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青色羽翼 书名:星际修妖
    第七十六章分离(下)

    孟哲带着人在赛特星附近星系整整搜查了一星期,始终没能找到青扬和那架黑色机甲的下落。他原本怀疑是那个与青扬有暧昧的机甲系易泽救走了青扬,结果事实证明当时易泽一直在寝室,如同平时一般过着乏味的学校生活,对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一无所获的孟哲回到“星河”统计这次大规模追捕的结果:罪魁祸首沈亚天连影子都没摸到,星联根据其网络锁定的位置是个公共厕所;青扬被神秘黑色机甲救走,目前下落不明;还有一个网名“复仇者”的人没能找到,他的网络地址也是虚假的,一查地图就知道那地方根本就是个荒地,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

    最重要的沈亚天以及两名听课的人逃走……孟哲把文件归档,整理到电子文件上,带着光脑去向孟启阳汇报。

    “啪”!

    一个耳光打在孟哲脸上,刀削一般的脸立刻浮现出五个红彤彤的指印。

    “我办事不利,您可以按照规定处罚我,但不应该动私刑,这件事我会上报。”孟哲平静地说。

    孟哲天生感淡漠,仿佛机器一般,严格地执行着上级的命令,是星河最完美的兵器。

    星河是星联自建立以来一直存在特种部队,专门执行一些不适合放在明面上的任务。三千年来,星联高层变动过很多次,也有过战争,也有过政党之斗。但无论统治阶层怎么变化,星河属于孟家,从未换过人。至于为什么这样一把隐藏在暗中的剑会始终掌握在孟家手中,个中秘密也只有星联最高层的少数几个人才知道。可以说,星联可以没有他们这些领导人,但不能没有星河。

    原本经过三千年,一个家族是不可能流传这么远的。但星联却有少数几个家族留存下来,而且始终是嫡系血亲。在面临家族危机无人继承时,星联高层会违背法律使用克隆技术,强迫这些家族留下直系血亲。而且每隔几代,这几个家族就会出现同系血亲的**,而这种**并非源自,只为血脉,就连当事人都觉得很恶心,孟家先祖有个母亲生下自己亲生儿子的后代后就自杀了。

    然而这些家族就是这样流传了下来,他们分别是孟家、华家、董家,以及已经没落的沈家。

    他们并非星联最高层,但就算星联全部灭亡,也要护住他们。

    一切,都源自三千年前,那几个血色的夜,那场灭绝人的屠杀,那四把掌握着星联命脉的基因锁。

    被束缚在这其中的人,都逃不掉,也无法逃,他们只能等待命运的抉择。

    然而二十年前,变数开始发生了。华楚脱离华家,独自跑到契约兽星系,而在这之后不久,沈亚天开始在星联网络上演讲。

    星联苦苦维持了三千年的命途,终于在二十年开始产生变数,末路就在眼前。为了未来的道路,星联高层中有人不顾众人的反对,开始了灭绝人的“噬天计划”。而星联其余人,明面上是在反对,实际上一直在观望,看看噬天计划是不是真的会给星联带来新的希望。

    真相,远比易泽知道的要黑暗。

    星河,就是这真相这巨大冰山的一角。

    孟启阳看着孟哲,重重叹了一口气。这些秘密也只有每个家族的家主才能知道,而他们这些人为了不让家族毁在自己这一代,费尽了心思。

    他原本是想要孟哲接手孟家的,可他不适合。孟家的家主,星河的幕后,可以是一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人,可以是一个灭绝人辣手毒心的人,孟哲够没人够六亲不认,但还是缺着点狠辣,缺一点卑鄙。

    孟乔更不用说,喝花酒玩女人男人还有两下子,玩弄权柄还可以,但要他掌控星河却是不行的,他缺少临阵时那种果断和决绝。

    其实,真要说适合,孟怀才是最适合继承星河的人。孟启阳虽然看不起孟怀的母亲,但不得不说那个女人很有心计,否则也不能生下他的孩子。而孟怀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个纨绔子弟,不受家里宠只会在外面花天酒地,可孟启阳懂他的眼神,仿佛毒蛇一般的眼睛,静静蛰伏在暗处等待机会,只要被他逮到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这样的人,才适合成为星河的掌权者,才适合掌控孟家的基因锁。

    可是孟怀对孟家没有感,没有责任感,更没有为孟家人的荣誉感,如果真把孟家交给他,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孟怀犹如一个不定时炸弹,不分敌我,不知他的威力会伤到哪方。现在他失踪了也好,至少不会涉及到孟家核心。

    目前,就只能靠孟哲了。

    孟启阳收回思绪,硬着声音对孟哲说:“我要的不是这种结果,办事不利就去办!人只要活着就一定能找到,就算那两个听课找不到也必须找到沈亚天!不惜一切代价,活捉沈亚天!”

    沈亚天到底想做什么?居然会开这样的讲座!就算他透露的信息根本没多少,也不足以威胁星联,但他在想什么?居然企图把那么多年前的事公布,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良心发现?就算孟启阳承认自己没有所谓良心这种东西,也清楚三千年前的事和良心真的没什么关系。就算这件事到现在还掌握着星联的命脉,可毕竟已经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与现今的良心根本没有关系。

    孟哲不清楚孟启阳的想法,说了一声“是”就离开了。

    他走出门没几步,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军官,看军衔居然还是上校,孟哲在星河这么多年立下汗马功劳,但以他的年龄和资历也只能评上少校,这个人比他年轻这么多的人怎么会是上校?

    孟哲并不是在嫉妒,而是在怀疑。他的脑中有着一机械的理论,不符合理论的事他都要去怀疑一下。

    他一把拦住那位军官,冷声问:“你是谁?编号多少?”

    年轻军官微微抬了下帽子,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大哥,你不认识了我吗?”

    “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说出编号。”孟怀面无表地迅速卸掉年轻军官的两肩骨,以防对方逃走。

    年轻军官仿佛不知道痛一样,依旧笑着说:“既然大哥你都不认我,那我也没这个必要认你了吧?”

    他话音刚落,孟哲就觉得体内能量仿佛开了闸的水管一般,奔腾着向体外跑去,转瞬间一半能量就没了。

    “虽然这样有点不好,可我还是要说,大哥,你可以死了。”

    随着年轻军官的话语,孟哲倒下了,死前他的眼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仿佛不相信这种事的发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只是生命突然枯竭,毫无防备的就这样去了。

    他倒下后,年轻军官也就是现在孟怀压下帽子,低声自语:“果然他说的没错,没有机甲,这些异能者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孟哲的尸体是在他死后十分钟左右被发现的,上却出现了尸斑。与此同时,在一家地下夜总会的包房中,有人发现了孟乔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而他最后出现在人面前却是十二个小时前,短短十二个小时尸体便烂得快要认不出这人原貌了,而包房中还开着很大的冷气。

    短短时间内痛失二子,孟启阳来不及悲伤,就被星联命令要立刻找回孟怀,让孟怀加入星河开始为将来接手孟家做准备。

    可是孟怀呢?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人们只查到孟乔十二小时带进包房的那个漂亮mb和孟哲临死前暗中拍下的凶手照片,是同一个人!

    -

    易泽不知星联发生了这样的变动,而是拖拖拉拉用了一个多星期才把青扬送到索里亚星系,两人在一个无人星等待红胡子来接人。

    手掌摩挲着青扬的脸,易泽在他眉心落下一吻,将自己的思念和关切全部寄托在这个吻上。

    “不管发生什么事,记住我一句话,损失了什么都关系,命在就好。”易泽抱着青扬说。

    青扬微微点头,用鼻尖眷恋地蹭着易泽的鼻尖。

    这一别,他们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这一别,再见面他可还是曾经那个易泽,他还能否是原来的青扬?

    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杰克流泪满面,你们两个执手相看泪眼也就算了,你们自找的啊!我可是无妄之灾,我一个可的星联小帅哥就这么变成通缉犯,我刚找到的罗丝啊!罗丝还在,杰克却逃亡了,泰塔尼克号明明不是这样的!

    杰克的确是很怪青扬,毕竟他原本一个小富二代,刚交上一个帅哥男友罗丝,生活正美得冒泡的,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的玉照挂满了全星联,成通缉犯了!这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已经被这两个人带到星际海盗的索里亚星系了,这让他一个只会治疗小伤口的治愈系异能者怎么活!最最凄惨的是,杰克发现自己的机甲已经变成别人的了好吧,完全不认他的能量了,这下好,连努力增加实力逃跑的资本都没有了!

    悲催到极点杰克兄最后选择了自暴自弃,海盗神马的,反正也是海,估计还能有冰山和罗丝……

    青扬和易泽正腻糊的时候,红胡子驾驶着一架血红色的机甲降落。

    他眼光扫过地上蹲着的杰克,非常干脆的说:“这东西我不要!”

    杰克瞬间觉得自己被侮辱了,站起瞪着眼睛掐着腰说:“有没有人权!哪有你这样侮辱人的!”

    红胡子淡淡说:“在索里亚星系,奴隶是没有人权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奴隶?”杰克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红胡子没理会他,而是直接走到易泽面前,对青扬说:“你可能得换个模样,否则你这样长相的人帮我打入对方内部会吃亏。”

    青扬:(⊙o⊙)!

    “他来是帮你做卧底的?你就是这么照顾人的?”易泽一脸愤怒和不舍。

    “要不怎么办?”红胡子耸肩,“我们手下全都暴露被我拉跑了,我需要那边一个人帮我查探敌人的况。听说现在那边有个位置比较高的人的喜欢宠物猫,猫不会有人防备的。你来这儿不是吃白饭的吧?”

    “吃白饭也行,跟他一个待遇。”红胡子踢了杰克一脚。

    杰克可怜巴巴地看着青扬,青扬十分不忍心地说:“我会变成……宠物猫去帮你打探对方的况,但你要对杰克好,必须好,非常好!”

    杰克立刻觉得青扬其实真的又漂亮又大方又可,和他心目中的罗丝一模一样!(你化妆舞会认识的前女友呢?)

    红胡子十分不屑地扫了杰克一眼:“那就这样吧。”

    易泽:“你们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宠物猫就代表着他的豹要跑到别人的手下被摸被抱被亲被宠吧?那是他的专利!除了他以外没人能碰青扬!

    面对易泽几乎要具现化的怒气,红胡子毫不在意地说:“你要在这儿?不留在这儿你有发言权吗?”

    说完又踹了杰克一脚。

    青扬立刻抱住易泽,拼命安抚顺毛。他倒是不在意自己怎么样,可杰克本来就是被他连累的,不能再受苦了。

    好说歹说,青扬保证不被别人抱,不被别人亲,不被别人摸,做一个傲到极点的宠物猫,这才哄走了满脸不放心的易泽。

    易泽这边一走,红胡子那边就拍了拍青扬的肩:“来吧,需要牺牲你色相的时候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wangqiw1每章的花花和地雷,感谢一位未命名的亲在《修真在异界》下的地雷,懒青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星际修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