称为钥匙。不过在几千年前,我们称其为血脉和……命运。”

    作者有话要说:

    荼蘼宝宝扔了一个地雷,抱住狠狠么一下╭(╯3╰)╮!

    这么久没更新还有人在看,懒青好开心!!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