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 82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八十二章华家(下)

    华天齐进入手术室后,华楚也感觉到自己的体越来越虚弱,原本应该还有三个月的生命,谁知现在却已经支撑不住了。

    华楚原本是打算去等他们的手术结果的,但体状况让他知道自己大限已至,走了一半就让郎枢带他回实验室。最后的时刻,他只想与自己心中的人一起。

    怀中的体不断抖动,呼吸时而剧烈时而微弱,心跳毫无规律可言,郎枢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只能这样抱着华楚,心中说不出的抽痛,明明没有流血,却这样的疼,疼得每一次呼吸都带着阵阵的抽痛。第一次感觉到这样奇怪的疼痛是在二十年前,眼看着华楚的手臂被那团黑气侵蚀不得不咬下华楚的胳膊时,那时除了抽痛还有莫名的压抑,口仿佛压了一座山,连吸一口气都那么艰难。

    将受伤的华楚送到安全的小行星,却发现后面有人跟踪,郎枢为了引开追兵,丢下华楚自己走了。他速度很快,除非是易泽那样逆天的机甲,否则很难有机甲能追得上他,再加上他只是一个契约兽,随便躲在一个有野兽的星球就能躲过一劫。

    追兵很快被甩开,郎枢担心华楚的伤势,觉得自己没能力将他治好,就在返回那个小行星时,引来一艘星舰。他故意在星舰面前变成人形,暴露出自己圣兽的份,却没想到那是一艘强大的战舰,发现他圣兽的份后就立刻开始捕捉,武器十分先进,若不是他们一定要活捉,郎枢早就死在那战舰手下了。

    但他还是将战舰引到了华楚所在的星球,还故意在星球上藏了许久,见华楚被星舰上的小救生艇带走后,才安心离开星球。谁知就是这么一耽搁,缩短了战舰与他之间的距离,得他不得不向危险的地方飞去,最后堕入黑洞中。

    黑洞中这二十年,每一次想到华楚,就会不自觉地心口压抑。郎枢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想见华楚,再见他一面,看看他好不好。

    而现在,他见到他了,还像从前一样陪着他,郎枢的心中每一天都满满的,心中填充的东西实在太多,不自觉地变成笑容溢出。华楚很喜欢看他心里的东西溢出时的表,他就总笑给他看,因为那时华楚也会笑,很漂亮。

    可是为什么?才不过短短几个月,他们又要分离,而这一次,却是永诀!

    郎枢觉得有个怪兽在吞噬自己的心脏,撕扯着,鲜血淋漓,一片片被活生生吃掉,刚被吃掉的部分又立刻生长出来,使这种疼痛没有停歇的时候。他痛得想要嘶吼,却又无法发出声音,因为华楚比他更痛,更难过,为了让华楚安心,他只能笑。可是心里空空的,没有溢出的幸福,又怎么能笑出来?即使是笑出来,也是疼痛的笑容,华楚会喜欢吗?

    华楚伸出手抚平郎枢的眉间:“皱着眉笑,你真是一点都不会骗人。”

    他将头靠在郎枢怀中,轻轻蹭了两下,觉得无比的温暖和舒心。其实,能够死在自己最的人怀中,最后的时刻能与他相守,真是很幸福。

    “郎枢,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后悔?”

    “二十年前,我总想着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去契约兽行星只是想要在临死之前找到一个最强大的契约兽签订契约,打败华文初。”

    “初次见面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心思,你又不肯与我签订我就不肯给你起名字。”

    “可是,后来我打算,等我们从奈曼星系回来,解决了我的体问题,我就帮你想一个名字,只有我能叫的名字。”

    “但这一次分离就分开了二十年,而再见面,你已经有了名字,谁都能叫的名字。”

    郎枢长了长口,喉咙像被堵住一般,只能发出哽咽的声音:“你再起一个,只有你叫。”

    华楚摇了摇头:“不用了,错过便是错过,就像你我之前,错过二十年,一切都变了。”

    二十年前他少年傲慢,尽管体有问题,却并未把它当回事。二十年后,他终于懂得了珍惜,却已经晚了。

    郎枢将华楚死死抱住,嘴唇贴在他的头发上,巴不得把这人揉进自己的骨髓中,与他一同活下去。

    “没变,都没变。”郎枢的声音中带着无法发出的悲鸣,他没有变,他也没有变,他们还是他们,还可以相依为命。

    “呵……”华楚仿佛嘲笑般地笑了声,“郎枢,我一直想问,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救我?”

    那时他遍体鳞伤又发着高烧,躺在契约兽星系等死,一直雪白的巨狼映入他眼帘,从此走进他的世界,让他华楚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无所知的少年。当时温的舌头体上,用最原始的方法为他疗伤,时至今华楚仍然记得那温度,是他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

    为什么要救他?因为储备粮。

    契约兽行星是不缺能量的,即使是没有能量石,也能有其他契约兽供他吸收能量。不过即使如此,依然会有缺乏能量的时候,郎枢一直会圈养一些契约兽——记住它们的生活地区,暗中保护它们不被其他契约兽伤害,直到自己需要能量石时再吃掉它们。

    那一天华楚奄奄一息,郎枢出于本能觉得这个人只要养好了还是可以作为储备粮的,便救下来他。却不想这人在治疗中就醒了,发现了他,还要让他做他的契约兽,整天缠着他。雪狼很烦,却又怕这个看起来很弱小的储备粮不小心死了,只得默默保护他。时间一久,便再也无法单纯地将他看做粮食了。

    渐渐地,觉得有个人陪着真好。漫长的生命一直都是他一个狼,第一次有人与他接触这么长时间,他开始眷恋这种依赖,依恋这种接触,最后变得离不开。他甚至想过,这个人这么弱,他要成为这个人的契约兽,保护他一生一世。

    从想要成为华楚契约兽那一刻开始,郎枢就上了这个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原本华楚是被郎枢抱在怀里的,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唇贴在了一起,也不知什么时候华楚衣衫尽褪,跨坐在郎枢上,神色姿态都那样撩人,原本苍白的脸色充满了惑。

    明知道华楚现在体不好,郎枢还是有了反应。**找不到出口,只能在华楚上胡乱蹭着,最后还是华楚微微一笑,引导着郎枢进入自己。

    只是进入郎枢就知道华楚一定很痛,他控制自己的本能想要保护华楚,却被华楚微笑的表阻止。

    是啊,第一次也是……

    最后一次。

    郎枢搂着华楚不断动,兽在体内迸发,他眼睛变得血红,铁钳一般的手臂钳住华楚的细腰,不让他有丝毫逃离的机会。

    绝望、快乐、疼痛、满足种种感把华楚的内心搅得一团乱,在郎枢狂风暴雨的攻击下,他只能不断发出细碎的呻吟,一声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在**与绝望沉沦中的两人都不知道,有一个人来过实验室,他很快就走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华文初倒在研究室的门外,脸色安详,慢慢合上眼。梦里有他最的弟弟,和他最甜蜜的梦想。

    可是,现实就在面前!

    华文初猛地睁开眼,冲进实验室。

    无论如何,他都记得,他始终都要守护他最的兄弟。华天齐那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孩子都可以为了华天宇与他一次次争吵,毅然地进入手术室,放弃自己的生命。华家的兄弟就是这样的悲痛与决绝,为另外一个人牺牲,是他们的宿命。

    他不是来诀别的,他是来救华楚的,他是要让他的生命延续下去的!

    华文初根本不在乎房内的两个人在做什么,直接冲了进去,从郎枢上将已经软绵无力只能依靠郎枢支撑的华楚一把抱过来!

    “我要救他!”华文初的吼声和血红的双眼阻止了郎枢要立刻把他送撕碎的冲动,没有任何一个契约兽能够忍受自己的主人被人抢走,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忍受绝美的时刻被人打断。若不是这句“我要救他”,华文初早就死了。

    华楚被放置在研究室的治疗台上,他曾经在这里治愈过无数的契约兽,没想自己还有这一天。快感过后,他已经丝毫力气都没有,下肢撕裂般的疼痛,而这一幕还被自己一直敌视又憧憬的哥哥看到,让他更加无法接受。

    “放开我!”华楚无力地挣扎。

    华文初不理会他的挣扎,而是摸了摸他的脸,深地说:“活下去。”

    在现在的星联,换骨髓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即使血型不同,人们也有办法用基因序列将其与体的相适应。华文初用治疗室的工具抽出了华楚的骨髓,同时将已经准备好的骨髓放了进去,这是他早就找好的。

    治疗室的器材很全,手术又很简单,华文初很快就完成了。而他完成的那一刻看了下表,刚好午夜十二点,新旧交替的时刻。

    他费力地摘下手,最后一次握住华楚的手:“只有这一刻才有机会解除你的诅咒,恢复好就去换器官,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从此之后,你不必再受华家的诅咒,自由地活下去。”

    他筹划了二十年,宁可成为华家的罪人与虎谋皮,就是为了这一天。只有延续寿命让华楚活下去,才能撑到他成为家主并且孕育子孙那一天。只有新旧交替的那一刻取出华楚的源基因,新的家主产生,不再需要旧的家主时,才能既保住他的命,又能让他脱离华家三千年的诅咒。

    他做到了,真好。

    我的弟弟,你从今天开始,可以自由活在这个世界上。

    秒针走到零点,华文初松开了华楚的手,永远地倒下了。而另一边,手术室灯灭,华天齐与华天宇的手术结束了

    作者有话要说:让不让华天齐死呢?纠结……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