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七十九章

    华天齐静静地坐在华天宇病前,易泽站在他后。圣特雷斯大学并不冷血,他们给了华天齐很长时间的假期。不过易泽不一样啊,他根本没得到假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现在被困在新生部上课的人是谁。

    而另一边,华楚与华文初对视,眼中火光四,郎枢陪在他边,一言不发,但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周围人极大的压力。

    “他是什么人?”华文初开口。

    郎枢是什么人呢?他不是人,他是一只圣兽,在契约兽星系陪他度过最痛苦最艰难也是最幸福的时光。他华楚真心实意喜欢的人,愿意将心交付的人,或许永远不会回应他感的人。

    “我可以放心把命交给他。”华楚淡淡地说着,郎枢冷硬的脸因为这句话而带上一丝柔和。

    华文初却是脸色变了变,华楚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眼中的意他又怎么看不出。

    “我不许!”华文初一拍桌子,怒视着华楚。

    “和你有什么关系。”华楚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我早就不是华家人了。”

    “是不是华家的人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你留着华家的血,你和我是兄弟,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事!”华文初的吼声在书房内回着,只可惜对面两个人都没反应。

    “我可以去换骨髓。”华楚对于人类一向没什么心思说话,要不是华文初还算是他血缘上的哥哥,他早就走了。

    “换了骨髓换了血,你就不是华家的人了?笑话!”华文初冷笑着说。

    华楚皱了皱眉:“我不想和你吵,今天来只是想问问你,你到底在想什么,和那些人合作,先是将自己弟弟送出去,现在又要牺牲自己的儿子吗?”

    华文初脸色白了白,一股坐在椅子上,神色有些颓然,看来华天宇倒下的事让他也很痛苦。

    “你毁了我不说,左右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再活不了几天,可是你到底有多冷血,居然把自己的儿子推入火坑?”华楚走上前,愤然地对华文初说。

    “你说什么?”华文初抬头,“你说你活不了几天?”

    华楚冷笑:“还不是你做的好事,恭喜你如愿了,我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寿命!”

    郎枢脸色不变,眼中却充满了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痛苦与哀伤。前几天与华楚一同去医院后他就知道了。同现在的华天宇一样,华楚体内一半的器官都衰竭了,同样……活不了几天了。不过华楚的体有点奇怪,衰竭的很缓慢,医生说他的体其实从二十年就开始衰竭了,只是比正常况下的病人缓慢了许多,这才让他撑到今天。只是再慢也只能撑到这里了,华楚已经到了极限。

    “不可能!”华文初说,“你明明……”

    “是啊,我明明应该在二十年前就发作的,却偏偏活到了现在,我……”

    “出去!”华文初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你们不是华家的人,华家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他的态度突然转变,让华楚摸不着头脑。

    “就算我不是华家的人,你做的那些事……”

    “你不走是吧?”华文初冷冷地说,“我走。”

    说完将郎枢和华楚丢在卧室中,自己走出了房门。

    “要追吗?”郎枢耸了耸鼻子,已经确定了华文初的方向。

    “不用了,”华楚摇头,“他要做的事,我根本没办法阻止,我们去看看小宇吧。”

    郎枢点点头,眼睛却一直看向华文初离去的地方,那个人……

    -

    华文初快速离开书房后,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一进屋子他就倒在地上,手掌捂住口,艰难地呼吸着。

    许久后呼吸才平顺过来,恢复后华文初立刻从头暗格中取出一个通讯终端,接通上面唯一的联系对象后说:“为什么华楚的体才到现在就撑不住了?!”

    “我明明还活得很好,他和我一样,怎么可能现在就出事,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你答应过我要让华楚好好活下去的,不想要基因锁了吗!你只拿到一半!”

    华文初的声音焦急又冲动,全然没了华家掌权人那份淡定和从容,此时他仿佛一个气急败坏的孩子,只能通过吼声来发泄自己内心的绪。

    等他喊够了,那边才徐徐道:“华楚二十年前来过索里亚星系,手臂被我伤到,体内受我的气息侵蚀,加速了体的衰竭。”

    “为什么要伤他!”

    “他带着一只圣兽,要抢回那半个基因锁的钥匙。他好像以为自己的体是因为你把那半个钥匙交给我的关系,你们兄弟都不沟通吗?”

    “够了!我不管怎么样,要让华楚活下去!否则别想拿到那半个基因锁的钥匙!”

    对方却冷冷地说:“晚了,你还有两个儿子。让你们活下去,当然有两手准备,如果你能按照约定那自然最好,不能按约定的话,你的两个儿子也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用不到你了。”

    说完对方就关闭了通讯终端,无论华文初再怎么呼唤都无法得到回应。

    远在索里亚星系的神秘人单方面切断联络之后,手指轻轻敲击桌面,随后联系上了另外一个人。

    “孟家的钥匙拿到了吗?”

    “当然,孟启阳那老头子不好接近,可是孟哲孟乔再加上我的,就算不是经过加持的掌权人,所有血脉都在这里,足够了吧?”孟怀回答道。

    “够了。”神秘人的声音忽然变冷,明明刚才他联络孟怀时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温

    “他们两个的我已经给你送过去了,我的等所有的钥匙都弄到手,你自己来取吧。”孟怀淡淡地说着。

    怎么取钥匙?其余几个家族怎么取他不知道,但是孟家最初的源基因都是藏在心脏中的,必须将整颗心挖出来才行。为什么一定要留下孟家的血脉?不过是在需要用的那一天时,能够找到可挖的心脏罢了。为何孟家的人与其他家族的人不同,都必须是无心无,因为他们最一开始的心就不能算作体的一部分,只是一把钥匙而已。

    这个神秘人找他来,也不过是为那一颗心罢了。

    孟怀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只为那么一个谎言,值得吗?可他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回头吗?

    “你不会死。”良久后对方才开口。

    “嗯,我信你。”孟怀笑着说,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

    谎言啊,他自己求来的谎言。

    收了通讯终端后,孟怀向华天宇所在的医院走去,却不知远在索里亚星系的那人,用手紧紧握住心口衣襟,仿佛立下誓言一般说:“我不会让你死!”

    -

    华天齐在华天宇边整整呆坐了一天,不吃不喝,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指尖滑过他的脸颊,带着无比的眷恋。

    “我……从以前开始就是一个惹事的人,不学无术,纨绔子弟,就知道仗着家里的名声和一个宠着我的哥哥欺负人。”华天齐突然开口,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易泽说话。

    “我哥宠我宠到逆天,有什么好的都给我,有人伤了我,不管是谁的错,他都会为我出头。从以前开始我眼中就只有一个他,觉得他是全世界最伟大最厉害的人,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听。”

    “后来有一天,我知道了一个秘密。”

    “那天我和哥哥玩捉迷藏,藏到爸爸卧室的下,我知道哥哥厉害,甚至能通过呼吸和心跳声找到我,我在藏之前偷了哥哥私藏武器中的屏蔽器,隐了气息藏在爸爸下。哥哥没有发现我,爸爸也没有发现我。”

    “那天,我听到爸爸与人对话,知道了华家为何存在这么久,也知道是小叔叔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更知道爸爸为了小叔叔做了什么事。”

    “还明白了……华家二子从出生开始就带着的命运。”

    “华家,从三千年前那场灭门惨案后开始,每代便只有两个孩子,并且是两个男孩。而在这两个男孩到达一定年纪后,必定会被发现体内一半器官衰竭,而且,刚好互补。无论有什么医疗手段都无法救治,就算使用克隆技术都不行。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加在一起,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人。”

    “必须有一个人牺牲,才能换回另外一个人的命。一子觉醒异能,就由另外一子牺牲,成全实力强的那个。爸和哥先觉醒了异能,就代表我和小叔要被牺牲。”

    “这不是疾病,是诅咒。”

    “从那天开始我就决定了,我的命是哥哥的。”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