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八十四章同盟

    方遥发誓他活到现在,即使生活坎坷受人胁迫无法归家过着寄人篱下的悲苦生活,却从未因为这巨大的心理压力而产生幻觉过。所以说他刚才看见一只猫把一个明显是通讯终端的机器塞到毛里的动作绝对不是他眼花,可是就算猫能用通讯终端,那这东西是怎么消失在那堆柔软的白毛中间的呢?

    青扬一见方遥的表就知道他已经产生了怀疑,自己的份很有可能暴露,不过他并不担忧。方遥此人对星际海盗的厌恶只怕比易泽等人更胜,毕竟对于易泽他们来说,这里就算再恶劣也是他们从小生存的地方,让他们足以活下去的地方。

    而方遥却是好生生的一个星联居民,被海盗强行掠过来的。他原本是一个优秀的大学生,有着光明的未来和前途,家里有他的父母,他本该开开心心地过着他平凡却又幸福的一生。

    可他被抓到了这里,成为一个人的仆人,又被另外一个人拽到上。尽管在别的俘虏眼中方遥过着舒适的生活,衣食无忧工作轻松,只需要在上伺候一个人就行,还不会挨打。但对于方遥来说,被掠来这三年生涯是无比屈辱的。

    这样的一个人,遇到得到自由的机会,能不紧紧抓住吗?除非的血和勇气已经被这里的生活磨灭,但方遥没有!从他会拒绝艾斯格特口/交的要求和保下白猫一命的行为来看,他的心还是自由的,从未被环境束缚。

    与其在这陌生的环境中孤军奋战,不如拉一个同伙。方遥虽然没有青扬一只猫活动自由,但他在这里时间久,比任何人都了解沈亚天。而沈亚天,正是青扬想要了解的人。

    于是白猫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用极为有深度的眼神看着方遥,那姿态简直就是在对他说:我是一只猫,但我又不是一只猫,你问我是什么?其实我只是一只猫,既不高贵也不卑微,只是一只带着间谍份的猫。

    显然方遥是没有那么高的理解能力的,他揉了揉眼睛后说:“看全真电视看太多眼花了吧。”

    方遥当然不是没看懂,就算他没看出青扬那么深刻复杂又有诗意的内在含义,却是能猜到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但不管它是什么,方遥这些年能活得好好的也不是吃素的,总不能自己先亮出底牌吧?对方既然摆出这样的姿态了,必是有求于他,与其上赶着求人家救他,不如请君入瓮。

    青扬见他这样倒也没着急,反正都是在装傻。他轻轻一跳跃到方遥肩膀上,用粉嫩嫩的小垫蹭了蹭方遥的脸蛋,毛绒绒的尾巴扫过方遥的脖颈,软软的。

    “美人计不管用的!”方遥握住拳头,他真的好想摸一摸抱一抱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只猫会给他一种绝世美人对他莞尔一笑的感觉?见到这只对别人都不屑一顾的猫突然亲近他,明知道这猫有问题还觉得受宠若惊的他一定脑袋坏掉了。

    白猫从他肩上跃下,跃到水池旁边,爪子小心翼翼地碰了点水,在地板上划拉起来。

    光洁地板很快沾上水渍,又被房屋内的自动清洁系统擦掉,但方遥还是清楚地看见了那两个字——

    自由。

    这两个字仿佛一把锐利的尖刀直直戳进他口,将他的矜持他的隐忍全部戳烂,只剩下心口那份渴望。

    他当然想要自由,整整三年,为仆为婢,无人可说无人可诉,不管什么苦楚都只能自己忍着。与他一同被海盗抓来的人有多少承受不住自杀的?又有多少被这糜烂的生活腐蚀,不是为了生活所迫献出体,就是有些实力的跟着海盗一起做下杀人越货的事,鲜血弄脏双手,**腐蚀心灵,再也不是从前的人了。

    只有他,三年来一直未曾放弃希望,一直借着照顾沈亚天的机会打探这中心要塞的结构。无论这里有多严密,里面的人总要出去,外面的人也会进来,他就不信他出不去。这三年,他早就选定一条安全的出逃路线,相信一定可以逃出要塞。

    然而他不敢动,不能动。就算出得了要塞又能如何?整个索里亚星系都是海盗们的天下,没有人里应外合,他又如何能够离开这个星系回到星联?

    所以他只能忍,等待着一个机会。或许沈亚天会有想要出索里亚星系的时候,或许他会带上他,那时他会逃跑。

    所以他一直盯着沈亚天,可惜三年来这人都没有出去过,只是偶尔会把自己关在房里谁都不让进去。方遥曾经在那屋子里放了海盗专用的人造窃听虫,却只听到开头沈亚天在与某个人对话,只是还没说几句窃听虫就被人发现。好在是海盗专用的,他只当自己不知道,沈亚天怀疑谁怀疑谁去。谁知沈亚天只是在第二天对着他笑了笑,再也没有追究这件事,徒留方遥一人担心好久。

    不过方遥在这段子里,还是知道了不少秘密,比如前段时间沈亚天的讲座,以及讲座前和人联络的事……

    方遥相信这些事艾斯格特不会完全不清楚,但他们谁都没提,他也不能说。沈亚天为什么要开那样的讲座?他也听到了讲座的内容,不像是在扰乱民心,反倒像是血淋淋的控诉。

    而他照顾沈亚天越久,知道的东西就越多,尽管没什么实质的东西,不过方遥总觉得,他离死不远了。

    而这一刻,一只猫在他面前写着“自由”二字,这明明是不可思议的事,方遥却觉得,他终于等到了这最后一根稻草。白猫憨憨的子里藏着一颗通透的心,在它出爪把艾斯格特挠伤时他就知道!

    看着方遥的子不断抖动,最后脚步不稳坐在地板砖上,泪水慢慢滑下,眼中乌云遍布,却又带着那么一丝透亮,使得他的心还未曾沦陷。

    这孩子受苦了……青扬老气横秋地想着。

    他活得久,这些子在星联也看了不少狗血剧,自然知晓方遥心中的苦。虽说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但方遥原本就没什么想要做人上人的想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受这种罪,何苦来哉。

    一瞬间青扬小心肝儿软了一下,革命立场不够坚定,牺牲自己跳进方遥怀里,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颊。

    柔软的毛沾上泪水,黏糊糊的,却让方遥感觉到无比的温馨。记忆中妈妈总会在晚上时抱着一只猫看电视,温馨又幸福,家的味道在他心中不断回

    “我想家……呜……”方遥一把抱住豹圆滚滚的子,脸埋进他不大的躯中,呜咽声藏在毛发中,只有泪水不断浸湿青扬的毛。

    青扬扭了扭子,活动一下差点被掐断的脖子,在方遥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听着他哭泣,时不时用爪子摸摸他头顶。

    方遥的软弱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恢复了正常,洗了把脸,又将白猫子洗干净,吹干,变回白蓬蓬的毛。

    “我不管是你什么,也不管你为什么。你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只能抓紧,所以你需要什么就问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去做。只要……兑现你的承诺。”方遥沉声说着。他觉得自己疯了,居然会去相信一只猫,还是全然托付。

    青扬严肃地点点头,圆滚滚的子做出这样的动作,只有憨态,萌得方遥小心肝儿一颤悠。

    “呃……其实除了自由我还有个条件,”方遥见豹点头后立马顺杆子往上爬,“让我抱抱你亲亲你吧,我实在忍不住了!”

    说完他对着豹扑了过去,却被豹一个闪躲过,站在高处用小圆眼睛俯视他,一副“你来抓我啊你抓不着”的样子。

    方遥忍不住又扑过去,豹闪从门跑了出去。

    只见一只漂亮又可的小白猫在要塞走廊里跑来跑去,后追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这副景象在有一个猫控的要塞中并不稀奇,猫这种东西嘛,总是很会躲人,方遥抓猫也不是一两回了,还有几个活动在要塞中的海盗喽啰对着方遥吹哨:“用不用帮忙?”

    “滚开!”方遥想都不想地回答,继续追着豹。他不需要理会这些龌龊的家伙,反正艾斯格特现在对他兴趣不减,他又照顾着沈亚天,这些人暂时是不敢对他下手的。

    追着猫很快跑进了一个屋子,屋子前豹还停了一小下,让方遥足以用余光看见这屋子是用作什么的,然后一股子钻了进去。方遥没有追进去,站在门边想了一会儿,很快明白豹的意思,也跟了进去。

    杂物仓而已,并不重要。但是那里有——

    通风口!

    即使以目前的科技要塞中只要动力足够就可以产生新鲜的氧气,但还是需要外界空气的,否则那种氧气吸个十年人绝对死翘翘了。通风口当然不可能是数千年前那种古老的可以从那里爬进去做案的地方,通风口内都有过滤网,既可以将水排出,又不能让人爬来爬去,即使是猫也不行。

    青扬显然是另有打算的,方遥进入杂物间先是与白猫一阵折腾,折腾过程中,方遥巧妙地将监视系统在该房间的主控位置指给青扬看。

    现今的监视系统都是直接安置在房屋的每一处的,屋子自动就带有监视功能,但一个房屋内总是有与主控系统相连的地方的,损坏了这里屋子的监视会暂时失灵一分钟。一分钟内系统自动修复,这里又会恢复正常,而这一分钟内房屋内的景是无法监控下来的。

    白猫跑向主控位置,爪子轻轻一划,看不出用了多大力气,但那边的监控一定出了错。

    杂物房作为最不受重视的屋子,负责监视这一块的人很少查看这里,一分钟的错误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方遥看着青扬,不知他在打什么注意。

    白猫又跑向通风口,一道华光闪过,通风口中的过滤网全部消失,就连通风口也变大许多,足以容纳一个大汉通过。方遥既惊讶一只猫有这样的力量,又觉得此举不妥,这样巨大的漏洞等监控系统修复后立刻会被发现,他们就算要从这里逃出去也会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抓回来。

    谁知白猫小爪以一种缓慢优雅的姿态划过巨大的通风口,瑰丽的色彩闪过,通风口恢复原状,好似从一开始就没有当初那个大洞。

    方遥惊讶地用手去碰,手掌却穿过了虚幻的过滤网。他摸了摸,原本的洞还在,只看不见而已。

    白猫得意地爪子,仰着小脑袋看方遥。

    方遥笑了下,伸出手一把将白猫抱起,此时监视器刚好接上,负责监控的人只看见方遥将那只调皮的猫抓起来,屋子里乱了些,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因为白猫的碰触引起的系统错误,那个值班的海盗喽啰毫不在意地想,这一幕被揭过,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它的发生。

    -

    方遥在沈亚天羡慕的目光中把白猫抱回卧室,沈亚天激动地想要上去摸他,谁知刚要碰到白猫的毛,那只傲慢的猫躲开沈亚天的手臂,跳到方遥肩膀上,用脸蹭了蹭他的头发。

    沈亚天的目光已经不是羡慕了,是羡慕嫉妒恨!

    “你……怎么做到的?”天知道这些天喂它吃饭伺候它洗澡陪它睡觉的人都是他,谁知这猫转眼就跑到方遥那里,一副亲密的样子,真是……好特别的一只猫!

    沈人的思路已经进化为神级,无人可以体会。

    “你……是怎么让它这么亲近你的?”

    方遥此时也不怕沈亚天杀人灭口了,耸耸肩说:“谁知道,或许我长得好看吧。”

    ……

    谁都知道沈亚天大众脸到就算整个星联都贴满他的通缉照,他走到街上照样不会被陌生人认出来!他这么些年一直没被星联抓到跟这张保护色极重的脸也有关系!

    经常有人腹诽,艾斯格特到底是怎么看上沈亚天的,对他千依百顺不用求就应的。当年红胡子虽然宠幸司耀前,可谁不知道司耀前是个难得的知美人,被红胡子调/教过后更是魅力人,那副慵懒的对谁都不在意的模样总是勾得人心痒痒。可沈亚天呢?他就算在你面前大跳艳舞都不会有人记住他的长相,这人实在太普通了。

    方遥虽然是来照顾沈亚天饮食起居的,不过确实比他好看太多。说实话论气质,还是方遥更像学者一些。

    沈亚天听了方遥的话后磨了磨牙,手再度伸向猫女王,换来一道抓痕。

    他不再自讨没趣,直接一个人进了卧室,并不理会青扬和方遥。

    沈亚天把卧室门关紧,接好通讯终端:“你那边怎么样了?”

    “孟家的基因锁已经基本到手,华家么,二十年前得到了一半,现在另一半也到手了,只是需要有人来激活它。”

    神秘人看着孟怀传来的全息影像,充满魔气的妖异少年手中拿着一个试管,试管中是华楚换下来的骨髓。那是还没到新旧交替一刻时取下的源基因,也就是说,这基因还是有效的,只要有华家当代家主能量的激活就可以了。

    华家现在的家主——华天宇刚做好手术正在休养中,华文初只顾救华楚,没有来得及将事告知华天宇。不过他应该有留一手,只要华天宇回家就能知道所有秘密,不过现在他在医院,要趁他知晓一切之前利用他的力量激活源基因。

    孟怀脸色并不好,让他再一次去见华天宇吗?神秘人握紧了拳头,理智告诉他这是必须做的,可心中却仿佛压着一块石头,呼吸有些不顺畅。

    孟怀还喜欢华天宇吗?如果华天宇对他好,他会背叛他吗?就算是要谎言,华天宇这个他心里喜欢的人与他这个伤害他的人,哪一个的谎言更有价值谁都清楚不是吗?

    神秘人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小儿女的思,心乱如麻,却无法控制,也不想控制。孟怀是他的,必须牢牢掌控在手中才行,现在这样给了他力量又由着他出去办事实在太不明智的。应该在让他入魔时就用心魔血誓控制他,必要时将他化为傀儡,无知无觉,只为他做事。谁知……

    那时孟怀滚烫的泪水滴在他的冰冷的躯上,低声啜泣着说他只要一个谎言时,他将自己的手放下了。原本想要趁着孟怀答应他时借着他的誓言立下心魔血誓,却因为那眼泪和乞求停手,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果然还是……

    可是无知无觉的孟怀,他不想看到。

    “你在想什么?我说了这么久你都没听到?”沈亚天的话唤回了神秘人的魂。

    “在想下一部计划,”神秘人立刻收回心神,“你刚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不重要。”他刚才只是描述了一下自己新弄来的猫的神奇,沈亚天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他总觉得这事应该让这人知道一下,说不定他会知道猫为什么会像契约兽一样通人。不过既然他没注意听,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孟家和华家的基因锁到手,你的眼睛早在十年前就给了我,现在,只剩下董家了。”神秘人把话题引回来。

    沈亚天眨了眨眼睛,是的,他在十年前,将眼睛给了这个恶魔,换来光明。

    三千年,沈家的人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光明,他们的世界没有色彩,因为他们的眼睛,无论医学发达到什么程度都无法治愈。三千年,只要是沈家的子孙,都会目不能视,眼中再无光芒。

    因为他们的源基因就在眼睛中,他们封印了那股怨气的同时,也毁掉了世世代代子孙的视力。

    沈亚天作为沈家最后的传人,只有一个愿望,他想要看到世界,他先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世界!

    于是他埋没了良心,与恶魔做交易,将源基因交出,挣脱宿命的纠缠,换来一双明亮的眼睛。

    他生得普通,但他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沈亚天第一次见到阳光时跪地膜拜,流着泪水亲吻大地。

    他的世界,他的光明。为了这短暂的明亮,他宁愿用灵魂去交换。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愿放弃一切,包括这个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