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八十一章

    青扬听着红胡子的转述,心十分复杂。

    易泽将最近发生的有可能与修魔者有关的事都简略地提了一下,孟家二子的剜心死亡以及华家奇怪的诅咒。他并没有直接告诉青扬,而是转告了红胡子。这些事都是赛特星发生的大事,只要有心人都可以查到,不需要隐瞒。提前告知红胡子,如果青扬那边况紧急,红胡子就不会转告,若是况较为轻松,青扬也可以暂时听听这些事。

    剜心并且快速腐烂的死法,华家的诅咒……

    青扬放下通讯器,蹲坐在地板上思考。孟家的事肯定是那修魔者所为,只有被魔气杀死的人才会这么快引来尸气使体腐烂,可华家的事,真的是修魔者所为吗?

    数十代人的诅咒,真的是区区一个修魔者做的吗?若是真有这等修炼了三千多年的修魔者,只怕他早已经达到天魔王境界,堕入魔界了。就算他违天之意,强行留在了俗世,实力也不是现在星联可以抵抗的。倒不是说他的力量能够完胜星联的战舰,而是此人的心智手段早已非凡人,只要控制一部分人,就能将星联掌控。

    三千年前的诅咒、三千年前的屠杀……

    这种长久而又强大的诅咒,除非是有人汇聚了上万人的怨念,将它们作用于当初始作俑者上,使得他世世代代受苦,不死不灭。

    华家一定是与三千年前的事有关系的,那么孟家呢?他们并没有所谓的诅咒,又怎么同这件事有关系呢?

    青扬脑子有些乱,他觉得现在的信息太少,他需要易泽多查一些东西,便拿起通讯器,主动联络了易泽。

    他们早就约定好,除非有紧急况,否则不能联系,怕被人追查到信号。

    现在一是的确事复杂,二是青扬确实想念易泽,需要与他联络。

    “易泽……”青扬眼中的镜像膜上浮现出他想念已久的易泽的脸,这张脸还是那般好看,却充满了疲惫。

    “青扬……”易泽瞧着眼前的豹,恨不得将人搂在怀里,他心痛得不能自已,不知该如何是好。

    “发生什么事了?”青扬察觉到事不对,连忙询问。

    “昨天……华天宇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华天齐……决定接受手术了。”易泽用极为压抑的声音说着,内心充满了对自己的谴责。

    那一天,元启和董翩然无法甩开追兵,只得将易泽藏在赛特星的一个小后院里,那时易泽藏在暗的角落里等待命运的抉择,却遇到了华天齐。

    那时的华天齐还是可憨呆的,一双澄净的眼睛看着易泽,露齿一笑:“你在玩捉迷藏吗?”

    “是啊。”小易泽回答,“有人要抓我,我不能让他们抓到。”

    “那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吧!”小华天齐拽着易泽坐进华家的自动驾驶飞舰中,小孩子明摆着是偷偷开车出来玩的,好在星联的车辆都有精神波检测系统,一旦上车的人低于精神稳定标准值,系统就会默认进入自动驾驶模式,这样避免了很多酒醉和心不好随便飙车的事故。

    小华天齐带着易泽刚走不久,后方就来了追兵,他们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易泽的下落,向前追逐,却只看见标着华家标志的车辆。

    华家是星联的贵族,又在军部有着很大的势力,组织不能明目张胆地得罪星联高层,又觉得实验体不可能坐在华家车上,便放过了这辆车,也给了易泽一条生路。

    不过,小华天齐带易泽去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而是一个走私用的私仓。小易泽在华天齐的指点下钻进了一个箱子里,结果被人带走,半路上又被红胡子给劫了。红胡子并不常抢星联的官方货物,最常做的就是黑吃黑。他们并不怕星联,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耽误正事,更不想惹怒星联,能抵抗是一回事,但战争打响又是另外一回事。不过这些走黑路的人红胡子就不客气了,大抢特抢,因此捡到了当时的小易泽。

    可以说,华天齐是易泽命运的转折点,多少年过去,易泽仍然记得那个孩子,记得自己欠他一条命,欠他一份自由。

    或许华家的实力可能让他永远没办法还这份人,但易泽依旧告诉自己,他总有一天要还华天齐的一条命。

    可真的事到临头,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华天齐被推进手术室,自己却坐在手术室前,毫无用处。

    异能者有什么用?噬天的完全体有什么用?实力再强也救不回一条命,再强也没办法帮助华天齐和华天宇。

    之前华文初一直不同意华天齐牺牲自己的想法,这对父子为了此事曾经争吵过很多次,但始终没能说服对方。华文初一再强调自己有办法,可到了现在,华楚尚且不能保命,那人又对基因锁虎视眈眈,为了留下华家一脉,他不得不同意。

    眼见着两个儿子被推进手术室,华文初只能站在外面握拳,痛苦。

    他早就知道这个诅咒,但他不能让华楚死,他甚至想过,如果真的发病,那么就由他来牺牲,将华家和生命交给他一直最的弟弟。

    华文初不知道自己的感是否与诅咒有关,但他的确是深深着华楚的,就如同华天宇华天齐那一般。或许,华家真正的诅咒并非那一半的残缺,而是注定要血脉不伦,注定要相相杀。

    二十年前他违背祖训违背良心,置星联安危于不顾,答应了那个危险的人的条件,用自己那半个钥匙换回了他和华楚生命的延续。而为了不让毫不知的父亲给华楚施加压力,他故意透露一些信息让华楚知道,让华楚误会他为了华家的权力要害他。

    华楚走了,脱离了华家的掌控,华父愤怒却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生命也已经到了尽头。华家很难孕育子孙,一般到六七十岁才会连续拥有两个孩子,而到两个孩子发病一者牺牲的时候,上一代就会发急病离开这个世界。只有华家家主才知道,这是一种传承,为了保护唯一的钥匙。

    华文初没有和华楚合为一体,钥匙分成两半,无法合并。钥匙的源基因藏在骨髓中,而且只有在两者合二为一后融合了华家家主的异能才能生效。华楚与华文初没有将钥匙合在一起,华文初又只将自己的源基因链激活给了对方,却没有取出华楚的,为了有底牌与对方交易。

    而现在华天宇,如果不尽快让两人的器官合二为一产生新的家主,华天宇一死,华家的基因锁只怕到这一代就要到头了。

    手术越进行,华文初就觉得自己体越虚弱,即使他逃过了器官衰竭,也躲不过这命运的传承。

    手术一结束,只怕就就会死去了。华楚呢?华楚会怎么样?他的体那边早已经发作了,再加上这手术,会不会……

    他突然很想念华楚,想念这个他用生命用灵魂用良心去的弟弟,临死之前,只要能见他一眼就好。

    华文初拖着虚弱的体走出医院,狠心地没有去看两个亲子的手术,反而去看自己许久没联系的弟弟。他的妻子萧荣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止。

    嫁入华家那天她就知道,她无法拥有。而当华天宇觉醒异能的时候,华文初就告诉过她华家的宿命(隐瞒基因锁的事),那时她就知道,她连儿子都只能留一个。无法争无法抢,只有给予华天齐这孩子双倍的母,让他在仅有的生命中得到应有的

    但她一直抱着天真的期待,期待着诅咒并不真的。可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那般残酷。到最后,她只能看着心的儿子自愿选择牺牲,而丈夫却并不在这里。

    华文初快速驾驶着飞舰抵达了圣特雷斯大学,他甚至没有理会门卫的检查,直接驶向了华楚的研究室,他相信深契约兽的华楚即使生命到了尽头也只会在那里。

    用异能隐藏了气息,轻轻推开研究室的门,那里外间是治疗室,里面是华楚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传来令人脸红的□声,华楚的声音细碎又渴望,时不时传来“郎枢”这个名字。

    华文初突然头一晕,连站立都无法支撑,趔趔趄趄地走出屋子,瘫倒在门外。

    视线渐渐模糊,眼前只剩下过去最美好的记忆,年幼的华楚跑过来对他说:“哥哥。”

    我最的弟弟,最后还能见到你,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