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八十三章隐瞒

    华天齐被推出手术室的那一瞬间,一个眼难以看清的影掠过众人,比太平间还要冷的冰寒气息笼罩住众人,华天齐的体瞬间被冰封,停止了一切体机能。

    这是易泽当前唯一能做的,他求的不过是一个转机。通讯时易泽痛苦的表让青扬发挥了超出自己原本水平的智商,数秒内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冰封符。

    冰封符与星联传统意义上的冰冻睡眠治疗法是不同的,哪怕是冰冻睡眠新陈代谢也是在运转的,只是极为缓慢罢了。多数是绝症患者被告之还有几个月生命时用的,最多不过能沉睡几十年,如果几十年后科学还是无法治疗这种疾病,那么这人也只能慢慢死去了,只是比起病痛而死,这种在睡梦中而死没有多少痛苦罢了。所以说,冰冻治疗法不过是将人体新陈代谢的速度放慢数十倍,冰封符却不然。

    手术前华天齐就做出了要求,他要求医生将华天宇换下来的器官移植到他上,只为了与哥哥一起。这样一来,即使是死去,也不能分开他和华天宇。如此做法,华天齐全便都是衰竭器官,估计连一天都维持不下去,但总归在出手术室时还是活着的。

    在他还活着的时候,用冰封符完全封印住他的体和灵魂,将他的体停止在那一瞬间,将他的生命停止在那一瞬间。华天齐依旧还是活着的,只是思想,没有感觉,一切都被停止了。

    但这样就为青扬和易泽争取到了时间。

    青扬在见到易泽隐忍悲痛的眼神后,瞬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三千年前,人类当时的高层与各种信仰发生了冲突,尽管不知他们当时的选择是为了大义还是私利,总归是高层利用刚开发出的异能者及机甲的力量在短时间内屠杀了各宗教的核心人物。

    这些人都是信奉神灵之人,他们即使没有特殊力量,但精神力却是极为强大的。就算他们中有些人信奉神的旨意,不将自己的命看在眼中,但在他们心中,神灵是高于一切的。

    而他们的神灵他们的信仰他们的灵魂的唯一依靠被践踏被诬蔑被销毁,那时间,所有人都会死不瞑目。

    怨气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人若是命格强大,即使是千年厉鬼都不见得对这人有伤害。历史上每一次王朝的建立都伴随着数不尽的屠杀,每一代开国君主都是踏着万人鲜血而成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便是这个道理,相信星联的建立也是如此。

    可这次不一样,哪一代帝王不是借着宗教起步的?就算有无数冤魂,在国家支持宗教的同时,这些信仰之力也封印了这些怨气,直到国家衰败,信仰不再时,怨气才会反扑,重新燃起战火,血染人间。而此番屠杀,却是灭绝一切宗教,原本用来守护大义的信仰之力化为怨念,比起普通民众的怨力更是强上百倍,相信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会被波及,生不如死。

    为了压制这等强大的逆天之力,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来大气运者以自之气运联系国家之气运将这怨力封印起来。但一个大气运者肯定是不够的,只怕是要赔上整个家族,甚至一个家族都不足够。

    青扬推测,华家以及现在出事故的孟家都是当年大气运的家族,而且这两个家族联合起来都未必足够,只怕有更多的家族参与,联合数个家族的气运引导整个星联的力量压制住了这股逆天的怨气。

    但这样的行为是违背天道的,要想封印住怨气,必须要做出极大的牺牲。如华家这般,三千年来生生的血分离之痛,相信其他几个家族也承受着这般钝痛,整整三千年之久,家族中没有一个人能活得开心。除了家主要承受这般痛苦之外,旁支只怕也不能避免,只是没有直系那般厉害而已。

    并且,万物皆有兴衰,没有任何一个家族能够保持大气运三千年之久,为了让这几个家族度过危难期,相信他们一定付出了人所不知的惨痛代价。而三千年后的今天,既然修魔者出现,青扬认为他的出现一定是因为无论星联再怎么挣扎,都无法压制这股愈来愈凶猛的怨念,修魔者应运而生,就是为了呼唤这股怨气,再度在人间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如果按照青扬一贯的想法,对这等事是不会理会的。万事自有因果,三千年前种下的因,有现在这等果报也是咎由自取。虽然并非是当年之人直接承受,而是现今无辜人类遭灾,但天道就是这么个规矩,因缘果报自由它的计算方式。青扬作为修真者,顺应天命,是不该理会这凡世间的因果循环的,但看到易泽布满血丝的双眼,他知道自己不能不滚。

    谁不想与天争命?谁不想逃脱命运的摆布?修真者就算说的是顺应天道,其实最初也不过是为了追求长生,与天争一个命罢了。青扬记得自己还曾因为这个与易泽争吵过,他当时认为易泽不过是不了解才会胡言乱语,总有一天会真正理解。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这么想,也不知是他入了魔道,还是这世间本就是这么个道理。

    几乎每个人都会想,为什么前人做下的恶事要由我来承担?要报当时就报复始作俑者,为何要却要我生在世间承受这恶果?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果真是这般,那还不如最初就直接报应在前人上,我即使是不出生也怨不得别人。

    华文初便是这其中一个。

    青扬自从知道华家的诅咒后,就明白华文初当初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才让他和华楚都活到现在的。这办法或许不是什么正道,但总归是华文初对天道的挑战。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么人要争命,求得一个自我,又有何不可?

    况且,现在星联人们生活得幸福自在,这足以证明当初那些做决定的高层确实有在尽心尽力为人们做事,心系天下苍生。既然如此,为何要让现在无辜的人类承受这灾劫?

    青扬第一次对自己自出生以来的信仰产生了质疑,而正如第一次与易泽相见不相识时他迅速做了要寻回易泽的决定,这一刻他也在短短几秒钟做出了决断。

    即使的违背天意,他也要插手此事。

    他见不得如此安宁和谐的人间被战火荼毒,见不得这繁荣都市一朝尽毁,见不得……易泽伤心难过的样子。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迅速地将冰封符的口诀教给易泽,易泽与他双修,对修道的手法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区区一个冰封符很快便学会了。

    在不了解一切的时刻,青扬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待到一切真相大白时,再来给华天齐一个生机。华文初当初能做到的,他坚信自己也能做到。

    他青扬豹小力微,别说他只是区区一个妖丹期勉强可以化为人形的小妖,哪怕是当年元婴期他,在这天地气运面前也不过是米粒之光。但他要做,也一定要做到,这个星联不能就这样毁掉。

    因为……这个杂乱的纷繁的陌生的令人不快的地方,有着他心心念念的人。

    青扬只是告诉易泽将华天齐封印住,之后再另寻他路救人,只要人活着总有办法。关于这一瞬间的猜测,他却只字未提。前途太过凶险,他可以将自己的命置事外,却无法让易泽跟着蹚这趟浑水。他不过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即使去了也不过是来去皆无物罢了。易泽却是这世间活生生的人,有亲人,有朋友,有太多无法割舍之物,况且以他的实力,就算不管这人间劫难也不会出事,甚至有可能成就乱世中的英雄,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因为自己的任牺牲。

    易泽将华天齐冰封后,感受到尽管他没有呼吸和心跳,但确实是在活着的,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也让他安下心来,连来的心焦一扫而空。

    只是……

    易泽眼神暗了下来,豹那数秒钟的沉默是想到了什么?从来对他都是毫不隐瞒知无不言的小豹子为何不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想隐瞒他吗?

    哼!绪缓下来的易泽冷静地想到,以豹那傻呆傻呆的格,怎么可能害他。无非就是想到了什么很危险的事,想要隐瞒他自己去犯险,只怕还有很大的生命危险,即使以他的实力也有可能遭遇不测的危险,这傻豹子要自己去送死。

    会这样迅速想到这件事,是因为易泽曾经也为了不让青扬涉险不想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可是他易泽是什么人?即使报复,也是在保证自己生命的前提下才动手,就算青扬不插手他也不会有生命安危。可是青扬则不然,他不说一定是因为想要做傻事。

    已经将豹了解到骨子的易泽很快猜中个中奥妙,不由得撇了下嘴角。想瞒着他自己去当出头的傻鸟?没门!豹生是他易泽的,就算是死,也必须是他易泽准了才行!否则就算他死了,上的每一根毛都离不开他!

    与此同时,放下通讯终端的豹一抬头,正好与刚进入卫生间的方遥大眼瞪小眼。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